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那么一条街

96
子升
2016.08.02 10:53* 字数 1350

如果有那么一条街,两旁是居宅坊店,两端门可罗雀,中间熙熙攘攘,从街头走到街尾,岁月跟着步履流动,行进之间,见大千世界,有人起朱楼,有人宴宾客,有人楼塌了。一直走到今天,我走到了我的25岁,一个恍惚的年纪。

我常自诩自己为一个“文盲”,却在这时刻选择使用文字来向祭奠这段岁月,仿佛一种嘲笑。陪我行进岁月的,除了那具身体,更重要的是神奇、神秘的意识、思想、信仰……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永恒的追问,是宗教、哲学的范畴,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逝去的那段行进的岁月,我仿佛找到一个答案。一切荒唐下都埋藏着真理,我在荒唐下看到了答案。

我是一个惜命的人,最害怕的就是死亡,生死间有大恐怖。每次想到有一天我会死,如坠深渊,刺骨冰寒。荒唐的是,总有时候让我会把生命看成不重要的小事,肆意妄为。总有比生命更重要的,那内心深处的欲望,那所有的向往,这是荒唐,也是答案。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修命。把生命修整成你想要的样子。也许你需要翻过前面一堵堵高墙,也许你要走在一条没有人的小路上,你必须学会一种特别的走路样子,算不得好看。这很难,在那条街,但这不就是我为什么活着吗。

童年,少年,我要见的风景,我将读的书籍,早已备好。古时的学院,今日的学校,一份份试卷何曾留念。算算日子,已过两年。当初笃定离去,今日不见半分悔意。曾疲于追赶,未见身处何年何地,而今跳脱出去,方才恍然。铸就伟大,追随光明,坚持正确,16年的点滴不过伟光正三字而已,读书本是正亦是歧。看见真实,学会善良,懂的美丽,本是真理,用伟光正替代真善美,是教育的失败,是离开的得意。

行进此刻,是什么给了我行进的勇气,在那条街,不就是那半分对器物的痴迷。那是我的幸运,在这个年纪,仿佛一生可期。器物之道,一途一心,至死方已。第一天起,便用尽了全力,做一切可做的事,哪怕只是学徒而已。有方尺,可省力,亦会让更好离去。有底线,不方便,却会让一切心安。用心,不局方寸,用心,不樾底线。

用两年时间做了三年的事,在尽力,更用心。用心,同袍偕行,用心,兴师动众,用心,承受期许,承受所有人的期许。那些期许在无数的夜里,让我惴惴无法睡去。那些期许在无数的日子,让我嘘嘘无法透气。这是我修的命,便承受。即是斗转星移,亦此心不动。

那条街并不好走,一步步走来,见过了世界,方才懂得自己的浅薄。有人说,知道那么多大道理,却仍然过不好一生。哪里知道了,只不过是见过。我见过太多的道理,也许有百万字,我知道的道理大概一页白纸就可写下。知道一个道理,要知道他是在什么情况下得出的,道理中涉及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当中的人是怎么想的,每个人有什么行为,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的这个道理,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可以起到什么效果……听过不代表知道,你过不好这一生,不是懂得太多,是知道太少。

下一步会在哪里,我修的命,我已知。下一个十年,继续器物的痴迷。旅程已开始,一步之后必是浩瀚的星海,建筑、工业、哲学、社会、政治、心理、艺术、文学、诗词……每一个领域,都是我下一个驻足地。没见过的浩瀚世界,我怎知我的器物之道就是真实。人力有尽时,其功未可期,我知。我修的命,我亦知。

走到了我的25岁,走过了门可罗雀,走进了熙熙攘攘,走向了大千世界,在那条街。

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