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你要好好活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叔叔检查出来是肺癌,做手术前亚娟从新疆赶回来,我陪她一起过去看望叔叔。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在病房里叔叔看到女儿回来时的那份喜悦,眼睛里的温暖足以让整个病房都亮堂起来。亚娟一改见我时的脆弱与疲惫,微笑着将爸爸搂在怀里,就像小时候爸爸抱她一样。临睡前,亚娟打来一盆热水,笑着说:“爸,我帮你洗洗脚,“叔叔也满脸幸福的说“这女儿回来了就是好啊!”“谁让我们都是贴心小棉袄呢”。我在一旁打趣的说。看着她细嫩的手在水里轻轻的抚着爸爸青筋突起的脚面,我再也忍不住扭头转向窗外… 那天晚上,一向坚强的亚娟靠着我的肩膀留着泪睡着了。从小学四年级认识到现在,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

    时光一恍又是一年,昨晚远在新疆的亚娟给我说:你能帮我去看看我爸吗?他在唐都医院化疗。我现在回不来……语音里有明显哭过的悲伤……我汉子式的说,咱俩谁跟谁,你爸就是我爸。说完,却鼻子一阵酸楚。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好想隔空给她一个拥抱。

    今天起了个大早,我去市场买了排骨玉米红萝卜,打算给叔叔熬点汤喝,老家人爱吃凉拌菜,我切了些黄瓜丝凉拌,买了两个馍馍。40多分钟的车程,到了之后担心汤凉,特意找了个餐饮店让在微波炉里把汤和馍加热了一下,再买了些水果和牛奶。

    打电话的时候,叔叔已经在医院门口等我。见面的第一感觉他比去年手术前要瘦弱好多,但精神面貌似乎要比去年好。叔叔说带我到自己住的宾馆去坐坐聊会儿。因为每天的放疗只有5分钟时间,所以医院不让占用病房,自己在附近租了个房子,其实是民用房改造成的家庭旅馆。因为放疗还要做3~4周,他在附近找了个便宜点的,能节约就节约点。叔叔住在二楼,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有股潮湿的味道。两张1.2米的白色床,中间有个小边柜用来放日常用品,小小的电视安静的守在墙的角落里,窗户上亮黄色的卡通窗帘成为整个房间里唯一的暖意。

    刚好是中午时间,我把热好的排骨汤打开,让叔叔吃点,知道他在外面吃不习惯,所以给凉拌了点黄瓜,特意没放辣椒,可以就馍吃。叔叔一边笑着说,我这辈子还有福气吃到我阿罗(我小名)做的饭,一边又说看把你麻烦的。我说叔,没事儿,别客气。我也是你女儿啊。看着他喝完最后一口汤,我内心里也暖暖的。

    聊起我和亚娟小时候上学在他家门口摘杏吃,聊起我和亚娟长大后了成家后的生活,聊到他上次住院临床有个叔叔,女儿来看望时抱着自己的爸爸时他的羡慕……

    叔叔说,自己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原本不想来治疗,最近发现自己咳血,阿姨还躺在床上,自己必须得多活几年,照顾她。阿姨去年在他手术后得了脑梗,也做了一次手术,现在只能坐着或者躺着,不能走路,没办法自己吃饭,喉咙里只能发出来呜呜的声音。他在身边的时候,今天包点饺子,明天买点牛肉会每天变着花样给阿姨做饭吃;怕她一个人孤单,他每天会帮她按摩胳膊和腿,让她知道他是关心她的。以前都是阿姨帮她洗衣服,现在他给阿姨换洗衣服的时候,阿姨都会流眼泪……

  来西安的前一天晚上,他给阿姨交代好,自己出门后,要是饿了一定要发出呜呜声,尽可能最大声,让儿媳妇喂给她,一定要吃饱,别饿着,自己过几天就回来。阿姨听懂了点点头。可是第二天自己要出门的时候,阿姨却像孩子一样哭了……

  出门前,他给儿媳妇说让把阿姨照顾好,儿媳妇却生硬的说你们吵了一辈子了你还舍不得!一句话将他顶了回来。儿子儿媳买房时他将自己仅有的积蓄给了他们,今年他苹果卖了五万五他们买车时全部都给了他们,而在自己和阿姨年老需要照顾的时候却受冷落,自己感到很寒心。

  为了让叔叔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我说,阿姨年轻的时候肯定很漂亮。叔叔脸上才露出了笑容,说那时候,自己在煤矿工作,经人介绍跟阿姨认识,阿姨是河南人,那时候辫着长长的麻花辫,胖呼呼的,个子高高的,还挺耐看。没结婚前,他们一起走山路,因为比较陡峭,他想拉阿姨一把,阿姨都不肯拉手,最后还是把身上背的黄色帆布包拿下来,他拉着带子这一边,阿姨拉着那一边。他们相见2个月零8天就结婚了,那时候因为家里穷而且兄弟姐妹多,阿姨白天在外面挣工分,晚上回来还得推磨。自己不在身边,阿姨一个人将三个孩子抚养长大,地里大大小小的活都是阿姨干,所以落了一身的病。虽然说吵吵闹闹了一辈子了,但是觉得她一辈子不容易。现在她生病了,常常觉得自己会拖累他,所以会比划着让给自己去买农药,让了结自己的生命。每当这时他就会说,我当初给你做手术为啥呢,就是想让你活着,哪怕多活一天……

    我活着,就是为了想让她好好活着,哪怕多活一天……叔叔的话让我几度压抑住自己的哽咽差点忍不住。少来夫妻老来伴,一起经历过拉手都害羞的时代,一起经历生活的窘迫,一起面临人生的磨难,一起吵吵闹闹很多次,一起幸福的看着儿女长大,一起携手走过了大半辈子,怎么舍得把你丢下……因为爱,你们都要好好活下去!

    从中午到傍晚,看着叔叔咳嗽难受的样子,我一直不忍心对他说我得回去了,陪他吃完晚饭,送他回到到房间,我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给他,让他一定要吃好,照顾好自己。叔叔说什么也不要,硬是要塞回给我。来来回回怕他耗费体力,我没有再推脱,在他上厕所的时候,我悄悄的把钱压在了枕头底下……

离开的时候,叔叔说自己从老家带来的核桃让我带回去吃,给我在包里掬了两把,让我把带来的水果带回去,自己一个人吃不了放坏了可惜……

叔叔送我到小巷尽头的十字路口,想起他曾经说过自己住院时看到别人的女儿抱着爸爸时他的心酸,我伸开双臂给了“爸爸”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像小时候爸爸抱我一样。他的拥抱里似乎用尽了对女儿的爱,紧紧的拥我入怀……

当我走远,不舍的回头,他依然站在那里,望着我远去的方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