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 第一章 初入江湖

 许多许多年后。

  笑道人手捧经书,坐在窗台边,真武山依旧是云雾环绕,金色的耀眼的阳光透过云洒在他身上,笑道人捋着胡子惬意的笑了。

  一个小不点欢笑着推开房门跑进笑道人的房间里,一下子扑到笑道人的怀里揪着他白花花的胡子笑盈盈的问,“师祖,师祖,既然我们真武号称非真武不足以当之,为什么不干脆叫武当好了?”徒孙的脸上写满了天真无邪。

  笑道人宠溺的看着徒孙脸上的皱纹漾开来,他笑哈哈的说,“叫什么有什么所谓?如今的江湖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咯。”说着他看向了窗外,漫无边际的云海,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一般。

  “那师祖你们那个时候的江湖是什么样子的呢?”徒孙好奇的看着面前第一次面露愁容的笑道人,小小的他还不懂,如今的太平盛世是当时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换来的。

  “那个时候的江湖可不像如今这般太平,那个时候有青龙会,有四盟,有数不尽的杀戮与血腥。”笑道人又傻傻的笑了,笑容里是无奈与悲伤,那种悲伤到极致无可奈何的笑容。

  “来,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笑道人拍了拍徒孙的小脑袋,似乎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我就知道师祖对我最好了!”


   笑道人一开始只是一个被遗弃在山中的弃婴,张梦白下山游学,回来的路上偶然看见了在包袱里的这个小家伙。

   “作孽哟,这么小的家伙就被扔在了这里。”张梦白惋惜的叹气,伸手把他抱起来,这个男婴甚是可爱,肉嘟嘟的,似乎是在睡觉,两个眼睛紧闭,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孩童最天真可爱的笑容。

    “也是咱们有缘,以后你便随我上山吧。”张梦白把男婴小心的抱在怀中往真武殿走去。

     也许是路上颠簸的原因,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张梦白的怀里发出来,没带过孩子的张梦白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连忙把婴儿捧在怀里,“哦,不哭哦,乖,要乖啊。”

     没想到只是稍稍哄了一下,男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脸上的小酒窝红彤彤的,泪还没流干净却笑的十分开心,张梦白看到这样也笑了起来,“看你这么爱笑,以后就叫你笑道人好了。”张梦白捋捋胡子,似乎很满意自己起的这个名字。

 似乎是回应张梦白一样,男婴笑的更欢了,伸出手就去揪张梦白的胡子,还哈哈的傻笑着。

 “哎哟哟,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张梦白笑着躲避,眉眼里尽是宠溺,“哎?你个小东西怎么尿了!哎呀,还好是童子尿。”张梦白笑着拍了拍笑道人的屁股,笑道人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张梦白一下子急了,手忙脚乱的又是扮鬼脸又是哄他。

 张梦白雪白的胡子落在笑道人胖胖的小手上,金色温暖的阳光透过漫天的云海洒下来,照在这一老一少身上,竟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从此,真武就多了一个小活宝,笑道人,这个小家伙似乎总有用不完的活力,每天笑嘻嘻的,但是他的天资极其聪慧,别人要诵读好几遍的经书他看一遍就能记住,别人练很多遍的招式他很快就能学会,甚至没过多久就能打赢比他大很多岁的师兄。

     众人对这个小师弟也是格外的恩宠有加,下山带回来了什么新奇玩意总是会第一个想到他,还有很多小师姐经常带着他一起看夕阳西下,看着夕阳的余晖把云层染成红色。

     而笑道人也从刚来时的小孩子慢慢长大,逐渐变成了俊美硬朗的美男子,穿着玄虚净清的道袍颇有道长风范,真武的武学更是突飞猛进,看着笑道人的成长张梦白笑的合不拢嘴。吃饭的时候都能笑出来,把无涯子老是吓的不轻。

     笑道人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坐在真武殿的顶端,看着漫天云海,有时候一看就能看几个时辰,他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师兄师姐为什么总是会有人来看他们,他们比他们要老许多,但都面目慈祥,看着他们的眼神里是满溢出来的宠溺,每次来都会带很多好吃的,他们每次他们都会分给笑道人,但是笑道人虽然开心,却不免有几丝失落,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来找过我。那些人是他们的父母吧,为什么我没有父母?他们在哪里,为什么从不来看我。

     张梦白看见笑道人这样心里自然也是十分难受,笑道人自小就是在他的呵护下长大的,看着笑道人愁闷,自己自然也是好受不了,饭量也比之前少了许多,但是,他没办法对他说出那些话,你是个孤儿,你的父母不要你了,把你扔在了荒山里。这些事情,张梦白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他还是个孩子,张梦白想让他能永远傻兮兮的笑下去。

渐渐的,笑道人也有了师弟,他也像他师兄待他一样对待他的师弟师妹们,在师弟师妹眼中他就是个阳光的师兄,他的笑容总能带给人无形的力量,张梦白也一天一天的越来越老,老的挥剑再没有当时的仙风道骨。

“师父。”深夜,笑道人走进张梦白的房间,单膝下跪。

“怎么了?”更过衣的张梦白连忙起身,让笑道人站起来。

“我真的很感谢你曾经把我捡了过来。”张梦白听了心里一惊,他到底还是知道了。

笑道人看着师父紧张的样子又阳光的笑了起来,“放心啦,师父,我又不是当时的小孩子了,我当然都懂的,这些年您和无崖子师叔还有真武的师兄师姐都对我非常照顾,我真的非常感激。”笑道人说着跪了下来,郑重的叩首,“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真是万分感谢。”虽然还是笑道人标志性的笑容,但是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落下,他何德何能,这辈子能遇到他们真的是万幸。

 张梦白也哭了,看着笑道人张梦白心里百感交集,边骂着臭小子边扶起笑道人,布满泪痕的老脸上漾开一个笑容,笑的胡子都在打颤。

 “这次,弟子来是来告别的。”笑道人踌躇良久还是说了出来,“如今青龙会在江湖为非作歹,我想下山加入四盟,与青龙会抗衡。”这次新来的一个小师弟,每天以泪洗面,眸子里有着如同海一般的悲伤,从来都是自己沉默不语的在发呆,但是练武的时候却比任何人都刻苦,笑道人问他为什么这样,他看着笑道人说‘我看着我的父母被青龙会害死,而我却没有力量为他们报仇,我总有一天要亲手为他们报仇。’很小的孩子,就亲眼看见了父母的死亡这是何等的残酷,这么小就被仇恨覆盖的人,笑道人不想再看到更多的这样的人,所以他决定下山,对抗青龙会,他那天看着那个小男孩什么也没有说,用力的把他抱紧,给了他一个自认为最阳光的微笑,夕阳西下,余晖照亮了他的侧脸,美的如画,他想让那个孩子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温暖。

 张梦白沉默不语良久,出声,“不入红尘又怎能看破红尘,我准你下山。”

 “谢谢师父!”

  张梦白拿过笑道人手里的剑走到屋外,“这是真武的最高武学,我只演示一遍,你且看好。”

  “天地不仁。”张梦白挥起手中的剑,顿时剑气幻化成墨水般的影子,人影合一,星空下,墨色的影子与剑合二为一,无数的影子交织盘旋每一招看似轻柔却是威力万钧,犹如仙人舞蹈。

   “弟子谨记。”笑道人拱手行礼,深深鞠躬,转身向山下走去,他走的很快,怕稍一停留自己的眼泪又会不争气的掉下来。

   “喂!”张梦白大声喊道。笑道人停下来,没有回头,因为眼泪已经不听话的流了下来,他握紧拳头,极力克制,但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别感冒了。”张梦白梗咽着大声说。

    笑道人这回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再次叩首,“这些年真的万分感谢您!谢谢。”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已经长大的笑道人哭成了小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