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幸福”这个话题,你一定也有话要说……

当年在老家的时候,村里有个邻居大嫂,样子不丑,粗枝大叶的那种。

她嫁到这个村的时候,我还没嫁过去。

关于她,都是后来听说的,她比男人大了好几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算得上是当时大龄剩女了。

而男方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能力赶上农村的“适龄”,娶了她的时候,他们都不小了。

这种结合一定会滋生出许多关于是否幸福的话题。

我们在家的时候,他们刚结婚没几年,有了一个女孩还小。

他们家距离我们家也比较远,走动不多,也就算是相识,见了面点头笑笑。

那时候我还不会分辨哪家幸福,哪家不幸福,心里对这样的话题也很是模糊。

仅仅是知道身边千家万户的日子都是差不多的过法。

临走出来的那年,一次无意见过他们吵架,很凶的吵。

那个男的恶狠狠的眼光让我不寒而栗,当时心里也在想,幸好我没有嫁给这样对待老婆的男人。

吵架吗,细节原因没人知道,单单就从两个人的外部表现来判断,她距离我们以为的“幸福”很远。

只是,那时候,我心里也没有离婚的概念,一心一意以为结了婚就要过到老的。

我们走出村好几年以后,有一次回家看望父母,听他们在念叨家里的长长短短,都是东家葫芦西家瓢的碎碎念,期间就说起他们。

他们的女儿十多岁时就打算要第二个孩子,女人怀孕期间,挺着大肚子,还是闲不下来,家里家外的做着农活,不叫苦也不嫌累。

村里人都习惯了他们,除了偶尔的一两句,也不再评论那个女人的辛苦了,在别人眼里,她是不幸福的吧?我想。

日子平淡,但不是没有波澜。

女人身子一天比一天笨重的时候,男人带回来一个同村的小媳妇儿,早就听说他们关系不正常。

有人跟女人说,天晓得她是因为信任他还是不在乎他,也或者是根本无计可施,总之她没有任何反应。

有一天,那个小媳妇儿怀里抱着一个刚满月的男孩,来他们家理直气壮的声称男婴是那个男人的骨肉,并且还扬言要女人去打胎,因为男人必须负责养育她怀里的男婴……

女人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哭,吵……

可是,那个小媳妇儿同样毫不退缩,一口咬定要男人出抚养费。

最后的结果,真的是女人忍着气和自己的男人一起拿钱抚养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幸福呢?我们说的幸福还在吗?或者,曾经拥有过吗?

每次想到他们的事情,我心里暗暗的生出一种幸福感,因为我看到那个女人经历的不幸,同情的同时又庆幸我自己没有遇到过,至少我嫁的这个男人是全心全意对我的,尽管吵架,甚至打架,终归没有被以这样的方式凌辱。

再转念,我们的幸福为什么非要做出比较才能被感知到?一旦通过比较,自己的处境处于更优势的一面,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了。反之,又会觉得自己是不幸的。

我们关于幸福的定义,是通过那样扭曲的参考标准来定的吗?

没被家暴,没被出轨,不用拼命赚钱养活别人的孩子……就仅仅这样就是幸福的吗?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而且越想也觉得不清楚。

当没有参考标准的时候,我们根本就无法感知幸福,当有参考标准的时候,我们还是无法判断自己的幸福是真是假。

说到底,有些感觉因一念而生,有些感觉又因一念而死,幸福与否,终是要自己用心去感知。

即使是通过比较,参考坐标也是由自己选定。


有个比较要好的朋友就总是问我,关于家庭幸福的问题,我基本都是答不上来,即便是回答了,我想也不会是她想要的答案,因为毕竟她不是我,我也不是她。

我们拥有的和在意的东西都是不同的,当然给幸福的定义也就是不同的了。

就好像,我们以为的那个村里女人的不幸,也许根本就不是不幸。

因为在她心里,如果离开这个男人会让自己更加不能接受,更加不幸福呢。

也就是说,每件事情都有两面性,幸福也是,你的眼里幸福是彩色的,放在我的眼里,也许就变成了黑白色。

我这个朋友家很富足,老公自己创业开公司,经过多年的打拼,应该算是比较成功的男人了,家里住着将近三百平米的房子,还是在这个城市相当高档的小区里,就凭这些,一定会有许多女人羡慕她的幸福吧,包括我。

还有 68%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一眼倾心 再一顾难忘 留一缕思念 盼一次重逢 这一生等你 履一世约定 在心田 你的身影 从未走远 野草诗会:“雪...
    艺腾阅读 156评论 0 7
  • 训练第五天。 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平台,一个团体,带来的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推动自己前行的无形的动力。 每天从群友们的只...
    22号山茶花阅读 183评论 0 2
  • 1. 静态链表定义 静态链表其实就是使用数组去代替指针以实现单链表。结点定义如下: 需要注意的是: 数组的第一个和...
    个革马阅读 502评论 0 2
  • 今天天气格外的冷,出门一两分钟衣服就被冻透了,感觉耳朵鼻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而且,我还感冒了 两个快递到...
    陪你陪猫阅读 16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