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水晶鞋(三十五)】嫉妒,无非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灰姑娘的水晶鞋

前景回顾

简介:

但凡是女孩,她对未来的憧憬不亚于灰姑娘对水晶鞋的渴望,九天就是“芸芸众女”中的一个。可是童话毕竟是童话,灰姑娘天性淳朴,所以换来了神仙教母的垂怜,而九天这个初生之犊,一开始就看见了人心叵测。在这个人情淡薄的城市,尔虞我诈的职场,她一边被逼着委曲求全,一边又倔强的守着心中的一方净土,独自救赎。

职场是个大染缸,你是选择穿上水晶鞋在舞池和众人翩然起舞,还是用闪耀的鞋跟,毫不留情的刺向所有你以为的潜在威胁者?

第三十五章  嫉妒,无非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有了立意,就像是在茫茫无边的大海中找到了方向,而西茜对于古风的钻研,无疑给整个设计如虎添翼,再加上风水学知识的恶补,一张精美绝伦的初稿在一个星期内就已经初步完成了。

作品取名为“爱尔克的灯光”。

那是一个用古法琉璃合成的艺术灯具,以绿色为主,琥珀色点缀,整体看去,俨然田野中绿的蚕豆和黄的菜花交汇的生机盎然,而中间,是用宝石镶嵌的光源,埋藏在琉璃中,与之交融。灯具不需要电源,而是利用宝石的反射,在灯具中呈现出线性光束,如同若影若现的心灵之灯,只要有阳光,就会亘古不灭。

西茜成功的融入了中国风的材质,以绿色古法琉璃代表蚕豆,象征着和平、生命和幸福,有益于与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融化他人蓄意的排斥,这一点正好对闵忠明和闵思捷父子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起到缓和作用。而琥珀色古法琉璃代表菜花,是权利和财富的象征,有益于加强人的果断力,正好促进闵思捷的创新力,让其事业腾飞。中间的光亮,便是巴金笔下的心灵之光,它象征着新的希望,光明和理想。

作品经过九天的打磨,在成熟后交由夏瑾过目时,她的眸中,顿时升起了少有的光亮。

九天在夏瑾望向作品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份作品已然成功了,但是夏瑾接下来道出的话语,却让她心中再度生出了浓烈的排斥。

“是有两把刷子,”她抚摸着手中的复印件,红唇立刻翘起不屑的弧度,“说吧,这次Willian又帮了你多少?”

九天强行按下心中的怒意,呼出一口污浊之气,“Willian先生只是给我提供了客户提供的资料之外,不为人知的内部矛盾。”

她眼角闪过一丝怨念,随后扯了扯嘴角,“嗯,九月的手段。”

九天再次听到“九月”二字从她口中说出,心中的复杂迫使她立刻将眼神移至夏瑾身后的落地窗外。

夏瑾并未抬头,而是抬起眼眸望了望九天,她依旧似笑非笑的样子,卷翘的睫毛和精致的眼妆在落日的余晖下格外迷离。

“九天,”她将复印件放下,挺了挺背脊,“真是个拗口的名字,若不是我对他知根知底,还以为你是他妹妹呢。”

九天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她只知道这种氛围让她极其难受,压抑的不安迫使她忽的起身,“总监,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就让西茜带着作品去拜访客户了。”

“去吧,”她有些意兴阑珊,“以后有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你总是越级请示,旁人看了,会觉得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呢。”

九天咬咬牙,随即牵强的笑了笑,“怎么会呢,以后我会注意的。”

转身的瞬间,她似乎感受到了夏瑾眼神中透露的浓浓的敌意,在望向自己的时候,几乎是欲处置而后快的狠戾。

背脊有些发凉,她低头整了整大衣,却在不经意间再次同Willian撞了个满怀。

“冒冒失失的毛病怎么还没改掉?”一抬头,就看见Willian略带玩味笑容。

九天心中一紧,夏瑾刚才类似警告的话语突然间再度回荡在脑海,她歉意的一低头,慌乱的说了句“对不起”,转身想要离去。

“怎么了?”Willian突然拉住她,想要阻止她的落荒而逃。

这时,夏瑾突然拉开门,她倚在门口叫了声“九月”,九天背脊一僵,突然挣脱禁锢再一次匆匆而去。

转弯的瞬间,她眼角瞟到了夏瑾顺势挽起Willian胳膊时脸上的那一抹挑衅,隔着缓缓关紧的玻璃门一闪而逝。

鼻息间还有熟悉的味道挥之不去,她眼神有些涣散,可还没走几步,右手边的卫生间内,朱蕾蕾挑拨离间的安慰隔着虚掩的门断断续续传出来。

“蓉蓉,我真是替你感到不值,”她叹了一口气,“你想想,合同是西茜签订的,九天是组长,也就是指导者,这功劳都被她二人揽了去,你跟在后面不是白忙活吗?”

“谁说的,我有二分之一的奖金。”秦蓉反驳着,紧接着是水龙头出水的哗哗声。

“你又不缺钱,”朱蕾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声响彻耳畔,“设计师谁不是为了名啊?”

“我又不是没能力!”秦蓉的声音有些不满,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得走出卫生间,九天慌忙退后一步,躲在了阴暗的走道。

九天突然觉得自己低估了徐单羽的手段,这么久按兵不动,根本就不像是她的作风,朱蕾蕾本是个单纯的女孩,这些话按照九天对她的理解,应该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所以,徐单羽十有八九是想从九天的团队凝聚力开始着手瓦解了。

西茜第二天就带着三人的心血登门拜访了闵忠明,她几乎和黄萍同时抵达,所幸三人的努力没有白费,闵思捷对西茜的作品大加赞赏,闵忠明也第一次和自己儿子站在了统一战线。但是黄萍毕竟是H市设计界的一姐,所以她的作品也被闵忠明采纳,只不过不是放在应风水大师要求的指定地点。名义上,这场较量,算是打成了平手。

无论如何,吴小春的单子是保住了,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再露面。

一月后,“爱尔克的灯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个H市,九天的声名突然之间在整个H市鹊起了。

无数的订单纷至沓来,VIP在黄萍接管之后,再度迎来一个新的顶峰。

“后生可畏啊,”徐单羽望着九天这组令她望尘莫及的订单数,话语中的酸味有增无减,但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她瞟了眼秦蓉,突然话锋一转,“多亏有西茜大美女助阵,放眼望去,整个办公室谁能有西茜牛逼?绝对的智慧与美貌并存!”

秦蓉听后,面容有瞬间的僵硬,但只是瞬间,便再度恢复冷漠。

“哪有,徐组长就不要取笑我了,”西茜眉宇间闪过一丝厌烦,她头也不抬的挥挥手,“是九天组长的idea,我只不过是略尽绵力罢了。”

“哎呦,不要谦虚了,”朱蕾蕾挑挑眉,整齐的牙齿白的透亮,“九天要是做了总监,整个VIP还不都是你二人的天下!”

九天以为这种“夫唱妇随”只是无聊时的惊鸿一瞥,却发现,一连两周,办公室对西茜吹捧的热度丝毫没有减少,而秦蓉,也在本能的排斥中爆发。

当时西茜访问客户,并不在办公室,而怀雪辰却在百无聊赖中再度开启了话题,“我什么时候能像西茜一样做个白富美,你们看她,衣服都好漂亮,她家一定很有钱吧!哎,蓉蓉,你和西茜不是发小吗?你应该知道的,跟我们说说吧!”

九天在心中冷笑一声,想着想要挑拨离间,至少也多一点谋略吧,秦蓉一辆车都可以买H市一间40平米的小公寓,这种赤裸裸的激怒,也不怕被人拆穿。

可是九天没想到,女人之间,一旦生出了攀比嫉妒之心,智商会瞬间降为负值,秦蓉是个单纯到喜怒哀乐都会表现在外的女孩,就更逃不了被它冲昏头脑的宿命了。

“一般吧,”她面露不悦,“她的衣服包包都是在香港买的,换季的时候,折扣大。”

套出了想要的答案,九天明显看到了徐单羽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

等到西茜回到办公室时,怀雪辰就迫不及待的挎住她胳膊,“西茜,人家也想去香港买换季的衣服,你什么时候再去,带上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