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我的世界没有诗和远方(第二章)

我的世界没有诗和远方(第二章)

文/鲁班石

新的校园生活就要开始了,我们这些新生都很期待,也很兴奋。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期望,更是要为了遇见最好的自己,为了不负青春,要好好努力了!

终于和新老师、新同学见面啦!

一天半后,所有的新生报到工作结束。我们宿舍四个人陆续到齐,除了我和秦淮早一天先到,木石和郭刚昨天一前一后也到了。

木石是来自与我不远的桥西村,说是桥西村,其实并没有桥,也不在西边,而是古镇东边。木石是个名付其实的书呆子,戴着400多度的近视镜,来报到时,除日常生活用品,拉着整整一箱子书,我和秦淮两个人抬到楼上,累得趴在床上半天动不了。

而郭刚却是一个十足的奇葩,留着不着调,怪怪地我叫不出来的发型,牛仔破了好几个洞,鞋子从我们见面以来就没有他提上过,一直当拖鞋穿着,根本看不出是知名的“NIKE”。郭刚只带了一个书包和一把吉他,进门放下两件东西,拥抱了我和秦淮一下,就自弹自唱起《睡在上铺的兄弟》,吉他弹得很用心,歌唱得很动情,让我们对未来的未来很憧憬。郭刚来自桥南,那可是真正的桥南,位置在古镇市跨河大桥的桥而,地名也叫桥南。

我们四个人,同年不同月生,郭刚最大,正月里生,秦淮其次,生于五月,我则是出生夏日炎炎的八月,而书呆子木石却最小,差几天到了阳历的下一年了。没有约定,我们依然叫秦淮老大,而书呆子却被我们一起称为“木木”,郭刚我们随意地喊他“刚子”时,他点头表示认可,后来才知道,以前他都是这样被叫的;而我因为太普通不过,大家就叫我叫得中规中矩“文斌”,后来,偶尔我做了让409室光彩的事时,他们也会叫“斌哥”。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四个新同学加舍友熄灯后在宿舍里聚了一下,酒菜和饮料是我和秦淮在傍晚的时候借口去买日常用品,去“厨禾小馆”弄来的,这回我坐在座位上等时没来得及结账,秦淮从后厨出菜口拿到东西就叫我回去了。

黑暗中,秦淮举着他的手机,我们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把酒菜和杯子悄悄地摆在铺着报纸的地上,然后我们四个人迫不及待地席地而坐,人手一瓶冰镇古镇啤酒,准备好碰杯开战啦!

黑漆漆的409宿舍只有春秦淮手机发出一点微弱的光,但这点光却映照关8双眼睛如同夜猫的眼一样,发出绿莹莹光。

“来兄弟们,为了我们新的校园生活干杯!”还是秦淮先发了话,声音低沉但很有感染力。

“为了我们新的校园生活干杯!”我们四个压低嗓音同时发声,“咣”四个酒瓶口轻轻一撞,仪式到位,没人劝每人都喝了一大口下去。

因为第二天要进行开学典礼,有许多事情要做,而且我们也都很期待与新同学见,每人一瓶喝完后,简单收拾一下残局,我们悄悄地各上各床睡了。

夜很静,窗外的天空很清澈,上弦月此时明亮地挂在树梢,宿舍内比刚才聚餐时候亮多了。

宿舍里也静,偶尔听到隔壁宿舍有人去卫生间的动静。而我们屋,四个半大小伙子却静静地睡在床上,默默地想着各自的心事,盼望着天亮,早见到明天的新景象,可又希望天晚亮,把时间拖得久一些,不要让压力过大的高中这么快就到来。

天亮了,晨号还没有吹响,初秋的阳光已经佯随着鸟鸣再次光顾了我们的小屋。

“起床了!”秦淮在上床伸着懒腰,不情愿地喊了一声。

没有人应声,只听到轻轻地翻书声。不用猜,是木木早醒了在看书。从来的第一天早,木木在宿舍里不说话时就看书。

“哒,哒,哒……”晨起的号吹响了,不起也得起,打起精神,为了新的开始,奋力起床了。

“咣当……”门开了,刚子一头大汗冲进了屋,这小子,睡再晚也要出去跑步,虽然只一天,他就把自己的习性全告诉了我们。

收拾完,洗漱完,下楼去食堂早饭,这虽然是在学校吃得第一顿早餐,但我们似乎都已经对这个大校园熟悉得轻车熟路了,学生们的学习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尤其是我,早就盼望能过不被家人乳养的中学生活了,这点小环境除了兴奋外,根本算不了什么。

7点30分,我们409室的四个新生同时走进昨天就收拾好的高一二班教室,第一排没人坐,后面都满了,我们四人随便找了四个空位坐了下等班主任老师来。

就在这个等老师来的时间段,教室里的说话声、吵闹声像炸了锅般。认识不认识的,都得聊聊。有聊得开的,六七个男生围成一小圈,五六个女生也不示弱地在另一个角落围成一个小圈。

声间虽然不大,但已经足以让人烦躁地坐不住了。我们四人回身好奇地看着这些高谈阔论的新同学,一个一个陌生而又充满活力的面庞,为什么还散发着浓浓的的亲切感?对,他们都是我们的同学呀,同有一新生的称呼,怎么能不熟悉呢,更何况我们身上也散发浓浓的新生味。

我目光一一扫过所有的同学,不管男生女生我都努力在他们中间寻找熟悉的面孔,不过不遍扫视完,很失望但又很坦然地是,这些面孔中竟然没有一个我所熟悉的。

“我们秦西学校初中班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古镇中学?”我心里嘀咕着,但马上又推翻了自己了判断“不是说我和一起考入重点高中的有5位同学吗?难道还有古镇中学以外的其他重点高中,或者是另外考上的同学分到了别的班?”

无论怎么猜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高一(二)班没有与我熟悉的人,更没有秦西学校的初中同学。

其实也不用管这些,来到了新的环境,一切都从新的开始,更何况是到新的学生阶段了,这个阶段是学生的重要阶段,要以学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我正在琢磨着会不会有熟悉的同学时,差五分钟八点时,一个人的出现让我膛目结舌,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真得是她,对,是她,没有错,就是她……

这个与我初中三年的同学,也我一直争霸的女同学,曾经宣告过,要紧跟我这个学霸的步伐,甚至要超过我,也要进入重点高中的毕菲真得来了。可我怎么回秦西学校的时候,没有听说她考进古镇中学呢?难道是招生部门漏掉了,还是我的消息太不灵通了?

我极力想找到答案,但现在的情形根本不是找答案的时候。毕菲满脸阳光自信地走过我的眼着,硬是挤进了一堆靠窗户聊天的新同学群里,当然她的到来,让教室里稍有发安静的片刻,因为她实在是太招人眼目了,二个多月不见,她显得更加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发肓,让她的身材高挑而挺拔,一头乌发虽然扎起来了,但更青春和富有活力,青春无邪的脸宠闪着自信的阳光。我不敢多看她,我怕她发现我在看她,怕她过来和我说话,至于为什么怕,我说不清;我更不敢与她的眼神相碰触,我怕眼碰时的尴尬,我怕我躲避不及的羞愧,我更怕那眼神夺走了的我心我灵,让我不能自拔。

“叮铃铃,叮铃铃……”8点准,上课铃响起,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了,三位刚才在教室外聊天的老师踩着上课铃的尾声先后进了教室。但很奇怪地是,他们进来并没有站上讲台,而是踱到讲台右边,靠第一排课桌前的空地上停下,站着不动了。我正好坐在第一排,三位老师就站在离我不到一米的位置,看着他们挺拔的站立和带着微笑的严肃,我悄悄地压住呼吸,怕放开来的呼吸声引起老师的注意,一下子走过来问长问短,我怕与陌生人说话,尤其是在众多人的场合下,更是怕得要命,我把埋下来,不敢再东张西望了。

“起立……”身边的秦淮突然喊了一声,我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因为起得太快,桌子被刚才趴着时的上衣衣扣带动地“咣当”一声响,虽然只是轻轻地一个声响,可这响声在安静下来的教室里异常地响亮,又是那样刺耳得让人难堪。

“老师好……”又是秦淮带头喊了一声!

“老师好……”这下是我们整个教室的学生同时发声,向刚刚我埋头时走进来的一位老师问好!

“啊……!”怎么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是老师,而且还是我们班的老师……?

不敢想像,竟然会是她,为什么会是她呢?一连串的疑问和她突然地再次出现,让我惊愕地张大了的嘴一时合不拢。

“同学们好!”只听得她一声响亮而清脆回问,那声音在坐满了新生和老师的教室轻轻地回荡,仿佛要等到穿透了每个人的身体后才会消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她的出现,我是异常地兴奋而激动,尽管出人意料(可能当时只是出我意料吧),但还是令我精神振奋,让我满有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