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六一特别番外之钓一个媳妇,抢一个夫君(下)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六一特别番外之钓一个媳妇,抢一个夫君(下)


“卿天姐姐,我俩都飞了这么久了,你说的那个‘死生之巅’怎么还不到啊?”桃夭撇撇嘴,“你不会像我一样迷路了吧?眼瞅着,我们怎么像到了一座大山里啊?”

“就快到了,这会师尊不在死生之巅,上次人魔一战,他和他那个魔族弟子就归隐南屏山。来之前,我找了土地,把能打听的都打听了。瞧,下头就是南屏山了,我们下去吧!”卿天兴奋一指,“嗖”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哼,真是重/色轻妹,也不等等我。”桃夭眼见卿天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满地嘟囔了一句,连忙施法尾随她前去。

南屏山虽说只是区区凡间之地,但好在山清水秀,空幽寂静,也不失为一处避世修行的世外桃源。路痴桃夭七拐八弯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才找到在一间小木屋前,扒在门边上偷窥的卿天。忍不住低声数落她:“姐姐,你也太不仗义了,明知我不认路……”

谁知,对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个人呆呆傻傻望着屋子里头痴笑,就差没有流口水。

桃夭无奈扶了把额头,心中腹诽道:“重/色轻妹,重/色轻妹啊……”之后便顺着卿天的目光,看见了,那个在海棠花结界后若隐若现的白色背影——传说中的楚晚宁师尊,彼时他正在厨房里忙着做菜,身边围绕着数十个花精草妖。

只见那些花精草妖有的负责劈材,有的负责烧火,有的在切菜,有的在熬粥,还有的在锅边掌勺……一阵浓郁的饭菜香味飘了过来,小吃货桃夭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此刻,楚晚宁走到那两个正在煮粥的小妖身边,说道:“这回多亏了有你们帮忙。我和墨燃归隐多年,头回于此中秋设宴,招待我那徒儿——死生之巅掌门人薛蒙,总要做些他喜欢的菜色,不枉他走这一遭。多谢。”

楚晚宁的声音很轻柔,好似微风拂过荷塘,荡起阵阵涟漪。

“举手之劳,神木仙君不必客气,”小草妖笑道,“您唤我们来帮忙,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哼,一根烂木头还好意思占山为王,自称‘神木仙君’,全然没把我花界放在眼里了。”傲娇的桃夭有些不乐意,拽了卿天一把。可是,此时的卿天就像是被楚晚宁勾去了三魂七魄,任凭桃夭说什么、做什么,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卿天姐姐,你觉不觉,在哪好像见师尊这背影啊?”卿天依旧毫无反应。

桃夭见堂姐这副痴呆的模样,觉得她随时随地都可能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偏偏这里是凡间,也不是自己熟悉的地盘,便有点后悔跟着下凡来。要不,施法把她狠狠敲醒?

还没等桃夭动手,屋里的楚晚宁又开口道:“下道菜松鼠鳜鱼,谁来?”

“仙君,我我我,我最会做松鼠鳜鱼了,让我来!”一个花精自告奋勇上前。

“松鼠鳜鱼,好好吃啊!”桃夭不由又吞了一下口水。

“好,就你来做吧!也不知道墨燃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楚晚宁压低声音,往敞开的后/门望去,一时间眉眼弯弯,道不尽的温柔。

桃夭原以为楚晚宁看见什么好吃的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极其俊美的男子正老老实实在院子里头劈材。他身边已经摞了一小堆柴,汗珠顺着他小麦色的脸庞淌落下来,濡/湿了他精致得如同雕刻而成的五官。粗布衣裳也掩盖不了他矫健的身姿,挡不住他坚实的胸肌和劲瘦的腰。

许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一笑,喊了句:“师尊。”

“好一个美男子!”桃夭忍不住小脸一红,拽拽卿天的衣角,“卿天姐姐,他就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封住人魔结界,挡住滔天洪水的魔吧?”

“是啊,好一个美男子!”卿天总算是回应桃夭了,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楚晚宁不放。言语间,抬手欲要打破海棠结界,直接往屋里去……

桃夭看出了卿天的意图,连忙出手将她的仙法给压制下来。无端被阻的卿天,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小桃夭,你这是干嘛?你是来帮忙的?还是捣乱的?”

桃夭示意卿天不要出声,以免惊动屋里之人,然后就不由分说把堂姐拉到别处去了。一直到看不见小木屋,这才开口问道:“卿天姐姐,你这贸贸然往人屋里闯,是要做什么呢?”

“自然是进去,和师尊表白啊!告诉他,我心中属意他。”卿天大胆说道。

“姐姐,不怕吓跑你的师尊?人家可从没见过你。”

“这有何干?我堂堂魔界公主,长得如此花容月貌,看上他一介凡夫俗子,是他的荣幸。待我表白后,他自然会愿意跟我走。”卿天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可说不定,”桃夭摇摇头,觉得卿天有点天真,感觉她虚长了自己三千多岁,“你之前没听见贝辰哥哥说,媳妇一定要心甘情愿被钓起来。同理,夫君也一定要心甘情愿跟你走,就像我父帝和母神,你父君和你娘亲一般你情我愿,恩恩爱爱才好。”

“你怎知他不愿跟我走?我会对他百般好,千般好。”卿天总算有些羞涩。

“你对他再好也没用,人家先入为主了。那个墨燃为了他,连魔界城主都不当,自愿当个凡人,同他归隐山林,这份情谊谁能比得上。再说,今日是他们师徒三人,时隔多年的首次中秋团圆宴,他怎会抛下眼下的一切,随便跟一个初次见面之人走呢?哪怕你贵为魔界公主。”桃夭解释了一番。

听了桃夭此言,卿天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道:“妹妹言之有理,是我太冲动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师尊,怎么办啊?”

“卿天姐姐……”在桃夭眼中,卿天堂姐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从没见过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沮丧样,不免心生不忍。

“姐姐,天涯何处无木头啊!”桃夭故作深沉安慰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根烂木头啊!这可是我的初恋。”卿天眼圈一红,眼角一滴泪滑了下来,一时把桃夭吓坏了。

“卿天姐姐,你别哭啊!公主有泪不轻弹……”桃夭一把抱住卿天,心里头则是着急忙慌想法子,“有了,我们可以回到他们师徒关系不睦的那时。等你的师尊遇到危险之时,姐姐就出手相救。有了救命之恩,你的师尊就会以身相许。话本子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再说了,英雄难过美人关。”

“果然好办法,小桃夭,真有你的。”卿天顿时破涕为笑,“回去以后,姐姐把那只东海万年珊瑚制成的蝴蝶簪子送给你,作为谢礼。”

“姐姐,我不要蝴蝶簪子,”桃夭突然小脸涨得绯红。

“那你想要什么?只要姐姐有的,尽管开口。”卿天豪气十足。

“我,我,我喜欢……”桃夭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

“喜欢什么?”卿天追问道。

“喜欢,喜欢,那个墨燃陪我玩。”桃夭说罢,就头也不回飞走了。卿天连忙在后头追,感叹道:“小妮子,春/心也动得太早了吧?不过也好,我们姐妹俩一人抢一个夫君回去,正好!”

不多会,卿天便追上桃夭,领着她飞到了一座仞高千尺,壁立万丈的山峰顶端。桃夭环视了一圈,问道:“姐姐,此处是何地?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我仙家气派。”

卿天拍了拍桃夭的肩膀道:“妹妹不愧为天界小公主,眼光不凡。此处名曰‘旭映峰’,是凡间上修界的圣山,说来这还是你父帝的杰作。”

“父帝的杰作?”桃夭有些不解。

“听闻当年神魔大战,为免生灵涂炭,你母神以一己之躯阻止两界交战。当时,你母神魂飞魄散,你父帝心碎神伤,忍痛拿着赤霄剑,追赶一些冥顽不灵的魔族至此。一剑劈落,神州四分五裂,海水逆灌倒流,天雨栗,鬼夜哭,洪荒雷鸣,将他们生生活埋于巨山下。之后,天帝言明以此山为界,魔界无旨不得踏入凡间半步。”

“神魔大战?什么时候的事?母神魂飞魄散?父帝心碎神伤?我怎么从没听他们提起过,贝辰哥哥也没说过啊!”桃夭意外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连忙拽紧卿天的衣角,势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

“这个,这个……”卿天这才发现说漏嘴了,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这些父辈们的秘辛,大都是自个从前闲着无聊,威逼利诱那些老魔兵说故事,还有些道听途说而来,七拼八凑也不知是真是假。

万一桃夭回去问她父帝或是母神,自己可吃不完兜着走。于是,立马改口道:“这不过是话本子上写的,我听魔界说书人讲的,当不得真。”

“我说呢!姐姐,你吓死我了。”桃夭顿时松了口气,轻拍了胸口几下,“你也知道,我父帝虽说贵为天界、水族和花界三界之主,但他更是全六界出了名的宠妻狂魔。为了我母神,什么天帝之位,什么上神身份分分钟都可以毫不犹豫舍弃。若是我母神真的魂飞魄散,我估摸着父帝也不会独存于世,我和贝辰可就成孤儿了……”桃夭毕竟还是孩子心性,此刻关心则乱,压根就没想到若这是真事,那时哪里有她和贝辰?

“是是是,妹妹说得对。”卿天眼见把桃夭糊弄过去了,也只当作没听见,连忙换了个话题,“你看见下头那常年冰封,寒气逼人的池子了吗?那叫金成池,池底有不少上古神兽,守护着各式神兵。凡间上修界的修士,只要修行足够,便可以化开冰面,满足神兽提出的一个要求,获取属于自己的神兵。”

“若说此山与我天界真有渊源,吸引些神兽来此盘踞,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区区凡间能有什么神兵利器?六界最顶级的兵器皆在我天界和你魔界,譬如我父帝的赤霄和无影,再有,你父君的烈焰弓和殒魔杵。”

“非也,非也,妹妹孤陋寡闻了吧?”说到此,卿天很是得意,“你可知这金成池下面的兵器是何人锻造的?”

“何人?难不成还是神仙造的?”桃夭表示不屑。

“聪明,皆乃上神勾陈上宫所造。”

“万兵之神勾陈上宫?打造赤霄剑的上神?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都在天界为天兵天将锻造神兵,怎会来到凡间?”桃夭表示不信。

“那就要问你和你母神了。”卿天故作神秘。

“我?我母神?与我们何干?”桃夭一头雾水。

“故事发生在八百多年前,听闻当时天后娘娘身怀小公主,即将临产,精神不济。听不得勾陈上宫成日在天界‘乒乒乓乓’打铁造兵器,日/日无法安寝入睡。于是,天帝就下令,让勾陈上宫有多远走多远,找个地方呆个几百年再回天界。”

“啊!感情他离开天界,还真是我和母神的缘故呀?”桃夭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是啊!你啊,天生就是个能闹腾的,还没出生便闹得天界鸡飞狗跳。”卿天忍不住吐槽堂妹几句,“人家堂堂万兵之神,不要面子的吗?于是,他就赌气跑到了尘世间。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渡过了几十万年,不想被你父帝找到。”

“行了,卿天姐姐,咱不说这个了。”事关自己,桃夭也不傻,连忙话题一转,“你说,师尊和墨燃怎么还不来?他们在此会遇到什么危险,好方便我们救命?”

“快了,快了,你怎么比我还急?今日是师尊带墨燃来这金成池,寻找武器。按照前世,勾陈上宫会来邀请他们进入池底一观兵器库,并且考验一番。他们师徒现下感情还不睦,说是遭遇到仇家,打斗对战之时,两人都会身受重伤。到时候,我们就一人救一个……”卿天絮絮叨叨将计划说出来。

桃夭一听,就觉得不对:“这恐怕不妥吧!他们两个法术那么高强,尚且受重伤,就凭我俩半吊子的仙法道术,能把他们就出来?”

“凭我们自然是不行,这不是还有勾陈上宫。他不认得你,却认得我,到时候让他暗中出手相助便好。重点是,你可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的身份,否则他心生怨怼不帮我们了,怎么办?”

“知道了!”桃夭本想再说两句,突然发觉山脚不远处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翩翩而至,顿时小脸涨得通红:“他们真的来了!卿天姐姐,墨燃好帅啊!”

卿天见桃夭这副花痴样,爆了她一记栗子头:“我和你说啊,那个墨燃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前世他做人间君主踏仙君之时,被恶魔种下了毒花,灭情绝性,利用操纵玲珑棋子,把修士们变成傀儡,几乎屠尽了人间。”

“好痛!姐姐也说是前世了。齐天大圣孙悟空成斗战胜佛前,不也大闹天宫,被佛主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不过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凡尘修行罢了。”桃夭是极有慧根的,要不也不会一出生,就被远古上神赐予伏羲琴。

“好吧,好吧,反正到时候,你顾好自己。师尊来了,我可没空管你。”卿天决定把重/色轻妹的原则贯彻到底。

“知道了,我可没指望姐姐,”桃夭白了卿天一眼,“这回我倒是要仔细瞧瞧,楚师尊到底长得什么好颜色,让你如此痴迷。”

可她这才发现,楚晚宁居然戴了副面罩,不免有点沮丧:“他为何不以真容示人啊?”

还没等卿天回话,下头的墨燃也问了楚晚宁同一问题:“师尊,你为何戴着面罩?不嫌麻烦吗?”

“戴面罩就是为了减少麻烦,此处乃儒风门境地。”楚晚宁淡淡道。

“哦,师尊此前做过儒风门的客卿,后转投我们死生之巅。不过,也不必如此避讳吧?又不是卖/身于他们门下。”墨燃调侃道,还故意把“卖/身”二字拉得老长。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去金成池取武器吧。”楚晚宁对墨燃这不恭的态度,依旧不咸不淡的。

“是,师尊,”墨燃不以为然往前走,走没两步却又折回来。

“怎又回来了?”楚晚宁不动声色问道。

“没,就是想问问师尊,当年在这池子化冰取兵器时,遇见了何神兽?提了什么要求?”墨燃笑嘻嘻问道。

“我有不止一把武器,你问的是哪把?天问吗?”

“原来师尊不止一把神武啊?”墨燃挑挑眉毛,“都是从这金成池中取得?”

“有两把是,一把不是。天问是鲲鹏衔来的,我运气好,当时它问我要了一个肉包子。”楚晚宁

“肉包子?!没想到鲲鹏竟然也是个吃货。师尊,怎么从没见你用过其他两把武器啊?”

“平时天问就够用了。兵者,凶器也,我倒情愿那两把武器永远不出手。”楚晚宁的声音越发清冷。

“哦!”墨燃若有所思片刻,“想来,能让师尊用另两把神武灭杀之人,必然是十恶不赦,罪无可恕了吧?”

“墨微雨,你今天有病吧?啰啰嗦嗦,赶紧去取武器。不然……”楚晚宁右手一伸,喊了句,“天问,召来!”一时间金光四射,一条熠熠生辉的长鞭已在手,“我用天问绑着你去。”

“别别别,师尊,我这就去!”墨燃说罢,一溜烟跑了。

山顶上的两位吃瓜小公主,此刻也议论开了。

先是卿天捂着嘴低喊:“师尊,好帅!”

“切,花痴姐姐,连人家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戴着面罩哪里知道是帅,还是丑?”桃夭不屑,“还是墨燃好看。”

“墨狗子好看什么,他最坏了!师尊另两把神武,一名怀沙,一名九歌,前世和他对决之时用过。一次师尊被他毁了灵核,再一次师尊被他逼死。”

“墨燃,墨微雨,姐姐不准叫他墨狗子,否则我翻脸了。”桃夭秉持家族护短的优良传统,就算是姐姐也不相让。

“哟,小丫头片子,这就护上了?谁让你说师尊丑的!”卿天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那,我俩谁都不准说对方喜欢的人不好,行了吧?”桃夭拽拽堂姐的衣角示好。

“成交。”卿天居长,大桃夭三千多岁,总不能真和妹妹较真,便话锋一转,“鲲鹏还挺机智的,一定是看出师尊身份不凡,就随便要了个包子,把神武交出去。”

“要我说,鲲鹏活了一把年纪,真够没节操的。就他大成这样,一锅都炖不下,要两烧烤架,一个包子都不够它塞牙缝的。”桃夭不以为然。

卿天本想出言反驳,谁知桃夭突然兴奋起来,道:“姐姐,我想下去看看墨燃取神武。”

“可是,我要在此欣赏师尊的盛世美颜,你一个人去,能行吗?”卿天有点担心。

“没问题,金成池不就在你的眼皮底下,能出什么问题。再说,我都八百多岁,不再是小孩子了。”桃夭拍着胸口保证道。

“那你去吧,注意隐身啊!不要过早暴露身份。”还没等卿天交代完,桃夭已经“嗖”一声消失在眼前。

墨燃有魔族血统,修行天分极高,再加之前世做过踏仙君,便格外警觉。所以当桃夭敛去仙气,隐于他身后时,他似乎有所觉察,转过身来四下查看,却什么都没发现。虽说心生疑惑,却也只得作罢。

桃夭则在近处细看墨燃,剑眉星目,五官锋利得像刀子一般,更是满意。于是,自语道:“那天问不过是块烂木头炼制而成,没啥稀奇,待本公主下去池底,帮你寻一件厉害的武器。”说罢,念起避水咒,便潜入水底。

山顶山的卿天一颗心只挂在楚晚宁身上,哪里顾得上桃夭,压根就没发现她不见了。

话说桃夭到了池底,果然见到不少水族和神兽,还有各式各样的兵器。“鲲鹏也算排得上名号的神兽,我帮墨燃找一只什么样的神兽,才可以让他更有面子呢?”桃夭小脑瓜一转,“有了!”于是,立马念起了唤龙咒。

没过片刻,池水便翻腾不止,一只黑蛟龙已游到桃夭面前,用一双蜡黄的眼睛,无声地漠视着她。一见来龙,桃夭便兴奋到不要不要,说道:“母神教的唤龙咒果然好用。”接着,飞过去抚了抚龙角:“老龙,老龙,你好啊!你帮我找一件火属性的武器,要最好的。”

老龙没应桃夭,只是亲昵蹭蹭她。桃夭见老龙不说话,以为它不认识自己,便幻出身上的天界太阴令牌:“我是小公主桃夭,我父帝的真身乃九天应龙,我们也算半个同族。”

谁知,老龙一见令牌竟浑身颤抖起来,眼中含泪,向桃夭恭敬行礼。而后,艰难地从嗓子眼挤出几个破碎的音:“小,公,主……”

“老龙,你的嗓子怎么坏了?你生病了吗?”桃夭最是心软,摸摸老龙的头,“不怕,不怕,等我回天界,让岐黄仙官给你熬汤药,吃了很快就会好了。”

听桃夭所言,老龙激动得热泪盈眶:“谢……”

此刻,水底再次躁动起来,接着有人施了分水咒,从水中走出一人来,不,应该说一神。不知为什么,老龙一时间颤抖得更厉害,游到桃夭面前,挡在他们中间。

桃夭想了片刻,从老龙身后探出脑袋,迟疑问道:“勾陈上神?”

“正是,”来人邪魅一笑,“请问你是何人?”

“我嘛,”桃夭想到自己还在娘胎里便得罪了这位上神,自然没傻到自报门户,于是机智借用堂姐的身份,“我是魔界公主卿天,本宫千岁寿辰之时,你不是来我魔界喝过酒,难不成你忘了?”桃夭虽说小卿天三千多岁,不过身量上却是相差不多,再有二人眉眼处还有几分相似。

“哦,你当真是魔界公主?”勾陈上官似乎有些不信。

“那是自然,我骗你做甚?当年,你不是送了与我婶,娘亲一般厉害的长鞭作为寿礼。我很是喜欢,名唤‘打神鞭’,鞭子这会本宫没带在身边,稍后给你看。”桃夭有点心虚,就把堂姐卿天所用武器的由来说了一番。

“此言不差,小神拜见公主殿下,”勾陈上宫作揖行礼,“不知殿下贵脚踏贱地,有何事要差遣小神?”

“免礼,本宫不过听说你在凡间铸造兵器,故而过来看看。”桃夭装模作样答道,“不过,眼下的确,想让上神帮个小忙。”

“公主殿下尽管吩咐,小神定当不遗余力。”

“此前,你不是给了死生之巅楚晚宁,一件很厉害的武器天问吗?今儿,他带他徒弟墨燃来了,现下就在外头破冰。我想让你帮墨燃寻一件火属性的神器,不能比那天问差。”

“恕小神冒昧,可以请教殿下,是何缘故吗?”勾陈上宫一脸恭敬。

“小,公,主……”老龙扯着破碎的嗓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桃夭拍拍老龙安抚了一下,笑言道:“因为墨燃是我的朋友啊!”

“小神明白了,”勾陈上宫幻出一条红光四溢的长鞭,“殿下看看这鞭子可好?它与天问同源,威力相当。”

“我瞧瞧,”桃夭接过鞭子,随意甩了一下,一时间整个金成池水下都颤了颤,“此兵器甚好,就它了。”桃夭将鞭子交给老龙,亲昵道:“老龙,一会你随便出道题,就把这个武器给墨燃。”

老龙顺从点点头,一双浊目死命盯着桃夭,似乎有些不舍。桃夭看出它的心思,低声说道:“你莫怕,回头我就让岐黄仙官过来给你治嗓子。我先走了,要不然要露馅了。”

“如此,多谢勾陈上神,本宫先行一步。”桃夭“嗖”一声就飞回到岸上。那厢勾陈上宫待桃夭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原本笑意满满的脸黑沉了下来,目露凶光,恶狠狠对老龙道:“老东西,没想到你喉咙被锁住了,还能开口说话!”

“别,伤,害,公,主!”老龙拼命说完这几个字,却把一口血吐了出来。

“自身难保,还惦记你的少主呢!看来,我还是过于心慈手软了。”说罢,他手上多了一枚寒光闪闪的龙钉,抬手直接扎入了老龙的脖颈处。老龙吃痛,浑身打颤,低吼一声,却再也发不出声了。

“你以为刚才她那番哄人的鬼话,我会信吗?一个天界公主,再加外头一个魔界公主,真是天助我也。还管楚晚宁和墨燃做什么?只要把她们抓起来,岂不是六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

老龙意欲反抗,与勾陈上宫拼个鱼死网破,却被他一句话生生止住了:“如果,你想你的少主吃些苦头,生不如死,尽管试试看,哈哈哈……”老龙被逼无奈,只得流下两滴血泪,再不敢轻举妄动。

待桃夭回到山顶,卿天已发现她不见了,便急忙拉她到一边:“妹妹,你去哪了?”

“没去哪里,四处逛逛罢了,卿天姐姐不必担心,”桃夭打马虎眼,“姐姐快看,墨燃把冰面破开了。”

卿天本想继续追问,被这么一打岔也就作罢,转头看热闹去了。下头的墨燃,则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因他前世来取过一次神武,轻车熟路。彼时,是一条黑蛟龙衔来一把无鞘陌刀,后取名为:不归。老龙附庸风雅,只要他上山折了枝梅花了事。

果然,冰面一破,水波晕皱,金成池中游弋过来一条黑蛟龙。墨燃向老龙行礼作揖:“在下死生之巅墨微雨,请赐教。”说完,就一脸期待候着。

老龙点点头,用一双浊眼盯了他半天,而后用爪子在沙地上写了几个字:“人族?魔族?还是神族?”

墨燃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言道:“老龙,你怎么不会说话了?我自然是人。”

老龙再次点头,写道:“你的三魂七魄可否让我一观?”

这个要求让墨燃更是惊讶,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不是折梅花吗?他想了想,问道:“如果你看了我的三魂七魄,发现我前世杀人放火,坏事干尽,又当如何?是否会不给我武器?”

老龙摇摇头,写道:“不论是无恶不作,还是积德行善,都是一人一世的缘法。老龙并不在意,只要一观魂魄。”

“好,那你看吧。”墨燃回望了一眼远处的楚晚宁,取神武必须独自一人,所以他也能隔岸而观。

老龙施法观魂魄,很快露出惊讶的表情,而后在地上写道:“你果然与众不同,我从没见过一个人的魂魄,被打上另一个人的烙印。”

“谁?难道是师昧吗?”墨燃闻言,也十分惊讶。

老龙摇头,接着写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墨燃想了想,觉得难以置信:“你说的,难道是,楚晚宁?”看见老龙点头附和,更是一副惊呆了表情:“这不科学,要不就是,楚晚宁他实在招人恨……”

老龙一脸高深莫测,只是把红色长鞭献上。墨燃看着这从未见过的神武,愣了半天,小心翼翼接过来,仔细端详了一番:“见鬼!”武器“刷”一声便被刻上名字了。

“啊!怎么就忘了取名这事,怎么这鞭子和楚晚宁的天问如此相似。”墨燃本欲再问黑龙,谁知它却默默潜入水底,不知所踪。

此刻,远处的楚晚宁走了过来,问道:“取到神武了?”

“嗯。”墨燃满肚子疑惑,也不想和楚晚宁客套,只是扬了一下手中的红色长鞭。“好兵器!”楚晚宁,召出天问,“应该是一对的。”

“什么就成一对的,本座的陌刀不归哪里去了?”墨燃心中乱得很,本想问问楚晚宁,他毕竟见识多。谁知,此刻池面突然躁动起来,从水中央笑嘻嘻走来一人,至楚晚宁和墨燃面前:“二位的武器可还趁手?楚晚宁,我们又见面了。”

“勾陈上神,天问很好。”楚晚宁向勾陈上宫行礼。

“万兵之神勾陈上宫?”墨燃行礼问道。

勾陈上宫颔首,墨燃一听是勾陈上宫本尊来了,就连忙问道:“敢问上神,不知池底可有一把削铁如泥的无鞘陌刀?”

“本神闲来无事,在这凡间金成池做些小刀子,小鞭子自娱自乐罢了。若是你想要陌刀或是其他兵器,池底尽是。只是要劳烦二位下水走一遭,任君挑选。”勾陈上宫热情邀请。

“这,”楚晚宁眉头略微,没有立马应承下来。

“此言当真?”墨燃倒是一脸赚大发的表情,讨好喊了句,“师尊……”

楚晚宁瞟了没出息的墨燃一眼,只得向勾陈上宫再次行礼:“有劳上神带路。”

“请。”勾陈上宫捻了一通避水咒,三人就直接下到池底去了。山顶上的桃夭一看他们走了,心中着急,便催促卿天:“姐姐,我们也跟上吧,要不他们走远了。”

“且慢,我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卿天拉住急吼吼的桃夭,“墨燃的武器不对啊!上一世他的武器是一把无鞘陌刀,方才他也问了,怎么这世变了?”

“姐姐这都参不透,世间之事本就瞬息万变,不过是有因有果罢了。”桃夭怕被卿天查问出来,连忙开溜,“你不去,我可去了。”一溜烟便消失不见了。容不得卿天多想,怕桃夭有什么闪失,便去追堂妹。

别看金成池底不大,却四处弥漫着浓重的雾气。水路也是七拐八弯,机关陷阱特别多。卿天绕了好久,竟没找到桃夭,越发觉得事有蹊跷,只想赶紧找到桃夭,带她离开此处。

此时,她听到不远处似乎有响动,直接追了过去。谁知还没到地方,就感觉一股巨大的波浪向她袭来,只听见桃夭大喊:“姐姐,小心啊!”卿天一个翻身,便把三昧真火使了出来,水火不容,相交许久,终于把巨浪压下去了。

“哈哈哈,魔界公主果然还是有点能耐的,”勾陈上宫拍拍手掌,“不过,你还是太嫩了!”话还没说完,一把锋利非常的陌刀便飞了出来,直取她的元灵处。

“不要,姐姐!”被见鬼捆成一个粽子的桃夭,急得都要哭出来。那边,被天问捆在一起的楚晚宁和墨燃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只道:“小心,雾气有毒!”

说时迟那时快,卿天将“打神鞭”甩了出来,拼命一挡。一时间,火花四射,陌刀走偏,落到地上。勾陈上宫倒是有点吃惊:“你真有打神鞭!”

卿天仙龄尚幼,道行不够,一下子被巨大的冲力掀翻在地,大喊:“你不是勾陈上神,你是何人?”

“哈哈哈,公主好眼力,我是魔族最最卑贱的魔奴,无名无姓。一直以来,我们魔奴都被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魔界贵族踩在脚底,如同蝼蚁一般。原本,我想利用墨燃和楚晚宁颠覆人间和魔界,让你们也尝尝我们受苦受难的滋味。不过,上天怜悯我们一族,听闻天帝和魔君视你们姐妹为掌上明珠,只要把你们拿捏在手中,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你妄想!”卿天和桃夭几乎异口同声呵斥道。身为两界公主,她们平日可以调皮捣蛋,不过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牢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维护六界安危。

“像你这种,不配为魔,从骨子里头都是卑贱的!”卿天轻蔑骂了句,“不去走正途,通过魔族武力考核,脱离贱籍,只会在阴暗处,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闭嘴!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我的厉害!”假勾陈上宫召来陌刀,一时间直往卿天的灵台处刺去。卿天想避开却是来不及了,只得把眼睛一闭。

小桃夭早就哭得稀里哗啦,她还没开始正式修行,连个武器都没有,根本帮不上忙。

就当卿天以为自己非死即伤之际,只觉得有人一下挡在她的身前。睁眼一看,竟然是挣脱天问的楚晚宁。

“当”一声,面具被碰落在地,这回她终于看见师尊的脸了。果然面如冠玉,不过此刻因为肩背上被陌刀刺中,脸上的表情有点痛苦,急切问道:“公主,没事吧?”

而卿天此时整个人就被天雷击中了一般,说不上话来:“你,我,你的脸……”

“楚晚宁,你还是这么爱多管闲事!看看你救得了一个,救得了两个吗?”话语间,假勾陈上宫手中便多了把锋利异常的长剑,酷似天帝的赤霄剑,直直向桃夭心窝处飞去。

桃夭见了剑更是伤心,觉得小命休矣,本能大喊:“父帝救命!”

墨燃本想过去救,却是来不及,就在那把剑离桃夭的心口处只有毫厘。霎那间,那把剑被静止了住了,横空悬着,看起来很是诡异。

一黑一白,两个天神从天而降。两位惊吓过度的公主见来人,喜极而泣大喊:“父帝!”“父君!”

假勾陈上宫一见天帝和魔君降临,脸色骤变,知道大事不好!便想要遁逃,却给随后到来的真勾陈上宫给拦下来,用一条捆仙绳给绑了个结实。

“你这该死的魔奴,趁着本神去魔界打造兵器之际,甩了这么一个大黑锅给我背。好在我在这池底设了几道隐秘的结界,一旦触碰池底的机关,万里之外都可以收到讯息。加之太子殿下提前报信,否则两位公主出了事,勾陈上宫万死难辞其咎。”

“勾陈不必如此,也是小女顽劣,私自下凡才惹下这祸事。”天帝润玉大度道,毕竟是自己让勾陈上宫居无定所,有仙府归不得。

此刻,一众人身上的束缚早已尽数解除,两个小公主各自投入自己亲爹的怀抱。“父帝,”桃夭委屈巴巴,指了一下假勾陈上宫,“那人可坏了!你可不要放过他!”

“嗯,一切自有父帝在,”润玉掏出身上的蟠龙纹帕子,将闺女的脸擦了擦,“瞧你的脸,哭得像只花猫似的,哪还像个天家公主。回头,你母神又要说你。”

桃夭不好意思,把头埋在润玉怀中:“母神呢?她没来吗?”

“没来,打打杀杀用不上她,我让她安心留在天界,等你回去罚抄《无相心经》。你这是三月不罚,就上梁揭瓦!”润玉宠溺地抚了抚闺女的脑袋。

“这事不赖我,是卿天姐姐说要来凡间,抢一个夫君……”听到要罚抄经书,桃夭也顾不得帮卿天遮掩。

“桃夭,你太没义气了吧!”卿天从魔君旭凤怀里探出头来。旭凤则觉得此次的确太危险了,也要让自家闺女长长记性。于是沉下脸,敲了她脑袋一下:“闹过头了吧,卿天,回去到你娘亲那里领罚。”

“父君……”卿天开始扮可怜,“我都这么惨了,您还忍心罚我?”

“现在卖惨,太晚了!”旭凤铁了心要让卿天受点教训,并不退让。

一旁的楚晚宁和墨燃面对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两人似乎不敢相信,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墨燃先有反应,和楚晚宁低语道:“师尊,你怎么和天帝长得一模一样?”其实,在场之人也都发现这惊人的事实,不过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装作没看见。

魔君旭凤一看楚晚宁那张脸,忍不住又敲了自己闺女一下:“你可真有能耐,居然想找个和你大伯长得一模一样的夫君!到时候,是他喊我爹,还是我喊他哥啊?”

卿天这回可闹了大乌龙,囧到恨不得,立刻马上消失在众人面前。倒是小桃夭,好奇问亲爹润玉:“父帝,为何楚晚宁同你长得一般模样?”

润玉不愧为天帝,一脸淡定,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估摸着,你母神经常带魇兽去暗林玩耍。串掇着让神农老头,造我的样子雕出来。”说到爱妻锦觅,润玉的脸上漾起别样的温柔。

事关天后锦觅,自然没什么道理可言。只是魔君旭凤“哼”了一下,讽刺道:“活了一大把年纪,两个孩子的娘,还一天到晚惹是生非。”

“哦,原来如此。那这木雕私自下凡,我们是不是要把他拘回天界,按天规处罚?”桃夭接着问道,“还有,把那个墨燃带回魔族。”

润玉摇摇头:“他们二人,在人间尚有尘缘未了,就算是天帝也不能横加干预。”转向楚晚宁,言道,“楚晚宁,你方才救了魔界公主一命,且让本座为你疗伤。”

虽说天帝尊贵,师尊楚晚宁倒也能不卑不亢,行大礼道:“谢天帝陛下。”润玉抬手一指,一股精纯的水系灵力,渡到楚晚宁的肩背处,伤口瞬间愈合。楚晚宁再一运功,发现功力提升了不少,也算因祸得福了。

施法后,润玉搂住怀中的小姑娘,道:“回去吧!不然你母神该等急了。至于,魔奴……”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宝贝女儿身上,天帝的雷霆之怒,就看看他是否能承受。润玉指间聚起一点蓝色,本想往魔奴身上去。

一旁的魔君旭凤拦住了:“杀鸡焉用牛刀,兄长,他既是我魔族中人,就让臣弟带回去处置吧!也好以儆效尤。”润玉点头首肯,那厢旭凤已把魔奴收入御魂鼎中。

此刻,潜于水底许久的黑蛟龙见一切尘埃落定,游了出来。桃夭兴奋喊道:“老龙,跟我们回天界治嗓子吧!”天帝润玉却是一抬手,瞬间将它脖颈处的龙钉化为齑粉。老龙知自己苦尽甘来,立马化成小龙,盘在天帝的手臂上。

勾陈上宫见两位尊神没有怪罪自己,也是松了口气,讨好道:“天帝、魔君,余下之事交由小神处置吧。”

润玉颔首,只吩咐道:“记得消除楚晚宁和墨燃二人记忆,以免打乱命数。”

“臣遵旨,恭送陛下、君上、两位小殿下。”润玉一行人早就御风而去,不见仙踪。

勾陈上宫微微一笑走向楚晚宁和墨燃,墨燃有些惊恐:“你要消除我们的记忆!”还没等对方回话,只觉得眼前一黑,神智全无。

一回神,勾陈上宫已经取了把无鞘陌刀,递给他:“墨燃,你找的就是这把刀?”见到自己用了多年的兵器,墨燃兴奋道:“就是它!”

而一旁的楚晚宁则是眼底闪过一丝微觉不察的温柔,道:“孩子气,得个武器如此高兴。”


相关特别番外
《六一特别番外之钓一个媳妇,抢一个夫君(上)》
一、《清明特别番外之神仙也爱吃青团》
二、《端午特别番外之一枕黄梁梦 生死海浪漫》
三、《己亥新年特别番外之桃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