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你的名字过一生

缘分即许,何故凡尘。

悠悠此情,尽收眼底。


《自梳》是刘嘉玲最好的一部电影,不是因为她的霸气而是因为她的柔软;是杨采妮最美的一部电影,不是因为当时她年轻,而是因为她的眼睛因爱明亮。

刘嘉玲美艳霸气,棱角分明,但是她也能将柔情缠绕指尖,在一泓碧水中荡漾,从容面对凄凉。

杨采妮没有美的惊心动魄,但是她的一双眸子情意绵绵,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五十年时空相隔,车站里穿越时空的那对对璧人终于相见,她叫玉环,她叫意欢,她们回到了年轻的模样。

多年后的拥抱,她捧起她的脸庞,这爱终于不再绝望,这情仍然分外美丽。

一梳福,二梳寿,三梳自在,四梳清白,五梳坚心,六梳金兰姐妹相爱,七梳大吉大利,八梳无难无灾。仪式过后,意欢做了自梳女,终生不嫁。然而还是逃不脱世道折磨。


上天注定,她要遇见她,一次又一次。

被逼到走投无路只能用一把剪刀逃离这个冷漠的世界,素不相识的玉环倾囊相助,然后坐着船哼着歌慢慢离去,她不需要意欢回报,也不需意欢记得。

初相见,意欢还未看得清,也不知道她是谁。

一个穷人家的自梳女,一个被人看不起的青楼风尘女,她和她都是苦命的女子,只是她比意欢将这命运看的开,看的远,看的透。

从此命运让她们走近又走远,重逢又失散。


丝厂里雾气缭绕,意欢听到那个她终生难忘的歌声时眼眸发光,头发乱了的她仰望着玉环,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美的不可方物,她的眼里玉环不是红牌歌女,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眼里玉环比谁都美,都好,都干净。


她柔弱,她胆小,可是她愿意替玉环挡下一耳光,玉环第一次捧起她的脸,满眼震惊和疼惜,她傻傻的笑着望着她说没事的。她不要玉环受伤,这一耳光算什么?

环出身风尘,阅人无数,歌舞升平中历尽虚伪浮华,看透逢场作戏,她将卖身前她娘送给她的耳环送给了意欢而不是她跟从的男人,她说要把她送给这辈子第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她第二次捧起她的脸说你很美。她清楚自己在豪门大院里不过是一时绚烂,等到褪去鲜华的时候男人会变,意欢不会,那些只不过是她生存的权宜之计。

玉环也柔软,然而乱世里却只能故作强势。

端午出游,玉环始终和庸脂俗粉不同,见过她的男人都想占有她,军长邀她同船,她只是大方点头,看见了桥上的意欢却那样欢喜,只是意欢的对面是别人,她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她知道意欢有个意中人。她知道她什么也不算。

玉环让意欢为她剪头发,然后一生都保持这个发型没有变。

玉环坚持要带意欢去广州,有她在她才安心。

灿烂的灯光下,玉环惊鸿起舞,意欢看的如痴如醉,她的眼里全是她,眼神那么那么亮,她傻傻的笑着,说你跳舞的时候好好看。

玉环拉着意欢翩然共舞,没有音乐却无比动人,眉目之间只有对方。

快乐总是短暂,很快玉环就陷入圈套,又一次成为了男人间的交易。她的老公将她作为生意筹码,留下她落荒而逃。

锁着的门被粗暴的推开,意欢被赶了出去。

玉环仅存的一点希望土崩瓦解,她能怎样?以卵击石根本没有她反抗的余地,反正早已经尝遍人情冷暖,也只能再多一次煎熬。

意欢在铁门外焦灼着,她无法想象门内的玉环经历着怎样的折磨,她只能无声的等待着,一夜又一夜,不管大雨滂沱,不管谁来驱赶,她躲在路边的花丛里,弱小却倔强,她要等她的玉环。

终于铁门打开了,玉环依然高傲和优雅,她什么也没说,走在别人撑起的伞下大气依旧,只有上车的时候抱了一下自己,车外大雨依旧,她心内心外都冷。汽车驶过花丛中的意欢,就要错过的时候,玉环看见了大雨中那个模糊的身影是这辈子第一个对她好的人,也是第一个等待她的人,是她的意欢。车还没停就开门下去,大步走向意欢,她第三次捧起她的脸,满眼疼惜和温暖,大雨朦胧了双眼,意欢睁开眼看到了玉环,傻傻的笑着。

玉环毅然决然的搂过意欢,两个人在雨里相依相偎,一个大步流星,一个紧紧跟随,她们分离的太久。

此刻的意欢是欢喜的,她看见玉环又站在了她面前,此刻的玉环是坚定的,她已经做了决定,眼前的这个人千金不换。

玉环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出身,受到刁难的时候她利落还击,看到出卖自己的男人又有了新欢她轻哼一声,逼视着那个男人说:“我十三岁出来卖身,看遍了世上的男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本想上岸从良,没想到却上了另外一艘贼船”。

夜电闪雷鸣的夜里,意欢为玉环抹药。玉环的背累累伤痕,触目惊心,指控着男人的暴行。意欢的手一直抖,几乎握不住手中用来抹药的羽毛。一下多了,慌忙用手去擦拭。又一下,恰好窗外忽然的炸了一个响雷,受到惊吓的她力道重了。玉环疼得抽口气,意欢手足无措,乱了阵脚,眉头紧蹙,恨不得自己代替她受痛。俯下身去,轻轻往伤痕吹气。玉环忍着痛,感受到背上传来的暖意,嘴角浮起了笑容。一滴心疼的泪不轻不重地砸在方才那道伤痕上,她不禁又倒抽了一口冷气,心绪纷乱,准备起身转回头去。意欢赶紧抹泪,赶在她转过头之前绽放了一个傻傻的笑容。她抚她的脸,拭去她的泪。四目相对,灯光昏黄,温暖而暧昧。玉环轻轻说了一句,好大的雨,不知下到什么时候,才会停。

大雨终于停了,玉环像是从来没有受过伤害一样,虽然她没有多少力气了,但还是她新影不离,为意欢打理好一切,做意欢最爱吃的食物。在意欢作为姐妹陪嫁的时候给她缝好脖子上的扣子,她担心意欢受伤害,也担心会失去她。

意欢和那个拿着鱼灯的男子青梅竹马,懵懂的少女和青涩的少年难以自持。她以为他会和她一样为爱痴狂,却不料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和担当。

意欢回味着温存,玉环已经进了屋,带了她最喜欢吃的酸瓜第一时间来见她,也发现她亲手缝上去的扣子被人扯开,她的眼睛瞬间黯淡,呐呐自语到:我怎么办?此刻的意欢傻傻的抱着她说,你尽管祝福我吧?你让她怎么开口。她只能紧紧的抱着她,千言万语她说不出口,只能奋力一搏了。她第四次的捧起她的脸,用力的吻了下去。

意欢惶恐的推开了她,惊呼:你要干什么?

玉环恍惚着说,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玉环离开了。她不是怕失望,她是怕伤害她。

意欢看着玉环离去的影子哭了,她不想让别人伤害她,自己却伤害了她。

最痛的就是两个人远在眼前。

意欢怀孕了,那个男人却选择鱼塘不选择她,心灰意冷的她只能一个人解决残留的问题,惨烈而绝望,差点赔上性命。

玉环看到门外奄奄一息的意欢时,忘记她将自己推开,忘记她和别人交好,忘记所有失望与伤害,用自己的全部家当又救了她一命,还替她给她爱的人写信。

陷入感情的女子总是执迷不悟,意欢不相信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会抛弃她,疯了般的要吃下他的回信,又要用刀割破喉咙。

玉环抢过刀给了她万般疼惜的女子一记耳光,打在她的脸上,疼在自己的心上。她愤怒又心疼的说,你干什么?你以为你这条命是容易捡回来的吗?我用我所有家当,倾家荡产的治好你,你却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去死,你有没有想过我?

又一次决然出门的玉环坐在椅子上怅然若失,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手在流血,可是谁能看见她的心里早就血肉模糊。

意欢似乎清醒过来,缓缓坐在旁边,夕阳无声的洒在面庞,小心翼翼的看着不理睬自己的玉环,为她包扎伤口。玉环用另一只手覆上她的手,依旧温情柔软,不言说,不责怪。

两个女子从此将生命牵系在一起,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相依为命,锦衣绸缎的玉环也穿上了粗布素衣,有情饮水饱,她无怨无悔。

曾经的男人突然出现,给了玉环带她逃离的船票,她拿在手里答应船上见。

意欢看到了她和他。

这一夜玉环辗转难眠,意欢轻轻掀起纱罗帐,她轻轻的说“有点冷了”,躺在了玉环的怀里,笑着望着她,将自己交给她。

意欢没有挽留,玉环不愿离开,将船票撕成两半。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一直都这么坚定。她们决定各自拿着半张船票去碰碰运气,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有你就好。

码头上的两个人被人群冲散,玉环先上了船,意欢的票被人抢走,她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她满目焦急挥手让她等她,她笑着流泪挥手让她离开,命运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玩笑,生离死别就要随着开动的轮船发生。

玉环毅然决然的从船上纵身一跃,她要回到她身边,你不走,我哪也不去。

终于她上岸了,她们隔着码头的铁门相见相拥,以为从此再也不分离。

警报响了,空袭来了,世界再次安静的时候,满目疮痍的土地上她们又走散了,这一次真的生离死别。

她找了她五十年,笃定着,坚持着,她相信她会再见她。

玉环和意欢,用粤语讲起来,发音是那么像,不仔细就分不出彼此,玉环心心念念着意欢,用意欢的名字活了一生,生死茫茫。

五十年后的玉环还记得意欢最爱吃酸瓜,记得意欢怕坐船,记得所有的一切,终于在她们车站相见,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她向她伸出双手,她们的容颜回到了当初,仿佛从来不曾分开过。

执手相看笑颜,留窈窕背影给这红尘凡世。

生死相依的信仰,笑与泪都美好,这一生都给你,只给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 来来往往 一月之短 却仿佛 此去经年 我们 朝朝暮暮 数年之久 却犹如 流光瞬息 境迁岁至 我们依旧 朝来暮往。
    24张三丰阅读 53评论 0 4
  • 我们的大脑简直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窃贼:想象做一件事情释放的荷尔蒙(多巴胺)数量几乎与实际做一件事情一样多。我们不仅...
    Jodoo阅读 250评论 2 8
  • 树 扎根 更深的扎入地下 痛饮最幽暗的泉 狂览最深邃的景 闻到蚯蚓的钻研 尝罢流沙的高歌 岩浆让他痛入骨髓 硫磺让...
    茜草和小丑阅读 40评论 0 3
  • 有二十天没有写过文章了,从六级开始,一直到期末结束,大多时间都在图书馆待着,不是有多努力,只是认为,期末一旦挂科,...
    沐伊520阅读 42评论 0 0
  • 2月15日 等等等,关了手机的12点闹铃,酸鼓起勇气,发了一条短信, ’学长,上次的事情,你问没?什么时候上班?‘...
    realtear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