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述 | 对过不去的过去说一声你好再见

       偶尔我会是一个高冷的人,在话题结束的时候总又装出一副高冷的模样,“拜拜拜拜”。曾经有位朋友跟我说,不要说拜拜,要说再见。后来,又出了一部电影,名字叫《再,也不见》。

       我总是说这个年纪是个尴尬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敢多用心,特别是来来往往的人,又特别是爱情。小时候祝福脱单的朋友,总会天真无邪地说,“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小时候总会不害臊地没多久就开始互交老婆老公,仿佛即使十几岁就已经开始幻想三十岁与对方成家的既定事实。谈的多了,似乎慢慢地腻了,所有形式上的亲昵仅仅只是一种对寂寞的排斥以及对幸福的短暂沉溺。  我,真的爱你吗。

      我是一个在爱情上主动热情的人,总是恨不得把身上好的全部给对方,总是说着各种甜言蜜语,巴不得每天让对方活在我为他制造的糖罐里。我总是用“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不试过怎么会知道呢”这一类的心灵鸡汤来为自己正名。爱情刚开始总是甜蜜的,总是默契的,总是舒服的,总是能让人幸福的。但爱情又是个双方权衡的问题,时时刻刻都在不断地做力量上的斗争,你少一点那我也少一点,生怕自己处于不利的主动地位,最终比对方多受伤一点。这些想法通常是在爱情里受过伤的人慢慢滋生的,他们害怕对方没有自己那么爱,生怕输掉。所以后来练的一身绝技,嘴上八分心里两分,随时准备打包离开,潇洒。

       我也受过很多很多的伤,狼狈的时候甚至全盘皆输,一切都是一场骗局,而我一无所有了。我一个人坐在大街上哭,肆无忌惮,被扇了好几个耳光,再后来大概就是持续了一个月的抑郁症。逃学我也干过,跟他打着打着电话我就回教室背起书包冲出校门然后一个人关掉手机大街上到处游荡,边哭边走,纸巾湿了一张又一张,纸巾用完了就开始用校服袖子。后来想想,我其实大部分的时候不是为他而哭,而是为自己而哭,就像一只被拔完了所有羽毛的孔雀。

       除了是射手座,我也兼容天蝎座的本性,深情。我似乎在爱情中总是很圣母,宁愿自己多受伤也不要对方难过,宁愿委屈自己也要让对方心满意足。有人说这是种病,女生在爱情中就应该高傲,应该矜持,不要付出太多,这样对方慢慢不在乎你的。

       最近我一个朋友也这样说,他说有的人时间久了就会逐步忽略对方的需求,对方越来越小,自己越来越大,很多事情变成理所当然的倾斜。他说他就是这样分手的,似乎那是他身上的一个痛,即使他也告诉我说,虽然我还喜欢我的前女友,但我们也回不去了。是这样的吧,人性使然。总会慢慢变成习惯,而习惯的偶尔缺失确确实实会让人难受在意。我宁愿相信是因为有的人不懂如何表达,进而把担心变成质问。

       爱情在哲人眼里如同生死,是永恒的话题,那些你如何思考如何破解都没办法实际运用的课题。我不是没受过伤,我只是还在努力地去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懂得我的好,并且接纳我的全部,并且知道我是谁且相处的很舒服。我也知道,这样的人其实蛮多,不是全世界只有1~2个人那样稀少。以前的我会认为爱情就是占有,占有此时此刻的甜蜜,占有陪伴的权利。但有一个人教我,爱情是个念想,在这尴尬的年纪。这样的爱情,我以前没有过,以前的我总是轰轰烈烈。那么内敛深沉的爱似乎不是我的风格,毕竟我总是一开心就想说“我喜欢你”的人。

      可是,或许是他的坚持,让我在这段缓冲期中,慢慢将理论化为实践,我也曾不耐烦,我也曾迷茫甚至迷失,我也曾失望甚至歇斯底里,我的爱总是那么浓郁,但现在我虽然难过但是却不埋怨他,反而更欣赏他,我心里的那份感情反而从高空中慢慢飘落洒在大地上,就等未来的某一刻种子开始发芽。你要知道,一个玩惯套路的人,一个情感经历那么丰富的人从来没有那么安稳地喜欢过一个人,我的心就这样沉下来,不飘了。在这段摇摆期,我不断地问自己问他,到底喜不喜欢我,为什么不理我。总是用我的爱情观去衡量他,去评判他的每一个行为是否暗示着喜欢二字。没有一个爱你的人会消失三个月,就像《李米的猜想》一样,但谁知道呢。现在我会反驳吧,这句话应该改为,没有人能评判消失三个月的人就是不爱你除了他。世俗对爱情的评判对爱情的指导,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用大众标准去判断个人的感情。

       爱情在每个人心中的成长环境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会越来越爱对方,有的人越来越怀疑对方的感情,但这些趋势只存在于主观世界。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们除了爱情还需要面对太多太多,而爱情则在这样的大环境获得助力或者制约。不是那么简单的,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的问题。当然这个肯定句是建立在真心之上,如果只是玩玩而已或是相互慰藉的情况,大概是不适用的吧。那些事情都简单的很。

       我也曾经在心里否认过这段感情的真实性,我认为这么遥远的爱情从来都不曾建立在面对面相处的基础上。但那一刻,我似乎被点醒了。你就在我旁边,我们做着最后的告别的见面,我从行驶中的车的前挡风玻璃望出去,说道“今天天气真好。”你回了我一句,“因为有我啊”,而我直觉地说道,“因为你是太阳男神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仿佛那个理性的我被吓到了,你一直深深地扎根在我心中,从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开始,就已经存在了。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只要触动了我心中的开关,就会突然被读档。

       我后来没跟你说话了,你安静地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你知不知道我又流了几滴眼泪。爱似乎不管是以怎么样的形式存在,都不可否认他存在的事实。而你相信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爱情吗。

       这个年纪的爱情,浪漫至极甜蜜至极,似乎正是属于青年人的事情。而我似乎老了,爱不动了,就让我像个顽固的老人守着他岌岌可危的破房子一样坐在院子的凳子上每天守着日出日落,就让我像个等待正在前方打战的人儿回家一样每天看着日历等着突然送到的信件。我也就不换了,直到我心中的种子腐烂在土地里,谁让我只喜欢一种花开在我的大地上。

       其实你说的真好,你说当作念想,放心里就好。那一天,我不会对你说多少甜言蜜语,我或许只会对你笑笑,然后说,“你回来了,辛苦了吧。”

       我知道我可以喜欢很多人,可是,我只想要你。

       老毛病,认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