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贝宁才是国产恐怖片之王

有没有发现,今年出的恐怖片,目前是一部能打的都没有。

国产梯队就不说了,在院线上映的几乎都被开除恐怖籍,烂到被冠上“国产可怕片”的头衔。

国外呢?

招魂宇宙,越拍越臭,先把鬼修女拍成了上世纪美妆博主,又把安娜贝尔搞得像个破产的鬼屋老板。

鬼娃回魂,经典IP,时隔三十年再度重启,结果邪典鬼娃愣是成了紧跟潮流的新道德楷模。

小丑回魂,第一部引爆全场,第二部看睡全场,从反套路迅速下滑到套路的jump scare,必杀技全靠嘴炮。

……

身为恐怖片小王子的肉叔,着实感到心累。

不过!

肉叔最近挖到了一部比恐怖片还恐怖的宝藏国综。

说起来也是巧,撒贝宁这段时间不是常上热搜嘛。

“芳心纵火犯”“野狼disco”“撒贝宁私生饭”……尽是爱豆标签,动辄几亿阅读。

肉叔怀着好奇点进去,居然在各路彩虹屁的夹缝中意外发现这档由他主持的,吓人效果拔群的下饭节目——

撒贝宁时间

长白山市的警方接到报案,有人在自家院子里,发现一件带血的男式迷彩上衣。

调查中途,村民刘晓林出来认领,这件衣服是她搭档张永成的。

刘晓林和张永成合伙卖山货,那天晚上十点,张永成披着迷彩上衣,理完货从她家离开后,就再没联系上。

经检测,上衣上沾的血果然是张永成的。

紧接着,离刘晓林家15米远的一处沙堆引起警方注意。

沙堆边围绕的苍蝇异常多,像是嗅到了什么腐朽的气息。扒拉开一看,暗红色的血迹已渗入沙堆内部。

有村民反映,张永成消失的那晚,他听到沙堆边有吵闹打斗的声音。

从这种种迹象来看,张永成想必是离开刘晓林家不久后就遇袭,且大概率已死亡。

那么尸体哪去了呢?

就在警方纳闷的时候,张燕主动找上门,说弟弟张永成给她托梦,自己被埋在长白山火车站那。

张燕指得特别精准,附近是铁路沿线,长着几米高的灌木丛……就差自己动手挖坑了。

警方半信半疑,不过为了安抚张燕情绪,还是去火车站搜查了一圈。

这下邪门了,他们还真挖出一具男尸,经辨认,就是张永成。

张永成兜里装了几百块钱,但身上被捅整整13刀,可见凶手并非为财杀人,且对张永成恨意极深。

先放下对张燕的重重疑虑,警方开始查张永成的社交状况。

一个意想不到的事实浮出水面:张永成和刘晓林不仅是合作伙伴,还是伴侣关系。

刘晓林是有老公的,名叫大海,老实巴交,平时对刘晓林言听计从。但因工作不便,大海很少回家。

而大海的工作,恰好是一名铁路维修工,对铁路沿线的地形很熟悉。

都不用我们脑补,警方更快一步地构想出大海发现被绿后,誓报夺妻之仇的交战场面。

刘晓林还及时补了一刀,她说大海曾在家衣柜里放了两把刀,这两把刀现在却失踪了。

有动机、有凶器、有作案能力,案情发展到这,真相似乎水落石出。

然而,另一个男人在刘晓林的口供笔录中出现了。

她的上一任情人,韩志刚。(大海好惨一男的)

据她描述,韩志刚占有欲极强,他甚至会在大海在家时上门,故意挑衅大海。

韩志刚发现刘晓林转而和张永成在一起后,妒火中烧,有次在半夜闯进她房间警告她“我知道你和张永成的关系,希望你们不要在一起了”。

并且,在张永成死后第二天,韩志刚就离开了村子,电话关机。

一个出远门的人,怎么会断掉和家人的联系?

韩志刚情杀后畏罪潜逃的嫌疑大幅上升。

杀死张永成的,究竟是正牌老公大海,还是噩梦前任韩志刚?

肉叔就不剧透了。

而在这起案件中,最耐人寻味的,就是张燕做的那个梦。

凶手获罪后,说自己根本不认识张燕,行凶时也没被张燕看到。

排除了张燕因怕被报复,所以以梦为借口来向警方透露埋尸地点的可能。

更吊诡的是,张燕从未出过远门,何况是千里之外的长白山。

除了托梦,竟找不出第二种说法可以解释张燕为何能清楚指出尸体位置,并描绘出周围地形。

不过,这还真应了那句古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欢迎来到大型灵异志怪走近科学现场,央视宝藏法制节目《撒贝宁时间》。

13年开播,直到17年完结,整整五季,而豆瓣评分始终保持在9.3

有网友评论“直接拍电影吧,为什么中国不出特别好看的恐怖片,因为好导演都去指导法制节目了”。

是的,《撒贝宁时间》作为《今日说法》的特别节目,与后者的区别就在于它玩的是午夜档,还原的是一桩桩毛骨悚然的中国奇案。

来,感受下这个堪比鬼片的旋转式镜头。

光塑造阴森的氛围还不够,节目组甚至贴心地用AR技术,在演播室一旁还原3D实景,以给观众带来沉浸式灵异体验。

重现案子的同时,主持人撒贝宁也多了另一重身份,侦探“撒尔摩斯”,他将隔空与警方共同寻找证据,完成推理,抓出真凶。

在桩桩奇案中,有凶残如《8607号房的秘密》,女老板跟随一名未成年少女进了宾馆8607号房,再出来时,女老板是被手提箱带走的,里面装着她被肢解的尸块。

冷酷如《新娘之死》,小丽结婚后的第五天,突然在家葬身火海,一同离开的还有她腹中的宝宝;

复杂如《最不可能的凶手》,一名女子在家被奸杀,凭着她之前在麻将馆与人起冲突这条线索,竟勾出三个嫌疑人:和她吵架的男人、趁虚而入去她家的小偷和在她家睡觉的情人。

现实生活,往往比影视剧更戏剧。

不过,尽管案件类型不尽相同、作案手段也层出不穷,但这些案子之所以会发生,本质上都是因为三样东西:爱、恨、钱

一旦占到其中一项,“恶”的开关就会被按下。

而《烟锁殡仪馆》竟悉数混合这三样,它们纠缠在一起,像个黑洞,吸尽人性的同时,又在源源不断地释放着“恶”。

山东一个小村庄几公里开外的荒郊野岭,有人在井里发现一具全裸男尸。

他的头部因被钝物打击而支离破碎,尸体也因死亡时间过久高度腐烂,无法识别身份。

警方尝试着按死亡日期来查找当时小村庄的失踪人口,以此确定男尸身份,但即使扩大到市区也未果。

男尸很可能不是本地居民。机智的警方想到反向调查,即先从失踪人口里找嫌疑人。

很快,他们锁定了养鸡场老板王希元。

原因有二,一是王希元失踪时间与受害者死亡时间接近,二是王希元把新买的汽车送去维修厂,整车喷漆。

新买的车会送去喷漆,除了人傻钱多,就只能是王希元想掩盖什么。

果然,警察在汽车后备箱发现了一片带血的树叶。

经检验,血迹与尸体DNA相吻合。

然而王希元目前仍去向不明,警察转而从他的社交网络入手。

警察注意到,被害人死亡前的一个月,王希元与两个天津人的联系非常密切。一个目前电话关机,另一个恰好在被害人死后,与王希元断了联系,

这个没了联系的人,会不会是那具男尸?

此人名韩本立,警方立即赶到他家,提取了他家人DNA进行比对。

DNA与男尸的重合,死的的确是韩本立。

据韩本立家属称,韩本立死前与老乡韩宝山外出打工,而韩宝山就是电话关机的另一个天津人。

韩宝山 

韩宝山的杀人嫌疑大大上升。

韩本立老婆在此时给了一记重锤:她发现联系不上韩本立,于是向韩宝山问他的下落。韩宝山说在1月24号后还见过韩本立,应该是去其他地方打工了。

但韩本立的死亡时间,正是1月24号。

韩宝山招了。

原来,韩宝山与韩本立受王希元所雇,要去暗杀王希元的一个老乡。

然而策划的几次杀人行动,什么制造车祸啊、埋定时炸弹啊,全都没成。

王希元看这两个蠢蛋干不成事,就向韩宝山开了个条件——

杀掉韩本立,你可以拿到两人的佣金。

意思是拿钱堵住韩宝山的嘴,给这场失败的买凶杀人画上句号。

韩宝山拿斧子砍死韩本立后,和王希元两人开着那辆汽车,把韩本立尸体带到野外,塞进井里。

案件发展到这,似乎已经水落石出,只要抓到王希元,就可以成功破案。

警察们都很兴奋,心想今年咱们市的破案率又是第一。

但。

谁也没想到,找王希元一找就是两年。

奇了怪了,一个大活人跟人间蒸发一样,没在任何地方留下痕迹,甚至都没在银行取过钱。

能完成如此完美的逃逸,只有一个可能——

王希元也死了。

谁杀了王希元?

换句话说,谁有动机去杀王希元?

还记得那个大难不死的老乡吗。

没人会花重金去杀一个与自己无仇无怨的人。

警方返回原点,把重心放在老乡身上,访问了他几次被暗杀的情况。

这时,老乡的一句玩笑话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

“唉这些人还想杀我呢,太笨了,把尸体扔到那个地方,我要(是)作案的时候把他早给烧了。”

烧了,把尸体烧了,妙啊!

尤其是老乡张本岭,从事的还是殡葬服务业。

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神不知鬼不觉地烧掉尸体,不留一点犯罪痕迹。

警方马上去查了附近几个殡仪馆的火化信息,他们发现,在张本岭经手的尸体里,有一个老人,两年内被火化两次。

第二次火化时间,对上了王希元失踪时间。

这具尸体八成是王希元的,但正如张本岭所言,烧了哪还留得下证据?

幸好,张本岭老婆及时送上助攻——

他们家沙发上的坐垫突然不见了。

不见的时间是王希元身死那天。

警方赶往张本岭家,在沙发角落提取到了王希元的血迹。

这桩几经反转、周期漫长的连环杀人案终于告一段落。

咱们再来简单梳理下,这起案子的时间线是,王希元先雇韩本立与韩宝山杀张本岭,失败后王希元让韩本立杀了韩宝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希元被张本岭反杀。

那么,让王希元与张本岭互相残杀的动机是什么?

张本岭老婆。

张本岭老婆出轨与王希元好上了,两人嫌张本岭碍事,就合计花钱把他除之而后快。

自己被绿,还差点把命搭上,张本岭气得啊,他把王希元约到家里,然后叫上兄弟弄死了王希元。

一根擦枪走火的火柴,却让火势越来越凶,最后烧着了整片森林。

精彩是真精彩,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曲折离奇之余,又有极具说服力的动机作支撑。

贪婪、色欲、暴怒、嫉妒……这起案子涉及的恶都快把七宗罪包含全了。

但是,当我们作为旁观者,看《烟锁殡仪馆》像看完一部犯罪片般感到酣畅淋漓时。

是不是应该停下来想想。

案子当事人,除了纯粹的大坏蛋王希元,其他人又离普通人的界限是何其之近。

韩本立、韩宝山,两个本应淳朴的务工者。

张本岭,勤勤恳恳劳动了一辈子的工人。

他们毕生没做过什么坏事,却因一念之差酿成大错,把自己的人生包括背后的家庭,全都赔进了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

人啊,若是没有道德礼教的束缚,都是被本能欲望驱使的动物。

即使自诩文明,但道路漫长,总会碰上几次诱惑,让人心生动摇。

我们能做的,就是面对诱惑时,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旦被追上,可就再也没机会走完这条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