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堵门,贾琏笑声,平儿舀水,脂砚斋大赞贾琏“戏”熙凤

副标题:曹雪芹为什么隐笔写贾琏白天戏凤姐儿?

第七回贾琏和王熙凤夫妻午间过夫妻生活,曹雪芹聊聊几句带过,却偏偏引做回目:送宫花贾琏戏熙凤。这一段除了小丫头堵门,贾琏笑声,平儿舀水,并无过多描述,却堪称经典,脂砚斋评论对此大加赞赏,我认为非常有理。

【甲戌双行夹批: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身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略一皴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渎阿凤之英风俊骨。所谓此书无一不妙。甲戌眉批: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此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

脂砚斋对作者为什么明明要写凤姐情事,却偏偏不明写做了解释。

第一,王熙凤青春年少,与贾琏少年夫妻,岂能不写二人闺房之乐。曹雪芹不止一次暗示她与贾琏闺房情事,比方贾琏调笑:我不过想变个法,你就扭手扭脚的。正是二人年少夫妻,柔情蜜意之情景。

第二,红楼梦毕竟不是金瓶梅,无法用白描写王熙凤贾琏的闺房之乐,所以就用暗写。脂砚斋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描写,正应了丰儿堵门,贾琏笑声,平儿舀水之背后事。全不写王熙凤,却处处露出王熙凤之存在,令读者遐思也是乐趣。

第三,脂砚斋做为中国传统文人,也代表了曹雪芹的思想。古代文人讲求含而不露的隐喻。是以《红楼梦》最高明之处就是隐喻多多,处处留香。经常会有柳暗花明见“鹦鹉”之乐事!她说凤姐情事描写远胜仇十洲的《幽窗听莺暗春图》,就证明意淫远比眼见为妙。

贾琏和王熙凤的关系经历了一从二令三人木的阶段。二人午间情事,正是两人新婚几年,琴瑟和鸣之写照。曹雪芹与无声处寥寥几笔将王熙凤夫妻和美意气风发写的酣畅淋漓。让人不自觉以为王熙凤人生必将幸福无比。甚至王熙凤也如此认为,脂砚斋用英风俊骨形容王熙凤,岂不也是王熙凤所想。

随后凤姐儿协理宁国府,操办元春省亲,正是人生顶峰。如果她的人生一直如此,将彻底实现人生赢家。可事实并非如此。秦可卿托梦给王熙凤,用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形容贾家之盛极必衰,岂不也正是形容王熙凤之处境?

说回贾琏与王熙凤的午后情事,借由周瑞家的送宫花,见到丰儿堵门,贾琏笑声,平儿舀水,将王熙凤的“性福”隐写于文字背后。实在是最高明的写法。不怪脂砚斋大加赞赏,实为所有观着一大赏心悦事!

贾琏如何戏熙凤,不用描写,也不用告知,世人皆心知肚明。语气拉拉杂杂写一堆文字描述,只会降低世人对王熙凤看法,实不如寥寥几笔一笔带过,更能突出后面林黛玉嫌弃宫花效果,其实,整个第七回,最着力写的,恰恰是贾琏戏熙凤!

君笺雅侃红楼,多歧为贵。你的关注将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动动手指,关注一下,欢迎收藏转发。非常感谢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