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Hello world

Hello,Hello world。Can I reach you。Can you hear me。The system is OK。The connection is bad。

昨天下了大雪。晚上回去的时候,路边一家服装店在搞促销,营业员在用扩音器声嘶力竭地喊着,真是特别卖力啊。我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像她那样努力过吧,恐怕连那样的一半都不曾有过。毕竟,悠哉闲散才是我的风格啊。啊,说不定,我在让自己更加的悠哉闲散的路上,不断地像那样努力着呢。

晚上又做了恶梦,醒来后,发现又是双手放在了胸口。于是把双手重新放回肚子上,回想着刚才的恶梦,进入下一段梦境。往往这样会有一个美梦在等着。这好像成了最近夜里的日常。恶梦里的自己,往往是不苟言语的,默默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发生,明明一切都是围绕在自己身边的 ,却仿佛一切都不关己。美梦里的自己却完全不同,总是喋喋不休,拼命地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嗯,典型的发情期综合症。万物生灵在这方面仿佛都一个德行。然而结局怎样,好像根本不在意一样。就如雾不知不觉消散,梦醒,已经到了快要起床的时间。曾想着把梦作为自己的第二人生,妄图自欺欺人地延长自己的人生长度。却注定无法如愿,就像不属于这边的东西一样,世界的排异反应会渐渐一点不剩地将它们驱散殆尽。人的记忆力在这方面真是一点都不可靠啊。

难得的休息日,一如既往地被被窝封印了一上午,尽管特别想出去看看满眼雪白的世界。

将近中午的时候起床,久违地做做午饭,边追着番边吃饭。慢慢地,习惯这种搭配后,在其它时间就变得不怎么积极地追番了,会去补补高分的美剧之类的东西,当然,可能也仅仅是因为最近的生活状态导致厌烦情绪不断滋长。因为也曾想过不要追番了,那样会腾出不少时间来吧,然后可以读读书写写代码抑或开始着手学学手工。但是,应该不会如意吧。人生从来都不会按照计划进行的。况且,自己也从来都不是那种拥有手账,一丝不苟按照 Todo List 去过生活的人。不管怎样,自己信仰的一直都是无所事事的人生,到最后都会在这条路上就范。

下午,去街上散步,去看这雪后白茫茫的世界。

如想象中一样,外边寒冷得让人不禁地蜷缩身体。呼吸变得可见。每当看到自己或别人呼出的白气,就想到早市上活蹦乱跳的鱼。多么蓬勃的生命啊。越是严酷的环境里,生命就总是会变得更加具象。所以,如若想要明确自己的存在感,自残与自杀就成了很不错且非常有效的一种方式。

本来以为雪可能会很厚,但却只是比薄薄一层稍微厚了一点而已,要像《情书》里那样厚就很好了。路上一直哼唱着中孝介的那首《花》。想当时,自己真的对这首歌喜欢得不行。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突然就哼唱起这首歌了。明明现在是万物凋零的时节。而且,一路上也一直在想着《BLEACH》中,讲述众人相遇之前类似前传之类的一集,场景设定是在樱花烂漫的四月。想想时节,数九寒天中最冷的阶段就快要过去,马上就要立春了,潜意识里已经为即将到来的万物复苏蠢蠢欲动了吗。

途中拍了几张照片,并不怎么样,但还是推上了社交网络。然后找了路上想到的《BLEACH》中的那集,开始回味渐渐入宅的那些岁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