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背叛: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一章 情趣内衣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眼睛还能有一天看到阳光。

两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使我失去了光明,在病床上,我有轻生的念头,但好几次摸索着打开窗户,终究是没有跳下去,一个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面对死亡,我才24岁啊,我还没有活够啊;另外一个我舍不得自己的亲人,特别是我的爱妻,我们步入婚姻殿堂才一年,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我实在不忍心离开爱妻而去。

两年的黑暗世界是残酷的,若天生是个瞎子,就能坦然面对,但看过世间繁华、阳春白雪,现如今面对黑漆漆的整个世界,那感觉,就好像一棒子打入了地狱……

好在妻子没有离开我,始终对我不离不弃,这份感情弥足珍贵。

两年的蹉跎岁月里,磨砺了我的心智,却也给我穿上了厚厚的黯淡。

当早晨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使劲揪着大腿。

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

“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两年了,730天的挣扎痛苦,24820个小时的煎熬,我终于迎来了曙光。”我激动的呐喊。

两年前,医生说我车祸中视神经受损,复明的机会很渺茫,让我做好一辈子眼瞎的打算,医生冰冷刺骨的话语,等于给我判了死刑,而这一刻,我又能看见了,眼泪滂沱而下……

我兴奋的呐喊着,尖叫着,这是老天赐予我的新生,使我能再一次沐浴阳光,犹如死灰复燃一般。

我冲出房门,到了大街,去看久违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此刻哪怕灰尘、雾霾都是那么的可爱……

傍晚的时候,我回到了家里。

这两年中,我失去了工作,待业在家,家里所有的负担都压在妻子的身上,那段痛苦岁月里,我只看到了自己的痛苦,却忽视了妻子的感受,唉,我实在太不应该了,等妻子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诉说这两年来的愧疚。

时间慢慢游走,妻子回来了。

两年未见妻子的容貌,她憔悴了,虽然憔悴,却掩盖不了娇艳倾城的容貌,我妻子叫王晓茹,想当初她可是蓉城大学的校花,唯一的校花,那真是一举一动都能撩拨万众男生的存在,多少男生在梦里渴望于她共婵娟,我也是其中一个,还有个哥们偷怕了她的照片,贴在宿舍的墙壁上,每晚都要亲亲照片说声晚安,也有人说这哥们还拿妻子的照片排解一江春水呢。

整个大学期间,我都没有和妻子有所交集,只是傻傻的暗恋,毕业后的两年,某次偶然和妻子在酒吧相遇,然后我们的故事才慢慢的展开。

想到那个晚上,我久久不能忘怀。

“我买了你爱吃的肘子,你是要清纯还是红烧?”妻子穿着一条白色莱卡牛仔裤,将她滚圆丰腴的臀撑得满满当当的,她的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无袖上装,看着青春洋溢。

“都可以……”我激动起来,心里想该怎么把这喜讯告诉妻子,她要是知道我眼睛重新恢复光明了,一定高兴的蹦跳起来,想到这里,我嘴角就勾起了笑容,“晓茹……我要告诉你……”

正当我要告诉妻子这个喜讯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妻子拿起电话,神色闪呼了一下,而后拿着电话到客厅去了。

我还在酝酿,心里快要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很快妻子打完电话进了卧室。

“林枫,晚上公司有点事情,我要去加个班,你自己叫外卖吃吧。”

平时妻子不在家的时候,我都打电话给楼下的沙县叫外卖吃的。

看着妻子眸中闪过的疲惫,我心里自责万分,都是我让她操劳了。

“晓茹,以后,我不会让你那么辛苦了。”我抬头看她。

“哦!”妻子没有看我,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她或许已经习惯不注视我了吧,两年中,她就算注视我,我也不知道啊。

“晓茹,我有一个很重大的事情要告诉你。”我强压心底的波澜,尽可能平静的去诉说。

“哦,你说。”妻子边说边打开橱柜,从橱柜下层角落里拿出一个纸袋子。

“我的眼睛……”话刚要说出口,我停住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妻子从纸袋子里掏出一件崭新的情趣内衣。

我心里犹如被敲钟一般,震的头脑嗡嗡嗡的响,我的妻子王晓茹是个传统保守的女孩,我们交往一年才结婚,婚后才发生关系,在新婚的一年时间里,心思活跃跃的我,也曾经暗示妻子想多几个解锁动作,想玩点情趣PY,记得是双十一的时候,我想给她买一件镂空的情趣内衣,但是她死活不肯,还呵斥我下流。

如此纯洁的妻子,怎么会拿出一件镂空罩罩,吊带袜式的情趣内衣呢,那吊带袜中间的花色三角裤,几乎透明。

我瞠目了,心里一下子蒙圈了。

“你眼睛怎么了?”妻子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

我傻愣住了,完全不知道接下去要说什么?这件情趣内衣是哪里来的呢,妻子又为什么要穿上这件情趣内衣呢?

“问你话呢,你眼睛怎么了?”妻子反手解开罩罩,顿时36D的大胸跳跃了出来,她继续脱,将纯白保守的宽边内裤也脱了下来,然后开始穿这件黑色的情趣内衣,妻子的身材是如此的曼妙,赛雪的肌肤、丰腴的美臀,身高172的她,还有两条笔直秀丽的大腿,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会为之疯狂,“问你话呢?”

妻子不耐烦了。

“我的眼睛有些痛,是不是太干燥了,你回来的时候给我买瓶眼药水吧。”我撒谎道。

妻子冷冰冰的目光扫了我一下,轻轻哼起,“我知道了。”

她很快换上了一套职业装。在严谨的职业装下,是放·荡的情趣内衣。

“砰”的一声,妻子出去了。

我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我的妻子王晓茹吗,她怎么会买情趣内衣呢?给谁看的?给我?笑话,我是个瞎子啊。那难道她出轨了?

我捂着脑袋,愁绪万千,这半年来,家里的氛围很压抑,我每当听到小区里传来什么声音,就会想起以前眼睛看的到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这种失落感,让我心力交瘁,半年来我们都没有行房了。

难道这半年中妻子有了外遇?

我不敢想下去,越想心里越害怕。

在床沿上做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天色完全暗淡了下来。

突然我想到了橱柜,我急忙站起来,打开橱柜,在下层最角落,我抓到了一个小袋子,拽出来后,看到袋子里面都是性感的内衣,有丁字裤,系带裤、还有全透明罩罩。

看着这些曾经让我激动的东西,此刻我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它的情趣。

我一屁股瘫坐在地板上。

凌晨2点多的时候,妻子回来了,她没有洗漱,而是直接躺到了床上。我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她喝酒了!还喝了很多。

很快就传来妻子微弱的鼾声,我慢慢地起床,打开一盏灯。

妻子脸颊有两坨酒红,睫毛弯弯长长,小小的琼鼻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如此可爱,性感的朱唇奔放热烈,显然她出门后化过妆了。

她上衣的职业装有两个纽扣开了,里面露出黑色的边,是情趣内的文胸花纹,突然我冒出一个念头,我想看看妻子的身子,有没有被其他男人侵犯过的痕迹。

我喉结翻滚了一下,手慢慢地伸了过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有屈辱、有悲哀、有不甘。

当手放在上衣第三颗纽扣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离婚朋友曾经说过的话‘夫妻之间也是需要秘密的,如果捅破了那层纸,大家就要面对残酷的真相,到时候只有离婚一条路可走了。’

离婚?

不,我爱妻子,我深爱她,我不想离婚,既然不想离婚那就不要继续探究下去。

我挣扎了,踌躇了。

我关灯躺下,没几分钟有坐了起来,然后再次躺下,如此反复几次,我还是忍不住开了灯。

我解开了妻子的衣服,衣服敞开后,就看到了黑色的花纹情趣内衣,这件情趣内衣的罩罩是前面塑料纽扣设计的,我解开罩罩上的纽扣,看到了丰满的大白兔,我瞪着眼睛仔细看。

我在妻子的上身来回的看,没有吻痕,我坚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去揉搓、啃咬这对大白兔的。

呼,幸好没有!

就在我松口气的时候,眼睛瞟到了情趣罩罩内的某个污点。

我低头一点一点的靠近。

“这……这怎么看起来那么像男人射出来的东西?”

点击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