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是花,反面是字(4)好友——情敌

来到何叶班教室。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何叶一人趴在靠窗的桌子上,头转望着窗外。

我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望着她,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谁欺负你了?”

她回头望见我,强笑着说:“没事。”

我看到她现在没有哭,但是双眼已经哭得红肿了,我说:“你都要变成兔子精了,还说没事。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何叶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但仍笑着说:“你倒是有仇必报啊。我当初说你一句,终于让你还回来了。”

我说:“我哪有啊。能不能告诉我,倒底发生了什么啊?”

她说:“过去了,我不想提了。谁又把你找来了呢?”

丁铃从外面走了进来,怨声说:“我把他找来的。他是罪魁祸首,我不找他找谁啊?你就跟他说吧。让他知道知道是怎么回事。干什么都你一个人顶着啊。”

我一脸错愕,看看丁铃,又看看何叶。

何叶不说话,把头转向窗外。

丁铃恼着说:“你不说我说了啊?杨敏玉,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刘振宇的?”

“刘振宇?”我重复“认识,我们同一所小学,那时关系非常好。”

“关系非常好?”丁铃冷笑。“他现在在我们班。就是他今天在班里大吵着把你跟何叶的事说出来。骂何叶贪图钱财名利,跟你这个学渣富二代的纨绔子弟好。”

我的注意力都在“何叶和我好”上了,听了反而有些开心。但是没敢表现出来,皱眉问:“那他为什么要骂何叶?何叶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呢?他人呢?”

丁铃更生气了。接着说:“人早走了。他一直在追何叶。何叶不同意,都跟他说明白了。他不死心,有时就偷偷的跟着何叶,就看到你们常常在一起了。今天又在全班同学面前跟何叶表白。何叶不同意。他就骂何叶。说了好多难听的话,我都说不出口。你最好找他当面问问。”

我头脑里一片混乱,原来那天看到他跟在何叶身后,我无心的想像,竟然成了现实。更没有想到的是,儿时最好的朋友,如今竟然这样的诋毁我。更是这样无耻的当面来侮辱何叶。但是,现在受伤最重的是何叶。最重要的是安慰她。于是,我拉起她的手,说:“别难过了。明天我找他谈。一定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你道歉。”

何叶轻轻推开我的手说:“算了。过去了。”

“什么就算了?”丁铃大叫“他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人。凭什么就这么算了?他说的话比打在脸上的巴掌更让人疼。”

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我心里的刘振宇一直是小学时那个温和可亲的样子。如今他虽做了伤害了我最爱的人的事,可是对于他的恨,我却依然提不起来。我没有办法说出很恶毒的话,只想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平复他对何叶造成的伤害。至于他对何叶说的我的不好,我倒真的并不是很介怀。

所以只是细细的安慰着何叶,很久,她的心情才看似好转。又等她眼睛的肿消得看不太清才送她回家。



一夜没有睡好的我,第二天早早来到学校门口。

值日生们陆续来到,开始打扫路上的积雪。

我在记忆里更新着刘振宇的模样,猜测着他见到我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同学们一个个的经过,都满脸惊奇的问我在等谁,我不耐烦的一个个支走。终于,刘振宇出现了。

刘振宇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稚嫩可爱的样子,如今的他帅气得让人心悸。以前我确实觉得自己很帅气,每天自信满满。但等我看清现在的他后,用自惭形秽来形容我与他比较之下的心情是再恰当不过了。

刘振宇看到我,并不说话,也不停步,只是冷漠的从我身边走过去。

我忙叫住他“刘振宇。”

他停步,却不回头看我。

我说:“你什么时候到这个学校的。又怎么会上二年级的?”

他说了一句“这关你什么事。”说完就继续向前走。

我忙抢前一步,拉住他的手臂说:“我想和你谈谈?”

他转身挣脱我的手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我气愤,我们有友情,昨天的事情,都被他如此轻视。但还是忍了忍心中的愤怒说:“你昨天对何叶都说什么了?”

他一脸轻蔑,冷笑了一下说:“我跟她说什么,又关你什么事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忍无可忍,再次拉着他的手臂,在他转过身的一瞬,一拳重重的打到他的脸上。

他倒着踉跄两步,用手拂了一下被打的脸,蔑笑着说:“我跟你这种流氓没有什么可谈的。”

我因为他受了我重重的一拳而有些愧疚,眼睁睁的看着他再次转身走进校园。

校门口之前围观的同学们也都边小声议论着,纷纷走开了。

只有我满脑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

不知什么时候哥哥站到我的身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去上课吧。”我转头望他,我问:“我小学同班的那个刘振宇,你还记得吗?”

他笑笑说:“不是记得。他现在是二年组最出名的学霸,全校第一的校草。”

我疑惑“学霸不是你吗?你不一直是全年第一吗?”

哥有点惭愧的说:“没有,现在我和他是交替着第一。”

望着这宽阔的校园,我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一个那么帅的男生,学习成绩又是全年组第一,他的确应该骄傲。也许真的是只有他才配得上何叶。而我,真的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如果没有爸爸妈妈,我便一无是处了。那么我,凭什么去爱何叶呢。我突然感觉自己卑微得像一只蚂蚁,渺小到可以被所有人无视。

我摆脱哥哥,冲出校门,没有脸面见到任何一个我认识的人。直冲到学校右边的清水河边,坐到河堤上俯身痛哭。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是因为被轻视的友情,还把握不了的爱情。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终于哭累了,没有眼泪可以再流出来了。我抬头望着湍急的河水在半冰半雪的河道里流淌,突然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但马上我就放弃了。我想起了,我不会游泳。于是我从身边抓起一个石子扔进了河里。它激起的涟漪不等散开就被河水带走了。但是却有另一个石子又砸到了水面。我忙转身看是谁,竟然是贺新。

我问她“你跟来干什么?”

她淡淡的说:“怕你想不开,跳河。”

我转头望着河面,又用力投了一个石子。说:“我才不会跳河。”

“不跳就回学校吧。早自习了要结束了。”

“你回去上课吧。我想自己呆一会。”

“那我陪着你。”她说完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又变得湿热。忙闭上眼睛用双手掩起来。

“你今天找那个人是因为什么?”贺新在身边轻轻的问。

我突然想起,今天找刘振宇是要让他向何叶道歉的。可是,却让我自己全完搞砸了。如果他不向何叶道歉,何叶要怎样面对这一切呢。我暗骂自己没用,马上起身,向学校跑。跑了几步又回头向贺新喊“你先回去上课吧。我等下就回去了。”说完就一路狂奔。

跑到何叶她们班教室,班主任正坐在讲台前,我向里面望望,何叶竟然还没有来。

我在门口喊了声“报告!老师,我想找一下丁铃。”

班主任转过头望望我,又望望下面的丁铃,示意她可以出来。

我把丁铃拉到一个角落,小声问:“可不可以把昨天发生的事,具体告诉我一下?”

丁铃苦着脸说:“还怎么具体呢?昨天放学刘振宇就拦住何叶,把一封信要交给她。何叶不接,说没有必要看。然后刘振宇就问,是不是因为杨敏玉?何叶没说话。他也没等何叶说话,就开始大声叫了起来,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何敏玉?我没他帅吗?我学习不比他好吗?他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吗?成天逃学打架欺负人,就是一个学渣流氓。你凭什么喜欢他?不喜欢我?是不是就是因为他有钱?能天天给你钱花是吗?告诉你,他那样的也就是玩玩你,等他玩够了就该找别人去玩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贱吗?然后他就开始指着何叶的鼻子骂。何叶要走,他又拉住何叶。最后别的男同学看过去,几个人一起把他拉走了才结束。然后我就下去找你了。”

我听到这些,恨不得现在就把刘振宇打成残废。我咬紧牙,不想让自己失控,冷静了一下说:“谢谢你。今天何叶没来,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不知道。昨天回家后,我给她发信息不回。打电话手机一直没开。根本联系不上她。”

“嗯。”我望望外面,昨天的雪很大,除了高凸地方的雪被风刮走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她会不会去爬山?”我问。

“这么大的雪去爬山?多危险?”丁铃突然顿口,过了一会又说“也许,她现在真的去爬山了。”

“我去找她。你回教室吧。”

丁铃回到教室。我也跟了进去,我走到刘振宇的面前。他一脸不屑的望着我。我举起拳头,在他脸上又重重的打了两拳,他倒到椅子下面,恶狠狠的望着我,擦着鼻子和嘴角的流出的血。而我则转身从容的走出了教室。他们班的同学,没有人拦我。班主任吃惊的望着我,没有说话。等我走出教室,却听到了他们班好多男生的欢呼。



我疾跑出校园,打车到大青山。一路催促司机快一点。而司机则善意的劝我,昨天下这么大的雪,上山不安全。最好不要去。

他的劝说反使我更加紧张,加紧催他快些开。司机解释,这么大的雪,路滑,根本开不快。

车终于到了大青山脚下。下了车我就开始向山上跑,由于雪大路滑,而且天气比一个月前冷很多,现在穿得衣服也厚得多,跑起来的速度真慢。我平坡跑,陡坡加速爬,终于气喘喘吁吁的到了两山间的铁锁桥前。冬季的冷风在这两山的夹缝变得更加猛烈了。桥上的积雪虽然被风吹得干净,但上面好似还有一层薄薄的冰面一般。我知道自己胆子小,但是还是向山下望了一会,我怕心中最坏的念头会应验。还好,山沟里面白得连片,除了偶尔有大树探出的枝叉外,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

于是我吸了一口气,一手扶着锁链开始过桥。桥随风摇摆着,但是我的心意坚定。于是,很快我便到了对面。我很想给自己鼓一气掌,但是还是忙忙的向山上跑去。终于看到了一个身影,追上去。却不是何叶。再向前追,终于又望到了一个身影,我确认,那就是她。远远的缓缓的艰难的在向上爬。我没有叫她,而是一点点的追上去,到了她身后,一把将她抱住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别,别爬了。我实在爬不动了。”

她拉着我的手,转身望着我。笑笑说:“你又逃课?”

我皱皱眉头,说:“我,逃,逃什么,课。我是,来找你的。”说完,我一屁股坐到她脚下,抱着她的腿不放手。

她做了一个给我扇风的手势说“你这是怎么了,头上都冒烟了。”

我把头靠在她腿上说:“我是跑上来的。快救救我。我可能就要死了。”说完,我就躺到了雪地上。四肢瘫软在那里,喉咙里像被刀片割过一样的疼痛,全身上下像火烤一样的难过。

她蹲下来看看我,撇了撇嘴,把我的衣襟解开,让我的汗可以透出来。

感觉好多了。我躺在那里,看着她被冻着微红的的脸蛋,和透亮的嘴唇,心跳不知不觉的加速起来。她把我扶坐起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水杯,打开送到我面前说:“喝口水就好了。要慢点。”

我接过喝了一口,是温水。又递还给她。她也喝了一口,盖好。放回包里。

我突然想到上次爬山时丁铃说的话,不禁热着脸望她。

她仿佛也意识到了,红着脸转望山下。说:“这次爬太高了。下去要中午了。”

我团了个雪球,扔了下去。说:“要是坐到雪球上,滚下去就快很多了。”

她想了一下,接着说:“方向不好控制,会掉到沟里面的。”

“哦。”

“你背我下去吧。”

我吃了一惊,望着她。

她转脸望着我说:“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背过你啊?”

“啊——?”我张大嘴望着她“什么时候?”

她又看向远方,甜笑着说:“学校组织去滨海公园玩的那次。你在路边跑的时候摔倒了,然后不肯自己走,当时我和秦琳琳两个人轮流背的你。”

我脸烧得比刚才更旺了,真希望她是在骗我的,说:“不是真的吧?”

她“啊——?”了一声,睁大眼睛望着我。说:“为了背你我那天也碰伤了腿的。现在还有一道疤呢。”

我向后缩了缩,望向她的腿。

她突然笑了出来,说:“骗你的。我没受伤。”接着又正了正颜色说“不过,背你是真的。”她在我额上点了一下“今天就还给我吧。”

我把头歪向一边问:“能不能改天还啊?”

她笑笑“可以,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望她问:“什么问题?你说吧?”

她把脸凑到我眼前望着我。我的眼睛只能看到她的又黑又亮的眼睛。她非常郑重的问:“从小到大,你一有机会就缠着我。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我吓了一跳,向后缩得更远了。我想我应该不是一有机会就缠着她吧。就问“没有吧?”

“哦————”她转头望向前面,伸伸腰。然后站起身说“我们下山去吧。”

我也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再不动就有些冷了。于是也站起来。跟在何叶身后下山去了。

我们走到山间桥,一对青年男女正从对面走过来。女生看到我笑着说:“这不是上次看到的那个小帅哥吗?”

她男朋友在旁边笑着问“你的两个女朋友呢?”

她女朋友听了,马上恼着揪过他的耳朵问“你是不是也想要两个女朋友。”

那男的又一面告饶一面被揪着耳朵拖走了。

而何叶,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



晚上何叶在游戏上跟我说,她跟爸爸商量着要转学。我听了,心好像突然被压住了一块巨石,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下了游戏,没再回她的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还没结婚的时候,有一个小伙子追我,总是到我开的咖啡屋找我,出于礼貌我会给他打声招呼,偶尔也陪他喝口咖啡,但只是感觉...
    击文阅读 44评论 6 15
  • 时间过得飞快,暑假马上就过去了,开学之前吴尚给夏筱沫发了一条信息说:筱沫希望你不要再生气了,我跟冯雪感到非常的抱歉...
    丝竹水韵阅读 50评论 0 2
  • 我不想在高中连女孩的手都没碰过,所以就在追我们班的一个女孩。我喜欢的这一个女孩在班里面在我看来很腼腆。在班上和她说...
    真不累阅读 95评论 1 1
  • 今天的天气很冷,只要站在外面就能听见风在耳边呼呼的吹。尽管如此,我们的心却是热的, 因为今天跳绳比赛。 ...
    星语心愿_89a4阅读 81评论 0 4
  • 1. 我是左西,他叫右东。 他比我大一天,是我的邻家哥哥。 本来是该我做他的姐姐,可是这混蛋就不按常理出牌,提前一...
    子衿98阅读 740评论 15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