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永远的神佛

用文心记录生活(七十)2020.05.18

                    ~1~  慌乱从哪里来?

“这麻婆豆腐看起来不错唉。”儿子兴高采烈的打开外卖包装。(是的,是外卖。)激动中手一哆嗦,油腻腻的汤洒在了新买的桌布上。

啊,儿子很紧张,“这可怎么办?洒了这么多,桌布弄脏了还能不能擦掉?”“哎呀,我可真是的……”

慌乱地不知道该做什么。估计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我的内心也泛起一些情绪。深呼吸,回到平静:“拿纸擦-----”  擦掉了一部分。“没事,这桌布是防水防油的,去拿湿抹布擦。”

“Yeah,太棒了。”湿布擦完,又清洗了一下。果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可是回想一下,儿子为什么会如此慌乱和自责?

害怕我会责备他弄脏了漂亮的新桌布,浪费钱?

担心我嫌弃他,笨手笨脚,收拾起来麻烦?

自责动作不利索,吃饭的事业不能如自己所愿顺利进行?(哈哈,我情愿这个是主要原因)

一起收拾停当,愉快的开吃。不知道想起什么,很动情的向儿子表白:“知道吗宝贝,不管你做了什么,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原谅你(包括爸爸妈妈),你都要能够原谅自己。”

这本来就没什么:只洒了些汤,这菜也没损失多少;桌布弄脏了,想办法清理。即使弄不干净,重新换一个也花不了多少钱。刚才的慌乱和自责好像都没有什么必要。

所以这慌乱和责备也许不是来源于这一次,来源于小的时候的情绪记忆和程序植入。

但愿这一次的互动,可以是一个清除疗愈。

记住,20岁的大宝贝,永远要原谅自己,不去苛求其他人(包括父母)的包容,自己一定要做自己的神佛,包容原谅自己。

              ~2~怎样才能对别人慈悲?

一边给小y做bars,一边聊天。沉重的叹气:“唉,我怎么觉得身边的人,或者我遇到的人,没有一个活得很正能量,很快乐开心,能够活出自在的状态。”“当然我自己也是这样,总是有做不好的地方,设想的不错,但一执行就很焦虑,不仅对自己苛责,也用完美挑剔的眼光要求别人。你说我自己追求完美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不能够包容别人,像佛一样有大爱和慈悲。”

“是啊,听起来是真是焦灼,纠结和沉重。”

有对自己的评判有对别人的不满,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责备和更高的要求,不能够对别人宽容。

对自己苛责追求完美的人,能够慈悲的宽容别人吗?这是个问题。

“你对自己的苛责的声音是你的吗?还是你小时候从父母那里或身边人那里听来的,对你的责备声,时间久了内化成自己对自己的了。”

“而自己没有被慈悲对待过的人,能够对别人像佛一样慈悲和大爱吗?”

小时候没有力量自我照顾呵护,也没有幸运有真正成熟、修为到近佛境界的父母陪伴成长起来。

长大后要庆幸自己有觉醒的机会。能做到,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没有做到怎样的成功和成就,都能够给自己包容、耐心和慈悲,永远相信自己,爱自己,等待自己?不苛责对别人像佛,问问自己,能否先像佛一样对自己慈悲?从能允许自己不能够对别人慈悲开始?

小y似有所悟,连连称是……

            ~3~佛的慈悲是什么样子的?

2016年的春节,看过一个电影,记忆非常深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性感冷艳之极的巩俐饰演的白骨精。豆瓣评分不高(5.6),本人对电影特效、演技、音乐、音效等不太会评价,但它的主题挖掘确实震撼到我,触动了心灵。

影片里的白骨精给我的感觉像以前一样,美艳,但阴森恐怖,令人齿寒。但某个瞬间,会看到她眼神里的忧郁。原来剧情会追溯到她曾经的身世遭遇,也是她成为害人白骨精的原因。

原来白骨精的前世是个美丽的姑娘,嫁给一家富贵人家,后来有了疫情,人们便说是她妖孽,是她带来的,于是把她绑在山上,让秃鹫啃噬她的骨血,只剩下一副白骨,她怨念丛生,千年为妖。

原来她作恶多端的源头,是遭遇了不公的对待。那个最初的她,也曾连接着纯真和爱。

那个极致善良,被爱憎分明的悟空又恨又爱的唐僧,慈悲的洞悉一切,一次次宽恕白骨精,甚至愿意舍去自己的生命,保住白骨精不魂飞魄散,能够有轮回的机会。

这就是佛的慈悲和没有分别的众生之爱。

当别人不能够像佛这样包容原谅你的时候,你能不能这样对待自己?

无论怎样都能够原谅自己,无条件的爱自己。在此基础上,可以再问自己一句:“怎样可以更好?”

记住:做自己永远的神佛,作为可贵的生命,你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