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缘,来生续(下)2010年高三处女作

字数 10925阅读 92

(十三)

        “莫雨,你的眼泪是否还在怨恨……”

        一行跳动的小字闪动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幸福洋溢的场景,那是两个青涩的男孩共同挽着一个长发女生奔向湖边的唯美背影。一个像极了冷俊优雅的梦亭,而另一个不就是冒着傻气的幼稚少年——暮辰吗?暮辰欢乐幸福的身影与刚刚他的失魂落魄映衬的多么令人心碎。而一向面若寒冰的梦亭此刻却欢快的奔跑着。真没想到,他冷酷的外表下竟藏着孩童一样简单的满足。

      而那个女生?由于只看到了她碧蓝纯净的背影。雨晴无法认出她。

      “喂,真的吗?少爷!”手机的另一边一阵慌乱“好,我这就来。”

      雨晴轻轻地抱着暮辰的身子,小心地擦拭着他额头上的血迹。

        “你呀,真傻。为什么总让自己受伤?”抚着暮辰散乱的红发,不知为何?雨晴的泪混着苦苦的微笑,在素洁的面庞悄悄地漾开。

      救护车……来来往往的护士……担架……还有什么,雨晴已经不曾知晓,只是盯着暮辰那泪眼模糊的睡脸……

        “少爷,少爷!别吓王妈我啊。少爷……”伴着焦急的呼喊,一位衣着简朴的老妇冲了进来。雨晴一惊,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竟已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病房,昏睡在在暮辰的身边。

        “少爷,你可不能有事啊!小姑娘,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妈说着紧紧抓着雨晴的手,就是这一瞬间,雨晴回过了头。也就是这一瞬间,王妈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雨晴明秀清丽的容颜。

      而就在这一刻,时间竟悄然凝固了。

      “阿姨?你……”雨晴含着泪轻轻地问着。

        “小……小姐……你是,小姐?”王妈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啊……阿姨?你……没事吧?”

        “不,你……你是,莫……雨……小姐。”王妈激动地浑身颤抖,“老……老爷,我……我要告诉老爷去!“

        ”不,她不是。”一脸冰霜的他静静地走进了屋子。

        雨晴的心轻轻地跳动着……

千年缘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情渡千年今安在

几度浮沉雨打萍

今生情尽空悲切

来世再续未了缘

自古英雄出少年

似水红颜惹人怜

(十四)

      “她……不是莫雨。”梦亭再次机械地重复了一遍。

      “云……云少爷?”王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云若英?他抢走了夫人,是他让老爷如此痛苦!”王妈激动地说道。

      “那又如何?他毕竟是我的生父。而他毕竟留给了我云梦之家。再说……他都不在了。”梦亭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上学的机会以及从小到大的一切都是老爷亲自照料的。真正关心你的人,是老爷啊!”王妈含泪道。

      梦亭冷漠地笑了笑,上前一把抓住雨晴的胳膊,“走,听话,跟我走。”梦亭的手微微颤动着,他的目光显得坚决异常。

      雨晴噙着泪,看了看令自己黯然喜欢的梦亭,又瞧了瞧正处于昏迷中的暮辰。

      “雨晴,洛家不会放你走的。快跟我走。”梦亭紧紧地捏着雨晴的胳膊“听话,跟我走。”梦亭急急地催促着。

      “为……为什么 ……是我。”雨晴静静地看着梦亭的眼睛。

      “那……”梦亭的声音微微变弱。

      “为什么是我?”雨晴的脸颊滑下了一行清泪

      “因……因为……”梦亭的目光逐渐有些晦暗。

      “我不离开,如果你不告诉我?”雨晴固执地站在那里,脸上显出一丝苦苦的笑纹。

      “你……不行……”梦亭猛地抓住雨晴的手,那小手为何如此的冰凉?是她的心在无助地流泪吗?“你走就是了,不要再说什么了。”梦亭不由分说地拉着雨晴,坚定地朝门口走去。

      这时,一阵幽幽的呼唤从病床上传来:“雨……你……你回来了吗……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听着暮辰昏迷中痴念的呓语,心不知为何一痛,她猛地抽出自己的手,径直向暮辰奔去,“对不起,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靠着门边,少年恍惚地笑了笑:“莫雨,你……你知道吗?她,真的和你好像。连那冒失的模样,都和你一模一样。你……真的回来了吗?”

      梦亭的目光掠过一丝忧伤,默默彳亍在悠长的走廊上,幽幽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上空。

雨晴回梦

眷恋流连,你似曾相识的容颜

痴痴的以为,是梦境的重演

扑朔淡雅,是你依稀的眉眼

若隐若现

只是蓦然回首

却摸不着

岂止是这一世的眷恋

轻轻地转身离开

点点滴滴

期盼

来生卑微的回见

——云梦亭


(十五)

      夜儿渐渐深了,月儿的柔光轻飘飘地洒落在二人身上。暮辰静静地睡着,而雨晴也伏在病床边上浅浅地睡着。这温暖祥和的画面,也许连自命清高的小精灵们也会嫉妒吧。

        一阵轻轻的咳嗽声驱散了这份静谧,雨晴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竟看到了那床可怜的被子已被暮辰踢开了一半。都这么大了,呵呵。傻孩子。

        雨晴微微笑了笑,轻轻地将被子替暮辰拉上。

      “啊……莫雨……你,干嘛呢?我……我说过……我不是小孩……”这时,暮辰迷迷糊糊地微微睁着眼,昏昏地说着。

        这个傻小子,是将我当做了莫雨了吗?

        “小子,快给你的莫雨好好睡觉去。”雨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啊……怎么搞的?明明叫我云少爷的……不管了,你在……就好。“暮辰慢悠悠地说着胡话,“雨,湖水凉吗?”

        什么?湖水?

        “不凉,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雨晴温柔地说道。

        “我……见你拽回了云大哥,只是你怎么会掉入那冰冷的湖水中……”暮辰缓缓道。

      什么?莫雨,已经……

      “后来,我去了哪里?”

        “你……你,不见了!我……”暮辰像个孩子一样不住地啜泣着,“我跳入了湖中找你……好凉的湖 水……我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只是,喝了好多的冰凉的水。我,只是……只是要找到你,雨,有句话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爱……你。还有就是,对……对不……起……”

        雨晴的心凉凉的,有些悲伤,有种感动。没想到,这个红发的少年,竟是那么深沉地爱着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另一个女孩。她,是幸福的。

        “好了,你的莫雨不是回来了吗?”泪水,滑落在男孩的脸颊上,又一次,男孩静静地睡去了。

        怜爱地看着男孩纯真的脸庞,一夜难眠。只有月儿静静地伴着雨晴,月光下传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十六)

        风儿,不知已吹落了几片落叶,梦儿,也不知断了几个轮回。只是一个人的安静,于落叶的归魂曲中徘徊。

        “莫雨姑娘,守了一夜,也该累了吧。”王妈双手捧着一杯热茶,脸上散落着温润的笑。

        “呵呵,不累的。洛大哥帮了我不少,这是我应该做的。”雨晴浅浅地笑了笑,“不过,老人家。你真的搞错了,我叫林雨晴,不是你们所熟悉的莫雨姑娘。”

        王妈的笑纹丝毫未减,只是再次笑眯眯地大量了一下雨晴:“呵,和莫雨姑娘一样清丽脱俗……其实,你是不是莫雨姑娘并不重要,只要少爷能开心,我也就知足了。”

      “您知道这串吊坠的故事吗?”雨晴轻轻咬着唇,小心地取出了那串宝蓝色的心形吊坠。

      王妈笑了笑:“那是莫雨姑娘轻手为少爷做的,少爷一直都戴在身上,从来不舍得摘下。我有时暗想这也许是他们二人之间的定情信物吧。”说着,王妈不禁叹了口气:“只可惜莫雨姑娘为救云少爷而失足溺死在碧心湖中……由于湖水太大太深,至今还没有找到莫雨姑娘的尸身。”

      “她,为救云少爷?”雨晴微微一惊。

      “云少爷实际上姓洛,叫洛曦缘。从小一直住在老爷家里。老爷是大理学院中唯一的一位长江学者,叫洛心尘。夫人温柔典雅,叫柳碧琴。是一位知名的钢琴家,过去一直在校内任教。几年前,曦缘少爷不慎摔破了头,急需输血。竟发现老爷与暮辰少爷的血型都不与他相配。危机之中,夫人含泪说出了自己婚前与云凡的一段冲动恋情,而曦缘正是他们的儿子,还有一个大女儿被云凡带走抚养。”

      “后来呢?”雨晴追问道。

      “夫人找到云凡,求着他为曦缘少爷输血。事后,夫人由于羞愧痛苦,在曦缘少爷出院的那天雨夜离开了家。从此毫无音讯。云凡想带走曦缘。可是曦缘不知为何不肯离去。云凡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在碧心湖边盖了一个小木屋便离开了。”

      “那梦亭的姐姐?”

      “当梦灵知道自己有个亲弟弟,而此时的母亲竟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后母时,也固执地搬了进来。后来老爷和云家每月都给他俩寄钱。可这固执的两兄妹偏偏不肯接受,一直勤工俭学度日。”

      “梦亭认识莫雨?”

      “何止是认识,那可是从小一起长大亲如手足的三个人啊。”王妈说着,有淡淡地叹了口气。

      雨晴的心凉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即使是清晨的霞光,都显得那么哀伤……

      “晴儿姐。”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唤。

      “怎么了?”雨晴抹了抹泪,如是说。

(十七)

      梦亭轻抚着手中的吉他,静静地坐在碧心湖旁的石凳上,一言不发地瞧着碧波荡漾的湖面,湖中的涟漪轻柔美丽,有些谜一般的神秘,凄迷的像梦幻一般,湖边的柳树默默地低吟着,仿佛在悄悄地哭泣,亦或是,静静地回忆。

      是在等待着谁吗?是湖中已消逝不在的莫雨,还是静候木兰树下微微含笑的雨晴?还是……

      湖边的长亭散了最后一对情侣,然而和润的风儿却抹不去少年寒冰般的寂寞。冷峻的脸庞带着昏黄的日光,没有泪,也没有笑。

      樱花树下走来了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她静静地走来,带着独特的木兰花的幽香。

      少年轻轻地回过了头,少女的衣襟迎风飘逸。邂逅,偶遇,还是前世注定?

      “晴雪……你,你回来了。”男孩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淡淡的,暖暖的。

        ”嗯……我来了。”撩起了额前漫舞的刘海,女孩的笑容浅浅的,如同这迎风舞动的樱花瓣,温柔可人。

        “你……你都知道了。”少年有些担忧,小心翼翼地问着。

        “嗯……”女孩轻描淡写地答道。

        “嗯……”男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雨晴过来。

        雨晴默默地走近,坐在了男孩身旁,“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雨晴幽幽地默念着。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男孩默默地叹息道。

        “是想……莫雨了吗?”雨晴看了看男孩忧郁的眼睛。

          “……”男孩没有答话,依旧是痴痴地看着湖面。

        “乐观点,好吗?昔人已逝,今人犹在。”雨晴的手轻轻地握住了男孩微微颤动的手。

        微微一惊,男孩猛地将手抽离,“不,莫雨没有原谅我……”噙着泪,男孩倔强地咬紧了嘴唇。

        女孩的心一揪,自己的手就这样被男孩甩开,一种酸酸的痛楚。自己就这么不令男孩关心吗?

      樱花树的枝条忧伤地浮动着,几朵粉嫩俏丽的樱花飘落在女孩的秀发上,而此时的女孩,只是默默地噙着泪,毫无知觉。

        男孩转过了身子,静静地瞧着女孩如玉般明净美丽的脸庞,不禁伸出了手,想要用手轻抚女孩依稀熟悉的脸庞。

        是对刚刚冒失的一种弥补,还是?男孩不愿意再继续欺骗自己的心意,而伤害自己如此珍视的女孩。

      时间仿佛凝固在了这一刻,天地间,只有眼前的他,连自我,都好像消逝不见了。湖水沉默了,柔和的风儿无语了,连那娇嫩的樱花瓣,都仿佛忘记了随风飘荡……

        雨晴的心慌乱极了,这种踯躅不安,女孩还从没有过。自己不知不觉爱上的男孩,真的喜欢自己吗?

      男孩的手在中途不知为何又无力地垂了下来,是在担心莫雨的怨恨吗?还是担心雨晴也会因为自己而……

      雨晴娇嫩的脸不知何时多了一抹红晕,“你……你……喜欢……我吗?”期盼的眼神,略显急促的呼吸。

      “我……我……”男孩不知所措地低着头。

      “爱……还是……不爱?”雨晴的眼中掠过一抹失望。

      “我……”

    “是……是……不爱吧?”雨晴的心霎时碎成了无数瓣。

    “……”

    雨晴失望地站起了身,泪水悄悄地滑下了眼角。

    “雨晴?”

      女孩回过了头,只感到脸颊上被轻轻地一吻。男孩温柔地笑着,缓缓地抚着雨晴的脸颊,明亮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女孩含泪的眸子。

      “不哭了,好吗?温柔地拭着女孩脸颊上浮动的泪珠,男孩将女孩楚楚动人的鹅蛋脸轻轻地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双手轻轻地拂动着女孩粘着樱花的发丝……

      不需要再多的言语,女孩幸福地依偎着男孩,一言不发。

      落日的余晖中,碧心湖傍,樱花树下,两个相爱的人儿相拥在了一起。不言不语。静谧的天地间,也许只有路过的飞鸟,亲眼目睹了这梦幻一般的诗境……

(十八)

        樱花树下,碧心湖傍。雨晴,梦亭。久久地拥抱着,忘却了天地,忘却了时光。独留眼前的彼此,只存你我之间。

      石子桥的绿荫下,静静地站着一个有些病怏怏的少年,淡红色的发丝轻轻地飘动着,他久久地盯着那樱花树下的一幕,是她吗?离开我只是因为他吗?是莫雨对我的惩罚吗?

      几行幽幽的清泪,几声悠悠的叹息。暮辰一只手扶着洋槐树的枝干。好累,好累。为什么总是这样?是天意?还是……

      洋槐树散发着淡雅的清香,随风而落的是几朵洋槐素洁的小花。我无辜的小花啊,你可曾知道。我的所爱已经悄悄地溜走了。少年苦笑着将小花缓缓地抛向了随风而去的春风中。大理啊,你没有四季,只拥有春天。校园啊,你没有幸福,只是心寒啊。

      暮辰不知自己为何依旧不忍离开,是他已经知道。只要这一转身间,他与这淡雅的女孩子就再无相逢了吗?

      “洛大哥!”一声如斯轻柔的呼唤。暮辰一惊,却见是雨晴那双如湖水般明澈美丽的眸子。转身,奔跑。少年的心在滴着血,脚步却越来越快,此时此刻。又有何语言来应对雨晴呢?

      “洛大哥,别跑啊……”雨晴在后面一直追着,玲珑的面庞显得有些绯红。洛大哥?看到了吗?为什么洛大哥会不理我呢?我……做错了什么呢?

      “洛大哥,我做错了什么?你,看都不想看我呢?”雨晴慌乱地喊道,几朵紫色的山茶花遮住了她的视线。

      “雨晴,不要追了。以后不要见面了,好吗?”暮辰狠着心回应道。

      “哎呦!”只听雨晴一声痛苦的呻吟,暮辰的心一凉,忙回过头去找她。

      “雨晴,你怎么了?你在哪?”暮辰一下子慌了神,拨开了一丛丛山茶叶。只见雨晴洁白的裤脚上沾满了血红,洁净的衣裳显得分外狼狈。

      忙抱起了雨晴,暮辰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了小亭的长椅上。雨晴含泪的双目泪水直打转。

      “你个傻孩子,让你别追,你还追,都追到山茶园里来了,扭伤脚活该!”暮辰心疼地嚷道,说着又轻轻褪下了雨晴洁白的运动鞋。“你干嘛?”雨晴哭丧着脸叫道,“你还管我干嘛?”

      “呵,谁在管你,是怕你让狼吃了!”暮辰说罢,跃过小亭,跳到瀑布旁的大石上,湍急的水流瞬时打湿了暮辰的裤子,他小心地用双手捧了一汪清泉。慢慢地跨过长椅,暮辰蹲下了身子小心地将水抹在雨晴红肿的脚腕处“疼……”

      雨晴微微地哼哼道。“切,消肿能不疼吗?”暮辰虽然嘴上丝毫不客气,但手上的动作更加温柔了,拿出自己那包纸手帕,揪出一张轻轻盖在了雨晴的脚面上。

        “你,为何不理我就跑呢?”雨晴撅着嘴一副生气的样子。

      我的好雨晴,你难道真的看不出吗?我……

      略微的沉默过后,“是啊,谁让你不好好照顾我就自己跑来找梦亭闲聊。”暮辰随便找了个借口。

      “就这个呀!”雨晴笑出了声。

      “废话,难道还有别的?”暮辰绷着脸嚷道。

    “哎呦,你还真小器……”

    “小鬼头,再叫!”暮辰用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雨晴的小脑瓜。

      轻轻地将鞋子提起,“快上来。”

    “上哪啊?“

    “废话,当然是我的背上啊。”

    “我……我不要……”

      “臭丫头,啥时候轮到你说不的?”暮辰不由分说地背起了雨晴,小心地绕过树丛,朝林荫小道走去。

      “到哪啊?你快把我放下来!”

      “医务室,还能去哪?拜堂吗?美得你”

        伏在暮辰的背上,听着这个大哥哥刀子嘴,豆腐心的唠叨,雨晴的心不知为何砰砰地跳动着。不,不,不要瞎想……我爱的是梦亭,暮辰只是我的大哥哥。嗯嗯,是这样的……林雨晴,好啦,不要再乱想啦……

        走着走着,只见一个雪白的身影迎面走来。是……是梦亭。

      冰冷的容颜,无语的沉默。

        “这是我的雨晴,现在交给你了,好好带她到医务室。”苦涩地笑了笑,暮辰将雨晴放了下来。

      “我会的。”梦亭面无表情地扶过了雨晴。

      “洛大哥,不生气啦?”雨晴开心地冲暮辰嚷道。

        “呵呵,傻孩子……”暮辰笑了笑,转过了身子,一边摆着手一边悠悠地走向了那条寂寥的林荫小道……

(十九)

      清凉的雨声,复杂的心境。洛暮辰淡淡地坐在山茶园的小亭子里,静静地听着耳机中的忧伤的英语歌。“If we across each other,can you still remember me?”暮辰幽幽地叹道。

      “Just a little faith。”一声轻柔含笑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份静谧。暮辰微微一惊,忙取下插在双耳的耳机。

      眼前的女孩甜甜一笑,一身天蓝的纱裙,黝黑的长发披在两肩,雪白框架的眼镜歪歪地搭在鼻梁上。“你好,我是经管学院的李雪灵。我每天在这里早读时都能看到你,嘿嘿,今天碰巧躲雨,不妨交个朋友?”

      暮辰一惊,马上又爽朗一笑,“哈哈,好啊,朋友?”

      “朋友不好吗?难道结为兄弟?”雪灵怪怪地一笑,倚在了小亭的柱子旁。

      暮辰一听,被逗乐了:“好啊,大哥,有何指教?”

      “嘿嘿,怎么今天一脸颓废呢?”雪灵抚了抚镜框。

    “厄,没啊?我在冥想。”暮辰微微一笑。

      “少来啦,小朋友,让大姐姐帮你指点迷津?”雪灵得意地楷了一下自己的小巧的鼻尖。

      反正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不妨和这个怪异的大姐姐和自己聊聊心里话?

      “我……我……喜欢一个人……”

      “女生?”

      “废话啦,我还能喜欢男的?”暮辰没好气地嘟囔着。

      “那就去找她,告诉她你的想法。”雪灵笑着说。

      “可是……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这样啊……但你并没有失去她啊?”雪灵认真道。

      “学姐,你……唉,可是一切不能回到过去……”

        “如果你真的爱她,就要宽容一些,在心里关心她,守护她……”雪灵俏皮地笑了笑,“笑笑嘛,让你爱的人每天开心微笑这才是真爱,即使将她送到另外一个她所喜欢的人身边。”

      “呵呵,学姐,谢谢你呵,学姐真是经验丰富呵。”暮辰的内心一阵轻快。

      “嘿嘿,少来啦,人家还是初恋。”雪灵嘴角显出一丝甜甜的笑纹。

    “在哪里,在哪里啊?”暮辰忙东张西望。

      雪灵笑着拍了拍暮辰肩膀:“加油,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除了感情,你还有许多要忙的。全国大学生英语四级过了吗?”

      “上半学期刚过。嘿嘿,我还是大一新生呢!”暮辰得意洋洋道。

        “嘿嘿,不错哦。可是学姐我已经过了全国大学生英语六级啊?”雪灵嬉皮笑脸地踱了几步。。”

        暮辰哈哈一笑:“看来学姐确实比在下强啊。可是……只是暂时哦?”“you?can you?”雪灵又脱口而出几句英语。

        “of course,I can do it。”暮辰笑着站起身,“多谢学姐赐教。”“去吧去吧,孩子。”雪灵装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怪模怪样地说道。

      外面的雨,已不知何时小了许多。但清凉的气息依旧沁人心灵。暮辰远去的身影愈来愈小,雪灵静静地瞧着暮辰远去的身影,嘴角的微笑依旧不知何时柔柔地浮现。

(二十)           

  一剪梅

故城风霜几度尘,凭轩空瘦,烟雨浮纱。一池春水怎堪皱?风华凝沙,苍老年华悲欢唏嘘几回梦,如水情缘,结怨尘花。一笑荣华谢永寂。冷香远逝,雪漫枝丫。

——林雨晴

        雨晴搁下了手中的淡蓝色水笔,喜悦的感觉润浸了全身,虽然失忆的心痛依旧偶尔萦绕在她心间,可是……有了梦亭,似乎一切都已经不那么凄冷。

        走到了梦亭的小屋,只见梦亭穿着素洁的衬衫,摆弄着手中的那把吉他。“云大哥,我写了首小词。”

        “嗯,是嘛。”梦亭淡淡地笑了笑,但手中仍旧不停地摆弄着那把吉他。雨晴有些尴尬,但还是将那首小词递给到了梦亭面前。

        接过了那首小词,梦亭将它随手放到了一边,“等我练习完这首曲子再看呵。“好……好的……”雨晴喃喃道,轻轻地向外走去。

        “记着把门关上,呵呵,我在练琴时不怎么喜欢旁人。”梦亭礼貌地笑了笑,说罢又低下头继续摆弄着那把吉他。

      自讨没趣地离开了小屋,雨晴默默地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百无聊赖的心情笼罩着她,对于梦亭的忽冷忽热雨晴真的有些惶惑,或者是,内心有些微痛。

        路过一个水上小木桥,只见桥上站着一位满脸微笑的少女,“你是雨晴?”

      咦?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我是。”

      “呵呵,早猜到啦,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打量了一下雨晴,少女不由赞道:“果真清丽脱俗,怪不得……”

      “你,你认得我?”雨晴疑惑道。

      “嗯嗯”,双手搭在雨晴肩上,少女诡诡地笑了笑,“晚上有一个小聚会,咖啡屋,去吗?”

      “我……”雨晴瞧了瞧少女带笑的眼睛,不言不语。

(二十一)

      屋内,黄昏的光晕懒洋洋地洒在男孩身上,男孩紧锁着眉头,痴痴地瞧着窗外的碧心湖,“莫雨,莫雨,她……真的是你吗?”

      “云大哥,我可以进来吗?”门外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梦亭微微一惊,淡淡地说道:“哦,进来吧。”

      雨晴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一身白蓝相间的学生装,一只可爱的马尾辫,显得分外清纯可人。

      梦亭正想拉过雨晴的手,可突然间又缩了回去,“有什么事吗?”

        雨晴轻轻笑了笑:“一个怪怪的学姐让我晚上撒一趟咖啡屋,你,去吗?”话还没说完,梦亭就淡淡地挥了挥手:“晚上还要为乐队作曲子,不去了。”

        “哦,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雨晴的心酸酸的,心中一阵委屈,但还是强忍住回过了身。云大哥,真的爱我吗?嗯,不要瞎想,雨晴,云大哥是关心你的,你要相信他。这样想着,雨晴心中的痛意变弱了许多。整了整自己的马尾辫,雨晴强忍着酸楚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二十二)

          “雨晴,你可算来啦”。雪灵手中捧着一本《圣经》,笑融融地揽过了雨晴的胳膊。

        “灵儿姐,你信基督?”雨晴笑道。轻轻敲了敲雨晴的小脑门,“什么基督啊,开咖啡店的老外借我瞧得,让你这小家伙一说,我倒快成了半个出家人!跟那个家伙一个德行!”“那个家伙?”雨晴正欲再问,可雪灵揪着他就往一连串的阶梯走,刚一上去,雨晴就吓了一跳。

        只见一群群金发的男男女女分别成了一桌桌,有的在笑嘻嘻地叽里呱啦地聊着天,有着在玩着西洋棋,还有的在下着怪异的五子棋,那五子棋是竖着往下放子,怪异至极。

        正在这时,一位金发夫人大肚便便地走了过来,一脸友好的笑 “hello,I am laury。how are you ?”雨 晴一听,更加不知所措,求救般地躲在了一个人身后。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一天嚣张的你也有胆怯的一天!”雨晴面前的人一回头,傻乎乎地笑了起来。“洛,暮,辰 。”雨晴没好气道。“这没礼貌的贼丫头,前几次还大哥的叫,今天就直呼其名啦?大胆!”说着就急冲冲地来揪雨晴的辫子。

      “死性不改!”雨晴恶狠狠道,忙一矮身躲在了雪灵身后,“学姐,挡住这个大疯子!”雪灵一阵偷笑,一把将暮辰推翻在了沙发上,故作生气道:“你这厮,一见我们家雨晴就撒野,那份矜持哪去了?”

      暮辰扬了扬头,盯着雨晴道:“老晴,你欺负我。”“不是我欺负你,是我们一起欺负你!”雨晴笑呵呵道。

        “nice to meet you,beatiful,what's your name?”正在这时,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挨到雨晴面前,一脸痴恋的笑。这一下没感动雨晴,又把可怜的雨情吓了一跳,又不由缩到了对面暮辰的背后。

      “死丫头,快出去,把我背后热的。”暮辰怪声怪气,“没见过美国人,没学过英语?切,就你这,当我老婆以后怎么好意思让你出门。”缩在后面的雨晴羞道:“谁要嫁给你,我们云大哥比你这个傻大头好一百倍。”

        “she is so shy ,sorry sbout that。”暮辰礼貌地回绝了哪个一脸惊诧的美籍小帅哥,回头道:“你这小妖精诱惑力倒是国际性的。”“那是,本小姐自然可爱。”“怎么就不知道害臊呢你!”“你……”

        两人正斗得不可开交,雪灵忙双手将两人支开,故意咳嗽了两声:“两位,注意市容,甭在老外面前丢咱中国人的脸。”两个人气呼呼地互相吐了吐舌头,各自面对面躺在各自的沙发上。

        “music?”劳拉将两个麦克风放在了中间的桌子上,“sing a song。”

      “你俩唱上一曲?”雪灵微微一笑。

      “傻大头?来一个?”雨晴俏皮地指着暮辰的鼻子。

      “傻丫头,你快点唱!”暮辰的指尖顶住了雨晴来势汹汹的手指。

        两人正斗得正欢,雪灵冷不防将两个麦克风丢在俩人怀里,“两个傻子,快唱吧。”

        “你为我怕你?”暮辰瞪着雨晴,一手抓过麦克。

        “切,是怕了你这个傻大头!”雨晴嗔道。

        立时, 吴忠明与袁若兰的歌曲《心愿便利贴》的旋律轻快地响起。雨晴与暮辰认真地对唱了起来。

      洛:“ 一天一天贴近你的心 你开心 我关心

      雨:一点一滴我都能感应 你是我最美的相信

      洛:等不到双子座流星雨 撒满天际

      雨:先点燃九支仙女棒代替

      洛:最灿烂 不一定 要许多 钻石黄金

      雨:看你眼睛 有幸福的倒影

      洛:把你的讨厌 宅急便 送到天边

      雨:平凡的傻事 用了心 变成经典

    洛:存满满的心愿 便利贴 贴成无限 就是我们 最富有的宣言

    雨:把你的喜欢 每一天 复习两遍

    洛:惊喜的预言 我的天 通通应验

    雨:你和我的心愿 便利贴 贴心里面 收集感动 给以后怀念

    洛:等不到 双子座 流星雨 撒满天际

    雨:先点燃九支仙女棒代替

    洛:最灿烂 不一定 要许多 钻石黄金

    雨:看你眼睛 有幸福的倒影

    洛:把你的讨厌 宅急便 送到天边

    雨:平凡的傻事 用了心 变成经典

    洛:存满满的心愿 便利贴 贴成无限 就是我们 最富有的宣言

    雨:把你的喜欢 每一天 复习两遍

    洛:惊喜的预言 我的天 通通应验

    洛雨合唱:你和我的心愿 便利贴 贴心里面 收集感动 给以后怀念……

    两人俏皮地对唱着,偶尔还互相做做怪脸,在座的老外们一个个停下了他们自己的事,不由地被这两个人儿的歌声所吸引,不约而同地瞧着他俩。他们两人却浑然不觉,始终沉醉在互动的歌声中。

      一歌唱罢,两人相视而笑,满场老外们都兴奋地鼓起了掌。

        楼梯口处,一个人也轻轻地拍了拍手,一下,一下,一丝阴险的笑纹逐渐漾开在脸颊……

(二十三)

      月儿悠悠地悬在天上,微弱的光儿静静地飘洒在雨晴和暮辰的身上,雨晴瞧了瞧那黄晕的路灯,笑道:“雪灵姐为什么早早就离开了?难道是……”暮辰没好气地瞟了她她一眼,恨恨道:“傻丫头别乱想,别想乘机沾本少爷的便宜!”“呃?我是说她是不是病了,竟瞎想!”雨晴撅着嘴嚷道。“傻丫头。”暮辰张开了双臂,迎着清凉的风儿。“嗯?”雨晴微微一笑。“你说,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冷不防听到这句话,雨晴不禁笑出了声,但还是认真地答道:“和梦的回忆一样的多吧。”

      “梦的回忆,有的东西可能只会在梦中才敢回忆吧。“暮辰淡淡地叹息了一声。雨晴怜悯地瞧着这个伤感的男孩子,不由地朝他的肩膀上重重打了一拳。

      “啊呀,傻丫头你疯了!”暮辰腾地跳了起来。

      “谁叫你这么肉麻?”雨晴昂着头笑道。

      暮辰气呼呼地叫道:“臭丫头,到了碧心湖前的校友林了,你自己回吧。”说罢暮辰一溜烟地跑开了。

      瞧着暮辰远去的身影,雨晴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敲你,是不想让你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暮晨跑了一会儿,也不由地停下了脚步,苦笑道:“傻丫头,不能送你回去,是因为怕你伤心难堪……”

        两个人,默默彳亍在各自悠长而又寂寥的小道。

(二十四)

      “雨晴,你回来啦!”梦灵一见雨晴,忙把她拽到客厅的小圆桌旁,“来,咱们吃饭。”

      “云大哥呢?”雨晴微笑道。

      “那小子……”梦灵吞吞吐吐。

      “云大哥病了?”说着雨晴就忙冲梦亭的小屋奔去,猛地一拨开门,只见沐之晴正依偎着梦亭一脸甜蜜,而梦亭依旧冷冷地瞧着桌前的谱子。

        “你们在干什么!”雨晴脸色霎白,一把推开了正笑眯眯的之晴。浑身猛烈地颤抖着,“你们!你们!”

      “你怎么能随便进我的房间?”梦亭不慌不忙道,手中的谱子说话间又翻过了一页。

      “我怎么就进不得?”雨晴的泪水一下子润湿了脸颊。

        “还敢问,切!”沐之晴秀眉一蹙,猛地将几张照片打在了雨晴脸上。而旁边的梦亭不言不语,目光中却微微几分不忍。

      照片顺着雨晴的脸庞轻飘飘地滑落在地上,雨晴静静地捡了起来,只见照片中是雨晴和暮辰微笑对唱的情景。

      “我们只是朋友。”雨晴委屈地咬着嘴唇。

      “什么只是朋友,唬谁啊?”之晴讥笑道:“还不快滚!”

      “你,让我‘滚’吗?”含着酸涩的泪,雨晴紧紧地看着梦亭。

      “你同意我去的?我也让你去的啊?”雨晴问道。

      “但同意你会情人了吗?不,是小三!”之晴嚷着,顺手拿出一张纸为梦亭擦了擦汗。

      只见那张纸竟是雨晴那首小词所在的那张。

        “我的词只配让你擦汗吗?”雨晴向冰冷的梦亭痛心地丢下了这一句,泪水不觉浸湿了衣衫。说罢转身冲了出去,奔向了无尽的夜色。

        梦灵一见,忙喊道:“小晴,别冲动啊,大晚上你个女儿家能到哪里去!”说着冲梦亭怒道:“你这个混小子!你对雨晴太过分了!”忙冲进屋内,与之晴拉扯在了一起,而梦亭,只是平静地将手中的谱子翻到了第三页……

(二十五)

      只是低头揩着眼角的泪水,雨晴无力地走在熟悉的小道。我,真的错了吗?如果,是我错了。那……谁又是对的。

      泪眼朦胧地瞧着远方洱海上星星点点的小船灯光,雨晴内心不由地感到一阵刻骨的寒冷。海啊海,你尚有船儿相伴,而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更别说什么伴侣了。天啊,我到底是谁!?为什么得不到真正的爱呢!

        突然眼前一黑,只感到自己被几个人塞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里。

      “老大说了,干成后给咱们学生会的干部当当,嘿嘿。”

      “这个傻女人,敢抢老大看中的男人!”

    几个人围着一个口袋笑呵呵地议论着,而雨晴,早昏厥在那黑乎乎的世界中,毫无知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