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小鸟

        清晨,窗外一片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将我唤醒,它们比闹钟还要准时。我很好奇鸟儿们每天的晨会都讨论些什么,你一言我一语的那么热闹,是在分享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大事小情么?

        我喜欢小鸟,从我家四面的窗户望出去,总能看见各种鸟儿,它们带给了我许多的愉悦。

        最常落在我家窗外晾衣杆上的是燕子和麻雀。燕子总是三五成群、轻柔呢喃着落下,它们不怕人,即便我几乎脸贴着窗玻璃看过去,它们也只是歪着小脑袋,用又黑又亮的小眼睛瞅着我,大概也和我一样充满了欣喜吧。麻雀就警觉多了,它们唧唧啾啾地逗留一会儿,一有风吹草动便“攸”地一声逃走了。最有趣的是常来的一只白头翁,它对晾衣杆上一小截耷拉下来的细铁丝很感兴趣,回回都要低头用力地扑扇着翅膀去啄它,大有不啄下来不罢休的劲头,我觉得好笑,原来鸟雀有时候也跟人一样的执着啊。

        有一对斑鸠夫妇是我的老相识了,每天下午的晚些时候,只要不下雨,我都会在对面略矮的楼房屋顶上找到它们。个头略大一些的公斑鸠喜欢停在一架电视信号接收锅的边缘上,梳理梳理羽毛,打打盹儿。害羞一点的母斑鸠则爱躲在旁边太阳能热水器的下面悠闲地散步。不过现在情况有些变化,因为这座安静的屋顶被三只花喜鹊相中,它们大声喧哗,恣意嬉戏,大尾巴一翘一翘,全然不顾公斑鸠的旁观冷眼。随着喜鹊们的经常光顾,斑鸠夫妇就来的少了,最近好多天竟一直没有露面,我只是偶尔瞧见它们棕褐色的身影低低地从窗前一掠而过,看来喜欢安静的斑鸠们是不愿搀和到喜鹊们的热闹中去的。

        窗外的鸟儿们有时会有出人意料的表现。小巧可爱的鹡鸰也是对面屋顶的常客,它们清脆婉转的歌声常常令我陶醉。有一天,两只鹡鸰起先是在屋顶边上漫步、欢唱,其中一只就飞了起来,扇动翅膀,象蜻蜓一样悬浮在空中,朝着另一只一边舞蹈,一边歌唱,而另一只呢,如同矜持的淑女一旁观赏。精彩的歌舞持续了约半分多钟,然后“淑女”飞走了,“舞蹈家”紧随其后,留下窗边暗笑的偷窥者。我真心希望热情的公鹡鸰追求成功。

        一个下着大雨的清晨,我习惯性的打开窗帘,瞧见了感人的一幕:夜宿在我家窗台的两只麻雀相互依偎着挤在窗台的角落,一只还伸展双翅背对着窗沿为另一只遮挡雨点。它们受到了我的惊扰,慌乱地消失在倾盆的雨幕里,这么大的雨,它们哪里才能找到安全干燥的栖身之处,都怪我啊……

        记得小时候,我所居住的家属院里到处都是高大挺拔的树木,我听到过啄木鸟“嗒嗒”的啄木声,仰头见过南飞的雁阵,夏日的傍晚将鞋子抛向空中逮蝙蝠,野生的鹌鹑和八哥也时常见到……我常常想,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如果有一天再也听不到鸟儿的歌唱,周围只有机器的轰鸣和人类的喧嚣吵嚷,那生活该是多么的苍白无趣!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人们环保、爱鸟的意识比多年前提高了许多,我相信随着城市的不断绿化,人们爱心的增加,人类和鸟类的相处会更加和谐,更多我童年带翅膀的朋友会飞回来。我不禁满怀期望,那时会有什么样的小精灵飞来停留在我家窗外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