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周年庆丨漩涡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青苗幼儿园门口人头攒头,欣梦垂下眼帘,默默地从小杨老师那里牵住儿子的手。她怕小杨老师询问,今天为什么没来参加亲子活动。所幸小杨光顾着和其他家长说话,忽略了她。

儿子宁宁一脸不高兴,嘴里嘟嘟囔囔,保育员李阿姨和他完成了游戏。欣梦愧疚地向他解释,奶奶血糖突然升高,她心急火燎送奶奶上医院检查。搞了大半天,再赶回家给躺在床上的他爸做饭,吃饭。下楼,才发现时间晚了。偏偏电瓶车没电了,只好改坐公交车,所以没来得及赶上。

宁宁不吭声了,他牵着妈妈的手过马路。对面的龙虾馆正在搞活动试吃,广告牌上龙虾鲜艳诱人。店内飘出的香味,勾住了行人的脚步。宁宁咽了一下口水,拽住欣梦的衣角说:“妈妈,我饿了。”“我包里有饼干。”欣梦低头翻包。

“我不想吃饼干!”宁宁撅着嘴,“妈妈,明天是六一儿童节,我不去游乐园,也不吃肯德基。就今天在这里吃回小龙虾吧!”宁宁央求道。欣梦心里一酸,泪满眼眶。她怕宁宁察觉,转过身去擦。不料,与对面的行人撞了个满怀。

欣梦哎呀一声,连忙道歉。那男子看欣梦眼圈发红忙问:“伤着了吗?”欣梦摇头。这时,店内跑出一个小女孩,喊道:“爸爸,我和小姑在五号桌。”宁宁睁大眼睛:“萌萌。”他大叫着,尾随小女孩进了店。

欣梦张嘴想喊,男子笑着说:“既然两孩子认识,就一起吧。”“那怎么行?”欣梦不好意思。五号桌那边,两个小脑袋挤在一起看菜谱,“瞧,由不得你,让孩子们开开心心用餐吧。我叫魏来,是个交通警察,平时忙,孩子常由表妹林河接送,所以你我面生。”魏来笑着作自我介绍。“我叫欣梦,保险推销员。”欣梦客气地回应。

“来来来坐下,一回生,两回熟。宁宁妈妈,我认识你,两个孩子在一个班呐。”林河朝还在犹豫的欣梦招手。宁宁拉住欣梦的手说:“妈妈快坐下,萌萌说蒜泥的好吃,我们点了两盆。你要多吃哦。”欣梦道着谢坐下了。

席间,两个孩子大快朵颐。魏来的电话响了两次,林河埋怨道:“把手机关了,难得陪萌萌出来,也不专心吃饭。”“这工作上的事,哪能耽误。”魏来讪笑着,跑到外面接电话。回来怕小龙虾吃多了不好,又叫了羊排。欣梦从林河的口中得知,魏来的老婆生萌萌,难产离世。欣梦感慨,看来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也不容易。

欣梦加了林河的微信,说以后有机会请她们吃饭。虽然她不知道这个以后是什么时候,但今天看宁宁开心的样子,心存感激。机会总会有的。

2

吃完小龙虾,魏来开车送她们回家。欣梦的老公梁超正在看足球赛,见他一改阴郁的神色,欣梦绷紧的神经舒缓不少。

两年前一场天灾降临欣梦家。梁超下雨天出差,遭遇高速路上一场连环撞,导致下肢不遂。为了照顾梁超,欣梦辞去机关的工作,干起保险推销,这工作时间自由,弹性活动空间大。乡下的婆婆身体不好,有三高。但欣梦没别的办法,将她带过来,侍弄梁超的大小便。自己像打了鸡血针一样,接单、每日接送孩子、买菜、做饭。如陀螺般不停地转。

两年中一家人跑遍大小医院,求医问药,却不见效。医生说这种脊椎的损伤,很难医治。梁超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欣梦心力交瘁。家庭的磨难,促使孩子早熟。宁宁一放学给父亲倒痰盂,捶腿,干起来有模有样。

3

今天一进家门,宁宁就嚷嚷:“爸爸,爸爸,我今天吃了小龙虾,可好吃了。”欣梦接下话茬:“六一节犒劳他。”梁超瞬间情绪低落,他摸摸儿子的头说:“那明天让妈妈带你出去玩。”宁宁跃上床说:“哈,妈妈说明天推你去小区转转,我们三人一起玩。”他搂住梁超脖子摩蹭了几下,坐在旁边看起了电视。

婆婆因身体不适早早休息,宁宁也睡着了,欣梦抱他上自己的床。她端水为梁超擦洗按摩,欣梦的双手均匀地用力,额头沁出了汗。梁超一把抓住她手说:“别折腾了,太累了。”欣梦望着他道:“要不再试试针炙?”梁超不语,伸出胳膊搂住她,将头埋在她胸间,手指探入衣内,在游走间抚摸着欣梦光滑的背脊。

欣梦全身放松,她明白梁超内心膨胀的渴望,自己何尝不希望来一场酣畅激烈的身体碰撞。唇齿厮磨,转而吮吸欣梦胸前的蓓蕾,不断撩拨起心头的欲望,她配合梁超,敞开自己的身体。不久,梁超发出一声颓败地低吼。他的下半身仍然没有反应,如欣梦意料的一样。欣梦安抚道:“我们再试试针灸,中医院来了个北京专家。这病急不了,得持之以恒。报纸上说有昏迷两年了的人,经过针灸治疗后醒来了。”梁超一丝苦笑:“好吧,但愿下一个是我。”随后,躺身睡下。

欣梦悄悄走出房间,她还有一堆事要干。换季的鞋和衣服需要收拾,明天有一张保险单已到期,要和客户联系后续签。

她打开手机,有来自小姑梁妍的微信。读罢,犹如一道惊雷炸响。欣梦的手颤抖着,泪汹涌而来。前天,她们姑嫂两个推梁超做全身检查。轮到做肠镜时,欣梦接到客户的电话,只好叫了个护工帮忙。

肠镜报告出来了,梁超已是结肠癌晚期。梁妍瞒着哥,又考虑到欣梦的情绪,压了一天才告诉欣梦。她说自己要崩溃了,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负压。

欣梦怕抑制不住的哭声惊醒家人,掩嘴跑向阳台。夜幕打开,黑暗直逼而来,将她抛向万丈深渊。她将身子抵在水槽边,撕心裂肺疼痛带来一阵眩晕。

不见回复的梁妍,又发了几条消息过来,商量对策。欣梦稳住心神,在脑海里盘旋,如何跟梁超开口,去医院接受治疗。上苍真爱开玩笑,刚才燃起去针灸治疗的希望之火,瞬间被熄灭了。这病拖不得,梁超必须要面对。

4

第二天,欣梦和梁妍告知梁超的病情,推他进医院治疗。欣梦给梁超打气,并表明态度,不管天塌下来,也要把病治好,宁宁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梁超收敛了易怒的脾气,沉默的叫人害怕。

再进一步检查,出来的结果更纠心。梁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蔓延到了肝边缘。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他本来有病,免疫力功能差,不适合手术。姑嫂俩人抱头痛哭。怕惊动家里的老人,欣梦请了护工。梁超的赔偿金快用完了,欣梦准备把房子抵押出去。

梁超开始接受化疗,他不知道癌细胞已经扩散。他看着欣梦每天跑来跑去,收拾这一路的鸡毛,不想辜负她。两个月下来,他有了化疗反应,口腔溃烂,食欲减退。他心里抵触,尤其看到宁宁每个星期天,都耗在医院里陪他,心里更加难受。

他不打算化疗了,想回家后服药治疗。因为两人达不到共识,就起了争执。他一股脑儿推掉桌上的东西,掉在地上叮当响。欣梦掩面跑出病房,坐在楼梯口蹙眉神伤。却见魏来抱着萌萌急冲冲地爬楼梯,欣梦连忙起身说:“萌萌爸爸,这六层是肿瘤科,你找人?”魏来闻声抬眼:“是宁宁妈妈,我要到七层呼吸科,萌萌肺炎烧得厉害,要住院观察,这电梯人多又慢,还是走楼梯快。”

魏来来不及再说什么,直接往上走。他在脑海里一闪,这女人每次踫到怎么都红着眼睛?真奇怪。

面对梁超的不配合治疗,整日摔东西,拔针头,欣梦最终妥协,办出院手续。临走时,惦记着魏来家的萌萌,于是买了牛奶上七楼看望萌萌。萌萌烧退了,精神不错。魏来胡子长了一茬,显老了几岁。他摸着下巴说:“林河参加摄影比赛没来,所以我好几天没回家了。”欣梦不由问:“那家里的老人呢?”魏来说:“在乡下照看弟弟的儿子,分不了身。”

这时,林河背着大包来了。魏来说单位有事想去看看。林河生气道:“我屁股还没沾地呢,就想着单位要走,什么人呀!”魏来嘿嘿笑着:“请了四天假了,总让人家替我查岗,怪不好意思。萌萌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放心了。”转身向欣梦道别,走了。

林河诧异在这儿碰到欣梦,欣梦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家的事。林河扶住了她的肩说:“欣梦姐,你真不容易。”她轻叹一声,和欣梦聊起自己的身世。

林河十三岁那年,父母亲均逝于一场车祸。留给林河二三处房产,股票。叔叔和舅舅觊觎林家的财产,争着做林河的监护人,可在生活上并不关心这个失去双亲的孩子。大表哥魏来正好警校毕业找到了工作,看清楚了他们那副丑陋的嘴脸。他将林河带到这个城市,争取到了监护权,直到林河大学毕业。

两个女人的相互倾诉,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林河报上自己的电话,说有事直接打电话,这样方便。率真的林河感染了欣梦,她不由拥抱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为彼此加油。

5

梁超如愿回家,情绪稳定,按时吃药。但人却逐渐消瘦下去,婆婆觉察到什么,有时偷偷躲在角落里流泪。欣梦把手里一半的活移交给同事,挤出更多的时间陪梁超。

星期天,她送宁宁去梁妍家回来,准备给梁超熬鱼汤。一进卧室,七零八落的碎纸铺了一地。梁超阴沉着脸,欣梦弯腰捡拾,是病历,心里马上敲起了鼓。婆婆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嗫嚅着:“非要我翻找出来看看,念叨了好几次,今天就……”

欣梦扶老人回房间。梁超盯着她质问:“你要瞒到我什么时候,还是死马当活马医,受罪的是我,欣梦你太自私,你不知道那噬骨的疼痛有多难熬。”梁超握紧拳头,砰地一下砸向床沿。

欣梦的心脏如遭重击,疼痛迅速周身蔓延。她瘫坐在椅子上,哽咽着说:“你说我自私?可我不知道自私在哪里?我只想把你的病医治好,从来没想过放弃。医生是说了情况不乐观,可我想积极地治疗,总会好起来。我想一直守着你,守住我们的家。”欣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捂嘴痛哭。梁超盖住头泣不成声。

半晌,梁超伸出手,拉欣梦到床边。抚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说:“是我话没说好,你受累了。欣梦,我的病医不好了,今天扩散到肝,过一段时间扩散到肺,你拼命的砸钱,最后人财两空,以后你们怎么活呀?”

“我的疼痛一直再加剧,所以让妈找病历,我今天还给主治医生打了电话,问得很清楚。你别徒劳了,我不想再受折磨了,要有尊严的离开。”欣梦一听紧张地抱住他:“梁超,你可千万不要干傻事。”梁超苦笑:“我下不了床,安乐死又受法律限制,你别害怕,我真不想再拖累你了。办法总会有的。”他喃喃道。

欣梦坐立不安,连忙给梁妍打电话。梁妍一阵唏嘘后说,顺其自然吧。欣梦没猜到梁超会以断食的方法,来离开这个世界。

他拒绝服药,不再吃营养类的鱼汤、肉汤、米饭、面条,只喝粥和面糊。宁宁坚持喂他牛奶,他只勉励吮上几口。本来就食欲差,吃得少,这样一星期下来,形如枯槁。

梁妍过来劝说,他理都没理。欣梦给他擦身,身子轻得可以被风吹走。又过了一个星期,他断了粥和面糊,只喝水。欣梦强行喂食,他吐了出来,有气无力说了四个字:给我尊严。欣梦哭着跑开了。

他像个修行僧,睁着两只空洞的眼睛不言不语。第十八天,梁妍冲了点米糊,他吃了两口。欣梦心放松了,但晚上他连水都吐了。他已拒绝喝水,欣梦用吸管用力挤了点进去,他抬不起胳膊阻止他人的行为,只能咬紧牙根,进行一场无言的抗争。

断食第二十一天,欣梦在阳台上晾完衣服回卧室,发现梁超闭眼走了。自从说了给我尊严四个字后,梁超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欣梦的心好像缺了一块,难以言状的痛苦纠结在一起,她愣愣地站着,忘了呼吸。

6

处理完梁超的后事,婆婆被梁妍接走,欣梦开始上班。她神思恍惚总不在状态,同事们担心她的业绩完不成,被炒鱿鱼。她常忘了带手机,还延误去幼儿园接宁宁的时间。宁宁把姑妈梁妍电话告诉老师,梁妍接他回家。

星期五,林河参加摄影颁奖大会,去幼儿园接萌萌晚点了。班级里只留下萌萌和宁宁两个孩子,小杨老师脸色不好看,她说打不通欣梦和梁妍的电话。林河说自己和欣梦是朋友,宁宁可以交给她,她会跟欣梦再联系。

于是,宁宁跟着林河来到了萌萌家。林河早就从萌萌的嘴里,知道宁宁爸的离世。她带着怜爱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懂事的孩子。准备做几个孩子们喜欢的菜,满足他们的食欲。

天快擦黑,欣梦联系到林河,按微信上发的地址来到这个小区。路边的红枫映衬在晚霞中分外妖娆,欣梦缓缓走着。一楼的窗户内飘出熟悉的音乐,孙燕姿的《遇见》,那是梁超手机设置的铃声。欣梦停下脚步,潸然泪下。

忽然,身边出现一只捏着纸巾的大手。欣梦收住眼泪,原来是魏来。魏来叹道:“想哭就痛痛快快地哭出来,哭完就舒服了。”欣梦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

魏来打破尴尬:“林河微我,让我在回来的路上留意你一下,果然踫上了。”欣梦讷讷道:“给你们添麻烦,打扰了。”魏来微笑说:“求之不得的打扰,家里太冷清,萌萌喜欢和宁宁一起玩。”“你现在这个样子进屋不太好,转转再进去吧!”

欣梦跟在魏来的后面,径直来到河边,靠栏而坐。魏来说:“这里以前是我和妻子常来的地方,她走后的五年里,除了萌萌住院的四天,我天天来。我怀念过去,也憧憬未来。妻子刚走的那段时间,我上班常走神,偌大的屋子就我一人,心里空得难受,我酗酒,靠酒精麻醉自己。萌萌还在保温箱里,生死未卜。丈人家因为妻子的离世,迁怒于我。医院里只有林河守着萌萌,我流不出眼泪,眼泪早就干了。”

“萌萌出保温箱那一刻,林河抓住我的手,哭着说,你现在是个父亲,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父亲。就像当年那样,护我周全,关注我成长,所以求你千万不要颓废,我和萌萌需要你。林河的一席话惊醒了我。”魏来顿了顿,看向了欣梦,欣梦已是泪流满面。

凉风掠过河面,泛起层层涟漪。魏来递上一张纸巾:“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今天说这么多有点唐突,但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必要说。生活中失望交织着希望;痛苦踫撞着快乐,人一定要学会释放自己。”

魏来指着桥边大石头下的漩涡又说:“将悲苦伤心,跳离这危险的漩涡,提防自己深陷下去。一定。”他等着欣梦回答,欣梦点了点头。魏来手机铃声响起,林河说饭好了,请欣梦上去吃了饭再走。

晚饭间,林河邀欣梦和两个孩子星期天去游乐园,欣梦笑着说好。魏来刚才的一番话起了作用,欣梦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再沉沦下去。两个孩子更是兴奋地尖叫着。

气氛真好,魏来突然话题一转,面对林河:“王主任帮你物色了个对象,明天去看看,你老大不小都二十六了。”林河顿时像炸了毛:“不去,我对恋爱没兴趣。像我搞自由撰稿和摄影的人,无拘无束惯了,不想过早被圈起来。”

魏来语重心长地说:“妹呀,你去尝试体验另一种生活吧。我不能护你一生,你帮我带了萌萌几年,我心存愧疚。哪能继续耽误你的美好时光。”林河翻了个白眼:“赶我走,那你怎么办?”

魏来看了一眼正在给孩子们剥虾的欣梦,转而扫向林河,悄悄说:“我自有打算。”林河心神领会,笑了。

魏来得知宁宁的爸爸去世后,眼前总会闪过欣梦那双流泪微红的眼。今晚,看到她独自伫立在路边暗自落泪。他有一种想借自己的肩膀让她靠靠的冲动,还忍不住说了一些开导她的话。

魏来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想借自己的指尖,抚平欣梦紧蹙的眉。未来的日子,他已作好了准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