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觉得世界对你充满恶意

自从成功学放大了苦难的意义,苦难的经历就此翻了身,越来越多的人对吃过的苦津津乐道,仿佛一经历就有了成功的资格。

只是当现实的巴掌打到脸上,我们才清醒地发现,就着悲伤吃过的苦成就不了你。我们都是平凡的大多数,每个人的生活在本质上都过得大相径庭,不同的是我们自己的感受和是否能够正视自己的勇气。

01

前几天,我公众号后台上来了一位天外黑客。

她给我发了很多条信息,全是谩骂和贬低,要是以前的我估计早就哭湿一条枕巾了。而现在我看到这些消息并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岁月无情,仅要学会怎样做自己这件事就已经花费了我大部分力气,哪有时间浪费在别人的愤怒上。

最重要的是,我要为生命中的礼物去努力,努力保持一颗少女心与他一起成长。

也许对你们来说我只是夏苏末,一个以文字对话生活的写作者,而对于我的孩子,我却是他人生里的天降神兵,彼此相依为命。

对于宝宝,我真的很愧疚。因为我的失误,让他成了离异家庭的小孩,所以他聪慧懂事又敏感内向。

我知道他是没有安全感的,所以他习惯地把喜欢的零食分别藏在不同的地方;在我跟前是粘人的小话唠,在跟着别人的时候有分寸也不噪聒。

当时我却没有意识到这些,我困在家庭纠纷带来的痛苦中,白天照顾他晚上熬夜写方案,祥林嫂一样到处倾诉自己的酸楚。

我兀自沉浸在自以为尽职尽责的思维里,却不明白自己的精神状态以及身体力行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喂养。

很庆幸后来的我终于醒悟过来,我有了新的工作,结识了更多的朋友,生活愈发得心应手,两年的时间,孩子也终于有了安全感,对外接触开启了话唠和随时卖萌模式。

昨天我去幼儿园接他的时候,发现学校很多小女孩都喜欢跟他打招呼,而他却酷酷地不做回应。

在回家的路上,我牵着他边走边问:“宝宝,为什么我只看到女生跟你打招呼呢?”

他秒回:“我们学校都认识我的。”

我问他:“为什么?”

他眨着大眼睛笑眯眯的回答:“因为我长得帅!”

我听了乐不可支,他就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跟我补充说:“男孩子是因为我的名字好记,女孩子是因为我长得帅。”

这是现在的我们母子俩相处的日常,对等的关系,朋友的状态。

正是因为他的存在,那些曾经让我跌倒过的事情不再令我痛苦,也不再需要安慰,所有被误解和扭曲的事实,以及不能被理解的时刻都能让我淡然以对。

我不曾提及的这段过去,不是羞于提及,而是耻于卖惨。此刻我愿意把这些往事摊在日光下,是想与生活做个彻底的和解,也希望这苦难的经历能给生活失意的你增添一丝微茫的力量。

02

30岁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苦命的人,出生时差点被弃养,后来寄养到外婆家又差点被二姨坐死,而且因为我是“黑户”,从小是被藏着长大的。

6岁,我跟着外婆进城,9岁的时候舅舅跟父母商量把我过继过去,虽然这件事最后作罢,心里到底是落了阴影,我懵懂地意识到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孩子。

成年后跟父母生活在一起矛盾不断,换过很多份工作,从湖南回来不久找了一份在街头发传单的工作,结果被人坑惨了,三个月给了150块钱。

后来,我找到一份乡下小企业的会计工作,为了省钱每天六点骑自行车出发,大约八点能到公司,在寒冷的冬天里骑行,膝盖和耳朵的疼痛感常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缓解。

我24岁结婚,因为家里的催促,我拒绝相亲,于是就答应了公司同事的追求。

在孩子出生后的三年时间,我觉得是世界对我最具恶意的三年。孩子出生的时候因为缺氧进了ICU,我的月子是在争吵中度过的,孩子出院后我自己一个人独自带着,在他五个月大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开始笨拙地学着为他添辅食,为他熬粥做饭。也是那个时候,他变得调皮了,我常常吃不上饭,领导通知我去上班,公婆不肯帮忙带孩子,妈妈生病刚做了手术,保姆我们请不起,最后我跟孩子的爸爸商量辞职。

婆婆闻讯赶来,在家里撒泼骂人。

她骂我把家庭的重担甩给了孩子爸爸,骂我是吃白食的,最后还抹着眼泪哀嚎自己儿子的命太苦。

当时孩子的爸爸不在家,回来也只是沉默。

心凉是在那一瞬开始的,我产假的工资被他取得干干净净,孩子满月的礼金也给他的店铺支付房租,我们都知道钱都被他用掉了,我辞职带孩子是跟他商量后的决定,关于他母亲对我的所有控诉都是毫无道理的。

我知道他赚钱不多,去掉月供几乎剩不下钱,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家里白吃白喝,只是想等孩子大一些再做打算。

这件事之后,我很快在淘宝找了一份晚班客服的工作。白天我带着孩子,晚上做着客服,每月也能领些微薄的收入。

做了三个月客服,老板要转行去做其他生意,我就失业了。

后来我跟以前一起写字的朋友聊天,她给我介绍了一些做企业文案的的活。十个月大的孩子到处爬来爬去精力无限,我白天抱着他出去玩,晚上回来写方案,忙不停歇。有时候孩子睡得晚,方案又急需要修改,每次我请孩子爸爸照顾孩子一下都会引发争吵,趴在沙发上玩电脑的他,每听到我让他帮忙带孩子只会用一句“他不跟我”来推脱,我生气了他会用双手把孩子紧箍成木偶状一动不动,孩子就放声大哭,而我也改不了方案。

他母亲先后来闹过几次,我觉得婆媳之间不要直接争吵,而男人是婆媳关系的纽带,希望他能跟父母做好有效沟通,他也总是粗暴地回应“别跟我说,我不想听”。

不可否认,我们的关系在一地鸡毛和彼此消极的对待中降到最低点。在孩子一岁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单亲式的生活,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写软文到凌晨三四点,整整两年的时间,我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四小时。孩子一岁半的时候,我患上了失眠症,每到晚上饱受头痛的折磨,最疼的时候我试过用头去撞墙,企图以肉体的疼痛镇压下神经的抽痛。

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去医院检查,被医生鉴定为中重度抑郁症和重度焦虑症。我回家递给他检查报告,结果他对我说:“你根本就没什么病,看好儿子就能治好你的病。”

在此之前我没有动过离婚的念头,因为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我比谁都渴望能有一个圆满的家,尽管当时的婚姻生活已经满目疮痍,我都没有想过离婚。我甚至还幻想着,我写10万字能有四千块的报酬,就这样认真写下去,每个月写20万字就能把欠的贷款还上,我们的生活就会好很多,我为自己的规划热血澎湃却从没考虑过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而他,每天不是打击我做事不够有耐心,就是把我归为异类,动不动是你们这些写字的人,甚至在我从医院回来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我觉得再也催眠不了自己,即使是命运的安排,我也不想认命了。

所以,我提出了离婚。

这是我过得最暗无天日的三年,也是觉得命运对我特别苛刻的一段时光。


03

我们离婚的过程并不顺利。

我们在同一屋檐下过着最陌生的日子,做饭分开做,衣服分开洗,垃圾也是分开放。后来外公去世,我带着孩子去了外婆家生活。

我没有跟家里过多的解释,也没有告诉她们自己抑郁的状态,更没有钱去吃昂贵的抗抑郁药,而且孩子没到上幼儿园的年龄。

我总是抑制不住自杀的念头,情绪最差的时候,每个深夜都是咬着枕巾痛哭到天亮,然后在外婆起床以前用冷水使劲搓脸佯装无恙,还有几次差点我就要抱着孩子一起跳河,是他天真的笑容唤醒了我一息尚存的理智。

后来,我看着年迈的外婆和年幼的孩子,真的无法放下心来,就强迫自己对抗抑郁。不去强迫自己做事,每天就在外婆家的小院子跳绳,累到不能动就躺下睡觉,就这样日复一日,差不多一年,能够静下来写字了。

婚姻的拉锯战在孩子三岁多终于结束,我净身出户,孩子由我抚养,结婚时欠下的债务我偿还,至于房子孩子的爸爸说将来留给孩子,这是他对孩子的承诺,最后怎样都不重要了。也许我们都没错,我们都委屈,我们都不是坏人,只是因为自己的立场而各自为阵。不管怎样,能和气地分开是好事。

四年失败的婚姻生活教会我一个道理:夫妻之间的伤害,不一定是第三者,而是对方有所期待的时候你给了失望,在对方脆弱的时候你冷眼旁观以及在经济和事业不对等的时候你做不到尊重。

今年孩子已经五岁多了,我在五月出版了第二本书,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孩子的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喜欢在同学和老师面前表现了,而且他特别支持我的工作,对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妈妈,你太棒了。”

我准备在他读小学之前多带他出去旅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在生活的点滴中,让孩子相信温暖、美好、责任、尊严和坚强这些美好的品质,我会身体力行地为他去证明只有强大的内心和不屈服的信念才能承担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我不会剥夺他自己去体会世界也有黑暗、丑陋和肮脏的权利,长大正是在惊恐中了解恐惧降服不安的过程。

你不想就着悲伤吃面包,就不要在痛哭的深夜里苦等一个更苦的黎明。

04

离婚还让我学会一件事:学会爱自己

每周固定时间去为皮肤做护理,换季为自己添置合适的衣服,每年定期去医院做体检。

学会用知识喂养自己,伤心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拥抱,关心父母不止于打电话而是常回家看看。

自己的成长比恋爱重要,婚姻需要经营,友情需要维护,别轻易对任何事失望也不要寄予厚望,适当时有把自己逼上绝境的勇气。

当我们遭遇人生的蛰伏期时,一定不要脱离与世界的连接,一个人沉默久了只会变得更消沉,让自己有事可做,保持情绪力反而会减轻痛苦。

我就是这种情况下认识了豆瓣的一群好朋友,后来又在简书遇到了杨小米,没想到那次无意识的联系让我和小米成了很好的朋友。

后来我在小米的引荐下认识了小风,在与她长达一年多的交流中,我开始真正地认识自己,放下了童年的遗憾和阴影,在她的鼓励下做出了转型写故事的决定。

在小米的影响下,我学会了正确对待赚钱这件事,以前比较羞赧经常抹不开面子付出了劳动吃了亏,现在变得越来越坦然面对,我靠自己的知识和能力赚钱没什么不好意思。所以我们好朋友之间感情归感情,工作归工作。比如我和小米已经办了两期的写作培训班,因为公私分明,反而因为这件事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我认怂想放弃的时候,小米没给我留过情面,她说我对自己不狠,对别人也不狠,所以才生活得一塌糊涂。在写作上,我们几乎隔几天就会一起探讨素材,交流彼此的经验,抒发自己的写作心得。

我喜欢跟朋友这样互动,因为友情也是有限额的,若平时不填补感情进去,迟早有一天友谊这信用卡会透支。


05

廖一梅在《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写道: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功课,可能会有人提供一点帮助,但最终任何事情都要自己解决。我经常有那种感觉,如果这个事情来了,你却没有勇敢地去解决掉,它一定会再来。生活真是这样,它会让你一次一次地去做这个功课直到你学会为止。

我之前患上抑郁症就是因为缺乏勇气,打破不了世俗定义的规则又无法说服自己,这种懦弱而不甘心就会折磨你,一点一点把你割伤。到最后事情没有解决,自己也越来越绝望,还浪费了五年的时间。

所以,当我们觉得世界充满恶意的时候,不妨就背上超出自己预料的包袱出发,也许在走出第一步时候疼痛感会加倍,而当你持续不断地踏出脚步的时候就会发现,这苦难远比你想象的轻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