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落尽三寸日光

图片来自网络

以“芭蕉”为借口,写点芭蕉样的文字。

在秋雨之时蓦然又看见了芭蕉的样子。

走在了西氿湖畔。漫步在幽静小道,一个人的脚部声并不寂寞。

在这个秋雨绵绵的季节里,我远远地看见了芭蕉挺立在绿带丛中,醒目而不刺眼。

在这个接近萧瑟的秋季,芭蕉开的正艳。

走近,眼前的这株芭蕉的花冠大约在三寸间,三寸金莲般的华丽和美观。

花冠的高度,非常适合她的本质。她的枝叶,疏密恰当。花冠在风中轻轻摇曳,轻的不留痕迹。雨滴,不紧不慢地落进芭蕉叶里,只一滑就不见了。

雨淋漓不息,淅淅沥沥地道出了秋日的闲愁心情。秋的微凉,合着甜蜜的桂花香,一起倾入人的心脾,深深呼吸,连心情都染上了薄荷般的气息。

我被这风姿玉立的芭蕉给吸引了。是她那鲜艳的身妆,她的姿态,给大自然增添了一抹亮色。

秋雨滴滴掉进了她的胸脯里,饱满了她的容颜。芭蕉的叶子,大而疏朗有致,仿佛一双双绿色手掌,托住了花的青春,给与了她生命的鲜活力。

在我的镜头前,她不骄不躁,在秋风秋雨中,俏丽地望着款款流水,在西氿湖畔的景致里,唯独她的容颜更显靓丽。

古人对于芭蕉的感觉似乎比我们现在要敏感的多。他们的闲愁无数,都体现在了雨打芭蕉这样的境界里。


图片来自网络

如同一首“长相思”道尽了诸多的思念与情怨:“无边细雨密如织,犹记当初别离时,泪满衣襟娟帕湿,人生聚散如浮,音讯飘渺两无情,独坐窗前听风雨,雨打芭蕉声声泣,。。。”


又如著名散文家朱华写过自序《雨打芭蕉落闲庭》。其间“焦窗”有这样一段:“我的窗前,有阳台,阳台下有芭蕉数丛。我的窗,是名副其实的蕉窗了。春阳里绿波荡漾,蕉叶一片一片,疏疏朗朗,每株五六叶,苍翠色,照在太阳光里。那一刻天地为之动容。晚上呢,月色成为背景,南方的女神飘然降临,透过窗台望去,满世界都是新的。“

他写的“履园丛话”更把落雨芭蕉写的缠绵悱恻,难舍难分。

“芭蕉听雨,是一件惊魂之事。秋雨夜半,魂灵坦露。夜深人静,记忆深处,那些曾经的往事,就像一根根雨丝被蕉叶弹起,成为穿透时空的回响,萦绕在你枕上。芭蕉看雨,又是一件清雅之事。在岭南残存的那些古园里,我看到雨滴与芭蕉之间的缠绵与决然,芭蕉叶握住雨珠,想留住点什么,牵扯着,可那些晶莹的雨珠,毅然离去。雨珠是芭蕉的泪。所以,雨打芭蕉,动听,却揪人心。”

作为一个对情景容易感观的人,我真希望如朱华先生一样,能与芭蕉为伴。尤其在夜里,听秋雨落上芭蕉的心声,感芭蕉夜雨的心境,何不成为一件幸事?只可憾,日前,还没有芭蕉在窗前为伴。

在路上,在园子内,倒是经常看见芭蕉的样子。在江南一带,芭蕉的声影总是错落在绿化丛中,而她修长清艳的身姿,一眼就落进路人的视线里,一时半会离不开对她的想象。


图片来自网络

西氿湖边的芭蕉,声影陆续不断,有意无意间,她就站在花丛里,挺立在矮树群中,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与众不同。是的,秋雨落进芭蕉的声音,不如在夜里听得仔细。就这样近距离地欣赏着她,也是一件清雅之事。

朱华先生认为,芭蕉与窗,是绝配。是否你也如此认为呢?我是非常赞赏它们之间的绝配意境的。窗,隔离了外界,从窗可以一窥外界的全貌,如果窗户边栽植了几株芭蕉,那么,文思的灵动和想象,会非常具有诗意。特别在雨天,声声芭蕉落心碎,都浸化到人的心里去了,凝望间,恨不得和雨多情共泣。

如果再用一首配乐《雨打芭蕉》,不更贴切意境么?

倚靠在窗前,看滴滴秋雨滑进芭蕉的叶心里,把一颗颗破碎的秋梦都掉进了去。

秋雨和芭蕉,卿卿我我,又不得不彼此离别。雨滴不想走得太匆忙,它来不及与芭蕉共思量,就一滑天丈,落进了深渊。芭蕉想挽留住,声声滴滴犹如玉碎,遮不住它断续的忧伤。

世事无常,芭蕉在感叹,这三寸的生命期到底有多长。

我拿不出画笔,无法把它移植在宣纸上;我用词遣句都很笨拙,无能描绘出她的风骨和精神。

我的视线逃离这不堪的惭愧,又落在了不远处。那一片荷叶,早焉在了水面上,荷叶下,湖底泥淖里的生机,却在暗流涌动,生生不息。

秋雨在四周呜咽。岸上的芭蕉与湖里的荷叶静静地对视着。它们是否一样在感受着大环境的沧桑和变幻?外界的变化,是它们坚强生长的理由。

芭蕉,在秋雨中得到洗礼。雨打芭蕉的声音,急了像小鼓,缓了像怯弱的幽怨,你听到了么?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012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89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819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52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5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8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8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04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82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5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8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9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64评论 3 2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7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6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94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81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