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声,缘散无痕(第五章)

  那边的凤九她们注意到了连宋和东华帝君,不由吃了一惊,,凤九拉着陌羽,和成玉一起去给东华帝君行礼,行礼后,凤九,陌羽和成玉便去了另一边,连宋和东华帝君就在这下起了棋,凤九说:“东华帝君怎么来了,?怎么这么巧?”成玉说:“小殿下说不定帝君他老人家是对你也有意,想来看你呢。”凤九说::“成玉,妄议尊神是要挨雷劈的。”成玉说:“哎呦我的小殿下,你看你能放下吗?不容易!”凤九说:“不容易又如何?我在他眼里不过是只小狐狸,是一个小麻烦罢了,我想帝君来一定是觉得莲池风景好。”成玉笑了笑,陌羽说:“九九,我们接着玩吧,这天宫还真是有趣。”凤九说:“好,陌羽我觉得我们青丘的星星特别好看,过些日子,我带你去青丘看星星,好吗??”陌羽笑着说:“好呀,九九最好了。”凤九也笑着,陌羽牵着凤九的手,凤九没有拒绝,成玉也表示无能为力了,对连宋那回了一个眼神,也跟凤九他们逛去了,连宋也是无奈呀,身旁的神尊冷的可怕,突然神尊来了句你输了,连宋看了看棋局,真是输得可怕,处处都是死路,东华帝君说:“死路也可走出,你只是没有看到绝处逢生的地方,已至现在无生路可走。”东华帝君起身收了棋盘,向前走去,连宋跟了上去,想要看看东华帝君与青丘女君这出好戏。凤九他们玩的正高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本帝君记得青丘女君还未还本帝君的救命之恩,不知女君准备如何还?凤九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说:“帝君严重了,帝君曾说过不需要凤九报什么恩的。”东华帝君说:“哦?本帝君何时说过这糊涂话,也许是年纪大了,这记忆也不好了。”连宋在旁边忍着特别想笑的心情,凤九说:“帝君,明日我青丘必定备好重礼来答谢帝君对凤九少时不懂事的行为赔礼。”东华帝君说:“本帝君并不缺什么物件。”凤九说:“那帝君缺什么?”东华帝君说:“本帝君昔日走失了一只小狐狸,很是想念,曾经找了很久,可惜没找到,不知女君能否帮本帝君找到这只小狐狸?”凤九说:“小狐狸?”东华帝君说:“不错,赤色九尾的小狐狸,只有尾尖和脖上有白色的绒毛。”凤九一愣,他还记得,可是,我该怎么办,这明明就是自己,难道还要再次狐狸入虎口,不可以,现在我是青丘女君,不能被美色所迷惑,白凤九,清醒一点!凤九说:“帝君养的狐狸肯定是极其聪明的,她走了一定是她自己的意愿,帝君勉强找到,她也还是会走的。”东华帝君说:“哦?本帝君的小狐狸很乖,就喜欢在本帝君身边,许是思念家乡了,才暂时离开的。”凤九说:“帝君还有其他心愿吗?”东华帝君说:“除了这只小狐狸,目前没有了。”凤九真想抽自己,这可如何是好,白凤九你真是个白痴,说:“凤九必定尽力帮帝君找狐狸。”东华帝君说:“女君应该是先来后到,所以应该先帮本帝君找狐狸。”说着,随手化出了一颗丹药,是以前折颜给他调理身体的,现在他已经无碍了,说:“陌羽,你把这丹药吃了,便可痊愈,就算是青丘女君还了你的恩情。”凤九说:“帝君这是何意?”东华帝君说:“女君这样就可以尽心尽力的帮本帝君找小狐狸了,太久不见,很是想她。”凤九无奈的说:“那凤九谢谢帝君,必定尽力帮帝君找到那只狐狸。”东华帝君说:“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女君了。”连宋:“女君也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帝君了,此番不去太辰宫坐坐?”凤九说:“三殿下,我眼下还要照顾陌羽,就只能辜负你的盛情邀请了。”东华帝君说:“哦?本帝君记得女君的救命恩人本帝君已经给了丹药,那女君与我去太辰宫商量下怎么找到本帝君的小狐狸并无不妥。”凤九说:“帝君严重了,凤九尽然答应会报答您就一定会履行承诺,决不食言,只是眼下陌羽还需要我去安顿,3天之后我再去太辰宫拜访,帝君,可好?”东华帝君说:“本帝君觉得一天足以。”凤九说:“一天?”东华帝君说:“不错,女君快去快回,好帮帮本帝君这老人家找狐狸,不然本帝君年纪这么大,伤到就不好了。”凤九说:“帝君,你一点也不老,你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你是不会轻易受伤的,虽然凤九学业不精,但还是知道的。”东华帝君说:“你知道?从前本帝君怎么不知道你如此聪明,看来确实是岁月不饶人,你们都长大了,罢了,记得给本帝君找狐狸来。”说完,和连宋一起慢慢回了太辰宫,因为陌羽是凡人,所以东华帝君和凤九的对话,他是无法辩解的,东华帝君走后,陌羽说:“九九,你真要去帮东华帝君找狐狸?”凤九无奈的说:“是呀。”陌羽说:“我记得你好像就是只狐狸。”凤九说:“嗯,我也是九尾狐。”陌羽说:“那你我还会见面吗?”凤九说:“一定会的,陌羽,我要带你去昆仑虚,你可愿意?”陌羽说:“我愿意,九九,一定有一天我会成为能配得上你的人。”凤九说:“陌羽,其实,我若喜欢你,我不介意你是个凡人,一生一世确实很长,你走上这一条路,难保未来不会后悔。”陌羽说:“有你无悔!”凤九点了点头带着陌羽来到了昆仑虚,昆仑虚的人一见是凤九,便放了行,凤九找到了墨渊上神,带着陌羽一起向墨渊上神行了礼说:“上神,凤九今日来是想带着陌羽来拜师的,他是个凡人,我知道可能会给上神带来麻烦,可是凤九希望上神能收他做弟子。”陌羽说:“陌羽拜见墨渊上神,我希望能拜您为师,学到本领,日后护得住九九。”墨渊上神说:“做昆仑虚弟子是很辛苦的,你若能能坚持,看在十七侄女的请求,我愿意收你为徒。”陌羽说:“我不怕吃苦,还请上神成全。”墨渊上神说:“好,从此你就是昆仑虚第十八弟子陌羽神君。”陌羽与凤九连忙谢恩,墨渊上神允许陌羽与凤九再呆些天,可是凤九明日凤九就走了,走之前,凤九还对陌羽说:“陌羽,你好好修炼,等我的事做完了,我带你去青丘看星星。”陌羽说:“好,九九,你一定要快点帮完东华帝君,我想和你一起去你的家乡。”凤九点了点头,陌羽上前抱住了凤九说:“九九,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有一日我一定要娶你!”凤九不语,是因为她也不知要如何说,要怎么说,陌羽并不在意凤九的沉默,他知道她还是有些心结,既然她不说,我便慢慢守护,不能伤了她,凤九与陌羽告了别,陌羽看着凤九渐行渐远的身影,痴迷了。

  凤九来到太辰宫,天兵通禀后,凤九进去了,行了礼,说:“青丘女君奉东华帝君旨意来帮帝君找狐狸。”东华帝君说:“如此,女君走吧。”凤九愣了一下,起身,跟着东华帝君开始去找狐狸,凤九知道那狐狸就是自己,可帝君早已知道,为何还要找我来找我自己,帝君见凤九在沉思,不想打扰她,用读心术才知道这小狐狸在想为何自己要让她找自己,看了几百年不见,她聪明不少,停了下来,说:“凤九,你这些年可曾恨我?”凤九说:“帝君严重了,昔日凤九不懂事,惹了不少祸,说来都是凤九任性,帝君不怪罪凤九,凤九已经很感恩,我与帝君该散的早已经在三百年前就散了。”东华帝君说:“你与我三百年前缘分未散,凤九你可愿相信我?”凤九说:“帝君,我只是只小狐狸,当初喜欢你的那只小狐狸早就被你亲手杀掉了,你我只是君臣,恐怕连朋友都不是,所以就算帝君以后会有帝后,也不会是凤九,这一点,帝君没对我说,我也是知道的,三生石定天下姻缘,试问帝君当初抹掉名字有何不是逆天之举。”东华帝君说:“凤九,三百年前我曾说过如果三生石上有我的名字,我会喜欢你,现在三生石上没有我的名字,我还是喜欢你,欲望已生,诛心难逃,这都是劫数。”凤九说:“诛心?”东华帝君说:“不错,诛心之劫,除非受劫之人羽化,或者他心里让她执念的人羽化,无解之劫。”凤九说:“你为何当年不告诉我,东华帝君,你为什要这样,我一次次的想要和你在一起,你一次次拒绝我,对我无情,还在我每一次都想放下你之时一次又一次给我希望,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东华帝君说:“九儿,我当年失去九重法力,恐无力护你,远离你,是对你最好的保护。”凤九说:“帝君,我们回不去了,诛心之劫,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我们在一起,天道不允,当初凤九不信天命,可现在我觉得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在一起最后四海八荒战火不断,生灵涂炭,这都是你告诉我的,这四海八荒是你用毕生心血平了的,凤九不想去破坏它,帝君,让我们在心里默默的爱着对方吧,这样你才不会受伤。”东华帝君说:“这是你想要的?”凤九说:“我希望你我此生不见,许次心愿,此生不悔!”连凤九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用都沙哑的声音说出来这句话的,东华帝君说:“好一个此生不悔,白凤九,要是本帝君不允呢?”凤九说:“帝君,我和你本就无缘,现在卦象也显示凤九的有缘人出现了,帝君,放手,两不相伤,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再想起曾经朝夕相伴的小狐狸,你是东华紫府少阳君,我是青丘女君,你我二人是君臣。”东华帝君说:“既然是你所愿,本帝君不勉强,白凤九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此生不悔!”说完飞身走了,留下终于忍不住的凤九,在泪如雨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