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流水账(2)범어사梵魚寺

也不知道从啥时候起,成了一个“遇佛即拜,逢塔必登”的人,虽不迷信,但总感觉对一些神秘力量保持敬畏还是好的……

梵鱼寺,位于韩国庆尚南道釜山特别市。山号金井山。新罗·文武王18年(678),海东华严始祖义湘创建。属华严传教十刹之一。朝鲜·宣祖二十五年(1591),因战争而为日军焚毁。三十五年,春观重建,不久又付诸一炬。光海君五年(1612),妙全又策画重建,翌年七月完成。

现为韩国著名巨刹,统辖所属寺院三十三所。梵鱼寺最初的建筑在壬辰倭乱(1592-1598)时被毁,现在的建筑是1713年重建的。大雄殿建筑手法细腻而华丽,堪称李朝时期(1392-1910)建筑之顶峰。寺内有建于9世纪左右的三层石塔和由四根柱子支撑的一柱门,还有7座殿阁、楼阁,3扇门,11座庵堂等。(上面基本全部抄的百度)


一个经历战乱存活下来的地方必定有着自己独特的沧桑和魅力,而作为倭乱时抵御倭寇的“护国寺院”之一、旧韩末韩国民族佛教运动基地、“三一运动”时“学林义举”的主导地,这个小寺庙在韩国的历史和宗教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去的路线倒是挺简单,从釜山大站乘一号线向老圃方向出发,到终点站老圃站下车,然后出地铁口左转出站去坐90路마을버스到범어사下车,全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在去目的地的途中bus上逐渐上了好多好多人,看穿着和面相基本都是去梵鱼寺参加活动的信徒和登山者。

车上除了我基本都是爷爷奶奶辈儿的老年人,人生地不熟的我问了下旁边的아주머님下车地点,却得到了一连串语气平和却不失礼貌热情的回应,아주머님让我跟着她下车,然后跟我掰扯了一路佛教卍和梵鱼寺的各种知识,大妈釜山口音重,我云里雾里的除了用不同语气的네 예 外实在难以接话。只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应。


公交车上

범어사下车,아주머님给我带到안내소就跟老姐妹们一起去寺庙了。别过后我进游客中心找地图,进门一老爷爷用韩语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用韩语说想要个地图,然后老人家用韩国老人特有的语调给我说了大半天,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老人家发现了我不是韩国人,转用英语问where are you from?我说,中国,然后老人家有点生气似的用英语说你应该进门先说自己来自中国,这样我才能有效的帮你,否则你长得跟韩国人没有什么区别却听不懂这会让我很迷惑(Confuse),说完把我“送到”了旁边的中年妇女旁边。我尴尬的道歉,心里却一直感叹老人家英语水平之高,比我目前见过的大部分釜山的韩国人,甚至比釜山大的一些老师的英语水平都高。或许高手总是大隐于市,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安静的过日子。然而那位中年妇女的汉语相比老先生的英语就逊色很多了,最后我俩还是用英文韩语夹杂着几个中文单词完成了咨询。

路上的向日葵和野菊花

过曹溪门、天王门、不二门算是进入寺庙,身边除了游客,其他的韩国人在每一个门前都十分虔诚的鞠躬行拜,氛围带动我也假惺惺的跟着一起行礼,然而过了普济楼眼前的景象却着实让我吃惊,大概几百位信徒(多为老奶奶)跟着一位僧人念着一句话,听发音像是释迦摩尼啥啥啥,虽早就听说过韩国佛教的繁荣,在亲眼见后仍止不住心里的震惊。没有在国内遇到过这种活动也无从比较,但记忆中也就在泰山老母碧霞元君的祠庙里见过这么多烧香拜佛做法事的人。

大雄殿前的法事

在众多信徒面前小丑一样的拍了几张照便匆匆转路准备撤退找食,结果看到前面摩肩擦踵,挤上前去一看才发现是某大师在做2017年的最后一场法会。会场殿堂前挤满了人,那种拥挤程度与…山大中午放学时的食堂(我只能想到这个地方了)相比有过之无不及。有意思的是会场门前免费提供茶水和点心,好多人排着队等着领取。可以看出来许多人跟我一样只是过来混吃混喝的,但是在这种佛堂庙下为了早吃一口点心仍然会有一些浓妆艳抹一看就艳俗的不行与佛教毫无关联的大妈插队加塞。在一群大多虔诚的信徒面前公然插队,被指出来也大言不惭无动于衷,正如硬币总是分正反面,越是在这种神圣纯净的地方一些人的蝇营狗苟好吃懒做的嘴脸就越显得可笑。

法会门口排队的人

下山路上有一个圣宝博物馆,里面供奉着五颗舍利子,作为佛教中最为神圣的东西看一眼估计也能给自己高度近视的双眼开个光🤔

真身舍利子



从博物馆出来下山,就近在路口找了个餐馆去吃饭,来的路上问到那位아주머님这儿有啥먹을 만난 음식时她推荐了동래판전&막걸리(玛格丽酒??不知道咋翻译)。老板听说我是中国来的交换生特别高兴也特别热情,连忙拉出老板娘来一起边等菜边唠嗑。一聊才知道老板娘也曾经是釜山大的学生,听说我刚来却能跟他们聊个大概他们用浓浓的釜山味儿首尔话说你的韩语挺不错,年轻人来这儿看看景色挺棒。然后又送了我一盘凉菜作为(好像是葛粉?或者是莲子粉做的,老板比划半天我没看明白说啥)서비스。

玛格丽和这个饼简直是绝配,味道好的不行!

🤤🤤🤤🤤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过讲真景区饭店贵到死真是全天下的真理,一瓶玛格丽一盘饼花了一万四,玛格丽喝了上头,回来路上坐在公交车上有点晕……这可能就是后悔的感觉吧哈哈哈。




今天算是探路,据说枫叶红了(或者是红叶“疯”了)的梵鱼寺更美,或许深秋时节开会再来一次,拜拜佛焚焚香,看看景采采风。毕竟跟一群有信仰有敬畏的人一起心里也会宁静很多。




P.S跟我从梵鱼寺一起上地铁的老奶奶,在地铁看到小孩儿的时候满脸慈爱…

总有一些陌生人的一举一动会让你的心温暖一下子,就算你只是旁观者。

地铁上的韩国老奶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