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啊

没有过去,只有现在~

所谓的错过,不过是为当初的不在乎找的借口吧,后悔了,回不去了,只好拿这两个字当遮羞布,好让自己觉得,当初还是美好的,粉饰那些曾经的鸡飞狗跳狼狈不堪。

她还记得,他们之间,仅仅隔着一扇还没关上的地铁门,她在里面,他在外面。

只要他冲进来,挽留,我就留下,她想。

可随着门缓缓关上,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丝毫挪动的迹象。

最后一丝希望,毫无悬念地破灭了,地铁慢慢加速,她最后看了他一眼,此生,恐怕这是最后一眼了,从此,他们不过是路人。

她掏出手机,删掉了关于他的一切。

他站在门外,看着她,他想要冲进去,可身体却迟迟不动,也许嘴上不承认,可身体是诚实的,他们之间,缘分已尽,怕是这就是永别了。

他看着地铁慢慢消失在视野中,原本的纠结反倒放下,他叹了口气,走出了地铁站。

一栋公寓楼,他进了门,往下走,很快被幽暗包裹,一条走廊,两边密布着许多门,头顶上,40瓦的白炽灯散发着昏黄的光,因为长年没有阳光,这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霉味。

可就是这样的地方,依然有数不清的人抢着住,只有一个原因,便宜,多数北漂都是穷人,只有这里,才能给他们一个容身之所。

他走到一扇门前,掏出钥匙,插进去,转了几下,门开了,里面,从旧货市场淘回来的二手台式机还亮着,屏幕上显示着的是他还没写完的小说。

一张床,一张小方桌,四个小方凳,还有锅碗瓢盆,乱七八糟一大堆的衣服,这狭小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或者说,曾经,他和她的家。

巴掌大的一扇窗户,钻进来可怜的新鲜空气,还有那快要落山时才能见到的太阳。

小方桌上,一口小锅,还剩着没吃完的方便面,锅里,插着两双筷子。

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希望?

“你安心写你的小说,我出去工作,等你出名挣着大钱了,我们就在北京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用再窝在这个破地方了。”她把头靠在他的怀里,满怀憧憬。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他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那时,他们刚刚毕业,还没有体会到这社会的残酷,以为自己才华横溢,可比你优秀的人数不胜数,又能拿什么脱颖而出呢?

小说写出来,投来投去,始终没有音讯,他就闷在这地下室里不停地写,可越看不到希望,他越写不出来,有时候对着屏幕,半天打不出一个字。

他开始怀疑自己,他变得暴躁易怒,冲着她发火,甚至不顾她刚刚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来。

歇斯底里的模样,像极了魔鬼。

有一天,他看到她对着杂志上模特漂亮的发型痴痴发着呆,突然心生愧疚,都是因为他,她已经多久没有买新衣服了,多久没有做新发型了,本该被宠爱的她,现在却和他窝在这样阴暗潮湿的地方,还要忍受他这样的臭脾气。

是时候做个决定了,他想。

一晚上,他都没合眼,看着身旁熟睡的她,只觉得心在被撕扯,他伸出手,抱着她,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下去,她身上的温度,她身上的味道,还有和她在一起甜蜜的点点滴滴,都让他不舍。

当她拿着手机,质问他那些聊天记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故作轻松。

“你已经看到了,不就是那样喽。”

“你,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他看到了,心疼。

“腻了,没感情了,行吗?谁不想来点新鲜的啊?”

“畜生,渣男。”她拿起东西,砸向他,他没躲。

她转身,跑了出去,他愣了一会,不想追出去,可鬼使神差,还是跑了出去。

最终,他也没有挽留她,那些聊天记录,不过是一场戏,为的,就是让她离开,不能再让她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拖累她,他不想,不应该耽误她的幸福。

他蜷缩在床上不知道几天,什么东西也没吃,他觉得,饿死也算一了百了,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又把他重新拉回现实。

他原本并不想接,可对方坚持不懈,手机一直在想,实在没办法,他只好接通了。

“喂,你好,是庄然吗?您的投稿我们已经看到了,挺不错,想和您谈谈具体的出版事宜,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来我们出版社一趟。”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小说终于有人欣赏了。

“好,好,随时有空。”他忙不迭回道,还不小心咬到舌头,嘴里满是血腥味。

挂了电话,他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这时他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就是给她打电话,可是号码拨过去,怎么也打不通,发微信,已经被删除,问了几个人,都说现在的联系方式已经联系不上她,微信也已经停用,怕是已经换掉。

她是真的伤心了吧,不然,也不会这样做,他心里悔恨不已,要是自己再坚持几天,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他恨自己,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薅下来一大把。

半年以后,他的第一本小说出版,销量不错,渐渐也有了名气,还去了几个城市签售,趁着热度,他又陆陆续续出了好几本书,知名度不断扩大,也赚了不少钱。

有时候,天上地下,不过是转瞬之间,让你不由得感叹,造化弄人。

他在北京买了套房子,站在阳台上看北京的天际线,他有种说不出的失落,要是有她在身边,一起看现在的风景,该多好。

最苦的日子,她陪着熬过来了,可现在的好日子,却不知她身在何方?

“你好,作为现在正当红的作家,你有什么想要对你的读者分享的吗?”

面对采访,他突然想到,也许,这是一个可以找到她的好办法。

“曾经,在我穷困潦倒的时候,有一个姑娘,默默陪在我身边,为我付出了太多,可我不知道珍惜,在这里,我希望,她如果看到了,能够来找我,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也希望所有的人们,不要辜负爱着你的人,珍惜现在,珍惜你所拥有的,不要把它弄丢了,可能,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这段采访播出后,他每天都看着手机,希望她看到了能够给他打电话,可惜,他终究没有等来。

真的是,再也不相见了!

一晃五年,他已经是名气很大的作家,每出一本书,必定大卖,每到一个城市签售,都是人满为患。

这一次,他来上海签售,书店不怎么有名,似乎是新开的,不知道出版社为什么会选这里,他并没有多问,既来之则安之。

书迷照例很多,他带着微笑,一本一本签着,直到签到最后一个时,他愣住了。

她穿着一身工作服,胸前别着一个牌子,店长。

原来,她是这家店的店长!

他突然变得局促不安起来,拿在手里的笔不知该签还是不签的好。

“怎么,大作家,连名字都不会写了么?”她歪着头,笑着看他。

“哦,哦,不,这就签,这就签。”他回过神,连忙在扉页签上自己的名字,因为手在抖,他觉得签的有点丑。

“给。”他递了过去。

“谢谢。”她接了过来,仔细看他签下的名字。

“你,还好吗?”他问,“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我挺好啊,我知道你也挺好的。”

“嗯,好就行,好就行。”他不住点头,平常妙语连珠,此刻,竟有些词穷的感觉。

“你知道,我在找你吗?”半晌,他又问。

“嗯,看到了,都过去了,就别提了,就算我们在一起,可能之后也会因为其它原因分开吧,或许,这就是命,我们,都得向前看,对吧?”

“嗯,对。”他点点头,时隔多年,再次相见,当初的爱恨早已淡了,若说有遗憾,怕是也没有办法再弥补,今时不是往日,时过境迁,不如一笑而过。

“爸爸,爸爸。”一个小男孩欢快跑来,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我想去迪士尼,你和妈妈陪我一起去吧。”

不远处,站着一个拎着包的女人,正对着他们笑。

“好,那爸爸妈妈就带你去迪士尼。”他抱起自己的儿子,又看看她,泯然一笑,“再见。”

“再见。”看到他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她也替他高兴,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

“老婆,你猜今天我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门口,一个声音说道,那是她的丈夫,给她送午饭了。

“让我猜猜,嗯,油焖大虾,红烧狮子头。”她笑吟吟往门口走,这个男人啊,都快把她宠成小孩了,可她,愿意当他的小孩,抱着他撒娇。

“哇塞,老婆真棒,猜得这么准,来来来,赶紧趁热吃,别凉了。”

时间真是奇妙啊,过去不能重来,可现在也很好啊,那就,享受现在的美好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这里有一个秘密,你想要知道吗?” “别磨叽,爱说不说你。” 当写作意图是解释或告知时,我们应该先总结,然后再运...
    王悟冥阅读 366评论 3 4
  • 大学宿舍分到了六人间,六个姑娘里我是最大的,不光年份大,月份也大,于是乎,我就做了四年的大姐大。妹子们统一叫我大姐...
    星期八的夜阅读 678评论 16 13
  • 今天是第一天开始写作,书写自己的博客,让博客跟随自己的人生。 一直在想,在简书里面的第一篇文章是什么,到现在我也不...
    阳光的大男孩儿阅读 188评论 0 2
  • 初见 我以前喜欢胡诌很多故事,后来宋之恒跟我说,你能不能写一写我。宋之恒是我发小,发小的意思,有点儿类似于男闺蜜。...
    姜新阅读 41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