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树先生》全新角度解析

转折

“Hello,树先生”是影片中女主小梅给树的回信,这一句话对于当时陷入低谷的树简直像黑暗里照进了一束温暖的阳光。当时看到屏幕上出现这句话,自己心里顿时亮堂了一大截。可以说这句话是本片的第一处上扬的转折。作为一部悲剧,先扬后抑是经常采用的手法,扬自然就是与小梅这段不期而遇的爱情,而抑呢?自然就是婚礼前与三弟的厮打。

打架后的宝强萎靡不振

这部片印象最深的就是——打架之后的宝强完全变了一个人。到了这里观众朋友们可能会觉得一下子转不过来,就是俗称的“突兀之感”,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是导演为了悲剧效果刻意让宝强变得神志不清、无精打采,何况他正处于热恋阶段的顶点,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受到这么大的打击呢?好像不符合一般人的心理结构。不敢说这里是不是作品的硬伤,但至少值得怀疑。但是也不能一锤子打死,经过仔细的分析,这里是有据可依的。

婚礼,其实是树精神病变的转折点。之前他虽然很明显有人格障碍,还算一个正常人,但是在经受强大的刺激以后,他的病态心理质变了——他开始了人格分裂,或者说他开始分裂出了“哥哥嫂子”这俩个人格。注意,影片开头,在夜晚的田野,树就有了幻视的症状(看见他爹围着火找他哥),但那是瞬间的。还有,树去投奔长春的艺馨,晚上一个人睡不着,曾经看到他爹的幻象,这里其实是他精神上焦虑造成的。

教室里看到的恐怖幻象


人格分裂的患者切换人格其实就是完全切换了一个意识,所以当他们“还魂”以后,常常不记得自己刚刚做过的事情。自从他分裂出了哥哥嫂子,他的意识就被削弱了,所以才有影片中那种魂不附体的样子。而这点,也正是他开始人格分裂的证据。我们都知道树迟早会疯,可以说自打他哥出现,他就不可挽回地滑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大家回想一下他的哥哥出现的地方,大家还记得宝强蹲在树上的场景吗?那个画面其实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他的房子被拆了,他没地方去只能跑到树上去。从影片一开始,那里就象征他的精神世界。那里有阳光,有土地,而他只不过是树的一部分。他抱着头,畏缩着睁开双眼,打量世界。其实这里可以看成是他的潜意识。也可以说,就是他的精神面貌的隐喻,悬空,没有安全感。他的哥哥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树的精神世界

那他为什么要召唤他哥出来呢?当然直接原因是三儿,三儿打他给了他刺激,让他以直接体验的方式(火和窒息),唤醒了那段不愿面对的创伤。影片一开始讲他经常做的梦,父亲围着火找他哥,其实是父亲在失手吊死他哥以后毁尸灭迹的情景,留在了树的潜意识里(这种惊悚的画面是受到意识的压抑的);包括树记不住他哥的长相,也是因为他的意识有意抹去这段造成创伤的记忆。三弟掐着他脖子的时候,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他立马条件反射了。他的痛点很明显,和他哥的死以及他爸有关。

不解之谜

影片含蓄的手法,让父亲的死成了不解之谜。我个人倾向于是树亲手掐死了他的父亲,就在焚尸的地点,就像作品里出现的这一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幕你可以把它当做是树做的一个梦,是树想要摆脱痛苦记忆却又摆脱不掉于是在梦里幻化出了这么一个场景,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真实影象在他脑海里的再现。怎么肯定是他亲手掐死了他爸呢?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如果树只是亲眼目睹了他哥死去以及父亲焚尸的场景,不至于给他造成如此巨大的创伤。他不会因此时时刻刻都摆出一副双手往外瞥、胳膊往后张的残障一样的、与掐人相反的姿态,不会在他爸出现的时候老是回避闪躲,从不敢正视他爸的目光,他更不至于甚至在做爱的时候都会感受到窒息的恐惧而导致性无能。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恐惧造成的,似乎也太牵强了。那么造成他“人格这么不稳定”的原因只剩下一个,就是良心的谴责。很多杀人凶手都不记得自己杀过人。同样地,他刻意遗忘掉杀死父亲的所有细节,试图在意识里掩埋罪恶;可一旦他发现了被抹掉的记忆,发现居然是自己亲手杀死了父亲,他的良知就会站出来惩罚自己,道德观念的催逼让他痛不欲生。良知就像地球板块一样,发生了猛烈的冲突、碰撞、挤压,他的精神世界遭受了一场大地震,心灵极其严重的动荡不安,于是他的人格只有通过分裂来寻求稳定。正如他自己所祈求的“救救我吧!”他正是通过人格分裂的方式完成自我拯救。结合人生来就有的俄狄浦斯情结、恶有恶报的正义感、年轻容易冲动、父亲已经年迈等主客观因素,他杀死他爸同样完

全具有动机和条件。还有一个小细节也值得推敲,就是树他妈大白天给他爹和他哥烧纸钱,居然在路边上,按理说也应该跑去坟头吧,说明这俩人都是非正常死亡。不然,导演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交代父亲的死因呢?

反过来呢?他没有杀死他爸也是有理由的。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他杀死他爸,一家子一下就少了俩人,村里怎么可能发觉不了呢?怎么可能没有议论?连报警都是有可能的。只剩下他妈一人守寡,肯定要追问他爸去哪里了?而他哥就算死了,也可以说成跑到外边流浪去了。所以他爸也可能是抑郁而终或者得了病。还有就是年龄的问题,他爸吊死他哥是几十年前,那时候他爸也应该是壮年,一个青少年应该没有力气掐死一个中年人。

至此,整个故事的脉络或者说矛盾核心已经浮现。

虚实

  由于作品各种蒙太奇手法的应用,我们似乎很难分清虚实。到底哪里是想象哪里是真实,后半段完全变成了魔幻主义了吗?完全只是幻象吗?不是的。我们都有这种常识,就是精神不正常的人都有某些特异功能,就像《雨人》中的那位自闭的哥哥简直是数学天才,这种现象科学是可以解释的。树,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突然变成了预言家。大概是他分裂出了一个能掐会算的“大仙”出来,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观察这个世界。然后这个会算的大仙,在全村就传开了。这些都是真的。后来二猪经受他手电筒的魔性照耀的洗礼也是真的。到下面就真假难辨了,瑞阳矿业的秘书到底来没来,得画一个问号,但是他去参加开业典礼那完全是瞎扯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至于后来出现怀孕的会说话的小梅,那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成了疯子了。疯子的幻想世界可能不会有这么逼真、清晰,导演只不过是文艺化处理了而已。收尾的时候升个华,有房子有孩子,至少让结局别那么不堪。就这样,树在幻想世界走向了完美生活。

整部作品里没有魔幻主义,那段紫红色的片段说魔幻主义是不恰当的,应该算是超现实主义。而整部片子的基调应该是后现代主义,是对现代化的一种无力的反抗和自我意识的消解。

最后再来说说电影里出现的树,大树小树杨树柳树的树。这些背景里面的树不起眼,很容易被忽视。树在电影里也是线索和结构的切分点。电影里的树的画面自始至终就没断过。宝强蹲的那棵树就是他家门口的那棵树;他哥在一颗柳树上被吊死;他在同一棵柳树下看到了紫色的天(仿佛通往地狱)看到了会说话的小梅。树有时候给人宁静和平安详的感觉,有时有给人恐怖的狰狞的面貌。同时不用说树是有象征意义的。树在这部电影里很完整,几乎把物所能发挥的作用全部都发挥了。

请别忘了电影里小梅说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吧——把命运交给别人不是很可悲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