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静待花开,愿斑驳的生命如一片丹桂飘香

文/茗小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八月流火带来了燥热与焦虑

  八月流火,伏天的燥热便如约而至。午间,伏案于桌前,翻着手中犹待检查的档案,没来由的一份燥热袭上心头。

  恍惚间,瞄了一眼手机,看到手机短信里推送的招兵信息。才恍然发觉今日是建军节,亦是属于二十七这个年头的最后一天,明日,便步入了生命中第二十八个年头了。

  与十几天前,参加了前同事兼好友李斌的婚礼,在真心祝福的同时,也引起内心的恐慌。我曾笑称说过,我见证过周围好友许许多多种的爱情,或热烈,或温情,或互补,或相似。最终望着好友一步步走近婚姻殿堂,而自己却始终在门外徘徊。

  在整个过程中,遇到几个故人,与故人谈话间,忽然惊觉,原来选择不同,造就的是话题的不同,与世界的不同。就如同是有人奔向山,有人奔向海。登山的人会告诉你山顶是一览众山小的壮阔。而航海的人会告诉你,是大海的波涛汹涌,以及海上的壮阔。只是世界早已不同,任谁也无法评判到底哪个选择是对,哪个选择是错。亦或者是任何选择都是根本无关对错,每个人所选择的生活本身就是数据排列演算的结果,人的本能在那一刻,那一个瞬间都会选择对当下最好的结果。只是事后对比,才有了一波又一波的感慨。

  一次和好友谈话间,他说:“感觉如今的你,都有几分不像你了。”我一时之间有些愣住,原来的我,什么样子呢?大约是有几分的意气,亦有几分的丧。一心只觉美丽的风景,皆在远方。喜爱追寻一场花事,去赏一湖春水。一心想追寻心灵的归属,可匆忙奔命间,却也是无法逃开忘了来路,不知归途的路线。后来,经历春风秋月,经历风霜雨雪,经历一段难捱的低谷时期,那颗不经世事的心,经生活打磨后,看清了很多人,亦看清了自己。

  原来,一别经年之后,我们早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或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抵是如此的罢,彼此有过一段交集,却着急奔赴于自己的人生赛道,猛然回首间,才发现故时的人儿,早已不再是当时的模样。便道一句:“好久不见。”如此这般,你来我往,各安天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活不易,有时,仅仅是活着便如此艰难

曾经,时常听人讲起有时候有时候人的改变真的就在一瞬间。

曾经,对待很多事颇为不以为然。曾经,一直以为癌症和重症是离自己遥不可及的东西。一直到年初爷爷的发病以及四月父亲的病,第一次觉得深感在疾病面前,人的命犹如蝼蚁一般。

想起在《道德经》第五章里写道:“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当疾病发生在眼前,才知晓,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场大病,足以压垮一个家庭,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无法言说的痛,人的命,在疾病面前真的是轻如蝼蚁,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折腾。

父亲出院后的几个月里,母亲始终陪着他吃着各种少油,少盐的食物。想起无数次在别人婚礼现场听到的那句主持词,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病,始终默默守护,相伴到老的誓言。父母都不是什么健谈之人,却用一生践行着婚礼的承诺。

六月,开斋节前后,在山西介休的绵山攀登了一段铁索道,那段路程不算很长,但是生平第一次觉得一千五百米的距离如此遥远。那个位置的起始处,大约是在半山腰的位置,当初从图片上看到是比较有意境的,在山的中间到山顶间并不是平时见惯了的台阶,而是有山体间焊接的一块块焊板,旁边没有护栏,而右边绑着的是一根铁链,想要往上走,必须抓着铁链一步步地缓慢往上移动,没走一步都是步步惊心,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跌落。其实这也像极了人生,每走一步向上的路,都无比艰难,一步不慎,便有可能粉身碎骨。像极了近年来流行的一句话:“成年的世界,没有容易,如果有,那一定是容易胖和容易老。”讽刺且好笑,却也像极了人生。




无论生活给予了什么,请勇敢面对,静待花开

或者如今的生活并不如意,或许这一年太过无常,或者这一年的路是由直转曲转直再转曲,但是好在一切并没有直转直下。

二十八岁,给予自己的寄语是,昂起头了,面对生活的暴击,要记得勇往直前,要记得静静等待,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