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不是假的

淅淅沥沥的雨把小镇最后的一丝暑气也带走了,窝在厚了一点点的被子里,看着床头的暖灯,抑制不住心塌软下去,开始想你。

我想,从自己任性的辞职,然后带着行李箱去看五月天的演唱会,去从前和你在《旅游地理》这本选修课本上看到的每个想去的地方,或许从刚开始生出那一个小小的想法的时候,我就已经颠覆了从小到大的乖乖女的形象,人总是要改变,不然活着多没意思。

高中的时候,每次递作业本大家都是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你非要发到我手上,用着那数学课代表的语气和我说:“呐,你的作业本,名字下次要写清楚一点。”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你的眼睛,长睫毛忽闪忽闪,闪烁着光。我喜欢看着你眼睛的光,因为里面有一个可爱的我。

不喜欢写数学作业的我,总是喜欢抱着语文练习册后面的小文章看的津津有味,然后你看到我的数学试卷就会走过来用心地讲解圆锥曲线的答题思路,语重心长的样子和当时已经地中海的数学老师有什么分别,我真的好怕你年纪轻轻就要走向数学老师发际线上移那条不归路,我才走神一小会儿,你就用食指戳戳我的脑袋,“出窍了?”

然后你说:“做我的女朋友,数学成绩不能太差,不然我多没面子。”

然后我就忍不住气呼呼地说:“你英语成绩不好我还没嫌弃你呢!”

大学你说你要远走他乡,我理直气壮地说要等你,多久都等你。后来最先说想要分手的也是我。并没有小说里的浪漫突然出现,在你之后,即使看到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后还是会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却从未想过要谈一场恋爱。

工作两年,本想躲开同学聚会,没想到还是遇到你。突然发现:你的眼神没有变,还是带着小星星的那种,只是,眼里再也没有我了。

02

那次同学聚会回来后,各种原因,工作上也不是特别顺,终于在一次情绪积攒爆满之后,决然交了辞工书,带着几个月工资开始走走停停。

耳机里放着你也喜欢听的音乐,温柔又舒服,夏天褪去了白天的热浪,那句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唱出来的时候,眼泪还是没止住就掉了下来,这真的是不能碰触的音乐。

希望冬天早点到来,想要穿着帅气的卫衣抵御瑟瑟的大风,好像我和你越来越近,但是我并不是很希望和你遇见,我怕我会后悔,所以我选择做一个酷一点的女孩儿。

我在周庄水乡看着细雨霏霏小桥流水人家,在杭州西湖看繁星挣扎着夜幕破空而出醉把西湖比西子,在无锡看三国城和水浒城想象我们穿着铠甲大刀阔斧杀人如麻,走在上海的南京东路逛街买零食去东方明珠和迪士尼找我们的童年,就像我知道上海的南京东路和南京的上海东路从未有过任何交集,我还是忍不住要去走走你在南京留下的任何足迹,好像我从未离开过你一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坐在竹筏上看着漓江水缓缓从足底划过没忍住太阳的暴晒买了一把“桂林山水甲天下”人手一把的扇子,走在闹腾的西街路上很多向我招呼让我买香囊的大妈,互送香囊的寓意很美好,而我是真的想要送给你,但我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往前走,前面是漫长无目的的小街,一直并走到十里画廊。

看大东海四周缓缓升起的点点荧光,坐在帐篷里吃着比脸还大的芒果,甜腻腻的始终甜不到心里的那种,亚龙湾潜水的时候,看见有序列的各种颜色的珊瑚和涌动向前的小鱼群,脑海里回荡的是当年和你玩饥饿鲨进化的那个游戏的场景,那时候总单纯地想着,要是人类能够一直生活在水里就好了,真正潜下水的那一刻我是害怕的,不是死亡,是因为你不在身边。

晚上的大东海格外迷人,只有我和欧巴桑没有穿比基尼,并没有贝壳可以给我捡,你说的都是骗人的,墨蓝色的天空好像是要把星空吞噬了一样,而我在异地他乡,想你。

看三亚亚龙湾森林中啜饮小溪的小动物,想着如果你在这里,一定能给我拍一组森林风小清新的照片,那样我就不用扛相机。

看冰川,看大海,看一望无际的荒漠,却还是喜欢从前看着你当我看向别处时候落在我脸上的目光,对我露出甜甜的笑容。

以前每到天气变冷的时候,能感到凉意是因为生活在温暖里啊!现在巴不得生活在长白山深处,那样冻得我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啦。喜欢秋天稍微有点冷的时候,穿一套好看又温暖的衣服,化好妆,吃饱饭然后出门,点杯卡布基诺,坐地铁去看场电影,走路都是跳起来的,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开心,而不是为了去赴某个人的约。

这段漫长又简单的旅程,我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很多事,我们说过很多话,我见过的人、看到的事,吃过的东西、遇见的猫,从清晨的薄雾到夜晚的星空,我一向坦诚,却惟独还有一句从未向你说出口。到最后,万般心思只能在喉间一滚,再轻轻咽下去。

03

“只剩下活着,应付生活就已精疲力竭,无力取悦任何人,偶尔能搭上一两句话就已是极大的努力。我能感知属于我这个年纪的单薄、无知和不知所谓的清傲,也知道翻天覆地、浴火重生从来不是一段鸡汤一瞬间的自省就能做到,而是要经过漫长人生的磨砺和挣扎。”

俨然记得当初你骄傲地对我说:“有一个小姑娘做对象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在身上不方便的日子里偷偷拿雪糕杯发现时委屈巴巴的小眼神瞅得心都要化掉了,看到她气呼呼的撅起嘴巴就超想凑过去亲一口,最后只能无奈地揉揉脑袋假装严厉地告诉她这是最后一个了。然后她高高兴兴地撕开包装袋时就只剩下哎呀我怎么这么喜欢你一个想法了。所以,你要不要和我耍对象嘛?”

当时被他说得天地都是酸酸甜甜的味道,为了那一支雪糕一不小心就答应了。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蜜呢?

他说:“数学里面有个温柔又霸道的词,叫做有且仅有。”

放下日记本,这么久连回忆都是甜的呢。仔细想想,我喜欢你时的那种幸福感来自我想象中的期待而不是真实拥有的快乐,这句话夜深人静的时候反复思量怎么都是那么别扭,你待我真心,我却三番四次用最伤人的话去刺伤你,还真的不只是年少不懂事。

有一天出去的时候忘了关窗户,回来一开门,一房间的风声雨味。只用经历过风和雨,才能真正意义上的长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