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宅校,我心悠然

一树花开

最初听到来学校要封闭十天的消息时,我是有些懊恼的。特别是临走前儿子说我走了他很高兴,让人心塞啊。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除了要值班,我还是很享受在校的时光:只用管好自己,其他一概不用操心,难得清净时光啊。

三天后,洗澡困扰了我们,宿舍不方便洗澡,只能简单洗洗,天越来越热,不能痛痛快快洗澡,总感觉身上不舒服,好像披着一袭沉重的袍子。

另外一个问题是吃饭,宿舍没有炒菜的厨具,只能煮点粥或下点面条,所以大部分时间是在食堂吃的。

结果,第五天,早上起来抹脸时,鼻子痒痒了,用纸一擦,是鼻血!

我淡定地擦完,该干什么干什么。校长是不会批准请假的,那就坚守吧。

可是这天晚上按点和儿子视频时,他隔着屏幕不停亲亲,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鼻子一酸,差点掉泪。现在不知是不是年龄大了,泪点特别低。我也想他了,想抱抱他,亲亲他,晚上揽着他好好睡一觉。

第六天时,又通知本来五月四号和五号放假两天,改成了只放假一天,五号,而且六号返校再隔离十天!

瞬间,我觉得头上有无数只乌鸦飞过。我不怕封闭,问题是没法洗澡啊,这个忽略不计,这样吃饭会要了我的小命的——我已经开始拉肚子了!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了,无法形容,词汇量不够用了。可是当我第二天早早起来值班,出门是茂盛的青青的梧桐叶,清晨特有的空气里有点清列和泥土的味道,太阳初升,光线还是柔和的。

突然,我心情大好,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啊。明明梧桐叶还是梧桐叶,空气还是空气,太阳还是太阳,但与我来说,这天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早晨打开门,门前视野开阔,有绿叶入眼,有鸟鸣入耳,还有清新空气入鼻。那就心旷神怡地享受,不辜负良辰美景。

梧桐树,花朵和枇杷树

何况还有蔷薇花,虞美人可赏 ,银杏树和批把树可观。早有太阳初升,黄昏有晚霞逸飞,再晚点有弯月在天,星光点缀。蓝色的夜空下,校园静谧,绕着校园散步,凉风习习,树叶婆娑,长长的影子随着我走了一圈又一圈。

白天,教室里学生安静地复习 ,他们认真地看书,沙沙地写字声,让我心里有清水在流淌的柔软和愉悦。

教室外,满天的杨花自由地飞舞,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如一朵朵雪绒花。这无所依的杨花常常被古人以漂泊和忧愁写入诗词中,其中以苏轼的“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只是,现在我硬是看着这杨花十分美好,像下一场小雪,难怪谢道韫这样比喻雪花“未若柳絮因风起”,贴切又韵味无穷。

我不去想又一个封闭的十天该怎样度过,既然选择了自己的职业,又恰好教毕业班,那就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然后在有限的空间内,安住心神,不管朋友圈里一波一波的晒出行的图片,依然宅在学校的我,在一方小天地里自得其乐,悠然享受一个人的半自由时光。

今年春节宅家,五一宅校,未尝不是一种别样经历。也恰好践行了五一劳动节的精神:劳动最光荣。

苏轼的好友王定国被贬岭南,侍妾寓娘甘愿同去,与之相伴,归来时,苏轼问及广南风土,寓娘答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遂作词赞其美好品性。

其中最出名的一句是“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你(指寓娘)从遥远的地方归来却看起来更加年轻了,笑容依旧,笑颜里好像还带着岭南梅花的清香;我问你:“岭南的风土应该不是很好吧?”你却坦然答道:“心安定的地方,便是我的故乡。”

好一个此心安处是吾乡,心安是内心的归宿,能做到这一点,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

所以,五一在学校也好,在家也好,出游也好,都安心静气,悠然享受当下。

晚霞和星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