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腹生子,到头来缘尽三生

96
玉飞飞
2016.12.07 14:54* 字数 6919

1.

蔺小宝在家里巨大的席梦思上转了个身,还是睡不着。

丈夫方杰躺在旁边,沉沉地睡去了,他晚上陪客户吃饭,吃得太晚,回家倒床就睡,衬衣都没来得及脱。

蔺小宝也懒得替他脱了。

她看了眼墙上的夜光钟表,已经凌晨2点了。

蔺小宝已经数不清这是她失眠的第几个夜晚了。

她打开朋友圈,看见闺蜜小柔又在晒娃,九宫格全是小女孩的小脸。

她心里抽了一下,生疼的。

蔺小宝和方杰结婚8年,至今没怀上孩子。

是女方的毛病,蔺小宝卵子质量极低,生不出孩子,这些年她什么法子都试过了。

做试管婴儿连取了两次卵都没成功过。

她想到了一个主意,但是从来不敢深想。

每次那个主意刚浮出水面的时候,就被她狠狠掐灭了,就像掐掉土豆上长出的毒芽。

只是最近,这个主意像春笋似的,一个尖一个尖地冒着,让她有点慌,又有点期待。

方杰突然扯起了呼噜,蔺小宝赶紧把衬衣扣子又给他解开了几个,蔺小宝看着她男人这样辛苦,心疼地叹了口气。

2.

蔺小宝心神不宁地开着车,路上治不孕不育的广告牌总能成功地吸引她的注意力。看其中一个广告牌的时候连绿灯都没注意到,身后的车子扯着大喇叭才把她思绪拉回到现实世界里。

蔺小宝赶紧发动了车子,她今天打算去鸿泰物业公司找她的堂弟李一,聊聊天顺便带个阿姨回家打扫下卫生。

车子开到了一个高大豪华的写字楼前,停下了。

蔺小宝从车上下来,对着车玻璃整理了一下脖子间的丝巾,突然看到车窗里映出了一双修长的美腿。

虽然那双腿上裹着长裤,但修长的线条从宽大的裤腿里显露出来。

那双腿将最普通的一条布裤子,穿挺括了。让人的目光不自觉地想顺着那双腿往上走。

从腿部往上看,看见了纤细的腰肢,脖颈和小巧的瓜子脸。

额头上垂下几丝碎发,搭在眼睛旁边。

然后她看见了女孩小鹿般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明艳的美人啊!

蔺小宝感叹。

让蔺小宝想到了她年轻的时候。

她不知不觉跟着女孩走进了大厦,想看看她究竟是哪间公司的白领丽人。

蔺小宝的高跟鞋叮叮咚咚地敲在大理石地面上,她看见女孩走进了鸿泰物业值班室牌子的办公室。

蔺小宝笑了。

“哎哟,我的姐,我的姑奶奶,你怎么来了!”

蔺小宝雄赳赳气昂昂昂地踏进了鸿泰物业办公室,像踏进了自己家一样。

鸿泰物业的经理,李一,是蔺小宝的堂弟,从农村出来,投奔蔺小宝夫妇,蔺小宝的丈夫把他安排在了鸿泰物业做经理。

李一心里很感激自己的这位堂姐。

那个蔺小宝偶遇的漂亮女孩叫翠翠,是鸿泰物业的保洁员。

“李一,把那个翠翠给我辞了。”说着,蔺小宝把墨镜一摘,撂到了桌子上。

“姐,您老人家这是为啥呀?这不合适吧。那小丫头可勤快了,可出活儿了。”

“姐的话都敢不听了?我是说呀,叫她来做我家的专职保姆。”蔺小宝脸上狡黠一下。

李一摸不着头脑。

蔺小宝勾了一下指头,示意李一凑过来。二人脑袋碰脑袋。

蔺小宝一边说一边比划,摇头晃脑的。

不一会儿俩人笑着分开了,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哎呀,姐啊姐。真是我亲姐,居然能想出这么一招来。”李一点了支烟,常常吐了口烟圈,说。

“妙不妙?”蔺小宝得意地问,缕了一下耳后一丝不苟的头发。

“妙是妙,只是不知道那小丫头性子倔,能不能同意。”李一的语气略略担忧。

3.

蔺小宝叫翠翠来家里做保姆,是想让翠翠全方位接触丈夫,再佐以利诱,然后心甘情愿地给方杰生个孩子。

生完孩子,给她足够的钱,就叫她滚蛋。

翠翠来到蔺小宝家里,蔺小宝又冷了几秒。

眼前这个大姑娘,婀娜的身段,白色的T恤挡不住青春的朝气,胸部饱满,像成熟的水蜜桃。

浅蓝的牛仔裤修饰出腿部的线条。

修长,笔直。

不知道方杰看到这样一双腿会作何感想?

会在床上为这样一双腿着迷、发狂吗?

蔺小宝突然不想往下想了,再想下去可能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

“姐姐好。”

翠翠怯生生地叫。还微微鞠躬,点了下头,明明是高挑的身高,这样一鞠。显得整个人低低的。

“你好。”

蔺小宝高高在上地回复。

只是这时翠翠还是弯着身子没起来,倒弄得蔺小宝不好意思起来了。

“好了好了,起来吧。”

这时候主次尊卑就很明显了,蔺小宝叫翠翠起来,叫她平身,像是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妻和妾,主和仆。

蔺小宝安排翠翠住在他们卧室旁边的房间,本来打算做儿童房的,这几年一直搁置着。

既然是儿童房,那么现在用作孕育儿童的房子也刚好合适。

蔺小宝想。

4.

晚上方杰回来,蔺小宝把他拉到大卧室里窸窸窣窣说了她的计划。

“这怎么可能啊!”

方杰听到这个计划简直要崩溃了。

“我的姑奶奶啊!我成天在外面忙得都四脚朝天了你还给我往家里弄了个这!”

蔺小宝听到方杰的抱怨其实心里有几分满意,想着自己男人并不是那种只想着那事的衣冠禽兽。

“再者说了,人家小姑娘能答应么!哦,给你生孩子,生了孩子后走人,凭什么呀?这简直是荒唐么!”

方杰抻着脖子喊。

“嚷嚷什么嚷嚷啊你!老东西!你就看我的吧,等她生了孩子,我自有方法请她走。”

蔺小宝搡了把丈夫,要把丈夫往客厅推。

“你别碰我!我不出去!”

方杰一把把胳膊抽出来。

“呜呜呜,都怪我。给老方家生不出孩子,都怪我啊,是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啊!老方家要断后了啊,我是罪人啊!”

家庭主妇蔺小宝往地上一坐,哭了起来。

方杰一时心慌难堪,连忙去扯媳妇。

“除非你出去,答应我好好对翠翠。赶紧让咱娘抱上大胖孙子,不然我不起来,永远都不起来,呜呜呜。”

蔺小宝抽泣着,呜呜咽咽地说。

“好好好,答应你,行不行?”方杰觉得女人实在太麻烦了,还是赶紧答应了应付掉算了。

蔺小宝这才止住了哭声,顺着丈夫的劲儿起来了。一起来,刚出卧室的门,脸上就阳光灿烂了。

得亏了丈夫心疼她,不然她刚那么一坐,方杰不答应她,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呢,地上那么冰。

5.

翠翠就这样在方家做起了保姆。

蔺小宝和翠翠说了计划。

翠翠头两天不同意,但面上很平静,只是安静地干活,晚上却没住在方家,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去住。

第二天来了,依然安安静静地干活,问一句,答一句。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蔺小宝知道,这是翠翠和她较着劲呢。

所以蔺小宝也不说话,就看翠翠如何反应。

“我看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能想通!”

终于有一个清晨,翠翠红着眼睛来到了方家。

“哟,怎么了这是。眼睛红得跟小白兔似的。”

蔺小宝坐在沙发上,瞥了一眼翠翠,刻薄地说。

“姐,姐!”

蔺小宝心中暗惊,她从没听过翠翠这么慌张的声音。

“这,这是怎么啦?”

蔺小宝从沙发上起来,扶了一下翠翠的肩膀。

翠翠瘦削的肩膀抖得哆哆嗦嗦像筛子。

“姐姐,我为您和方先生生孩子。呜呜呜。”翠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蔺小宝大喜,猛地拍自己的大腿。

然后一把拉起翠翠的手,亲切万分地:

“翠翠啊,我的好翠翠啊。快,告诉姐,怎么想通了,让姐高兴高兴!”

“姐,我家里出事了,妈妈,妈妈重病,住院了,尿毒症,医生说,要,要换肾啊!”

蔺小宝一下撒开了翠翠的手,转过身去,站到了落地窗旁边,看着外面。

翠翠抹了把眼泪,往蔺小宝身后凑,哽咽地说:

“姐,姐,您可不能后悔啊,我家没钱给妈妈看病,住院费都掏不出来。现在可就指着我了啊。”

“翠翠,给方家生孩子,甭管男女,30万。”

蔺小宝原本想,男孩30万,女孩20万的,可是翠翠一个弱女子,家里遭遇了这种变数,蔺小宝于心不忍,便不论男女,都开30万,这已经是蔺小宝能做的极限了,也算给未来的孩子积德。

转过来,轻拍翠翠的后背。

“我先预支你5万。让你妈妈先办住院,该做的检查,先做一做。”

翠翠嚎啕大哭:

“姐啊,你就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呐!”说着跪了下来,要给蔺小宝磕头。

“哎呀好了,翠翠,咱都是当女儿的。赶紧起来,再别出洋相了。”

蔺小宝被翠翠的一跪搞得哭笑不得,一脸嫌弃地说。

6.

自翠翠与蔺小宝达成协议之后,二人感情迅速升温,似以姐妹相称。

蔺小宝不上班,在家就听见两姐妹呼来喊去。

“妹子,你看我穿这身连衣裙漂亮吗?这是老方上次出国给我买的呢!”

“漂亮!肯定漂亮!姐穿什么都漂亮。”翠翠带着围裙,笑着站在卧室门口,擦了把手,真心诚意地说。

“哎呀,你个小丫头惯会逗我开心!”

“姐姐,我说的是真心话,您这个年龄的女人,不是我们这些丫头片子能比得上万分之一的。您就那往那儿一坐啊,就自带魅力磁场。”

翠翠伸出了兰花指,曲腿做了个青衣的手势,好看极了。

蔺小宝噗嗤就被逗笑了,她喜欢这个小丫头。懂得分寸,会说话,还乖巧。就像自己的妹妹。

女人间的话,说起来就像断线的珠子,有时方杰应酬得太晚没回来,蔺小宝索性就睡到了翠翠的床上,两个女人聊啊聊,一聊就聊到了天空泛起青蒙的鱼肚白。

“姐姐,我没有姐姐,你待我这样好,你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真的。”

“诶!我的好妹妹。什么时候再给姐家生个大胖小子,姐就啥心事都没有了。”说着蔺小宝抓了一把翠翠的肚子,挠地翠翠直笑。

只是这两个女人关系越来越好,男主人却没有进入过一次战场。

蔺小宝还是有点着急的。

有一天翠翠早上起来干活,偶遇要出门的方杰。

蔺小宝在卧室门后看见了。

她看见正在拖地的翠翠突然停了下来,向方杰的方向低下头表示含蓄的问号。而她的丈夫方杰目不斜视地走了,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

蔺小宝心里惊喜极了,她感叹丈夫真是个正人君子,家里放这么个身材窈窕的青春佳丽,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蔺小宝感到了丈夫对她的忠诚,她欣慰极了。

丈夫越是忠诚,她心里越是愧疚,想着要赶紧推进计划,早日让丈夫抱上孩子。

蔺小宝来到翠翠面前,分析起了原因。

蔺小宝是这样告诉翠翠的,你穿地太保守、太多了,应该多穿一些性感的,暴露曲线的衣服。

蔺小宝当天就去商场给翠翠买了一大堆新衣服。

翠翠打开包装袋,一件件拆开,看的脸都要红了。

7.

可是丈夫方杰却一天比一天回来的晚了。

蔺小宝急在心里,可激进的蔺小宝真的一想象方杰和翠翠上床的情景,她就又疲软下来。

这样一来二去的矛盾中,翠翠已经来到方家快4个月了。

一个深夜方杰应酬回来,蔺小宝白天和闺蜜购物逛地太累睡着了。

翠翠听到门窸窸窣窣的响声,醒了过来。

她看见方杰挎着西装,跌跌撞撞地进了屋子,闻见了方杰身上的酒气。

翠翠赶忙帮他把西装接过来,挂了起来。

方杰这才看见眼前的妙龄女孩,翠翠穿着一件蔺小宝在商场给她买的真丝睡衣,美好的曲线毕露,大大的蕾丝领口下,雪白的胸脯若隐若现。

方杰一把揽过翠翠的腰,把头往翠翠的领口探。

翠翠的脸很烧很烫,她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几秒钟之后,方杰撒开了翠翠,没有其他动作,回了大卧室。

翠翠吁了一口气,可看到方杰的背影,她还是有几分失落。

回到自己的床上,她隐隐感到腰部的温度和力量,来自方杰的手。

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么接近。

8.

蔺小宝没觉得丈夫和翠翠之间有什么异常的。

除了那顿午饭。

翠翠给蔺小宝和方杰倒茶。

当给方杰倒茶的时候,翠翠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方杰的手,方杰的手指在那一瞬间有了常人难以察觉的颤动,只有一下,可是被蔺小宝看见了。

那是方杰和她表白的时候,是方杰在极度慌张的时候,是方杰按耐不住喜悦的时候的颤动。

蔺小宝觉得合适的时间,可能到了。

午休的时候,蔺小宝告诉方杰,叫他晚上早点回家。

又告诉翠翠,晚上在家里乖乖等着方杰。

晚上蔺小宝约了闺蜜小柔去酒吧。临走时在餐桌上开了一瓶香槟。

有些事,必须喝点酒才能做得出来。

有些事,必须喝点酒才能承受。

晚上蔺小宝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喝了鸡尾酒、伏特加、威士忌···全都混到了一起。各种各样的刺激和颜色。

喝着喝着,舌头麻了。喝着喝着,眼前虚焦了,记忆流转。回到了她与方杰的大学时代,她看见他在足球场上驰骋,像赤兔马,碧绿的草地和蓝盈的天。她看见他给她戴戒指的时候,他的指头在瞬间的颤动。

似曾相识,记忆犹新。

蔺小宝被小柔送回家时已经深夜,她摔倒在家门口,好像在路上用尽了一身的力气。

她看见翠翠冲了出来,头发散了,吊带睡裙的一边从肩膀上滑落,她看见方杰紧接着衣冠不整地跟了出来,二人慌忙地来扶蔺小宝。

“你看你,出来得这么慌,干什么。”蔺小宝说着缕了一下翠翠的头发。眼泪无声地滑下来,摔在地上,碎了。

9.

此后漫长的时光里,蔺小宝明显能感到丈夫的愧疚。

丈夫回家越来越早,回来后陪她一起看韩剧,不再与她争遥控器看体育台。避免和翠翠的一切正面接触。

蔺小宝没有再在空中接到丈夫与翠翠交织的目光。但极偶然地,她还是能看见丈夫手指的微小颤动。

翠翠也很乖巧, 一切都顺着蔺小宝的意思,但是原先的谈笑风生早已不再存在了。

那是一个秋季,翠翠把体检单送到了蔺小宝面前,她看见了孕检结果上赫然写着“阳”。

蔺小宝突然觉得宣判的时候到来了。

她看向了窗外,一片落叶划过了窗边。

“秋天了,叶子都落了。”

蔺小宝松了手,体检单从空中悠悠坠落。

金秋的落叶洒满路面,昭示着不知属于谁的硕果累累。

当翠翠如愿怀孕了之后,蔺小宝不可遏制地暴躁了起来。

这个原本欢声笑语的热闹家庭一下子就冷寂了下来。

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翠翠不在的时候,她与方杰的感情很好,家里很快乐。翠翠来了之后,她与翠翠感情很好,家里也很快乐。那是因为方杰一直与翠翠划清界限,保持立场。

可是当翠翠与方杰亲近之后,什么都变了。

一切都变了。

可是蔺小宝本是好意啊,她与方杰那样相爱,她想叫翠翠为方家生个孩子,她给翠翠钱,这一切不过是一场交易啊。

可明明是一场交易,为何蔺小宝的心会这样痛。

翠翠在家里越发拘谨,直到6个月时,实在受不了家里的凝重、焦躁气氛,挺着孕肚搬离了方家。

蔺小宝没有拦,方杰为翠翠重新找了一个住处,一个风景宜人、空气清新的小区。

院子里常年是晒太阳的孕妇和快乐的小孩子。

方杰经常去看翠翠。

蔺小宝也没有拦。

她知道有些事,根本拦不住。

蔺小宝喜欢坐在家里的落地窗旁,在暮色四合的时候,看夕阳,看空中的鸽群,看倦鸟归巢。

10.

翠翠在蝉鸣四起的夏季顺利生产。

是男孩。

蔺小宝拎着补品走向翠翠的病房。

她在门口听见了小姑娘翠翠,娇滴滴又响亮大方的声音:

“杰哥哥,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把我娶进门?我简直受够那个黄脸婆的气了!”

蔺小宝难以将这样恶毒的谈话与那个穿着白T恤,向她低头鞠躬的翠翠联系在一起。

“不要急嘛翠翠,你以为我好受?每天在外面那么忙了还要回去看她脸色。这一年多了,她啥时候给过我好脸?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恶心!”

方杰恶狠狠地说,像是给翠翠出气似的,最后这句话咬着牙说出来,字字句句像在啐蔺小宝的骨头。

“这婚不用你说,迟早都得离!”

蔺小宝的包掉在地上,金属环叩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方杰慌慌张张地赶出来,就像赶出来扶那个深夜醉酒的蔺小宝一样。

“宝儿,你都听见了?”

方杰小心翼翼地问。

没想到这时翠翠在病房里的床上大声说:

“姐姐,进来吧。我有话和你说。”

翠翠趾高气昂地说。

“如果说,有些事,我以前想都不敢想,那么现在,我可就是名正言顺地和你谈一谈了。

你怀不上孩子,已经是够大的罪过了,杰哥哥还忍你这么久,我真是佩服他!我倒好,够争气,不仅怀孕了还生了儿子。哪像你蛇蝎心肠嫉妒我能怀孕,对一个孕妇这么恶毒,每天不是摔碗就是砸板凳,害我都要神经衰弱了!”

蔺小宝简直气疯了。

“我蛇蝎心肠?当初不是我把你请到家里的?你妈妈生病,我二话不说给了你5万块钱,说好的生完孩子总共给你30万,你现在还痴心妄想做正宫娘娘你不是在做梦吗?”

“你别提我妈!我妈已经去世了。”翠翠恶声倒。扭过头,眼泪掉了下来。

蔺小宝怔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翠翠的母亲,甚至还未来得及用那翠翠用肚子交换来的30万元,就溘然长逝了。

母亲去世后,在翠翠无数个不眠之夜里,蔺小宝砸东西,就像砸到翠翠的心头,碎了的花瓶和碗,就像在翠翠的耳边爆炸一样。

翠翠当时就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她要抓住这个男人,她的母亲已经等不及就离世了,那么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母亲去世了,她要钱已经没有意义了,可是她腹中尚有一个孩子,她已经失去了母亲,她不能再失去孩子了。

不仅不能失去孩子,她还要争取到一切正当的权益。

取蔺小宝而代之。

蔺小宝看向方杰。

蔺小宝知道翠翠的母亲去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为了方家能传宗接代,行此荒谬之策难道她就不是受害者吗?

“你怎么看?”蔺小宝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

“宝、宝儿啊。”男人一字一顿的。

蔺小宝听到了这个声音,眼泪就落了下来。

“宝儿,不管怎么说,翠翠是孩子的生母。

无论如何,她都不该走的。”

蔺小宝看向方杰,这个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她的丈夫。她看见了方杰的眼角,有泪水划过。

成年人不轻易哭,这男人的泪水一落,她知道大势已去。

是的,无论如何,她都不该走的。

走的不该是翠翠,那该是谁呢?

11.

蔺小宝回到了湘西老家,坐在家乡的吊脚楼里,常常觉得前尘隔海、古屋不在。

她想不通太多事了。她明明爱着她的丈夫,她觉得她的丈夫也依然爱着她。那么那个保洁员翠翠,怎么成了丈夫现在的妻子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蔺小宝觉得她的心疼了太久太久,疼的都快没有知觉了。

她的心从她第一眼见到翠翠的时候开始疼,从第一次直觉觉得丈夫也会爱上翠翠的时候开始疼,从丈夫与翠翠手指相触时的颤抖开始疼。

或许她不该让自己这么疼的,从一开始就不该。

女人,哪有那么多深明大义,该对自己温柔一点。

12.

婚后的翠翠和方杰过得很平静。

儿子在一天天长大,他们看起来和任何一个幸福家庭没有差别。

只是在非常偶然的时候,方杰会在宾客面前让翠翠非常尴尬。

方杰有时会在家里宴请三五好友,有时喝多了,眼神迷离,口齿不清。

翠翠给方杰擦汗。

方杰歪在椅子上说:“宝儿。宝儿啊,给我倒口茶。”

语气非常自然,舒服极了,像每一个在幸福家庭中的男人发出的声音。

每逢这时候,宾客都假装没听到似的,赶紧开启下一个话题的喧嚣。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