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究竟有什么目的?

“大哥,你快放开我!你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还有为什么昨晚要强迫我,为什么?”床上一丝不挂的沈安知抱着被子发抖,然后又对着厉北川说到。

“安知,从明天起,你哪也不许去了!你就乖乖呆在别墅里吧,这样我每天就都可以看见你乖乖的躺在床上了!这样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厉北川将一条白金铁链锁上了沈安知的脚腕上,随后用手抚摸着沈安知的头发,轻声说道。

而被锁在床上一丝不挂,只抱着被子的沈安知听到这些话,却开始全身发抖。

“大,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放开我!我是你的妹妹,你是我的哥哥,你这么做是不可以的知不知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讨厌你!”沈安知开始拼命的扯着脚腕上的白金铁链,但试了很多次依旧不变的锁在她的脚腕上,最终放弃了挣扎,一边哭泣一边对着厉北川说道。

“妹妹?你可不是我的妹妹,你和我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你是我的什么妹妹?安知,要乖乖听话!”厉北川对于沈安知的反抗也不生气,只是细心的去解释道。

厉北川的手,由抚摸沈安知的头发到了沈安知的脖子,最后到了沈安知的胳膊。

而沈安知的脖子上和胳膊上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吻痕。

明明厉北川是在抚摸,但是沈安知却不寒而栗。

由于厉北川的抚摸,遮盖住沈安知的被子也滑落到了胸口,在厉北川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沈安知胸前的全部。

厉北川的喉结不自主的咽了一下。

感受到厉北川身体上发生了变化的沈安知,顿时定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安知,我想要了!”厉北川在沈安知的耳边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

“不,不,不要,大哥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沈安知害怕的说到。

但是厉北川却好像没有听到沈安知的拒绝一样,轻轻的咬上了沈安知的耳朵。

“不要,大哥!”沈安知绝望的说到。

………

“不要!”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沈安知忽然抬起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还好,还好,我已经逃出了那个地方,不用再每晚被大哥强迫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在那个别墅里了。我现在是自由的,没事儿的,没事儿的,不就是有关于我18岁生日那晚被强迫的一个梦吗!沈安知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安知,中午到了,一起吃饭去吧!我说,你怎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昨晚没睡好吗?”就在这个时候,沈安知的同事兼朋友杨岚雅端着一杯咖啡,对着刚刚被梦吓醒的沈安知说道。

“没有,中午啦,我们走吧,吃饭去。”沈安知不想再去想曾经那段恐怖的日子,连忙岔开话题。

“那好吧,我们走吧!”杨岚雅虽然觉得今天的沈安知有些怪怪的,但也听出了沈安知不想说那个话题,所以也并没有刨根问底。

………

杨岚雅带着沈安知来到了广场上吃午饭。

吃完饭后,因为还有一些时间,所以她们又逛了逛广场。

………

广场对面大厦外墙挂着的超大电视。

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装的男人们跟在一个身材修长挺拔、身着银灰色手工西装的男人身后,训练有素,步伐整齐的走出了机场。

为首的是一个扔进人群里,也能鹤立鸡群的英挺男人,他的五官轮廓尤其深,很显然,他是个混血儿,眸子犹如黑曜石一般耀眼,看一眼,仿佛能吸人灵魂似得。

就像是感受到了沈安知的目光,他若有所思的朝着摄像机的方向望了一眼,那讳莫如深的黑眸像毫无杂质的墨色深泉,冰冷,凌厉,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力量。

正对上这样一双眼眸的沈安知,浑身一僵,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幸好男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下属拉开车门后,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广场上,众人还站在原地消化他们刚才看到的惊世容颜,和那无人能比喻的气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不对劲的沈安知。

“真是帅呆了,这简直就是众多女人的梦中情人啊!”杨岚雅感叹完,却没有得到沈安知的回应。

要知道,平时她是比她还要花痴的女人。

她扭头看向身旁的沈安知,却发现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双眼冒心心,而是脸色一片灰白,呆呆的眼神看着前方的电视,表情如遭雷劈。

杨岚雅以为她是不舒服,急忙握住她的手,就发现她的手心一片冰凉,“安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沈安知的耳边传来杨岚雅的焦急的声音,她回过神,强颜欢笑的摇头,道,“没事,我就是感觉有点冷,我们先回去吧。”

说罢,她甩开杨岚雅的手,大步的朝前走去,好像后面有什么西在追着她一样,她的双腿在刚才的惊吓中微微发软。

挤出人群,她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在地,稳了稳心神,更加急匆匆的往公司大门走去。

有点冷?还留在原地的杨岚雅愣了一下,却发现沈安知已经离她很远了,她大步追上去,“诶,安知,等等我。”

沈安知快步走进公司,将路人赞叹他的话语甩在脑后,可惜,才刚踏进公司,就听见了一大片女人尖叫声。

“刚刚那个真的是厉北川,真的是他。”

“是啊,厉北川真的好帅!”

“嗯嗯,不知道厉北川有没有女朋友呢?”

“他就算没有,也看不上你,别做美梦了,人家富可敌国要娶的也是娶世家小姐,什么时候能看上你。”

厉北川,G国厉家的继承人,却在二十三岁那年回国创办了OL,眼光毒辣行事果决,不断的发展和收购让OL成为了跨国大集团。

OL旗下最值钱的是黑豹基金,曾通过黑豹基金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也曾通过黑豹基金搅乱众多国家的股票和期货市场,这两年更是大肆掠夺财富,说一句富可敌国也丝毫不夸张。

五年了,我已经逃离那个地方五年了,也逃离了他五年。

他这次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他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在这里了?

沈安知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从看到厉北川开始,她就一直战战兢兢,生怕他会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把她给抓回去,但是心里不免的又在幻想。

已经过去五年了,他应该不会再对自己有兴趣了。

毕竟自己的第一次,他也已经尝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