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给爷赏!

字数 2363阅读 58


1

这两天,我中毒了,三观被毁,重建中……

如果,原来有人和我讲,你的孩子根本不需要学什么琴棋书画,苦哈哈的考级,然后在大庭广众下来场貌似成功的表演。

我铁定回他:你说的是个屁,毛都不懂! 不知道这叫艺术修为吗?

从孩子出生以来,和所有的妈妈们一样,一直希望他会画画,会弹琴,一来弥补自己啥也不懂的遗憾,二来让孩子的人生看上去饱满丰盛。

但是,这两天有个家伙说: 芭蕾?那是娼妓们跳的东西!

而他的女儿完全不必要去学什么音乐,美术,绘画,歌唱,弹奏,西洋乐器、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也完全不需要什么艺术素养,更不需要在阳光明媚的午后,陪一群绝对无聊的小姐太太,坐在板凳舒适的花园里应付虚伪的社交礼仪,说着无聊的话。

“我家饱饱,不需要和李云迪钢琴弹得一样好。我家饱饱去听音乐会,要坐楼下磕着瓜子,打着电话,然后大拍一下大腿,说‘好,给爷打赏”!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是欧神,这是他和老婆关于孩子教育和培养方向的一次对话,听上去好笑极了,画面感也很强。

乍一想,这样的镜头里应该是一个挂着指头粗的金项链,戴着扳指,抽着雪茄,对音乐一窍不通的老大粗干的事。

反正,无论如何,也和一个姑娘联系不起来,何况是欧神的女儿。

一个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他的女儿应该上着贵族学校,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好会好几门语言,既优雅又有范儿。这是他老婆给孩子规划的人设,与大多数妈妈不谋而合。

可他非得引经据典告诉你: 巴蕾是欧洲中世纪的宫廷娼妓才跳的,而欣赏艺术正确姿势是坐在台下面拍着大腿说: 好,给爷赏!

这画风,既野蛮,又写实,只是从来不在我的想象范围内。

2

我们为什么要让孩子学美术,东音乐,而整个社会也把这些和个人素质联系起来?

下班回家,和老许讨论了一路,两个打小完全没有被艺术滋养的人,着实想不到什么特别的理由,除了大多数人被科普的那些好处:

艺术会提升人的审美观,会增加人的专注力,会减轻和分散认的压力云云,总之,好处多多。

由于没有这方面的切身体验,所以两个人终究没有想到说服自己的里有,尤其是提到:如果我不以艺术为生,那么,这些东西会对我的人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因为会画画所以看得懂画展?

因为会弹琴所以听得懂音乐会?

因为会跳芭蕾所以形象好,气质佳?

因为懂艺术,所以可以让人丰富又幸福?

因为有艺术功底和修养,很多人生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关于这些,我们不得而知。

原本,周围很多人,同学,或者朋友总有一些人不是会弹琴,就是会唱歌,还有的可以随手画两笔。可惜,除了偶尔羡慕,从来没有问过艺术给他的人生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所以,这个东西靠猜测和意淫是毫无疑义的。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或者多少家长和我一样,原本就没看懂,或者没想明白就急匆匆把孩子送到一个又一个的辅导班,接受所谓的艺术教育。

别人学,我也得学。

别人不懂,我也不需要明白。

从众的心理和行动,让人既麻木又安全。

3

近日,陆续读了不少欧大的文章,从社会发展,到经济规律; 从政府规划,到宏观调控; 从房产流派到家乡的毒药酒,越深入越发现并确认:

自己不过是脑残屌丝一个,而这个世界竟然有人活得如此清明。

这几日,反复问自己一些问题:

过去的那些年,自己是如何混沌的走过来的?

这个世界发生着,将发生什么?

自诩聪明如我,又被果断收割了什么?

除了吃喝拉撒睡,自己每天在想什么,又在乎什么?

这些事情,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被关注过,甚至不在自己的思考范围以内。

20多岁大学毕业,然后一窝蜂跟着大家上班,结婚,买房,生子,辞职,创业,一路走来,浑浑噩噩。

单就拿买卖房产这件事来讲,除了瞎猫碰上死耗子这点运气,自己一直没算过一笔清楚账,就像从来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上班,又为何创业一样。

大学毕业那年,清晰的记着青岛的房价3000出头一平,而自己的月薪区区1500,加上没有结婚生子的紧迫性,果断被吓回去了。

后来辗转到了济南,工资涨了房价也跟着涨,但还是觉得自己穷,而买房根本就是下辈子再考虑的事情。

2009年底的北京,帝都的房价已经到了那次涨幅的最高点,远远超出我们的支付水平,但作为成家立业的刚需,咬咬牙也就买了。

之后,两个人撅着屁股好好工作,一边还贷,一边憧憬升职加薪,卖旧换新的小日子,直到萌生离开帝都的退意。

两个傻瓜在市场低迷期把满五唯一挂在房产中介,坐等一波又一波的中介和接盘侠来杀价,最后在又一个低迷期出手套现,苟且算是赚个市场平均涨幅,还乐得屁颠屁颠。

再后来,拿着人生的第一笔巨款,没看地段,不考虑周转,任性买了样板间超赞的期房,两个傻缺看着沙盘畅想未来依山傍水的日子,从来没想过这个坑就是专门给我等屌丝备好的。

你的处房情结,你傻大空的念想,注定是被收割的那茬韭菜。

当你倾其所有,银行办了贷款,背上30负债,兴冲冲期待明天美好生活时,有一堆人在身后窃喜:这个傻逼!

而我们,从未觉得自己是那个傻逼!

就像农民从未想过自己一生的积蓄会因为政府的一次货币超发而消失殆尽一般。

我们总觉得自己足够精明,偶尔运气,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既无知又混沌。

你轻而易举放弃的帝都房票其实是人生很大一笔财富,但失而复得几乎没有可能;你满心欢喜买入的完美期房不过就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看的越多,知道的越多,才发现傻X如你,不被收割天理难容。

不过,于大部分人而言,终其一生,只会买一套刚需,其余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朝九晚五,用来创业,或者用来接送孩子上辅导班。

诚然,我们会为生活的某个瞬间开心或者窃喜,比如升职加薪,比如孩子考过钢琴10级。

但是,抛开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就感和艺术修为,又有多少人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为什么发生,又将如何结束?

有的时候想想,如果人生过得像欧大那样一清二楚,看得太过通透明白,会不会很乏味,用他太太的话讲是不是太铜臭味?

修为不到,所以想不明白,只是觉得台下听着音乐会,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喊,来,给大爷赏! 是件蛮酷的事。

而,自家孩子到底要不要去学点琴棋书画,终究还是没想清楚,至少今天还没结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