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兵哥哥谈恋爱”,这绝逼不是青春疼痛系列,顶多就一番外

兵哥哥是我的初中同学,相貌平平,从某个斜线喵去还有点丑,长得特别高,晾衣服特别省事儿,性格直男,哦不,蠢直男!不爱喝酒,不爱抽烟,唯一的兴趣爱好是,跟!我!视!频!还要是穿着衣服的那种。

可能吧,我就喜欢他老实。

他说我是他的梦中情人,当时我竟然没想歪?梦中?梦中!嘿嘿嘿......娇嗔的问她,那隔壁班的王小花呢?

王小花是他初中时候的女朋友,当然啦,那时候嘛!谁懂爱情啊?是不是?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是不是?没想清楚呢!

直到遇见了我!

都别说那时候了,现在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地了,就当了个军嫂。

问他话的时候,他急了,惹得他家乡话噌噌地往外冒,"矛矛矛系哇,果阵距追我个哪,我觉得矛配得上你,就答应距嗲个咯,我地咩都矛做哇。"

大概的意思是:你很美,你最美!你女神,我蛤蟆。那女的追的我,我勉强答应的,我渣,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她!可是我最爱的还是你!我的缪斯,雅典娜!

好吧,戏有点多了。

当初,王小花追求他,他觉得追不上我,又不想单着,勉为其难地就接受喽。什么~都没做哦。

看他坦白的时候,口齿不俐琐的样子,好玩又好笑,多少还有点对不起王小花,感觉无形中当了一回第三者,

赢了他的心。

大一,老杨开始追求我,老杨,嗯......也就是现如今我家那位兵哥哥。

他在微信上发:你是我的英雄梦想,你是我的百里回望,你是我的沸腾心脏,你不仅仅是你,你还是我胸前的一颗朱砂痣,心口的一抹相思结,手掌心里的一摊火烙印。一世繁华,不换,唯与你,终不忘!

我回:写得挺好的呀,还会押韵,哪抄来的呀?

他回:表弟帮......

"帮,帮,帮,帮我给表弟问声好。"

也不知道哪根筯搭错了线,有一句没一句地就和他这样聊上了。

"听说你去了部队。""对啊。""部队是不是很多gay?"

"在干嘛?""准备上课。""好的。"

"在干嘛?""准备出操。""好的。"

"今天吃了个麻辣烫,超爽,超嗨!"还喜欢吃辣呢?""还?""记得中学时候你就超爱吃校门口的那档关东煮,每次跺椒都放半碗。""嗯?这算美好的回忆吗?""算,因为那天我走路从你身边经过,打了个招呼。你问我要不要尝一块豆腐。""那所以,美好的点在,豆腐?"不是。那时候你捧着个塑料碗,夹着块豆腐就往我嘴里送,那双竹签,你尝过了我再尝。""所,以,呢?我还是没明白,你喜欢人类之间唾液的交换?"

"你说,吃我豆腐的人,你要负责任!"

"哈哈哈!小时候我就这么狂?""那是可爱!"

"昌昌,在吗?""说!""我发现我一整天都在想你!""想哪里?""......"

"唉唉,老杨,我跟你说,我们宿舍那个小芬,知道她刚刚怎么了吗?哈哈哈!她,哈哈哈......""这个月的假期上面没批。"

"她刚在厕所摔了个狗"还没打完,就看到了前方发来的恶耗。

快速删掉。

"哈哈哈,没事,我知道你长什么样,不着急的,老同学,你在那边加油!哦!"

快速编辑,企图掩盖‘正在输入中’的窘迫感。

说实话,不是没有一点点期待。只是没曾想,在这小小的手机屏幕之间,竟然滋生出了爱情。特么的,我还网恋啦?

"老杨,今天我生日。没有生日礼物吗?"

"送个男朋友给你吧!"

"我要的是钱!红包!微信转账!"

接着手机这端收到红包。

"男朋友是附赠的,要吗?"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估且答应你了!还有,谁教你的套路?!"

"表弟教......"

"问好。谢谢。"

在这之后的一个星期,在某个吃得很饱的傍晚,老杨发来一条微信:我们视频吧!

生病的时候,他陪我视频;吃宵夜的时候,他陪我视频;备考的时候,他陪我视频;他生病的时候,他陪我视频;他吃宵夜的时候,他陪我视频;他测试的时候,他陪我视频。

充分坐实了我的网恋女友身份。

可是也不意味着,我要求曝光,求关注,求点赞啊!

所以,万恶的老杨在某一天,终于把我的照片公之于众了。

看到他发的那条朋友圈,我真是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呀!在一家甜品店里面,前边一大碗芒果绵绵冰,冰已经是要融不融,黏不拉矶的!右边靠着墙壁,墙壁上一大块店面海报,刚好能看清那几个字儿:特价优惠,芒果绵绵冰25元一份!后边一小哥意外入镜,因为距离的关系,糊了一脸!而最悲催的是我,没!化!妆!也怪我,让我发生活照,我就发了。天杀的老杨,至蠢的直男!

更气人的是!他的配文:我们。

我?们?我?们?人呢?谁?绵绵冰和我?还是糊一脸的小哥和我呀?我们什么梗?为什么要玩梗?为什么?为什么!

事实告诉我们永远不要试图去揣测蠢直男们的思维路径。

为此,我特地选了一张视频时候他抠鼻屎的截图,放到朋友圈,并且配文:

爱你的六月天,阳光正好,微风正好,你与鼻屎,我更爱你多一些。

然后就炸了。

听说王小花要嫁人的消息,是在和老杨真正见面的前一天。我们班里和她相熟的朋友收到了请柬。

"当年好像谁和她在一起来着?""我家那位兵哥哥。""......""书也不读了,找着好对头恨不得明天穿着件红嫁衣就满世界地招摇过市,也不知道她可不可怜?小镇城市!""唉,我说你呀,怎么这么大的酸劲儿骂呢?大家都一个地方出来的!"

我承认,人就是个攀比的动物。

那天,我真真切切地想过未来。

也许我可以不用每天和他黏在一起,可我终究得有个家。

见面那天才发现,他的皮肤不太好,眼睛太小,身高太高,身材却很瘦。

不过,也是见面那天才发现,他说话的声音不像手机里传播出来的沙哑,相反很有磁性;他的手心很热,牵我的时很温暖;他其实没有什么军人的范儿,相反,他肯弯下腰来替我绑鞋带儿。

我说:上学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的好呢?

老杨微微一笑,"可我一早就喜欢你的哦!"

接下来,我们吃喝玩乐,过着一般情侣的二人世界。

可,我们注定要面临考验。有些人的爱情就是如此,从诞生之初就被写好了程序,从羞涩到甜蜜,从隐忍到悲凉,直至破裂消亡,都是有谱子的,看得见结局的。

那天去吃麻辣烫,吃着吃着,老杨从麻辣烫的烟雾中摸索出我的脸来,一把捧手里,在我脸上突然间就啄了一嘴巴,弄我一脸油。

看吧!实在是搞不懂某些蠢直男。

我说:你干嘛?

他说:就想亲一下你啊?

我说:你挑在这儿?

他说:这儿?哪儿?

这下,我终于炸了,智商情商双双下线,在那一刻,我只想把这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骂哭!

"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还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吗?你是猪啊?我要的浪漫有那么难吗?就是想你亲我的时候先擦擦嘴?不行啊?"

老杨坐在我旁边一脸错愕,失了声。

也许不怪他。

爱一个人,就要跟他有未来吗?很久以前,我是不信的,爱就爱了呗,不管不顾了呗,疯了呗,谁比谁倒霉,说不定哪天,飞来横祸,我就摔断了腿,撞残了腰,跌折了脚,废了,就没人要了。

也说不定,就算我废了,还有人要。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我发现我会想,我会烦恼,我会思考。一年,两年,毕业我们是继续异地?还是,去遥远的北方,他的部队?还是,就这么算了?

不能算。

那天散了,回家,我给他发微信:王小花嫁人了。他回:挺好的。我:你以后会娶我吗?他:会。我:可是我不想做军嫂。他:......我:我们还有以后的,对吗?他:当然。我:那,你给我发个红包吧!我又饿了,想吃麻辣烫。他:......

和兵哥哥的恋情与异地恋其实一样,只是偶尔还会杞人忧天般地担忧起他的生死。

他在消防队,每次出任务,我都比他还紧张,电话,微信,短信通知个遍:不要被火烤了!生怕有个三长两短,当了军嫂再当寡妇,这履历,怎么也得把方圆十里的异性朋友吓得够呛呢!哦,才忘了,我还没嫁给他呢。

时间一天天地过,一有空我们便视频。聊过去,聊现在,聊理想,聊爱,与和平。

他说,希望我为他留起长发,他在的北方,冬天下雪,雪在飞,长发在飞,他能想像,那幅画很美。

我说,希望他为我照顾身体,我在的南方,春天梅雨,雨不停,思念不停,我会期待,这终点是爱。

好吧,以上是我强行加戏。

更多的时间,我们在聊,早饭吃啥?中午吃啥?晚餐吃啥?宵夜吃啥?

偶尔也有一点小情趣。

我说,以后我喊你名字的时候,你就给我应声到。杨天啸!

到!

杨天啸!到!

杨天啸!到!

杨天啸!

杨天啸!杨天啸!杨天啸!

无人回应。不到。

老杨,和我分了手。

情节不太狗血,故事多半乏味。可能是距离,也可能是不够爱。

我从大学里毕业,他在部队中打拼。

我在每天日复一日地上班下班,与人周旋。他在每天周而复始地出操训练,为人服务。

我留在了南方,冬天不太冷,不至于把自己包裏成粽子。他留在了北方,冬天太冷,非得把自己包裏严实了才敢出门。

我说,咱们算了吧。

他说,不行,你在瞎说什么呀?

我说,我去不了北方,我对冬天过敏。

他说,他也回不去南方,部队需要他。

我说,咱们算了吧。

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动摇,我都不愿意用来说离开,我要用来在一起,我不想放弃,就这么算了。

可是没有。

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女孩了,我说服不了我自己。

大四那年的春节,我和他都回了老家。

望着满天璀璨的烟花,我问他:敢赌吗?他说:敢啊?赌什么?我说:谁先撑不住了?他说:什么撑不住了?我说:俯卧撑啊,当然!傻的吗?来!咱们比划比划!

"昌昌,别闹!"

"呜哇......"眼泪決了堤地流。

老杨惊恐,冲上来就抱着我,"怎么回事儿呀你,看个烟花哭成这样?"

我抬起头,从他的怀里挣脱开,弹跳到离他一步远的地方。

"听我口令,杨!天!啸!"

"到!"

"到个屁,谢谢你,兵哥哥。"

后来,王小花和她老公离婚了,嘿嘿,我就知道,早婚早育就是不靠谱儿!

只不过谁曾想,自他以后,不是老实巴交的真汉子都别想打动我一毫一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