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影评

    曾经在2014年看过这部电影,当时便惊诧于安迪用自己的信念对希望的究极诠释,深陷囹圄也丝毫不能动摇他对希望的热忱。我看到最直观,表现色彩最浓烈的主题。

    而相隔六年再次回顾这部影片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曾被自己忽视的点,它们散落在导演精心布置的棋局上。

                            一、啤酒与唱片

      自由若是与现实隔绝,我们是否能重新温习它的存在?当众人都坠入了困顿与麻木的梦魇,他们不再相信自由还能以其他形式存在的可能。被困,束缚,循规蹈矩,精神世界因被约束而沦为废墟,甚至“希望”这个词汇在瑞德口中都成为“希望是个很危险的东西,希望让人疯掉,在牢里没什么用。”在瑞德的逻辑里面,安于现状便是对余生最不破坏内心秩序的安排,希望除了给予他海市蜃楼般的渴求却永远无法抵达之外,余下的只有让他痛苦和受尽折磨,索性他便将“希望”囚禁起来。

        而安迪却想唤醒他们沉睡的自由与被囚禁起来的希望。

      他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换取的报酬是为他的狱友们每人三瓶冰爽的啤酒。狱友们围坐在一起,仿佛遗忘自己囚徒的身份,重返自由,闲适地享受着阳光下啤酒给他们带来的愉悦。那种愉悦冲破了精神上的束缚,灵魂得以小憩,尽管短暂,却是让人难以忘却。安迪所做的一切是对狱友们在黑暗中温暖的抚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着狱友们享受着他的啤酒,脸上浮现出微笑。他的善行不仅仅是三瓶啤酒,而是帮助狱友重温自由。

        在广播里播放费加罗的婚礼,不顾典狱长的勃然愤怒,以及严厉的处罚。他的决定并非孩子气的叛逆,而是发自灵魂深处馈赠给狱友们属于“自由”的礼物。瑞德旁白:“到今天我还不知道那两个意大利女人在唱些什么,其实,我也不想知道。有些东西还是留着不说为妙。我像她们该是在唱一些非常美妙动人的故事,美妙得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美妙的让你心痛。告诉你吧,这些声音直插云霄,飞得比任何一个人敢想的梦还要遥远。就像一些美丽的鸟儿扑扇着翅膀来到我们褐色牢笼,让那些壁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那一刹那,肖申克监狱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自由。”那个音乐渗透着自由的柔美,那种张力拥抱每一个颤抖的灵魂,那种音色温润每一个干涸的心灵。在无望中循规蹈矩没入规则被囚禁的人们在那一刻受到了天降甘霖般的洗礼。安迪如是说:“这就是音乐的美丽。他们无法把这种美丽从你那里夺去。”

                          二、体制化

      “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瑞德这样说。

      他们在一种习惯下生存,活成了习惯既定的形式,那些习惯渗入他们的血肉,也浇灌着他们,习惯变成了他们的一部分。它融入到了他们所有的行为模式中,变成了他们内心原则。他们遵从它,秉承它,执行它,这种连接建立起来,往往断了其它的连接。习惯了监狱的生活,日复一日,断了与世俗的连接,当与世俗格格不入的时候,便失去了与之共存的勇气。

        就如同老布,在监狱里生活了五十年,监狱早就成了他的唯一归宿,只有监狱才能让他感到安心。牢狱外的世界对他来说陌生地近乎孤独,孤独地近乎残忍。在无法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他选择了自杀。

        我们日常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在“体制化”的阴霾下呢?我们工作,学习乃至于身处的整个社会都有自己规则的条条框框,我们遵循着规则,慢慢变成了一种不可分割的习惯,这些习惯堆砌成了社会的一部分。而我们也变成了规则的集成体,成为规则的模板。同时,将融入血液的习惯深深根植在我们的所有行为方式以及思维惯性中,我没有办法想象脱离了体制化,我们是否还是能够自由地生活,除去体制化的我们究竟还是不是我们自己本身。

                            三、鸟

      “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还记得老布养的从鸟巢掉到地上的雏鸟,最后在老布假释前,老布放飞了它。黑色的羽翼下,也无法带离了老布对这个牢狱的眷恋。但是,我始终记得那只鸟飞翔的姿态,重获新生般,迫不及待地飞向同样漆黑的夜空,与安迪逃出生天的那个雨夜如出一辙。安迪生命的狂喜莫过于此,在那一刻终于驱逐了长达十九年的监牢噩梦。鸟是对安迪的侧面象征,也是对自由的象征。



      四、“懦怯囚禁人的灵魂,希望可以令你感受自由。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在肖申克监狱里,囚徒们被形式中的牢狱所禁锢,也因为心中的牢狱而无法自拔。双重的牢狱,将他们的身体、精神完全地控制在密不透风的监狱里。他们的怯懦迫使他们与希望横亘着永远无法抵达的彼岸。

      更多的时候,灵魂被禁锢比深陷牢狱之灾更加可悲,而怯懦是始作俑者,它是一道束缚我们思想的枷锁,若是画地为牢,无论身在何处,都无法真正的自由。

        绝境之时,心存希望是大多数人的本能,人们还向往着未来的愿景,生命中透着渴望。但是在时间无情的磨砺下,在现实惨烈的真实下,一次次的反抗与抗争都失效,无力地面对命运给予的安排,看起来希望都变得如此荒唐,人们开始选择性遗忘希望存在的样子,蜷缩在随遇而安的妥协里,不再触碰它。

        瑞德认为希望是个危险的东西一样,其实,瑞德混淆了“希望”和单纯的“幻想”这两个词汇。单纯的幻想,则仅仅停留在思维上,而这使他无法抵达自由,反而让他痛苦不已。希望里面充满了力量,那是促使一个人哪怕付出任何代价去成全自己内心最终极的愿望,只要心存希望,就有改变现状的可能,内心就是自由的,就有获得重生的一线生机。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安迪既是强者,亦是圣者。 他不断地探寻自由的路途,只有他能把自己从泥淖中拯救出来,他为此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包括在爬行长达500米恶臭的下水道。他灵魂深处蕴藏着博大的自由情怀,涌动着无尽对未来的期许。缜密的计划筹备,长达十九年的隧道秘密挖掘,一个暗影幽灵般新的身份伪造,虽然身处监狱,但他的灵魂是属于锡瓦塔内霍的,那个澄澈天空下美得让人心醉的小岛。我在前文提到他用啤酒和唱片唤醒狱友内心的自由,他的善行就如同灰霾世界里掠过的一只金羽凤凰,短暂却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对于“自由”这个词的诠释,让他们重温自由存在的可能,无声却让人领略在肖申克这座高墙里仍然存在的,不止是麻木与无望。

       

      电影里的牢狱,也是对我们现实生活被束缚,例行公事的一种延伸。这部电影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