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同事微信群中有人发了一条水滴筹信息,点开一看,是说爱人得了颅内动脉瘤,已经花了近10万元医疗费,医生说还需15万元治疗费。

又在下面补充发了一条信息,我才知道发信息的人是集团在外地子公司的财务主管,希望大家有钱的捐点,没钱的转发。

我关掉微信,想到了已经得了恶性肿瘤三年的公公,每月高昂的治疗费。叹了口气,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沉寂的微信群里开始骚动,有人说着已捐,并送上祝福的话。有人说不愿意在水滴筹平台认证,干脆直接在群里发个红包,指名是给他的。

这下大家开始纷纷献上红包,20、30、50、100……有些不明所以的同事抢了去,然后又尴尬地退出红包里的钱。

2

经常在朋友圈里看到病患家属利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筹集治病款的信息。刚开始觉得这事挺好,也会捐一些。后来,就点开看看而已。再后来,点开都觉得麻烦了。看多了,心里渐渐生出一些不舒服的感觉。需要救助的人真多,令人应接不暇。

开始听到有人利用这些平台,利用公众的爱心,从中谋利;有些父母,利用子女的疾病,在平台上筹钱,筹到的钱却不用于疾病的治疗;还有些疾病,明明已无药可治,家属仍然利用此机会筹钱;有些人家明明有几套房,得到重病,首先不是自己想法子,而是给大家讲一个凄惨故事,博取公众同情,获得爱心款。真正有一帮“伪穷人”!

3

不论上面说的那位家境如何,作为一个集团的同事(哪怕千里之外的),献出爱心款助他渡过难关都是应该的。但自顾自在群里发信息,对其他同事来讲,何尝不是一种道德绑架。

集团工会早就设立爱心基金,每位员工都跟公司签署协议,每月捐5元。真有家庭困难的同事,可以向工会提出救助。哪怕工会出面组织为他个人捐款,至少还有个监督。自己跑出来哭穷,这算怎么回事?

4

群里的红包冒不停,有人说话了,建议大家要捐钱的去水滴筹平台里捐,不要发红包。然后大家不发红包了,估计去平台里捐过了,又在群里说了声,已在平台操作。

我点开那条捐款信息,默默认捐。虽然心里诸多想法,也就想想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