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白头偕老,并不只因为爱情

那年代,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文 / 慕宸海

河畔的青草参差不齐,在风中摇曳着,星星点点的野花点缀其间,青年摘下一朵红色的小花,做成戒指的形状,戴在身旁女子的手上,女子低头害羞地笑着,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衣角,一脸幸福。

由于年代久远,照片早已泛黄,但相片中人的脸还清晰可见。女孩的头发乌黑油亮,梳成两条不长的辫子,垂挂在耳旁,上面还结着两个红色的蝴蝶结,温婉恬静,满是少女的娇羞。男子一头短发,风华正茂,侧着的脸轮廓分明,一双有神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笑容,灰色的褂子在风中轻轻飘扬。

我隔着窗,看了一眼院子里躺椅上的奶奶,布满皱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笑容如初。

爷爷说,在我们家大事都是他做主,小事都是奶奶做主,他这辈子只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娶了她。

白头偕老,相濡以沫,一走就是六十多年,他们彼此之间从未说过一句“我爱你”,拜堂那天,是他们这一生第二次见面。

01

十七岁那年,爷爷跟随他的父亲来到奶奶家提亲,只是因为他们年纪相仿,在媒人的撮合下,就见面了。

爷爷说,第一眼见到奶奶,就认定这会是伴他一生的女子。奶奶很怕见生人,在客人面前有些忸怩不安,她总是低着头,脸红到了耳根,一对辫子在肩前晃来晃去,站在她父亲身后,只是微笑。

奶奶的父亲将奶奶平时所做的女红拿出来给大家看,她绣的那一对对鱼儿,一朵朵桃花精美鲜活,灵巧无双,众人均赞不绝口。不仅如此,奶奶还会写字,虽然认得的字不多,但在那个时代的乡下女孩中也是出类拔萃的。

“只是,这孩子的娘去得早,她到现在还不怎么会做饭。”奶奶的父亲叹了一口气,奶奶的头低得更下了。

爷爷的父亲和媒人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毕竟会做饭在那个时代是对女子的基本要求。

“我会做饭,我会做饭啊。”爷爷激动地挥舞着手,大家都笑了,他们的婚事也就这么成了,毕竟做饭以后还可以慢慢学。

事实上,结婚以后奶奶也很少做饭,虽然她的厨艺进步了不少,但只要爷爷在家,厨房里的活就全由他包了。他说,他的手艺比奶奶的要好,奶奶只好笑着退到一旁,眼里闪着幸福的泪花。

02

村里又有人去城里了,他们说那里地方大,能挣钱,面朝黄土背朝天哪里比得上那儿的收入。

婚后不久,爷爷就带着奶奶告别了这个偏僻的村子,因为不舍得她跟着他在一间陋室里贫困一生。

城里的日子没有人们说的那样好过,他们在亲戚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小店,勉强度日。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盈利,高昂的房租和寥落的顾客使他们难以入眠,为了省钱,常常去买别人挑剩下的蔬菜,一吃就是好几天。

那时正是秋冬季节,西北风呼啸不止,吃过晚饭,奶奶一人坐在火炉旁织着毛衣,不住地向门外眺望。这么冷的天,他跑到哪里去了?

烛光越来越昏暗,照着狭小的屋子,门上的帘子忽然被掀了起来,爷爷笑意盈盈地跑进来,不断地喘气。

“你去哪里了?跑这么快做什么?”奶奶放下手中的毛衣,攥住爷爷冰凉的手,这才发现他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我看城里人过生日都买这个东西的,所以也去给你买了点儿。”爷爷嘿嘿笑着,把盒子塞到了奶奶怀里。

奶奶这才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捧着那盒据说是从上海进口的洋点心,一边哭一边笑:“你哪来的钱买这东西啊?”

“我把爹留给我的那块儿玉给当了。”爷爷摆摆手,拉着奶奶坐到了火炉边。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当了呢?就为了买这个?”奶奶放下点心,一脸责备。

“有了你,我还要它做什么?”爷爷笑着打开了盒子,取出一块放在她手上。

屋外的夜风不停地吹着,屋里两个人捧着小小的盒子,相互推让,本来就没几块,竟吃了快半个时辰。

那个盒子,奶奶保存了很久,颠沛流离许多年,她一直带在身上,直到后来要被当成废纸扔掉时,大家才知道了这背后的故事。

简单平静的生活很清苦,但就是这样的日子也无法长久,一声炮响,这个沉睡已久的内陆小城,转眼就沸腾一片了。

沿海地区的枪声早已响起,只是没想到战火烧往内地,速度竟如此之快。市里的百姓惊慌失措,枪声和轰炸声离大家那样近,人们祈祷着、哭泣着,吓得面如土色。

为了躲避灾难,大批人踏上了逃难的艰辛历程,听说敌人对乡下的进攻稍微弱些,爷爷和奶奶决定先回家里避一避。

还好公路受到的破坏小些,据说前两天火车站遭到了轰炸,整个车站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汽车在路上穿梭着,时有爆炸声在不远处响起,爷爷捂住奶奶的耳朵,把她揽在怀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怕,至少还有我在你身边。”

奶奶不住地点着头,那一刻,她不再害怕,只要有他在身边,就无所畏惧。

敌人的飞机仍在省城上空盘旋,他们虽然住在城郊的乡村,但炸药随时就在身旁爆炸。每当警报拉响,大家都会四处逃窜,爷爷总是抓紧奶奶的手,一刻也不放松。

那时,他们匍匐在地上,闭着双眼,捂住耳朵,心里默默祈祷能逃过此劫,等飞机的声音渐渐远去,他们睁开眼,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和身旁的绿树红花,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那个时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你还在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

那时候,村子里游击队的抗日活动很活跃,爷爷主要做一些帮助他们传递信息的工作,虽然不用上战场,但也时刻危险重重。

每一次爷爷出去送信,奶奶都会坐到窗前,一直等到爷爷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门口,才敢安心去做别的事。

村子里不断传来有人出去就再也没回来的消息,每一次爷爷出门,奶奶都心惊胆战,也是从那时起,奶奶开始信佛,在枪炮声和邻居妇孺的哭喊声中静静地坐在屋子里,一遍遍地祷告,祈盼着爷爷能平安归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从前胆小内敛的奶奶在面对尸体和轰炸声时竟可以从容不迫,她笑着对乡邻说:“我还要等他回来呢,有他在,就不会有事的。”

对着大门的那个西窗,承载了太多她的忐忑与欣喜, 晚年时她常常坐在那里,眺望窗外绚丽的夕阳,脸上宁静平和,充满笑意。

03

战争的硝烟散去了,但他们的生活依旧不易,加之自然灾害的影响,穿衣吃饭都成问题。

那时,奶奶刚生下小姑,面对一堆喊饿的孩子和脸色苍白的奶奶,爷爷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旱烟袋里的烟叶早已用尽,他就拿着空烟杆,吸里面残留着烟味的空气。

傍晚的时候,爷爷提着一小袋玉米跑回来,兴高采烈地奔进了厨房,孩子们欢呼雀跃,奶奶却看到了爷爷微笑下的无奈。

玉米是从邻居家里借来的,这种时候,大家都缺粮,爷爷说尽了好话,就差快点跪下了,对方才勉强答应。爷爷说,他一生从未如此卑躬屈膝过,在敌人面前也没低过头。

饭做得异常简单,但大家却像在享受一场盛宴一般 ,爷爷在一旁看着,连日的愁眉终于舒展。

“你怎么不吃饭呢?”奶奶看到爷爷只是一直坐着,不禁问道。

“哦,你们先吃,锅里还多着呢。”

奶奶半信半疑。一连数日都是这样,奶奶似乎明白了什么,挣扎着下了床,偷偷来到厨房,才发现锅里几乎只剩下清水,爷爷躲在灶台后,碗里零零落落飘着几粒玉米糁。

原来,他将食物都给了奶奶和孩子,自己只剩下了像水一样寡淡的汤。

奶奶慌忙将自己的碗捧过来,塞到他手上,泪落在碗里,与汤融在了一起。

这样困苦的生活,他们携手与共,终于熬了过来,不用再为吃饭而发愁,只是随着年岁渐增,他们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了。

奶奶的身体一直不好,长年吃药,却不见好转。不知何时,爷爷竟也信起了佛,每到特定的日子,他总会去庙里为奶奶祈福,家里的柜子上,也摆上了观音的塑像,每日跪拜,从不间歇。

有一次,我生病住院,回来时爷爷来家里探望。他整天念叨着家里的奶奶,才待了两天,就急不可耐地要回去。

“她本来就很少做饭,现在身体又不好,一个人在家里都不知道有没有吃好睡好。”

“她最近总是失眠,每天晚上都要和我絮叨半天以前的事,现在她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定更睡不着了。”

“也不知老婆子这几天过得好不好,不行,我得回去了,她一个人在家,我放心不下。”

看到爷爷一脸认真的模样,大家都笑他越老越像个孩子了,连忙为他收拾东西,送他回去。

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他们已经融进了彼此的生活,谁也离不开谁了。从前的日子过得真慢,一生一世一良人。

爷爷和奶奶很少吵架,但那一次,却把大家都吓到了。

爷爷打电话给我们说,奶奶不见了。大家惊慌失措地赶回去,却看到奶奶正坐在院子里的树下,一边喝茶,一边听爷爷讲故事。

爷爷尴尬地笑了笑:“我还以为她赌气藏起来了呢,原来是到村头拉家常去了。”

奶奶指着爷爷一脸无奈地说:“这老头子,才一会儿不见,就满世界里找,搞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出去了。”奶奶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脸上的幸福使人钦羡。

爷爷和奶奶都没有手机,爷爷就挨家挨户地找,后来大家就帮着一起找,一直找到村头,才听到奶奶的笑声从屋里传来。

“我家老头子总是不让我一个人出门,说是不放心,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把我当小孩儿呢。”

屋里的人都大笑起来,爷爷拄着拐杖走进去,笑着把药塞到奶奶手里:“真是越老越小了,整天闹着不想吃药,我把糖都给你准备好了。”

奶奶窘得满脸通红,拉起爷爷的手:“我们回去说,我们回去说。”

众人又笑起来,爷爷和奶奶的故事在村里竟传成了一段佳话。

爷爷住院的时候,通知大家都不要告诉奶奶,只说他是到女儿家里住几天,过些日子就回来。

“我这辈子从没对她说过谎,这是第一次。”爷爷盯着苍白的床单,眼神里有惭愧,也有坚定。

医生说,爷爷这么大年纪了,情况可能不太乐观,要大家做好准备。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再瞒着奶奶,不能让她留下终生遗憾。

当奶奶握着爷爷的手颤抖不止时,爷爷从昏迷中醒来,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看得出,他很想挤出笑容,但此时他已经虚弱到连笑都笑不出了。

“老头子,你可要撑着,你不能走在我前面,你要走了,我一个人住着,肯定会想你,会害怕,会睡不着。”奶奶拉着爷爷的手,泪水一滴滴落在他的手心。

爷爷用尽全力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苍白又无力。

一生一世一良人

04

“老头子,总是让你做饭多不好意思,今天我来做饭,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奶奶看了一眼快要落山的夕阳,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咦,老头子又去哪儿了?老头子,我们回家,吃饭了。”奶奶四处张望着,一脸焦急。

我别过脸,对着远处的山丘,泪水又滑落了下来。

爷爷走后,奶奶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楚,但每到吃饭时,都会记得为爷爷备好碗筷。

六十多年了,变的是年龄,不变的是对彼此的深情。因为爱,从来不会有沧桑。他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在他们心中,对方就是自己生活与生命的全部。

相濡以沫,包容忍耐,白头偕老。在那个年代,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爱情就像烟花的绽放,再美丽也是一瞬间的华彩 。能够白头偕老的,并不只是因为爱情,因为爱已成为责任,变为习惯,静水长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姓名:陈权 公司:青柠养车 【知~学习】 《阿米巴经营》音频打卡第9天 《轻课口语》打卡第368天 【行~实践】 ...
    水青柠阅读 63评论 0 0
  • 选择是件比较难的事情,小到今天吃什么,穿什么衣服,大到上哪个学校,和谁结婚…… 我一直有选择困难症,到现在为止做的...
    史终成长阅读 11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