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了

臧克家有诗云: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在依山傍水的小李庄,就有这么年逾花甲的两个人,看完这篇文章,你就知道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每天的傍晚和早晨,小李庄村外的公路上,经常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从村里走出,两个人都已是满头白发,老态龙钟。男的弓着腰手里拿着根棍子,边走边舞,女的在他身后跟着东张西望,但是来来往往的村里人,几乎很少有人跟他们说话,村口玩耍的老太太们,看见他们过来,立时缄默不言。

不用说,这两个人是两口子,男的今年八十一,女的七十九。按常理,这样年纪的人走到哪都是被叫爷爷奶奶的人了,可是,在这个村子里,没人这样叫他们,都是直呼其专有名字,男的叫老赖子, 女的叫破烂货,为什么老太太们看见她就不说话,因为,这两个人从年轻就不是省油的灯,是个有名的无赖。现在人家都不跟他们说话,看见她就闭嘴,有一次,因为这个还打了架,男的竟用手里的棍子打了人,纵使派出所来人,又拿这两个七八十岁的人怎样?所以,时间长了,人们都明白一个理,就是疯狗咬了人,难不成人还会去咬疯狗一口,所以谁都犯不上跟这个倚老卖老的人一般见识。

提起这两个人还有他们家那三个儿子,村里哪户人家不被他们欺负过?这一辈子坏事做绝,活到这个年纪,没人搭理,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现在他们淫威已尽,人也老了,就像入冬的蚂蚱,再也蹦不起来了。他们从街上走过,就像这两个人不存在一样,这样的人活着,在人们的眼里,已经死了。

世上的因缘总说,千里有缘一线牵,对这俩人,却是寻着臭味来相见。说起早年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的过程,还有点戏剧性。老女人名字叫陈奎新,她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长的人高马大,年轻时长的还有几分姿色。在那个年代,农村还是比较保守的,但陈奎新却开放的很,在娘家从十七八岁就开始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多次趁着家里人外出干活时叫人到家里胡来,一次被其兄长堵在房里,闹得满村风雨,气的她的父兄都抬不起头来,她的爹娘赶紧找人托媒把她嫁出去。

媒人人托人,不久就打听到二十里外的这个小李庄有个大龄光棍,陈奎新不情愿地被其兄长拉着来相亲时,刚巧在村口遇到了现在叫二赖子的人,二赖子名叫杨木心,那时还是个教书匠,穿的板正,头梳的溜光,个子虽然不高,但穿衣打扮肯定比那老光棍强一万叶子,杨木心看见媒人领着一男一女,觉得肯定是来相亲的,就多看了这么一眼,这一眼正好被陈奎新接住,陈奎新媚眼一抛,暗送款曲,三下两下就把那个读了几天书,本就有点风流本性的杨木心惹得心旌荡漾。

于是陈奎新回绝了,直言相中了村口那个跟她眉来眼去的人,那个杨木心虽然是个教书匠,但品行不咋地,据说兄弟五个,就是他不顾家境贫寒,父亲病重,非闹着上学,让三个弟弟早早辍学,现在父亲病逝,孤儿寡母的日子更难了,他挣得那钱从来不给寡母和弟弟。他呢读了几天书,一般老实巴交的姑娘他看不上,那天偶遇陈奎新,看到那个迷人的眼神他当即就酥软了,正所谓臭味相投,一来二去这个歪打正着的亲事就成了。

陈奎新如愿嫁到了小李庄,她的到来,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杨家的家门不幸,也使小李庄的村民遭了殃,整个小李庄都被她搅得鸡犬不宁。

陈奎新和杨木心相遇,如干柴烈火,不久就连续焚烧出了三个儿子,这在重男轻女的农村,不啻于野鸡变成了凤凰。

她用自己的实力(仨儿子)再加上花言巧语控制了婆婆,看那个妯娌不顺眼,就去欺负那个,稍有反驳,她就冲上去,连打带骂,直搞得整个家庭乌烟瘴气、日不聊生,而杨木心听之任之,根本不顾及母子及兄弟情分,甚至还助纣为孽。

为了自己家兵强马壮,她还专门请了拳脚师傅,来教仨儿子学习武术,可是武术学到一年就停了,原因是中间出了岔子,这个岔子就是她跟拳脚师傅上了床,那天,杨木心去学校上课忘带课本了,中途回来拿,发现仨儿子在街上玩,家里大门锁上了,他用钥匙打开大门,发现老婆和拳师正在床上翻滚,他气急败坏地赶走了拳师,将老婆暴打一顿,陈奎新声俱泪下并反咬一口,说是她被拳师强暴,杨木心容不下老娘,容不下亲兄弟,却容忍了老婆的出轨,因为他也是到处寻花问柳之人。

俗话说,有才无德最可怕,他读了几天书,成了教书匠,但他并没有学会做人怎会育人,肚子里那点墨水全变成了坏点子,老婆出轨后不久,他就被开除了,原因是他涉嫌猥亵女童!他经常以辅导作业的名义叫长的漂亮的女学生到他办公室,他摸女学生的脸蛋、屁股,女学生告诉了家长,家长找到了教育局,在学生的指认下,他被清除出人民教师队伍的行列。

所以两个人各有短处在对方手里,反而相安无事。退职回家的他,干起了买卖,仨儿子疏于管教,也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变成泼皮无赖,在村里为非作歹,想骂谁就骂谁,想打谁就打谁,谁家大人找上门来,两口子不但不训斥自己的孩子,反而帮着孩子把人家骂出门,人家还口,杨木心就动手打人。惹不起还躲不起,慢慢的村里人都对他们一家敬而远之。

大儿子出了车祸断了腿,身体残了心理更残,依仗自己的残疾想干嘛就干嘛,在他娘的帮助下,采取一哭二骂三上吊的伎俩,就连为救他命为他输血的亲叔他也敢骂,并从亲叔手中抢走了菜园,因为他娘和亲婶发生口角,他拿刀子捅伤了亲叔。

二儿子学会了坑蒙拐骗,从村民手中借钱不还,几乎家家他都有借的债,多则几千,少则几百,但是他一家人整天吃香喝辣,乐哉悠哉,就是不提还钱的事,有几个去要债,反而被他骂出来,甚至进行人身威胁。

三儿子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早就进了几次监狱。

即使这样,老两口仍然恬不知耻,到处帮着二儿子忽悠,说是二儿子在外干了大买卖,动辄上亿,每天能挣上万元,他儿子要招人,每个人先交押金五千元,本村的忽悠不来,他们的业务拓展到了邻村,现在都知道小李庄有个大骗子,还有两个老骗子。现在他们当然一分钱也没骗到,反倒成了人们的笑谈。

年轻时,婆婆是他利用的工具,等到婆婆明白时,不再听她的话,很多年,她都不跟婆婆上门,更别说那一分钱的赡养费了,可是等到婆婆快九十岁的时候,村里办着要几个兄弟轮流伺候,一家轮五天,每次轮到陈奎新家里,陈奎新用饿、打、冻等手段来残害老人,大冬天里,陈奎新和杨木心将老人反锁在院子里,关上大门就出门了,一天不进门,任凭老人在院子里冻着、饿着、渴着,有时候晚上,他们就把老人关在门外,老人进不了家门,就躲到村口的柴草垛里过夜,这两个人对一个九十岁的老人所犯下的罪行令人发指,真是禽兽不如!

现在老婆婆已经去世了,没有人可以揭发他们的罪行了。但是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们期待着,看这两个人究竟得到什么报应。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三十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前小李明明很爱。毛欣在爱的证据里找不爱的证据。后来小李明明没有爱。毛欣在不爱的证据里找爱的证据。 刚刚毛欣与她的...
    毛欣与小李阅读 850评论 3 1
  • 周二晚上在朝夕里听了六哥在橙子school的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的分享,于是又把他书里的这一章节看了一下,顺带逼自己...
    简单在心阅读 61评论 0 3
  • 夜来读《将进酒》,觉得李白同志真是个能人,把活生生的一个劝酒说成了千古绝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
    北鸟阅读 160评论 0 0
  • (此文曾先后发表于TW洞见和InfoQ) 2015年11月,ThoughtWorks发布了新一期的技术雷达。技术雷...
    BY林子阅读 487评论 0 13
  • 面对自己写了八千字,又改了又改的文章,送给大咖看,被批驳一番,最主要的问题是论点不充分,文献不够新,要大刀...
    sweetleave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