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16

突然觉得非常疲倦。

小雨深吸了一口气,刷卡过闸,走进了后台。

“先生……”Elaine来找他的时候,小雨已经检查了磁卡回收处的所有卡片。总共三张。不知道是三个人,还是某个人用过三次……

不动声色的把那三张卡片收进口袋里:“有事吗?”

“能量饮料。”女生笑着递过去:“情情再过一会儿就好了,云姐好心准她回去睡觉了。”

小雨抬眼看过去,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极为纤细的女人正站在那里,钟情正围在她身边。

旁边男男女女的模特也都在忙碌地准备。小雨看到一个女模特身姿窈窕地走下来,一进后台就踢掉高跟鞋光脚走着,不禁皱眉,却看到那个女人脚上清晰的一道血痕,有鲜血沁出。

“没什么好惊讶的。”Elaine轻轻地说:“那些鞋子都是新的,又是设计师搭配的款型,连尺寸都不一定对,走出血是常有的事情。”

小雨受教,没有开口。

“晴晴的设计或许不是最好的,却是最被我们模特喜欢的。”她笑:“因为,她把模特当人看。一般的设计师,衣服不合模特的时候会直接在后面用一大堆暗针,很多模特走完台,后背腰上都是别针划的伤。”女生淡笑:“只有她那个傻姑娘,她为了模特走台的那短短几分钟,肯花几个小时把衣服改到最合身的状态。她总是说,衣服要先是穿的人舒服,然后才是看的人觉得漂亮。”

女生抬眼看着不远处正在工作的女孩子,笑:“她现在大概很不爽,可以的话,等一下让她吃一点甜的东西再睡。”

小雨静静点头。

魔化人最麻烦的地方还在于,除非使用魔化异能进入对战状态,否则,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来。而对于人来说,身上的各种气味会把魔界的本来就微乎其微的气息完全遮盖,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判断,谁才是魔化人。

小雨靠在沙发上,思考着这一切,一夜未眠却极度清醒!

门铃声响的时候,他几乎在瞬间神经紧绷到了极点,瞬移到了门口。

却是大东。

“小雨,你真的确定那是魔……”开场的第一句话因为小雨的一个手势而停下。

那个手势,是军队里的常用,表示安静。

大东立刻噤声,眼神里添上几分戒备,却奇怪——铜墙铁壁的御林军宿舍,小雨怎么这么紧张?

跟着小雨进了屋子,才终于看到了正解——沙发上,一个女孩蜷成一个小团睡得正香。

大东有些讶异,却也没有说什么,当下跟着小雨把脚步提到最轻跟着上了楼。

空旷的天台,两个男人并肩站着,都没有说话。

很久之后,小雨终于开口:“大东,有事就说,沉默不是你的本性。”

“哦——”大东拖长了调子,笑:“我是不知道你那个安静是要安静多久啊。”

明明白白的打趣。

小雨并不接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塑料袋装着的三张磁卡:“你要的东西。”

“你真的确定?”大东声音也低了下来。

只看到好友凝重的点头。

“好了,你赶快睡一下吧。庇护所的消息说你昨天快三点了才走?”

庇护所的消息真是事无巨细都要汇报啊……小雨终于有了一丝笑意:“知道了。我下午再过去。”

“走了。”大东告别一句,就要走。

“大东。”小雨叫住了他。

“嗯?”

你是不是已经忘记安琪了?

“让影子跟着,小心。”

大东无知无觉的点点头,走了。

小雨慢慢的下楼,看着沙发上的那个女子。

丁小雨,你是不是也已经忘记安琪了?

雷婷出门的时候,门外干净的发亮的豪华商务轿车已经停在门口,保镖和司机都静静的等待着——那是雷克斯派来的接她的车。

明天,就是她的十八岁生日。所以今天,她要去雷氏集团参加签字仪式,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成为雷氏集团正式的继承人,那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礼物。

她走出门,却看到另一边,一辆重型机车停在那里,一个男人靠在机车上看着车子上搁着的平板,快速的翻过一页一页的资料,另一只手拿着手机,静静地听着。

雷婷站在那里看着他,没有打扰。

那个仿佛希腊雕塑般的男人,认真而严峻,整个人却带着游刃有余的自信姿态。

那个人,是她的男朋友啊……

大东侧身的瞬间看到了她,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抬手示意她稍等,过了片刻才结束了电话,快步走过去:“雷婷。”

“你怎么来了?”说了不会陪她去签字的。

“呃……”大东笑了笑:“有东西给你。”

其实,只是想要见她一面。今天她要去签字仪式,而他要去查魔化人的踪迹,可能一整天都碰不到面。

“什么?”

大东拿起脚边准备好的袋子:“我妈特的准备的点心。以前每次雷克斯去公司应酬,回来都饿得半死,你空档里自己吃一点。”

“好……代我谢谢汪妈妈。”雷婷接过了袋子。

大东笑着看着她。

雷婷奇怪他的沉默,突然脑中警铃大作,脸上浮起粉色:“你告诉汪妈妈了?”

大东点头:“你今天就要去签字仪式,肯定是要正式上新闻了了啊……你希望你未来婆婆从新闻上才知道她儿媳妇是谁?”

“我……”雷婷一时语塞,干脆反问:“那你在终极一班的事,不就瞒不住了?”

“嗯……”大东却点头:“虽然很丢脸,可是看在未来媳妇的份上,我妈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雷婷的脸色一片绯红:“要迟到了,我要走了。”说完就打算往车子里跑。

“雷婷。”大东手明眼快地把她带回来:“这个给你。”

男生的手掌上,悬着一个金色的小球,带着绚烂的异能光芒,缓缓地旋转着。

“这个是……”

“伊希斯之灵,传说中来古埃及女神的灵魂。”大东把它放进雷婷的掌心,收拢:“快去吧。”

暗夜艺术中心。作为每年这个城市里最盛大的服装秀,从早上开始就有各路贵宾开始到达,很多豪门贵妇,设计师,名人造型师,甚至有几个明星本人都低调地出席。

作为时尚爱好者,每年必来的五熊穿着一件特别剪裁的亚麻白色裙子,头发微卷的垂下,在一众时尚人士中相得益彰。反观被五熊的邀请函带进来的大东,紧身的背心加上摇滚风的外套,在一群穿着闪闪发亮的人群中显得尤其突兀,只是本人却毫无知觉地正四下观察着。

五熊也知道他会来必然有事,也不多问,便径自去跟熟悉的朋友打招呼。

大东被丢下,也就自顾自地在人群里穿梭,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位金光闪闪的贵妇人——字面意思的金光闪闪:她身上至少挂着值几十万的金银珠宝!

“对不起啊。”大东抱歉地开口,帮她捡起掉落的手包,递了过去。

“没关系。”那妇人温和地一笑,也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大东看着她离开的脚步,自然的表情里,浮起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神色。

/“那个女人,是谁?”/大东站在角落里,不动声色地对影子传音入密。

暗处角落,影子翻着骇进主办方电脑的资料,查到了照片:/“千南世家的当家大小姐,这场秀的珠宝赞助商。”/

大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千南……

金时空有记录的最大的魔化家族,姓千。千家在御林军成军开始做全球异能行者调查的时候全家死在了一艘邮轮上,不过没有尸体,就只能算是失踪,他们也从来不认为,持续了几百年的世家,会一夜灭门……

更何况,现在大概已经没什么人知道,最早把千家盛兴到能够与整个白道对抗的第一任家族族长,叫千南甫。千南世家……用最值得尊敬的族长的名字来换一个姓氏,实在是很好猜测。不过要一个经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要彻底改姓,也的确是不可能……

那个妇人,她撞到他之后,走开的步子,比之前快了一点。虽然那是一个已经成精的贵妇人,表情语气都没有任何异常,但是不自觉的反映还是说明:她认得他,而且在躲着他。

大东看着那个妇人离开的方向,轻轻地做了一个手势,暗中的流天和希墨便跟了上去。

虽然那个女人很有可能是魔化家族的人,但是昨天小雨感觉到的却绝不会是她——这种女人,是不可能会半夜出现在准备后台的。

大东在人群之中四处走动,在所有可能进入后台的人员之间仔细地观察着,却听到耳机里,轻微的一声噪音——仿佛,是通讯被切断的声音。

大东心中一跳,立刻传音入密:/“你们在哪里?”/

没有回答。

大东立刻冲出会场飞奔向两个影子刚刚跟出去的方向,一路寻找,没有任何结果。

他们失踪了,很可能,就是被人发现了。

大东立刻冲回会场,在人群中仔细的搜索了一圈:千南冥若已经不在了!

果然!

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一开始就消极避世的魔化家族!

还在身边的四个影子查到了千南明若的车还在停车库,但是这期间已经有六辆车从艺术中心开出去!

大东懊恼得暗自捶向背后的墙,却看到一个服务生过来:“先生,有位女士让我送给您的纸条。”笑容间掩不去揶揄的神色。

大东神色不变的接过,纸条上是匆匆的一行字:“想救他们两个就来,不许告诉任何人!!”

大东把纸条合拢,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两个一身西装的保镖正一脸冷漠地盯着他!

大东低咒了一声,飞快地冲了出去!

钟情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中午锁匠来开门的时候,被小雨叫醒后匆匆道了谢,看了一眼时间就尖叫着冲出了小雨家。

飞快地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看到电梯前的男人笔直的站着,耐心地是等待的神色:“走吧。”

“你……是要送我去?”钟情小心翼翼地发问。

“顺路,我要去见我朋友。”小雨简单地概括。

……他不是昨天才知道今天的秀……

车子融进车流之中,小雨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五熊。小雨戴上蓝牙,接起:“喂。”

“小雨,我是五熊。听大东说,你晚一点会来艺术中心?”

“嗯。”事关任务,又有人在身边,小雨没有多说。

“那能不能请你顺路从幼儿园把小熊接过来?她一直想说要来看秀。”五熊的声音带着试探:“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

“好。”提到小熊,小雨露出温和的笑意:“她最近还好吗?”

“被她那个师傅每天抓去赌场……背牌背得两眼一摸黑的……”五熊的声音染上偷笑。

“一会儿见。”小雨挂掉了电话,思考着前方的路线,把车子开进右边车道,转向身边的人问道:“饿吗?”

钟情被这突兀的话题愣了一下,用力地点头。

车子很快就滑到路边一家麦当劳,男生出来的时候,提着两袋食物,上车,把一袋递给了身边的女生。

她最爱的麦当劳!!!“谢谢。”钟情开心地道谢,然后立刻吃起来,直到半饱了才意识到,身边的男人也一直没有吃东西……

“你……要不要吃一点?”钟情举着手里最后一块麦乐鸡。

小雨正把方向转左:“你没醒的时候我吃过了。”

……女生讪讪地把手缩回去。

不过小雨并没有注意到女生的神色动作,车子熟练地停在一个私人幼儿园门口,下车,从后备箱里翻出了儿童座椅,熟练地放置在后座。

刚刚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就一路呼啸着冲了出来:“小雨爸爸!!小雨爸爸你怎么来了?”

小雨蹲下身看着小熊,笑:“你妈妈让我来接你。”

“真的?所以小熊可以跟妈妈一起看服装秀了?”小女孩脸上是大大的惊喜:“小雨爸爸最好了!”

小雨把小熊抱上儿童座椅,为她扣好安全带,把刚才买好的另一袋麦当劳放到她手边,还放下了后座的茶托为她放稳了饮料杯子,才把车子开出了幼稚园门口的车流。

钟情看着这一系列熟练到不行的动作,手里的麦乐鸡,就这样掉进了膝盖上的袋子里。

这个可爱的让人没办法讨厌的女孩儿,就是他的女儿。他说的见“朋友”,就是为了把女儿送到他的前妻身边……他问她饿不饿,其实麦当劳,是为了他的女儿买的……

钟情,你为什么那么难过……

钟情,你争气一点好不好!!他不过是隔壁邻居的先生,你到底到难过什么……

“小雨爸爸,这个姐姐是谁啊?”小熊美美地吃完了袋子里的食物,擦干净手和嘴巴,才问道。

她明明边吃就边在打量自己,却没有问一个字,而是吃完弄干净了才开口: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孩子,却有那么好的教养——她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吧……钟情看着自己还油腻腻的手指,赶快扯过纸巾用力地擦着。

“你自己问她啊。”小雨鼓励小姑娘自己跟陌生人说话。

“姐姐,你是谁啊?”小熊于是乖乖地问。

“我叫钟情。”女生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我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哦。”

这个城市最顶级豪华的酒店——伊甸樱桃。

门口陆续地来了一系列百万级别的车,雷氏集团新的继承人今天已经完成签字仪式,公关部准备的公开酒会邀请了非常多跟雷氏有业务往来的公司负责人。

记者聚集的大堂,一个纤细的身影在门口稍作停顿,直到看到门口的欢迎牌才低下头,以垂坠的长发遮住了精致的容颜,匆匆地穿过大堂,走上了华丽的旋转楼梯。

伊甸樱桃最负盛名的法国餐厅,因为是下午的时间几乎是空的。角落里以轻纱隔开的一个桌子,女生款款走过来,对早已等待在那里的两个男子轻轻的点头致意,优雅地坐下,抬手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那个女生,是暗夜明。

“非常感谢暗夜小姐愿意考虑跟我们天芒的合作。”对面的男人热情的开口:“如果暗夜小姐愿意签到我们公司,我们一定会提供最好的合作条件。”

暗夜明浅浅地微笑,点头。

身边的助理立刻拿出一份整齐打印的合同,恭敬地递到了女生面前。

“我们这次的条款绝对能够比暗夜娱乐给出的续约条件要好,绝对不会让让暗夜小姐失望的。听说,现在暗夜小姐身边的化妆师都已经被撤掉了?我们天芒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女生的视线停下,抬头,笑容清浅:“赵经理,我现在还是姓暗夜的。”

男人的表情就那样僵在了那里。

暗夜明低头,认真地看着合约里的每一个条款,终于忍不住有些分神。暗夜娱乐,在他发话之前,哪怕是艺人总监Ken也没有资格决定她的续约条件。而昨天,那份新的合约,终于到了她的手里。

完全一样的条款。

暗夜娱乐,在十年前签她的时候,就给了她最好的。哪怕到现在,也许仍然是最好的。

可是,他的意思,却再明确不过:是不挽留。

所以,面对着天芒的盛情邀约,她今天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因为她要做一个最好的决定。

翻到第三页的时候,暗夜明已经知道了天芒给的条件。确实比暗夜给她的要更多,但是,也要求的更多。他当年的合同里,有一条,每日历日保证至少六小时的休息时间。为了饯行这一条,刚开始的时候,她被很多剧组拒绝。但是他,却始终保持了这一条约定,十年未变。

若有似无的疼痛从指尖传来,她一低头,才看到那锋利的纸缘,在她的摩挲下划破了她的手指,有鲜血缓缓地渗出来。

她合上了合同,礼貌地点头致谢,表示要考虑一阵子,晚一点再给答复。然后她在两个男人热切期待的目光里,款款地走开。

“永富金控的止总裁……”一个记者轻声惊叹:“他怎么会来?”

“永富金控那么看好新的继承人,想要投资雷氏吗?”一个记者猜测着,不忘快速的按下快门。

大厅里,止水带着秘书走过来,身后还跟着显然不在状态的独子止戈。

……是他同学的酒会,又是雷氏集团的继承人,他才来转转,那个小子,竟然还走神!止水正要把儿子拎过来教训,却被雷氏公关部的总监看到,只好先寒暄着。

战要打工,嫣嫣要去看时装秀,只有他一个人被老爸拎过来参加什么酒会……止戈无辜又怨念:拜托,那可是king唉……他们又不熟……

等着爸爸跟人寒暄,止戈百无聊赖中四处乱看,却看到旋转楼梯上走下来的那个女人非常眼熟……

“暗夜明!”

是《红颜罪》里面的暗夜明耶!!!

止戈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偶像,开心的冲了上去:“暗夜明!可以给我签个名吗?”一边已经把老爸身边的秘书拉了过来,从他的公文包里翻出了一个小本子和笔。

暗夜明的神色只有瞬息之间的惊讶,便露出了浅浅微笑,随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记者,顿了片刻,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在那本笔记本上签下了名字和日期。

“谢谢你。谢谢你。”顺利得到签名的小粉丝止戈把本子捧在手里连连致谢,才恋恋不舍地退到了一边。

“暗夜明!!”就在这个时候,记者里突然有人认出了那张脸,立刻一片镁光中,所有人的人都冲了过来,把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止戈立刻就被撞出了人群之外!

立刻就有眼尖的人看到了暗夜明手中那份带着天芒标志的文件,立刻明白了暗夜明此行的目的——身边不带任何人,是为了跟天芒谈续约!!

“传言说暗夜娱乐因为你想要换公司正在封杀你,是真的吗?”

“暗夜明小姐,暗夜娱乐花了十年成就了你,您现在准备背叛暗夜娱乐了吗?”

一拨一拨尖锐甚至伤人的问题连连抛出,暗夜明站在那里,依然款款微笑,却并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她也没有办法说任何一个字。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站在这个顶端,真的已经习惯了。

只是在所有对准了她的人群里最后面,她却看到了那个刚才来要签名的年轻男孩,高高的举着手里的小本子——那一页上,画着一簇火焰……

在这个被一群记者咄咄逼人的包围中,却突然觉得温暖。风口浪尖上,她至少还有一个粉丝,在尽心尽力地想着帮她脱困。

暗夜明漾起一格温暖的微笑:“各位记者应该不是为我而来的吧?这样回去,娱乐部的同事不会嫉妒你们吗?”

记者群里终于响起了笑声。

的确,本来就是财经版的记者来采访雷氏的酒会,大部分人其实也都是暗夜明的粉丝才职业习惯地扑了过来而已……

就在气氛放松的那一刻,大堂里,突然响起一阵极其嘹亮的火警警报!!所有人都诧异地回头查看的瞬间,止戈已经从火警按钮飞快地冲向了电梯!

在电梯门开的那一霎那,那个飞跑着冲过来的纤细身影冲进了电梯,然后立刻按下了关门键!

止戈立刻跑进了旁边的电梯,按亮了每一层的按钮!

暗夜明的车在停车场,不过她没有往下——跟天芒谈签约的事情已经被曝光,这个时候出去,娱乐记者就真的要来开车追着她跑了……她按下了顶层的按钮,这个真正的豪门才有钱消费的酒店她唯一去过的地方——顶层的停机坪,她在那里拍过广告。

走出电梯,华丽的走廊空无一人,她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到了顶层的天台,却在门口,就看到了那个人。

雷克斯。

他竟然,也在这里。

她想要退出去,可是她知道,以他的能力,已经知道,有人在这里了。果然,那个瞬间,倚在栏杆上的男子就回过了头。

竟然是她。

十年间,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算少,却也不多,但却都是绝对有必要的见面。就算不期而遇,如那次在“焚香”,他们哪怕近在咫尺,也没有见面。

这样刚巧遇见。

然后男人的目光,就掠过了她手里的文件,表情,却没有如何惊讶。

他早就知道。他早就知道,她会去跟别家公司谈。因为,他并不在乎,她是走,还是留。

她笑了,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笑得倾国倾城。她走过去,在那段不长的距离里,走出一个女子的极致风姿。可是她在他身边站定的时候,却没有说任何话,而是把那份合约,递了过去。

雷克斯看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走来,接过她的合约草草扫过一眼:“很好的条件,你……你受伤了?”

那一页的边缘,分明是鲜血的痕迹。

暗夜明这才想起,抬手一看,那道并不深的伤口,已经结了细细的一道痂。

“现在你还是暗夜的人,合约第六条是什么,不会忘记吧?”男生的眸光锋利。

暗夜明轻轻的点头。身体管理,身为艺人要小心管理健康,尽量避免任何疾病,皮肤损伤等会影响工作的伤害。

“跟我来。”雷克斯抬手就扣住她的手腕,带着她走了进去。

“钟情姐姐,你可以带我去后台吗?”小熊好奇地不得了。

小雨牵着小姑娘的手轻微的握紧,小熊抬头看了一眼小雨,看到小雨爸爸眼神中的“不可以”,扁了扁嘴,才抬头:“没关系,妈妈还在等小熊。钟情姐姐再见。”

钟情勉强的笑了笑,匆匆告了别就跑进了后台。

“小雨爸爸,为什么不可以去……”小熊的脸上是大大的“不开心”三个字。

“秀展的后台很忙乱,人也很多,等你再大一点再去比较好。”小雨牵着她的手往前台走,清楚明白地告诉她理由。

“……”小熊闷闷地不说话。

小雨向来不纵着她,也不胡乱哄她,静静地牵着她进了秀场前台。

“妈妈——”眼尖的女孩儿一眼就看到了五熊,有些响亮地叫出了声音,小雨侧眼一瞧,就见小熊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吐吐舌小心翼翼地往墙边躲。

五熊自然听到了女儿的声音,看到女儿便笑了起来,起身过来走到了一边,对小雨笑着道谢:“麻烦你了。”

“不会。”小雨看着小小的女儿努力地装无辜,补充道:“刚才给她买了一点麦当劳吃,下午不必再准备点心了。”

“知道了。”五熊拉拉女儿的手:“不谢谢小雨爸爸?”

“谢谢小雨爸爸——”小熊扁着嘴,说着感谢的话,脸上却仍然是“小雨爸爸是坏人”几个大字。

那个女人,就是他以前的妻子啊。真的很漂亮,也很有气质。她身上那件亚麻的裙子,2011年她最爱的设计师之一Crayola推出的夏季单品,她当时最不看好的一件设计——觉得不够特色。原来,不是衣服不好看,而是没有一个足够能配得起的人。

他和她的对话熟稔却并不靠近,对那个女儿却都是那样疼惜。

钟情站在后台监视器前面,看着画面角落里的那副画面,觉得很美好。美好的,让那副画面之外的以前,都变成灰白。

“晴晴!”Elaine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走路生风地过来:“你怎么才来啊?”

“我……等锁匠来家里开门啊。”钟情解释了一句,看着Elaine身上自己不眠不休设计的作品,用力的摇摇头甩掉那混乱的思绪,专心的开始做最后的检查。

前台,把小熊交给五熊的小雨却没能找到大东,而五熊最后一次看到大东,竟然是两个小时前!当他没有接手机的时候,小雨就知道,大东在这里出事了。

无人的角落,小雨打电话回庇护所:“亦陌,大东失踪了,通知庇护所的人启动警报,立刻查他的GPS位置。”

“是,寒冰。”

自从那次大东不带影子擅自行动失踪,害得寒水出动大军找了大东一天一夜,大东身上就被盟主强制放了GPS。

只是,GPS的结果非常奇怪——就在暗夜艺术中心。

不断提高的精度慢慢提示着小雨方向,在一扇门口,他的脚步骤然顿住了。

会场的女士洗手间。

大东的GPS,怎么会在女厕所里?

小雨的迟疑的位置立刻让路过的女士们投注了奇怪的眼神。他别无选择地转身到隔壁男士洗手间,再次确认了信号的位置:毫无问题。

不管大东是怎么办到的,那东西现在就在里面,他留下的线索也已经就在上面,他必须要拿到它才行。小雨走出门口去找五熊,一个长发笔直的女生,就那样目不斜视的走进了女士洗手间。

厉嫣嫣。

出身豪门的女生,连出现的场合都差不多。小雨的念头一闪而过,脚步停顿了那么片刻之后就继续往前走,却看到那个女生,在那里停下了脚步,回头。清冷的目光扫过小雨的脸,然后是手上的戒指,然后眼里划过一丝了然的神色,便回过头,径自走了进去。

那个人,是丁小雨,十年前ko榜第四,人称“耐打王”,御林军四部之一寒冰的统领,在处理安世杰的时候跟汪大东一起出现过。厉嫣嫣边走边想着:看穿着,分明就不是什么爱好时尚的人,更何况他的表情,绝不像是来看秀的。他来这里做什么?

正在洗手台前整理头发,清洁的大妈过来清理水池边干手纸篓的垃圾,把一整袋擦过的纸巾提了出来。厉嫣嫣稍稍站远了一点,却看到某个东西时,停住了目光。

半透明的特大号垃圾袋里,清一水的白色纸巾之间,一个彩色的珠串手环,显得格外突兀。那是汪大东的东西——每天都戴的东西。

她大概知道,那个男人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了!

小雨在人群之中找到五熊,正要开口,蓝牙耳机中就传来庇护所的消息:“寒冰,GPS的位置移动了。”

“在哪儿?”

“……应该,在慢慢地向寒冰那里靠拢。”那头的声音也带出了奇怪。

小雨立刻回头,不待几秒,那个长发笔直的女生就出现在大厅门口,手中拿着大东从不离身的手串,眼神明确的直视着他的眼睛,同时传音入密过来:/“我是厉嫣嫣,异能身份编号MZ25113,见过寒冰。”/

空无一人而且隔音绝佳的第四展厅,厉嫣嫣把那手串交给了小雨。

“在哪里找到的?”

“洗手间水池边的纸篓。”厉嫣嫣轻轻地回答。

小雨还是不很明白,大东是怎么把手串弄到那里去的?

大东被绑架了,他留下装着GPS的手串作为信号,提示就一定是留下手串的地点……那么,他一定是放到到了某个女人的身上,然后在洗手间里被发现了,所以那个女人就扔掉了莫名出现的东西……

这个地方一大半都是女人,是谁?

这个办法,其实是要看时间的。只要小雨在手串被人发现之前发现大东失踪,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大东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按照小雨一贯的习惯,就算开场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也不会过很久才来。

很久之后偶然聊到这件事,还好奇:“小雨,怎么会过了两个小时才到那里?”

因为,那一天,他醒来的时候,沙发上那个才睡了几个小时的女人,还睡得很香。而他喊了一次,就没有再喊她第二次。

“汪大东出事了?”厉嫣嫣问了一句,却是淡淡的肯定的语气。

小雨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打电话给影子:“拿电脑过来,我要看这段时间所有的监控录像。”

金朔御林军,四统领之一的炎阳竟然被绑架了。厉嫣嫣开口,声音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你要查是谁把这个扔进去的?”

小雨点头,亦陌已经拿着一台笔记本匆匆跑了进来。

等待视频的间隙,女生却没有看一眼那个屏幕,而是重新拿起那个手串,细细地打量起来。

视频第一秒开始的时候,女生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喜悦:“香水,迪奥白毒。”

小雨有些惊讶的抬头。

“这上面有白毒的香气。”厉嫣嫣简单地概括。

小雨略为讶异。

“这个会场里,有六个女人用白毒。”厉嫣嫣轻巧的语气仿佛在说“这个会场里有六个女人穿白色”。

“你知道是哪一个?”

“试试看。”厉嫣嫣把手串推上手腕,出去了。

小雨示意两个影子去跟着她,开始埋首看监控。没有任何异常。如果真是昨天的魔化人做的,那么他一定对这里非常熟悉,才能避开每一个摄像头。

厉嫣嫣回到这个会场的时候,把手串还给小雨,平静的语气里有点不悦:“我不喜欢有人跟踪我。”

小雨的表情终于惊讶,还带着稍许欣赏:“你知道有人在跟踪你?”

他亲自培训出来的影子,绝对是御林军中拥有最顶级的跟踪术的人,而这个女生,大概还没上名录,以KO榜第十的排名,居然能发现有人在跟踪?

厉嫣嫣看着他从始至终的一张扑克脸居然笑了,那不悦就稍稍显了一点,直接给了一个名字:“蓝若。”

小雨并不怀疑她是怎么做到的,只是,“蓝若?”小雨回忆着这个略有些熟悉的名字,是那个女明星。提到她,大东脑海中唯一的记忆,应该跟他是一样的:蓝若跟暗夜明的那次手镯事件……

蓝若加上手串,加上魔化人——千南世家就是千家,铁时空最大的魔化家族!!!

小雨稳住开始向各个可能性发展的思绪,这件事非同小可,首先确认:“你怎么知道的?”

“带着那个手串跟每一个用白毒的人搭话,说那是主办方的抽奖标记,被选到的可以试穿Crayola今年主打的秋款礼服,羡慕还是后悔,很容易看出来。”

那么,这条消息,就没有疑虑了。也就是说,大东和他的六个影子现在全部在千南家族手里,这个曾经假死避世的家族一旦被发现,决不会只是点到为止!

小雨快速地整理着思绪,开始吩咐厉嫣嫣:“金时空异能行者警报很快就会响,所有低阶异能行者都暂时不能出门。最重要的一点,绝对不能让雷婷知道。明白了吗?”

厉嫣嫣点头,本就苍白的脸色开始变得更苍白,金时空异能行者警报,事关所有异能行者的生死存亡。

女生离开之后,小雨立刻打电话给盟主和亚瑟,金时空异能行者警报要准备拉响,全球御林军进入警戒状态,时空之门和异能转换所的守军立刻加倍,寒冰和青阳的人在最短时间内集结!

最后一个电话,要打给庇护所,通知大东的位置。大东失踪了,庇护所已经进入红色警戒状态,而这个电话,是大东爸爸亲自接的。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他宣布整个刀疯组织启动,但是他允许他的儿子最信任的朋友,来指挥这场未知的营救。

大东很可能不会死,但是在千南家,被折磨,被魔化,或者被废弃异能,对异能行者来说,跟生命的终结,也并无什么区别。

他已经消失两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发生了什么。

时间,一刻不停的流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