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戒》,本是逢场做戏,奈何戏假情真,却把假戏真做

96
空镜头
2018.11.15 15:55 字数 2510

当初看《色戒》,是当三级片看的。看过之后,发现岂止3级,12级都有了。几出床戏上下腾挪,梁朝伟脑门上青筋暴起大汗淋漓,汤唯欲死欲活。脑洞开了又开。一般三级片哪有这般学问。又知道了剧本根据张爱玲的小说改编。但在看过电影之后,就不想看小说了。因为电影所达到的深度,已经足够让人玩味。床戏都弄得这么到位,别的更不用说。

也是墙里开花墙外香,这部影片在台湾和意大利获奖,在大陆却悄无声息。这是数脚指头都能想来的事。因为它不够又红又专。它把人性中复杂本能的一面揭穿了。

以邝裕民为首的爱国学生,创办了抗日救亡剧社,策划刺杀汉奸易默成。邙裕民一腔爱国热血,却把王佳芝推向陷阱深渊。香港行动失败,两年后在上海,邝裕民竟然魔鬼附身一样又找到王佳芝,继续色诱计划。话剧由舞台延伸向现实,也只有像邝裕民这样读了很多书的男生才想得出。梁润生在六个学生中,也只是打个酱油。香港行动中,因为王佳芝不通男女之事,要实施色诱计划,这个风流公子哥竟然得了个替王佳芝破处的美差。这个酱油打得简直好极了!看来没事了还是要多出来混。

主角王佳芝,舍身饲虎,她何尝不知前途险恶。又何尝不知众人的心思。她勇往直前,只因为前途迷茫。家庭变故,民族危难。国破家亡,漂萍风絮。她与邝裕民在话剧社,多少也有些朦胧的爱慕萌发。可是邝裕民呢,懦弱又无担当。竟然默许梁润生睡了王佳芝。只要他站出来说,王佳芝是我的一一而他毕竟幼稚,结社演戏还行,真正实动却软弱,眼看着王佳芝往火坑里钻。她还有什么选择呢?王佳芝岂能不知,这场色诱的戏,不是舞台,是真刀真枪的战场。但是,她就宁愿把这戏演下去。因为真实的人生并无几分精彩。明知假戏,还要真做。以致到最后,身心投入,竟然忘了自己当初的戏份。岂不让人捶足!


珠宝店里,王佳芝戴上鸽子蛋钻戒。此时刺杀行动已剑拨弩张,便衣枪手伺机即可击毙老易。然而,王佳芝深深看了老易一眼,她看到了这个一向机敏警惕的男人此刻完全放松,一副安逸和满足的神态。他的眼神温润而讨好。她相信这个男人此刻是爱她的。那怕他也是逢场作戏,那怕他与她只是一时贪欢。但是,他挽着她走过大街,他带她去裁缝那儿做旗袍,他为她定制连给太太都不愿意给的鸽子蛋,他在她面前放弃了戒备。他对她,这份情是真的了。那怕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汉奸,杀人恶魔,千夫所指,他却对她用情如许。

而在她执行使命的背后,邝裕民,吴老板,永远看不见的上级组织,只是把她当成一枚棋子。她给父亲的信,老吴看都没看一转眼就烧了。当她向组织说,自己实在撑不下去了,“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能成功?他比你们还要懂戏假情真这一套……他不但要往我身体里钻,还要像蛇一样,往我的心里钻!”而组织的回答是:不要再说下去了!邝裕民,则一个劲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肩负的伟大使命突然没有那么重,眼前的男人,杀人如魔的大汉奸,却比邝裕民更像一个男人,他是卑鄙的。又是真实的。

她嘴唇颤抖了几次,终于说出了两个字:快走!

如果没有这一出,王佳芝戴好钻戒借故去个卫生间,埋伏的枪手一齐出动将老易打成马蜂窝。这部电影就是标准的德艺双馨了。获个金鸡奖百花奖精神文明奖都没问题。

但是,这就索然无味。

王佳芝岂能不知,为这一刻组织上费尽心机。她这一放虎归山,必然功亏一篑。然而这个千夫所指的恶魔,对她却是温柔的。如果老易是个双面人,呈现在她面前的,一定是好的一面。那怕他背叛了全世界,对她却是认真的。

陈璧君在晚年被共产党劝说,只要写一份诲过书,表明当年追随汪精卫是错的,现在诲过自新,就可以放出来得自由。陈璧君拒绝了。她说,汪精卫在众人眼里是民族罪人。但在她眼里永远是丈夫,是家人,是她的偶像。他再坏再恶,但对她好。她从少女时爱上汪精卫,至死不渝。

也许从一开始,老易就应该有所察觉。只是他不愿意察觉。周围的随从都看出来这麦太太是假的,就他易默成是笨蛋吗?麦太太就像一剂鸦片,他不想拒绝,他在自己哄自己,顺水推舟,逢场作戏。二人心知肚明。怎奈戏假情真。假戏真做。都动了情。

尤其是在妓馆。王佳芝说,你约我上这儿,想让我做你的妓女?老易说,作妓女我比你在行。这台词,精炼到没有第二。把老易做奴才出卖灵魂的苦水一句倒出。王佳芝为他唱天涯歌女,唱到“家山北望泪沾巾”,老易神色凝然。唱到“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老易似有所感。再唱“小妹妹似线郎似针,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老易不由得眼眶湿润,落下泪来。此二人,同是天涯沦落人!一个是汉奸,出卖灵魂。一个是地下党,以身体下赌。一个是被追杀的对象,一个是要杀他的卧底。冰炭不容。却又身不由己走到一起。此情此景,不在妓院当在何处?老易走上不归路,为日本人作伥当奴,明知去日无多,回头无岸,危机四伏,无人可信。眼前这位女子,是麦太太也好,刺客卧底也好,一起在床上真刀真枪,此刻又多情如许。那怕是做戏,把戏做的这样真,又有何惧?在黑暗的深渊,这个假扮的麦太太竟然成了他唯一可以获得身心平静和存在感的人。在第二出床戏中,女上位,在临近高潮的那一刻,二人都看见了墙上挂的枪。我以为要在此刻动手了。这是个好时机!王佳芝用枕头压住了老易的头和双眼,在这一刻,老易爬上快乐的巅峰,低吼一声。王佳芝马上用嘴迎上去压住了。他不是没想到危险,而是放弃了戒备。也许他想,就在此刻死去也好!她不是没想到杀他,而是犹疑不决。两个深渊里的人在高潮近乎疯狂,因为快乐的巅峰看不到希望,只看到绝望。老易是,王佳芝也是!只在疯狂的深渊才有一丝丝的存在感。

对于老易,日本人一撤,抗战胜利,也就是他的末日。对于王佳芝,杀了老易,功成名就,家何在?爱她的人何在?深夜她等谁归来?邝裕民?梁润生?老吴?都是什么货色?!

大海退潮清光万里,一夜吹雪繁花落尽。

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跑马。在逢场作戏中,二人竟然同样投入。把一场场床上的试探,当成了世界末日。弄得惊天动地。痛苦,绝望,都在高潮的巅峰释放。

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二人在日本人的妓馆里显现真情,而在各自所属的世界却都戴着面纱,过着非己的人生。在行动的最关键时刻,王佳芝突然发现革命很扯蛋,还不如一枚鸽子蛋。把一个宏大的主题如此解构,这是比昆得拉还绝妙的反讽高手!

强大的社会角色,把个人存在压榨得无处可容。一枚鸽子蛋钻戒,就像一个否定词,让二人惊讶地发现了另一个自我。

2018年11月9日

在电影里看世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