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之祁同伟:平民孩子想登天,一靠不服二靠干!

出身于寒门的祁厅长

在展开话题前,先抛个问题,祁同伟贪权吗?

美籍作家芭芭拉塔奇曼在自己书中提过一件小事。抗战时,一群美国记者跑到延安采访,回来后,兴奋的告诉宋美龄,他们见到了一群充满理想正义、敢于牺牲的人。宋美龄问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宋美龄沉默一会,说出一句让后世深思的话: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我只能说他们还没有尝到权力真正的滋味。

彼时的祁同伟还是个理想正义的好青年,中过三枪,差点牺牲。他傻傻认为自己成了英雄,就可以被组织高看一眼,去北京和陈阳团聚了。而梁璐这时出现了,堂堂一级英模,在梁璐面前被打回傻狍子真身,她只问你跪不跪,才不问你痛不痛。

梁璐的任性是剧中伏笔,隐喻权力的任性,有些人第一次尝到权力的滋味是拥有权力时,还有些人第一次尝到权力的滋味是被权力玩弄时,祁同伟显然被玩了。

梁璐为了报复前任,证明自己魅力,苦追祁同伟,祁同伟那时有恋人,叫陈阳,也是官二代。梁璐动用父亲的权力,强行拆散祁同伟和陈阳,替他们“考验了一把爱情”。换句话说,当年陈岩石若出面,结局可能会改写,可陈岩石没动用权力。被两个官二代小姐看上的祁同伟,命运在权力的夹缝中摇摆,并最终倒向滥用权力的一方,从此权力就像他的影子,或者说心魔,想甩都甩不掉。

祁同伟长的帅,脑子灵,靠努力一步步进击。优秀高材生,学生会主席,他几乎做到了改变命运,只因为梁璐耍了大小姐性子,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被抹掉,几乎等同活埋,他还相信一己之力么?

怪谁呢?祁同伟好比古代颜值出众的女子,如果生在大家,就是名门闺秀;生在寒门,不是被卖进青楼就是被权势霸占。在权力面前,别说女人,男人也一样是玩物,祁同伟什么条件都不差,只怪缺个好出身。

我们能背出很多叫得响、却摸不着的真理,当你被现实砸到头破血流时,才开窍,真相才是真理。

祁同伟不是陈海,陈海伴随权力长大,有免疫力,也没体会过被权力支配的恐惧。

所以祁同伟贪恋权力,是合理的,谁说自己不贪权,才不合理,没机会罢了。


祁厅长当年校草妥妥的

那么下一个问题来了,祁同伟要自尊吗?

他如果不跪梁璐,以后的人生都得跪着,所以那一跪是为了能继续站着。我不爱你,你玩我,那我就娶了你,上了你再说。这还不解恨,我怎么被蹂躏,就要怎么蹂躏回去,仅仅贪权这么简单吗?

陈家对祁同伟有恩,后来,祁同伟对陈海下手,是农夫与蛇的重演。可祁同伟不这么理解,被权力碾压过的自尊是畸形的。对陈海下手时,他一定想到了曹操与吕伯奢,也把对梁璐那一跪理解成韩信的胯下之辱,所以,陈海不是他的恩人,梁璐不是他的爱人,他们统统是敌人。

我觉得以祁同伟的聪明,和高材生的学识,应该懂历史。他知道德批判永远宽容胜者,而给予弱者廉价的同情。所谓高风亮节、重情重义的人,在历史中不是冤大头,就是冤死鬼,所以儿女情长也要不得。

也许他唯一留恋的是高小琴,他俩有个六岁的儿子在香港。同出寒门,他理解高小琴,高小琴也理解他,因为理解才有了感情。他们的作为不值得同情,但是人生悲剧是可以同情的。

祁同伟为了自尊,放弃自尊,对于自尊如何理解,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多数人认为仁者才配自尊,而祁同伟觉得强者才有自尊。一旦成功,他会把耻辱的标签给失败者贴上,比如嫁祸侯亮平腐败。想想生活里,还有多少祁同伟被我们误认成侯亮平?多少侯亮平被我们误认成祁同伟?细思极恐。

所以,祁同伟要权力,也要自尊,但不是他灵魂深处的需要。权力他早有了,自尊在跪梁璐的时候就成渣了,为什么还坚持走一条活受罪的死路呢?


人生有今天全靠不服两个字

只有俩字:不服!

不服才是他活着的动力,任何有野心的人都靠这俩字撑着,你若看过《天局》就明白,胜天半子,需舍命一条。

我们周围,总有一些目光犀利、天天在命运里逆战搏杀的寒门子弟,他们走正了,就叫志向远大,走邪了,就叫放纵野心。志向也罢,野心也罢,都是一码事儿,这股死磕的精神,在纨绔子弟身上还真找不到。不服,几乎是寒门子弟拥有的唯一资源了。

优越的孩子见识多,拥有多,但娇生惯养,害怕疼痛,也容易患得患失。而不服青年,早就伤痕累累,神经麻木,无所谓失去,也就无所畏惧。

有人认为祁同伟是攀附关系上去的,的确有这方面因素,但不能抱以偏见。祁同伟的能力才华、业务素养是高育良和侯亮平都承认的,何况还中过三枪?他不是阿斗,可现实中,千里马也需有人帮解开套子。往正面想,祁同伟的溜须拍马,是在挖掘解套的伯乐。

祁同伟和李达康这类出身寒门的不服子弟,都有一根筋儿的生干属性,价值观单一,目标明确,看准一个窟窿捅到底,一言不合开始干,二话不说就是干,三头六臂各种干,四面树敌还敢干,没权力时干出权力,有权力时用权力干,反正不达目的不罢休。俩人都一样,只是李达康干的正,祁同伟干的邪,才被划成两类人。

李达康把一片废洼地干掉了,因为干的漂亮,干出了GDP。

祁同伟把梁璐也干掉了,当梁璐父亲失去权力,而祁同伟掌权时,轮到她被忽略不计了,真是以势相交,势去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如果没有祁同伟后来的作为,有多少围观群众也想说句干的漂亮?

至此,祁同伟已经官至正厅,而且是实权派正厅,人生已经完成华丽逆袭,拴在他身上的套子早就解开了,可是他还没有解局,这局叫天局。

祁同伟的悲剧色彩从他解套时就已被套牢。

我也曾经接触过高官子弟,人家说过,官场上,每个人都难以去掉工具化的痕迹,尤其对平民出身的人来说,更容易被围猎。因为他们没有真的靠山,只能不断去捆紧利益链条,把别人绑住,一直绑到互为死结。

而对被绑的人来说,也乐于如此,祁同伟在他们眼里是高性价比的工具,一旦出事顺手丢弃,还是因为他出身寒门,没有真的背景根基,丢弃这类人对利益链条造成的损失最小。

只是没几个人想到祁同伟如此不服,绑上天局,已经无法被丢弃,高育良就是被绑死的。

所以祁同伟和高育良等人无路可退,他们的悲剧几乎接近原罪,几乎接近腐败的核心疮疤。

祁同伟仍旧不服,还幻想着胜天半子,开始怼天了。陈海被干掉了,侯亮平没被干掉,完全因为主角光环,否则剧没法演了。

换在现实里,侯亮平没准真的被干掉了,不畏黑暗有时候真的怼不过连天都不服的人,人家永远比你多一大招:不讲情面不择手段还不要命。


梁老师当年还是对的起校花称号的

电视剧毕竟是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祁同伟最终还是没能解开天局,他最后饮弹自杀,相信没有几个围观群众能产生快感。祁同伟和高小琴都是能让人生出无助感的悲剧人物,是让人恨不起来的角色,他们虽然背叛了人民,毕竟来自人民,这让人民有点尴尬,毕竟侯亮平离我们远,祁同伟离我们近。

对于平民子弟来说,难道真的要面对祁同伟式的宿命,无法翻盘么?

不用操这个心,你在现实里碰不到梁璐,现实里的梁璐,不客气的说,基本看不到你。这里说句题外话,当剧中的梁璐称自己是汉东大学当年校花时,被很多年轻观众吐槽,年轻人呐,你是没见过当年的小白菜,当年纯天然的梁老师吊打今天网红是没问题的,她没吹牛逼,真有梁老师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回到正题,如果你是平民出身,请不要认怂,一靠不服二靠干,在命运壁垒上干出几个窟窿,就见光了。

只要你干的漂亮,而不是干的出格。毕竟还有达康书记的康庄大道等着你。

最后,为同伟厅长送上一程吧,愿他来世,远离梁璐,远离纷争,远离天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