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生死城(十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死城

一曰菩提生,一曰尘埃起

世事自古轮流转

福消祸弥未可知


长夜里偏偏又降下一场大雨,仿佛要将这世间的丑恶尽数冲刷个一干二净,却不知罪恶最喜应这般时候滋生繁衍。

往死客栈里曾上演的场场杀戮在闪电的映照下一一显形,那一个个跳动着的黑影,高举着镰刀,兴奋地收割四处逃窜的可悲的灵魂。

鲜血,残肢,扭曲的面容冲击着视觉,一下子张牙舞爪,一下子跪地求饶。

“啊!”杜警官猛然从床上坐起,大汗淋漓,他大口喘着粗气,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昏黄的灯光瞬间拯救了他的视线。

外面依然是一片漆黑,距离天亮还很早,人最怕的也不过就是梦短逢夜长,尤其是噩梦。

杜警官起床洗了把脸,冰冷的水侵袭进了每一个毛孔,清醒了许多。他坐在床上仔细地回忆着这半月来所发生的所有事。

楼下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本来是可以不住在这里的,可这一切都与往死客栈有关,他觉得一定要蹲守在这儿,这客栈里一定帮着大秘密,光凭这地底下的地宫,难道说,真的有宝藏?

最开始住在客栈里的七个房客,现在就剩下荒木一个,其他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

案子也是从这七个人开始入住发生的。

先是掌柜,被人杀死后吊在了门口的招牌上,第二个是假扮掌柜的人,第三个是程旭,第四个千夏,第五个朱雀。

那个最开始就失踪的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还是不知道,程俞接着也失踪了,然后是陆琪,那个胖子阿泽。


荒木虽是跟他们一起来到生死城的,却对那三个人一无所知。

荒木说自己是一个侦探,是来调查一起失踪案。

荒木在一个月前接到一份委托,委托人说自己的男朋友失踪两个月了,报警也没有消息。

荒木便开始着手调查,发现失踪者在两个月前到过一个叫做生死城的地方。

他正好跟着网上的那三个人搭伙来到了这里,至于那三个人是做什么的,他一概不知,只是曾经一起出来探过险,三个人都是探险爱好者。

杜警官点燃了一支烟,白色的烟雾带着浓烈的烟草气味徐徐而出,他整张脸很快就隐没在其中。

披着红色斗篷的,又是什么人呢?

他可以断定,那个红色斗篷就是凶手,地宫还有传说,游魂,诅咒。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宝藏。

他一只手抚上额头,想起地宫里的壁画,上面所画的内容与那老人说的宝藏传说的来历一般无二。

天人自海上而来,满载着宝藏的大船,那群人将箱子卸下来又搬去了哪里呢?他们就没回来过么?

既然是藏了,就应该回来找才是,这么多年,那群人难道已经忘了这批宝藏了?

杜警官绞尽脑汁,他用力地回想着,那个壁画上的内容,那些人的穿着打扮。

他突然抬起头,烟灰落在他的鞋面上。

“不,那不是天人的宝藏,是海盗!”他喃喃自语道,他还记得他们手里拿着的是手炮和火铳,明朝时候海盗猖獗,商船多半都成了海盗。

那是海盗的宝藏,藏在了这里。

只是地底下庞大的地宫,海盗哪有时间在这里修建这么大的一项工程,传说中的天人只呆了一夜,第二天便乘船离去。

壁画又是谁画的?

杜警官越想越乱,怎么都理不顺。

脑子里有无数个结,非但一个没解开,反而彼此纠缠在一起,搞得他头都大了。


不知不觉中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天也渐渐亮了,杜警官拉开窗帘,发现雨已经停了,只留下地上湿漉漉的一滩一滩的水洼,门外的街上冷冷清清的,这里是街尾,本就很少有人往这里来,更何况这里还刚刚发生了残忍血腥的凶杀案。

往死客栈,真的变成了往死地。

这时,杜警官突然听见楼下有动静,像是什么在地上拖动的声音,他快步走到房门前,小心翼翼地拉开门,发现荒木也警惕地隔着门缝向外看。

两个人一对眼,探出半个身子,点了点头,蹑手蹑脚地往楼梯口移动着。

他们紧贴着墙壁,伸出脑袋看向楼下,那个披着红色斗篷的人正拖着一个大麻袋往门口挪动。

杜警官目光一沉,从楼梯上蹿下来,那人连看都没看他,扔下手中的麻袋,飞快地跳出了门口,等杜警官追出去,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转身回到客栈,荒木已经将麻袋解开了。

“千夏!”两人皆是一惊,千夏的尸体在地宫里消失了,怎么又会被拖到了这里。

“这是你在地宫里看见的那具么?”杜警官一边问,一边把麻袋整个褪下来。

“按照死因和尸斑来看,应该是。”荒木说,“还有一个失踪了的千夏,生死不明。”

“你觉得哪个才是真的?”杜警官低下头去查看尸体,已经死了很多天的样子,脖子上有勒痕,但是舌头没有外吐,面容平静,不像是窒息。

“直觉告诉我,这具尸体才是真正的千夏。”荒木沉声说道,“不过,我想不通,在地宫里尸体为什么会消失,而且当时尸体上盖着的就是一身红色斗篷,凶手又大费周章地把尸体从地宫里拖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而且凶手是故意把尸体留给我们的,他弄出的动静这么大,分明是想我们听到,他也是只是假装把尸体拖向门口,而是为了方便自己逃跑,然后将尸体留给我们。”杜警官看着门外水洼继续说道,“凶手不是从外面进来的,而是一直都在客栈里,或者说是地宫里。”

“可是他为什么又要让我们看见他呢?明明可以把尸体扔在这里,我们醒了自然也就发现了。”荒木更加疑惑了。

“我也想不明白。凶手既然留了尸体给我们,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不妨就先从尸体下手,看看有什么线索。”杜警官说着,示意荒木一起把尸体抬到榆木桌上。

“你看,这是什么?”荒木从尸体衣服的口袋里翻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这纸之前似乎被水浸泡过,上面的内容都已经模糊了。

“这不像是字,像是图,地图?”杜警官努力地辨认着,无奈实在是太模糊了,晕得很厉害,只能看清一些轮廓。

“再找找看,她的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找到一把钥匙。”荒木摊开手,一把旧式的铜钥匙躺在他的掌心里。

“这钥匙看着有些年头了,是用来开什么的呢?”杜警官接过钥匙仔细端详着,上面有几道刻痕。他的脑子里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他用力地拍了一下脑门,“我知道了!”


上一章    生死城(十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死城 一曰天机破,一曰命途丧 恰逢小儿还家日 血溅鸿门两不知 隆冬腊月里,凛冽的寒风将这小城吹了透彻。 各家门前...
    胡桃阿糖阅读 150评论 0 4
  • 生死城。 一曰渡人生,一曰返魂死。 然,夜冷故人来。 来之舍生而忘死。 程俞在冰冷的水里痛苦地挣扎着,他感觉到他的...
    胡桃阿糖阅读 218评论 0 3
  • 生死城。 一曰聚宝地,一曰枯骨坟。 然,身后毁誉乎? 名利场醉生梦死。 漫长的夜又开始了,大街上已经没有人走动了,...
    胡桃阿糖阅读 224评论 7 3
  • 青衫短打忘知羞,铄火随行客见愁。 渐起清风消暑色,红霞远去落阳悠。
    诗酒慰年华的夏川阅读 34评论 0 0
  • 原创:2017年5月14日云妮 在我们的一生中,有没有一个人让你念念难忘,百看不厌,我想回答是肯定。 虽然答案会不...
    遇见云妮阅读 307评论 9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