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爱情这回事

当窗外再也听不见汽车嘈杂的喇叭声,巷道里也只是偶尔发出男人女人们听起来并不真切的谈话时,黑色俨然成了夜的主旋律,世界也开始变得宁静。

宁静往往会使人们变得极其敏感,空气如同凝固的液体,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将它们吸进胸膛。白日里纷乱的思绪此刻像是一团被人随意拉扯过的毛线球,很难发现它的头在哪里。吃了什么食物,与人讲了哪些话,自己又做了哪些事,这时竟也无法想起一点两点。于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我开始了又一个失眠的夜。

我试图寻找那些在记忆夹缝里的故事,那些快要被我遗忘的故事,希望从中可以得到力量,我躺在床上抱着身子,闭上了眼睛。

那是系红领巾,戴几道杠少先队袖标的小学时代。冬天,落雪了,铺了雪的乡间小道总是那么长,田地里,小麦完全失去了踪影,好像忘记了生长,在大地的怀抱里沉沉地睡着。水泥电线杆上落着几只灰色的鸟,当我们撑着快遮住整个人的伞经过时便迅速地飞到远处的杆上。你围着一条鲜红的围巾,把你的小脸印的通红,我低着头走在你的旁边。还在想着要跟你说些什么,一抬头却已经到了路口,你侧着身子回过头好像说了声再见,我便搓着手使劲点了点头,努力表现出冷的样子。你走了,我站在原地,目光跟着你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里。然而我们回家的路只有在那一天是相同的,也是你去邻村姥姥家所唯一经过的路。

上了中学,你扎起了长发,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哑巴”,反而变成了一个课间恶作剧害得女同学摔倒的调皮鬼,可每次在你面前时却总是谨慎小心的说话。春天到了,河堤上开满了黄色的小花,我兴致勃勃地当了一回园丁,在你路过的地方,在这一群灿烂的花丛中留下了你的名字,可我想应该还未等到你看到的时候,已经被某些和我一样的顽劣孩童抢先了,只剩下一幅凌乱的景象。渐渐地,好像和你失去了联系,就像分开的路口,朝着不同的方向。

时间是一个残暴的君主,在它统治下的人们敢怒不敢言。

高中那会儿,不知是由于学业的压力还是青春期带来的些许不安,我又变回了那个腼腆的少年,在同学们的眼中近乎于冷酷,可内心里那股骚动却从未停止。记得你抿着嘴生气不说话的表情总是会让我浮想联翩,曾幻想过那个令你生气的人是我自己。后来文理分科,你去了别的班级,而我则留在了学习氛围日益紧张的理科班,埋首在厚厚的摞起来的书本里。快毕业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除了装着对自己未来的担忧,还会想如果未来你结了婚,而挽着你胳膊的人不是我,我会是怎样的失落。

世事总是变化的有些残酷,当收到你结婚的讯息并邀请我录制祝福视频时,心里装的却早已是另外的事了。

可耻的是,在追逐你背影的那段时间,我却对另外一个女孩子有了同样的情愫,她喜欢穿白色的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她爱笑,也常和男孩子们打成一片,收过的情书恐怕连她自己也记不清楚。后来,在昏黄的路灯下,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而我头也不回地带着她冲过校园的大门,冲过底下满是违建的高架桥,冲进小镇的黑夜。那是我为数不多但仍旧骄傲的往事。高中毕业,她离开了家乡南下打工,离开了我那时小小的世界。

第二次高考结束,我依旧没能和那些天之骄子一样如愿大学梦,而是选择继续背上沉重的书包和父母同样沉重的期盼开始了我最后一段高中生涯,那是一段让我在若干年以后回想起能够热泪盈眶的日子。面对一张张数学试卷题目下方的空白,我脑子里装的东西和它一样,仿佛那些地方并不是留给我来作答,而是用来写满嘲笑的句子,然而你总是俯下身子专心地答着题目,当我抓耳挠腮手足无措举目四望时总是能看到你的背影。你不怎么说笑,可是你那密密麻麻记满了解题方法的数学试卷总是会被我借来,看着你那娟秀整齐的字体,我的心中满满都是希望,是她们支撑着我走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然而除了学习之外,你我并无交集,你变成了我高中最后一个榜样。后来,你说你恋爱了,和一个当时坐在我后面一起奋战的兄弟,不过那已经是我走入大学时代的事情了,记得当时很为你高兴,此外些许的不甘也只是短暂的。

惨淡的青葱岁月就这么过去了,本以为可以不再背负单身狗的戳记施展才华,然而我总是走在相反的道路上,虽然当时还没有单身狗这一说法,回想起来,那还是个贵族时代,心中不免徒生悲怆。很快,我交了大学第一个“亲密”朋友,“亲密”到后来她打我电话我不再接的地步。当然并不是她不优秀,小小的身形下蕴藏着大大的能量,爱演讲,善辩论,画的一手好国画,其中还有一幅我奇怪地写上闻鸡起舞贴在寝室的墙上,虽然画中是一只鸟。或许,我当时只是好奇,但新鲜感维持不了多久便厌倦了,厌倦的不是他人,而是那个桀骜不训的自己。可我不得不结束,即使背着被怨恨四年的不堪,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要的。同样无疾而终的还有其他一所高校的女孩子,很朴素的一个女孩子,没有丝毫娇柔造作。我还记得在那个快要下雨的午后,我捧着人生第一束玫瑰在车站等候,不远处她向我走来,脸上带着的微笑及至看到那几朵红色毒药迅速升起的不知所措的表情掩盖,一如当时不知所措的自己。我迅速的拦下一张的士,在众人的唏嘘中驶离了那个车站。之后倒是在彼此的校园走过,也品尝过各自食堂的伙食,但是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我们学校的。当然还有一些琐碎的所谓青年男女表达衷肠的爱情方式,这里也记不太清,但是那位女孩子是我一直一直都十分尊敬的极其懂事的女孩子。可能是同样的原因,即使看到你流了泪,我的脑子里仍旧有一个告诉自己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爱情的念头,这或许是借口,但我不得不提。很快大学毕业了,我也对爱情意兴阑珊,变得慵懒,尽管我极其巧妙地避开了毕业分手季的尴尬,可心里却怎么也痛快不起来。

转眼已经在工作岗位上摸爬了一载有余,渐渐融入新的环境并结识了又一群不同的人,可我仍旧感到孤单,人走之后空落落的办公室里留下的人味比我心里的还多,虽然这里的气候和我生长的故乡不同,但花开花落,庭叶纷飞仍旧会令人心生惆怅,时而也会彷徨。这期间,有的人结了婚,有的人生了孩子,又有的人生了孩子,也有人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曾经听过的歌不会再次听到亲口唱给我们,曾经年夜里走过的路不会再次有车辆驶过,曾经盛开的鲜花不会再次为我们而盛开,可我仍然不会放弃追寻你的脚步。

现在的我,每当想起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你存在某个角落,我便默默收起独自悲怆的心,等待着,等待着和你相遇。尽管我经历过荒唐的青葱时代,在车站徘徊,也在等待黎明醒来,虽然我还没有看到爱情的模样,可是想着如果真有爱情这么一回事,那就是每当新的一天重新开始,我对你的思念便无故增加一天。

                                                                           一五年夏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4,269评论 0 11
  • 故事有过去和现在,也许是最后把海之冬的故事回忆吧也许海之冬的故事准备消失了评我的回忆去写吧是最难买的故事故事,在每...
    野蛮开心冬阅读 1,574评论 0 18
  • 以前想着,要是我能够到处旅行,那该多好啊,想着想着就真的去了。 以前想着,要是我能够来到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那该多厉...
    简览阅读 143评论 2 2
  • Quoted from USA Today`s comments “A one-night read…Sparks...
    RosemaryZY阅读 28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