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人忽略的为人处世道理:像孩子一样做人,像老司机一样做事

96
在小楼
2017.06.27 11:53* 字数 3490

最近莫名被国乒队的马龙、秦志戬等运动员和教练们圈了粉。

事件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秦志戬。刘国梁被调走后,他就是主教练,从此升官发财,说风就是雨。而偏偏是他,置大好前途与不顾,愤然怼起了乒乓球协会。

老刘究竟有多牛逼,才能让最大的竞争对手秦志戬为他愤然逼宫?

有些人就说,这些人年轻,少不更事,等他们老了,就知道这么冲动不值得。

年轻?这些世界级别的国手,就比赛水平而言,都是地地道道的老司机。大魔王张怡宁吊打福原爱的时候,说让几个球就让几个,丝毫不吹水。对面天真可爱的福原爱被打得只能倒地哭得像个娃娃。

年轻?说起来也是。从来没有一个教练像刘国梁那样,在球场上单纯的像个孩子。队员赢了,他迫不及待地亲吻对方;输了,他也上前安慰。打出漂亮进攻,他激动地呐喊助威,表现哪有乒乓球大国的领导风范,完全就像三岁小孩。

也就是这么一个像孩子般单纯,又对专业技能无比娴熟的刘国梁,才能带领着中国的乒乓球横扫五大洲,打遍天下无敌手,让韩国、日本哭爹喊娘,要死要活。

反观其他领域,真正的牛人,也都是这个套路。


中华历史五千年,才出了两个半圣人。一是孔明,一是王阳明,那个半个,便是曾国藩了。

谈及曾国藩,不就是那个“笨蛋”曾国藩么。

诚然,曾国藩没有王阳明的天分,什么出口成章,过目不忘,都和他没有关系。别说历史上一些文学大牛了,就连现在的某些聪明学生都比不上。

那他怎么成为圣人,怎么能写下近代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曾国藩早年也是个愣头青,一心认为遵循着儒家所说的上者仁义,下者守本分的简单道理,那么世界就会变成朗朗乾坤。他不但这么要求自己简单,也要求别人跟他一样简单。

那时他不仅上书痛骂皇帝不是,每逢调职,都要参驻地官员一本。几个回合下来,皇帝和同僚都不待见他,像赶老鼠一样把他从湖南到江西,撵来撵去,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当时他给咸丰皇帝上的奏折写到,“积泪涨江”,就是自己累积的泪水让江水都上涨了。你说他惨成了什么样子。

实在不行,曾国藩乘父亲病逝,为守孝而回了家。在家里待了两年后,他这才真正醒悟过来,

“原来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后来的曾国藩俨然是一副老司机面孔。他还是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准则没有变动,但他已经明白,不能要求别人和他有一样的道德水准,做事情要非常接地气才行。他任职之前,给所有将来要打交道的官员都写信,从督抚大员到地方武将无一遗漏,都恳请对方指导自己办事。就连最憋屈的县太爷,他也放下身段,礼贤下士。

打太平天国时,他也没有要求军队要是个“仁义之师”。只要不触及底线,底下的士兵抢劫也好,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拿下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后,他也谎称在其中并没有发现什么金银财宝。

我只能说牛逼。大家都知道洪秀全那家伙搜罗了多少财富。大概最后全被湘军抬回家里去了吧。

但他对自己要求却非常严格。吃饭就用一个瓦盆,见客人穿着破旧的衣服,积蓄也寥寥无几,身为总督却固守清贫。他把自己所有的钱财都毫无保留地用于打点上下关系。

至此,曾国藩终于做到了儒家的最高境界“内圣外王”。对于自己内心,他一直恪守着儒家“圣人”的标准,洁白无垢;但是谈到具体做事时,他却是一个地道的老司机:使用一切的手腕,放下所有矜持,只为将这件事情干好。

而这,也是在混浊世道里功成名就,同时保有自我的唯一方法。卸下皇冠,我将不能保护你;戴上皇冠,我就不能做我自己。拉倒吧,谁说阴狠狡诈和简单无邪不能共存。真正有才华的人,敏于事的同时,更敏于自己的内心,用最效率的方式解决问题,又同时做个最单纯的人,既要当婊子,还把牌坊也立了。

靠着这种套路,还有不少好处。虽然短时间内可能会吃亏,但从长远来看,却是最明智的选择。

查理·芒格和巴菲特·沃伦是世界金融投资业界的奇迹,他们的成功自有一套标准。

对于要选择的公司,要购买的股票,查理像一只老辣的鹰一样远见卓识。

他不会对一家公司的财务信息进行肤浅的独立评估,而是对他打算要投资的公司的内部经营状况及其所处的、更大的整体“生态系统”作出全面的分析。他的独创技巧是:“迅速歼灭不该做的事情,接着对该做的事情发起熟练的、跨学科的攻击,然后,当合适的机会来临——只有当合适的机会来临——就采取果断的行动”。查理靠着这一招,超越了许多自以为是的聪明人,成就了世界第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但,在那些狡诈眼光的背后,他更是一位“具有榜样意义的诚实人物”。

“我认为保持良好的记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能够在诸如诚实这样简单的事情上拥有完美的记录,你将会在这个世界上取得很大的成功。”他说。

“我们不想搞得太复杂,所以总是说实话。由于拥有如此之多长期以来不离不弃的股东,我们无需为哪个季度的盈利上涨或下跌而烦恼——至少我们无需在乎它们给股东造成的影响。我们显然喜欢盈利多过喜欢亏损,但我们并不愿意操控任何东西来让某些季度的业绩显得更好看一些,那么做和我们的道德标准相差太远了。”

正是由于查理的诚实主义,他无需为诉讼和丑闻之类的事情付出太多精力,而合作的股东就算面临公司亏损也可以始终保持对他的信任,从长远上看,这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能够在金融危机中愈发强盛的原因。当然,这也和他及巴菲特的精于业务分不开。

本杰明·富兰克林说过,诚实是最好的策略。查理将做人诚实和做事精明两者相结合,赢得了合伙人和竞争对手的尊重,为公司赢得了长久的利益。在鬼才昆汀·塔伦蒂诺的经典电影《低俗小说》中,也表现了这点。

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黑帮打手朱尔斯和文生在枪战中幸免于难。朱尔斯认为这是神的旨意,心生退出黑帮之意。文生则不以为然,继续拿着枪我行我素。和文生的毛手毛脚,急躁蛮干不同,朱尔斯手脚干净利落,遇事沉着冷静,俨然一副职业杀手的派头。在办完老大交代的任务后,他一边吃早餐,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他有着自己的道德准则,起先认为那些欺骗老大的人是恶徒,是值得被杀死的对象。但在神迹般的大难不死后,他觉得自己才是该死的罪人,他响应内心的呼唤,决定金盆洗手,放弃杀手优渥的生活,准备象苦行僧一样去追求真理而四处流浪。因此他放走了抢劫他的强盗夫妇,也救赎了自己。

反观文生,依旧在杀手路上执迷不悟,与老大的妻子暧昧不清也就算了,关键特么的还业务不精,一点杀手的职业素养都没有。手抖开枪错杀小弟,出任务的时候上大号,最终落了个被一梭子打死的下场。

没有熟练的手段,朱尔斯自己可能就被劫匪打死;而没有渴求真知的内心,朱尔斯也会在往后的日子里落得个身首异处——就连只手遮天的黑帮老大马沙,也没有躲开被人爆菊的命运。都说昆汀的电影黑暗暴力,但在《低俗小说》里面,我看到了默默的温情。

只有那些真正内心光明的人,能明白最终幸福的彼岸在哪里;光有内心还不够,要结合充分的手段,你才有度过冰冷海洋,到达幸福的能力。而内心腐烂,手段阴狠的人,虽然可能有一时一地的成就,但终究不是长远的智慧。


然而现实往往是,很多人像老司机一样做人复杂,像孩子一样做事单纯。在巴结讨好处关系,排挤压榨新下属方面,这种人特别的有心得体会,仿佛从领导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未曾说出的诸多意思。而论及做事,则个顶个的推脱逶迤,恨不得将皮球踢到天涯海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有幸和体制内的办公室人员打了几年交道,在有些人身上能够深深体会到这点。轮到他们负责的事情时,总是推脱,踢皮球,明明三下五除二就能够办完的事情,总要找到其他的ABCD,打个申请,写个说明,再找某个经常不在位的领导、干部签字盖章,这事才能排上日程。而这只是排上日程。等确实轮到处理你的事时,说不定办事的人都换了,于是申请说明又成一字空文,你得从头再来一遍。

好没错,这些都是程序,和某些办事人员的拖沓没有一点关系。但问题在于,要是认识某个关系,某人的一通电话,这事当天就能办完,你说气人不气人?

反正我只能说,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再谈到刘国梁的事情上来。

很多时候是,外行指导内行。先不说做人怎么样,单说做事。就我知道的一些单位而言,往往一些看似重大的决定,都是某位脑门一热,一拍大腿想出来的,根本没有考虑到想法落实到实处所带来的变化。

估计国乒协也未曾想到让刘国梁担任协会副会长这看似“升迁”的决定,能够激起运动员和教练们这么大的情绪。有没有带来好处很难说,但是往往决定都是冷酷无情,强硬无比,都是要当事人压缩自我,成全集体的政治正确。你让公鸡生蛋,会让母鸡怎么想,让猪怎么想,让大鹅怎么想,还要不要在家禽界混了,生了孩子算谁的,以后户口怎么上。

当然,我都是疯言屁话,全都是市井小民的无赖之语,切勿对号入座。只是奉劝诸位看官,像孩子一样简简单单做人,像老司机一样机巧灵活做事,学习《让子弹飞》里面的张大麻子,站着还把钱挣了,你看多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