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西村(7)蟋蟀

图片发自简书App


鹿鸣宴,山麓族的年度大盛会。

据说山麓族新建之后,为了防御神巫族侵扰,尉氏历代族公向山西村各族部招揽贤才,经过三代人的努力,山麓族已经逐渐走向繁华,与日渐衰落的神巫族形成鲜明对比。山麓族以山麓为族徽,认为山麓能带来好运。山麓呦呦,江河聚之;鼓瑟美酒,以宴嘉宾,故曰鹿鸣宴。

孩子们送上紫檀香后,并没急忙离开,他们帮侍女点香焚炉,因为豢鹤人交待,抽时机把昨晚抓到的蟋蟀献给族公。果然是好香,只需一小撮,宴堂马上香气四溢,沁人心脾。

看着来来往往的各族贤才,周煜燚啧啧称叹:“早听爷爷说过山麓族的鹿鸣宴,果然是人才济济,名不虚传。”

“什么嘛,这种人都能参宴。”周煜燚突然看到门口有个还算白净的男子正在调戏一位侍女。

“风流才子嘛。”陈夕调侃着,主要是她在电视上见惯了这种行为,早已是见怪不怪。

“风流才子?我看是混水摸鱼。”

“你怎么知道?”风铃反问周煜燚。

周煜燚撇撇嘴,“我就是知道。”

风铃笑笑,“看不惯是吧,其实我也看不惯那小子。”说完,她把豢鹤人让她抓的蟋蟀拿出来,“看我的。”

只见风铃拿着蟋蟀,装作无意路过好色男子身边,把蟋蟀轻轻放到他的衣领里。

“哎呀,大叔,你脖子里好像有只虫子。”

“什么?”男子大惊失色,慌忙放开侍女,两只手在脖子里乱抓,越抓蟋蟀爬的越深,弄得男子满头大汗,整个人像小丑一样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不行啊,它已经钻进去了,你得把上衣脱了才能抓住。”风铃添油加醋。

“不可,不可,有辱斯文。”

周煜燚听了好笑,刚才调戏侍女时怎么不觉得有辱斯文,现在倒是想起来。

“好痒,好痒,哈哈哈……”好色男子实在受不了。

“你个大男人婆婆妈妈什么,宴会马上开始,如果族公看到,太失礼了。”风铃说,“要不我们来帮你。”

“周煜燚,陈夕,快过来帮忙。”

孩子们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把男子的上衣脱掉。男子也顾不了什么面子,一把捏住好不容易爬出来的蟋蟀,恨恨摔在地上,抬起一只脚准备踩。

“等等……”陈夕使出最大的力气一把推开男子,轻轻地拿起蟋蟀:“干嘛要踩死它。”

“小鬼,少管闲事。”

“就你这样还贤才呢?哪里有半点君子风范?”陈夕着急了,如果男子真踩死蟋蟀,回去可怎么向豢鹤人交差呀?

“吵什么?”尉氏族公终于来了,看到一片狼藉的宴堂,还有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不禁眉头皱了皱,“山麓族向来以礼待客,怎么可以让贤才光着身子,去,拿件衣服。”

“族公不必麻烦了,我现在就穿上。”男子识趣地赶紧说。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只蟋蟀爬到他衣服里,就……”一位侍从解释道。

族公目光扫过陈夕他们,问道:“就是这只蟋蟀弄得贤才如此尴尬?来人,拿到外面踩死。”

“不行。”孩子们异口同声,

“族公难道不知蟋蟀有三义,素位而行为首?”周煜燚急中生智,那男子看来不是什么善茬,如果知道蟋蟀是他们故意放在衣服里,还不知怎么报仇呢。

果然,族公听后马上问:“你说什么?”

“蟋蟀在堂屋,一年快要完。今我们不能寻欢乐,因为时光一去不复返。我们亦不可太享福,需将忧患提早想。寻乐但不要误事,作为贤士要时时奋斗,更要善良。”

“这是白鹤爷爷教我们的歌谣,他说蟋蟀有表率作用,不可杀。”

宴会上众位贤才听后频频点头,想不到十来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

陈夕心里默默赞叹:不愧是周子的孙儿,学识、胆识果然不一般,经过豢鹤人几个月的调教,更加睿智,一只小小的蟋蟀居然能整出不少大道理,珍惜时光,奋斗向上哪一个不是正能量,好在周煜燚是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如果是父亲或老师,还不得天天叨叨,想想就受不了。

不过回头想想,豢鹤人为何让他们找机会献蟋蟀给族公,难不成是想规劝,或许周煜燚现在规劝族公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想到这,陈夕暗暗叫苦,这个白鹤老头,你想规劝族公,自己亲自说就可以啦,何必拉我们下水,世事难料,这个族公如果和神巫族的领主一样是非不分,不依不饶,该如何是好?求人不如求己,先保住性命再说。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与我的贤才有何关系?他不贤吗?”族公指了指正在穿衣的好色男子。

“当然不贤。”陈夕马上接话,“刚才我们看到他调戏一名侍女,族公可以说才子风流,可是鹿鸣宴不是山麓族的大事吗,这么庄重的场合不分轻重,调戏女子,说小了是道德败坏,说大了是根本没把族公放在眼里。可能蟋蟀都看不惯他这种行为,所以才爬到他衣服里。”

好色男子听后气急败坏,手指着陈夕破口大骂:“臭丫头,胡说什么,再说一次试试看。”

“是真的,我们都看到了。”周煜燚和风铃急时附和。

“族公,真真假假请那位侍女过来一问就行了,我们和他没仇没恨的,没必要冤枉他。”

族公听后不语,盯着所有人看了很久,突然哈哈大笑:“今日是大喜日子,别扫兴了,这件事我自有定论,开宴,开宴。”

“来人,准备三个桌椅给小朋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早春的夜晚是非常冷的,孩子们湿漉漉的身子抱着草堆半睡半醒撑到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仓库时,他们早已做好了前...
    苍桐君阅读 482评论 6 41
  • 陆游诗集(T1) 塔子矶 塔子矶前艇子横,一窗秋月为谁明? 青山不减年年恨,白发无端日日生。 七泽苍茫非故国,九歌...
    汉唐雄风阅读 560评论 0 1
  • 陈夕和风铃紧紧跟在周子身后,一路不语。 陈夕琢磨着,危机应该过去了吧,毕竟天都亮了,也没有见士兵把她们绑到祭天台。...
    苍桐君阅读 577评论 9 38
  • 缑甲宅子前,周煜燚三人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大门终于开了,内院家仆走来说:“家主三个月前出去为族公寻找千里良驹,什么时...
    苍桐君阅读 540评论 7 41
  • 在中国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一些事情,就是每个人都在为了达到一些事情的完美结束,而在盲目的努力着。与其说是努力不如说是...
    青春无悔8888阅读 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