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君非雾

流年中的行者

年华似水,我为他生,我为他死。在漫漫长空下,有灯红,有绿酒,有车水,有马龙,阴阳五行皆在其中。若是你忘了自己在漫漫长空下走了多远,甚至迷路了,只要你记住自己没有变成一团雾气就好。

“夜微凉,灯微暗,暧昧散尽,笙歌婉转。”浮华一世,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心里的那个不甘心,不甘心落入平庸,不甘心在平庸中安度一生。或许你我便是同路中人,虽然没有同患难,没有同拼搏,但至少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中途从来没有像雾气那样飘散过,那样迷离过,或许这便是雾。

漫漫长路,随着时间带来的烈日、狂风、暴雨、霜冻……这一切都把长路摧残的支离破碎。但唯有不变的梦想依然在路上苟延残喘的爬着,若我是梦想的伙伴,我怎会忍心让他如此的饱受煎熬,这一切有变的,有不变的,或许常人都是路吧,能干人或许便是沥青路吧,而大写的人或许便是后者——梦想。

君为梦想生,君为梦想死。只为不做飘散的雾。

家住吊脚楼,手拿酱香饼。时隔多年我自然会想起家那边的雾,很美,很清新,很自然,不是北京的pm2.5,而是纯纯的雾。而雾独特的地方在于,随气流走,随阳光散,没有自己的想去的地方,显得多么的无助,多么的难耐,其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那里合适便在那里落脚。若人人都是这样,估计也没有阿里巴巴了。

龙洞沟,清江源。那便是家乡水的出处,水清甜,爽口,唯一在变的,便是永远都不可能喝到同一口清凉的水了。时间太坏,带走了我爱的水,带走了我唯一的年华,一去不回,了无音讯。唯一的证明便是水里的鱼却是循环的利用着你的价值,或者这便是留有余香的道理吧!同时更多是记忆,那源头,那溪边,那鱼,那水,估计是记忆罢了。

年华似水,君非雾。不管是漫漫长空下的行者,还是雾中的梦想,还是家乡的雾与水。这一切都逃不过年华,都逃不过蹉跎。若是可以,你最好成为梦想那样的,不管前方多么曲折,都不要放弃,总觉得雾太过于安于平淡,水过于怀旧,跟光阴走得太近,而只有梦想,即使被搅得遍体鳞伤,我也要爬。

千千万万的梦想,更有千千万万的雾水,若是还要给我们凑到一起,我应该还是会说那句?

年华似水,君非雾。

君为我,我为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