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对有些人来说,喝酒只是种应付,我就是为了应付才会喝酒。

这么说来,我是个没有原则的人了,酒只是种交流的工具,不能喝或者不想喝,干什么要勉强?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目前喝过的场子都有领导在场,第一次是加班被犒劳,第二次是因为工作性质被带出去游玩,最后以年终奖励或鼓励为由被喝了一场,现在的定义是女中挑一,男里不足。

最初以为红酒烈度适中,适度饮酒没什么大碍。时间久了才发现红酒太阴险,畅饮时无妨,过后就开始闹腾起来,稍微老实点就会被欺骗和玩弄,实在不符合正常规律!

白酒属于简单直接的范畴,能喝不能喝很快就一展无余,免除等待的不安和焦虑,大方得很!有的人聪明点,会适时调整面色或语言,总有人懂得你的不便和不适,反应慢点就是命了,能力如何不重要,身体机能会帮你说明一切。

酒精是怎么样的魔力?显然很多人已经沉浸他的温柔和魅力。焦虑不怕,这会已经忘却了刚刚;压力又是什么,我醉了,一切都是可以推脱和忘却的,就连总是让人紧张不安的音乐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我现在没有了思想,可能是没有了一切。

音乐终于没有了由来和象征,此刻充实了清醒与荒芜之间的空档,不会吵扰我的休憩,不会搞乱我的规划,尽管表达,尽管描写,我是个旁观者,一切变化与我关系不大,乐与悲就如此了。

应酬与应付,本质上是一致的,能力强与弱暂且不谈,同意与否又有何干?发言权才是说是与否的关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