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意外,要用一生去弥补(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米瑾在“中山交换生欢迎party”上,把自己来台湾的仓促由来讲给身旁的男生听时,那个男生爽朗的大笑,他脸上带着party游戏的羽毛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睛璀璨如月光。

“请同学们摘下面具,就从身边的同伴开始,互相认识吧,以后都是同窗好友。再次欢迎大家来到台湾!来到中山!”台上流光溢彩,主持人软软糯糯的台腔有些醉人。

米瑾摘下面具然后看向了邻座的同伴——刚才听她讲述仓促由来的男生。后者也随之摘下了面具,那一刻,米瑾有片刻的恍惚,然后,她听到了无数女生的议论唏嘘。

米瑾发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朗的男生。

完美的脸庞宛如上天的宠儿,象牙白肌肤在霓虹灯照耀下散发出清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质地精良的白棉条纹衬衣,银灰色休闲裤,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超前于同龄人数倍的优越和精英气质。

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已然成为整个会场的中心。

“你好,我叫李熠,英国O大研二。从英国来台湾交换主要是对美食感兴趣。听闻这边夜市超有名。”李熠看向发呆的米瑾,绅士又温和的笑。

然后米瑾感到自己的脸不自然的烧红起来。

Party结束后,米瑾就无比嫌弃自己。居然在美色面前完全摸不着方向。后来还晕乎乎的答应了李熠“明晚,咱俩一起去逛夜市吧。算我请客!”

回到宿舍米瑾就联系上了在台大的梁辰。当梁辰还在惊诧米瑾也来了台湾时,米瑾就告诉了他李熠邀请自己一起去逛夜市。电话那头,梁辰意外的有长久的沉默。

“我家里有亲戚在台湾,我来台湾前,她们给我整理了超全的美食攻略。你和李熠都才来,没时间知道得太完备。我明天傍晚,也就是你们出发前把攻略发给你……玩得开心。”梁辰最后说了句,就有些急促的挂断了电话。

当第二天晚上,依靠着这份攻略,米瑾和李熠玩得很开心。吃了些什么,李熠说了什么,米瑾一直都处于半边脑袋掉线的状况。在四周路过女生的侧目中,在高雄夜市的灯火下,显然精心打扮过的李熠俊朗得出尘,绅士般优雅的一举一动无一不彰显着他完美的“优秀”。

也就是那一刻,米瑾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女王女皇,而是个俗气的小女生。当最后李熠送她回来,对她说些“一见钟情”之类的话,米瑾无法控制自己的就点了点头。同时心里还带着小女生庸俗罪恶的偷喜。

而此刻台北。台大。凌晨两点。梁辰醒了。

说台湾有亲戚的话都是骗米瑾的。他哪里有亲戚,那份攻略是他熬夜搜集资料、亲手整编。然后傍晚发给米瑾后,他倒头就睡了过去,直到凌晨两点。

梁辰苦笑了声,今天本来安排是一个美国知名教授的见面会,他作为交换生中的代表出席。那名教授是他专业里的巨擘,也是他的偶像,申请来台大交换也是听到他会在台大演讲。然而,为了那份攻略,一切都错过了。

怎么当时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攻略差事呢。梁辰也有些不明白自己了。正巧,手机响了,女朋友卢琳关切而焦急的声音传来:“辰,你怎么都不接我电话?”

“在睡觉。”梁辰解释道。

“大白天的你睡觉?你不是今天要去听John教授的见面会么。”卢琳的声音愈发不解了。
  
“对啊。昨晚熬夜准备见面会的发言讲稿。都没睡觉一大清早就去见面会了,回来太累了就直接睡了。”梁辰话出口后,才发现自己面不改心不跳的编了一个完美的、挑不出一丝错儿的谎。连他也奇怪,自己到底是在试图隐瞒什么。
  
“哦。好吧,你好好休息。”卢琳千叮万嘱后挂断了电话,梁辰躺在床上,发现自己心跳有些异样的快,一声声在暗夜里格外显耳。
  
高雄。中山。米瑾和李熠在一起了。
  
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中山交换生的圈子,因为男神李熠那么快就看上了一个女生,消息也跨过海峡,轰动了B大文学院,因为女皇米瑾分手不到三个月又恋爱了。
  
可是对于米瑾而言,生活并没有什么两样,依然按照作息表严格而精准的向前滚动。不过是把当年和王柏谈恋爱时拟定的“恋爱专属时间作息表”又拿出来,主角换成李熠了而已。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米瑾发现李熠的“精准”比自己过犹不及。他有着如猎豹般清晰锁定的目标——美国H大工程学博士。他的生活一切都以这个为中心旋转着,包括和米瑾的谈恋爱。
  
他规定一周只有周天傍晚两个小时和米瑾见面,因为那是他一整周埋头于工程学学习后给自己的“周假”时间,据说是劳逸结合有益于学习。除此之外,米瑾在什么时候和他打电话、发短信都要按照他学习的空隙时间有序插入。最让米瑾无法理解的,是这样严格的、目标明确的恋爱时间规定下,但凡有见面会、晚宴、Party一类,无论米瑾自己有什么安排,李熠都会要求她打扮得光光鲜美丽,然后与他一起出席。在宴席上英俊帅气的他和妆容精致的米瑾,看上去倒也是赞誉无数、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当某一天,米瑾因为肚子痛一个人呆在寝室,实在受不了请李熠帮她带点药来。可手机那端的李熠冷冰冰的拒绝“现在不是我们的通话时间,我在复习工程学讲义,请不要打扰我的规划”。
  
电话被单方面挂断,米瑾听着手机的嘟——声发呆。她蓦地觉得李熠那张俊朗完美的脸有些模糊起来。一个人在寝室打发时间,米瑾开始刷人人,她先是发了条肚子痛求安慰的状态:肚子痛,据说西子湾夜晚的海堤可以治愈任何伤痛。不知道算不算肚子痛。看来今晚要去一趟了。

状态发出后,米瑾收获了一大波来自海峡两岸的问候关心。她特别留意了下浏览过的人,没有梁辰。不知怎的,米瑾觉得索然寡味起来。
  
然而两个小时候后,傍晚。因为学校有一个工程学的研讨会晚宴,李熠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要米瑾盛装出席。米瑾因为肚子痛还病恹恹躺在床上,自然拒绝了,没想到李熠当时在手机那头火冒三丈。
  
“我肚子痛,你又不给我带药……晚宴我出席不了。”
“这个晚宴很重要。瑾,你一定要来。我没有你不行。”
“为什么总是这样……不能打扰你的规划,但碰上这种抛头露脸的事儿,无论我什么状况,你都要我去?”
“因为我臻于完美的优秀。我需要衬托,不是那种庸俗的不优秀的衬托,而是本来就优秀的你的衬托,才能更加衬托出我的完美的优秀。”
  
手机那端,李熠说得语调冷静,理所当然。米瑾却听得心一寸寸下沉。

她梦魇魇的啪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听着手机里猝然的嘟嘟声,她好似马上要憋死似的长长的一个深呼吸。然后她一言不发,起身,穿鞋,去了中山大学的海湾。

中山大学位于高雄西子湾,依山临海,学校的校门就是建立在海边,如同一个灯塔。海边建造有灰石堤坝,宽阔宏长。夜幕降临,海浪呜咽,不远处旗津的灯塔如黑幕中的一点星光。

晚风吹得米瑾微熏,人字拖下传来堤坝石板路一阵不真实的微痛。已经接近晚10点,堤坝上人不多,稀稀寥寥的说话声混在晚风里时有时无。米瑾在堤坝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感到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如一潭太过于幽深的秋水,冷,又刺骨。

本来按照作息表,今天在肚子痛特别放假休息后,她应该要继续复习,然后整理下学习进度,为了明天一大清早的一门课,10点,她就应该准备上床睡觉了。

然而,毁了一塌糊涂的作息表,米瑾却觉得心里平静无比,而且隐隐有种报复般的微喜。肚子痛的稍事休息后,晚上继续学习、早睡、明天第一个去教室上早课,作息表上精准无比的安排是属于优生的标志,也是她一直以来的“理所应当”。然而第一次的,米瑾开始厌恶,这种“优秀”,如同她当初仰慕的李熠的“优秀”。

米瑾再次深呼吸,猛地听到身后:“米瑾?”

这声呼唤在夜色里格外显耳。米瑾回头,深呼吸有刹那的凝滞。身后长长的堤坝上,一个男生站在那里,背着书包,手抓住书包肩带,似乎有些局促,脸上还带着匆匆赶路的汗珠,晚风溅起的海水已经将他半个鞋湿透了。

梁辰。

“米瑾?”梁辰再次唤了声,他的语调有些急促,似乎刚刚大奔大跑过,气息还没平缓下来。

“梁辰……你怎么……”米瑾呆呆的看着他,她恍惚又回到了高三时,那隔着梧桐树街道的驻足相望。

“哦。我看到你的人人状态,担心你有什么。就从台北赶了过来。”

“可是堤坝这么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呵呵,一寸寸找呗。反正晚上人也不多。”

梁辰说得轻描淡写,米瑾却听得鼻尖有些酸。台北到高雄,捷运一个多小时。原来从她发了状态,梁辰没有评论,因为他已经在来往高雄的捷运上了。绵延数公里的围海堤坝,梁辰就这么一步步找过来,满头大汗,海水打湿了球鞋。

米瑾转过头去看向夜色中的大海,她突然有些不敢看梁辰:“我……没有什么……就是晚上出来走走……”

梁辰一笑,又往前走了两步道:“按照你的学习计划,今晚是复习课程,然后早睡准备明日早课吧?你可是天塌下来都不会乱了作息的人。随便走走?旁人是个好借口,但绝不是你米瑾的理由。我还不了解你?我们可是从前就认识了。”

最后一句话听得米瑾一阵恍惚。不知怎的,她的泪水啪嗒啪嗒就滚下来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不由的掩住了眼睛。

高雄教堂的钟声响起。正好22点。中山大学为堤坝特质的镁光灯打开了,映得夜色中的堤坝通亮。

米瑾看到从指缝间透进来的光亮,映出了对面梁辰的面容,清晰无比。这是高三毕业后,他们再一次重逢。梁辰变了,褪去了青涩,多了成熟稳重。棱角分明的脸更添几抹青年的英气磅礴,略微偏大的眼睛里噙着高三那年一般的暗流汹涌。他简简单单的伫立在灯光里,1米8的身形更显英拔,书包肩带上修长的手指骨节突出,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节都开始散发出男性的魅力。不再是当年18岁的如夜鸽般的少年,而是如夜色里的白杨树,梁辰就这么晃动了米瑾的心底。

而梁辰也是借着灯光看着米瑾。米瑾也变了,微卷的长发更添女人的妩媚,娴静的举止还透露出“优生”特有的清傲气质,她就如包裹在一张冷冰冰作息表下的三春桃花,正悄悄的夭夭灼灼的绽放。

二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米瑾的手臂酸了,只得拿下手,毕业后的再次相见还是让她脸颊有些烧。“你……快回去吧……晚了捷运都停运了……”

梁辰似乎深吸了口气,轻道:“你……和李熠怎么了么?看你人人状态似乎不太好?肚子痛好些了么?哦,我带了药来。”说着,梁辰就连忙一把坐在石头堤坝上,开始窸窸窣窣翻找,从书包滚出一大堆瓶瓶罐罐。有消炎的有止痛的有感冒的,甚至还有治疗痛经的。

“我不知道你肚子痛什么原因……所以能想到的药都带来了……还有这个痛经的,咳咳,是室友建议的,我不知道对不对……”梁辰突然尴尬起来,脸上细小的绒毛在灯光下泛起了绯红。

米瑾觉得海浪一定是太大了,甚至涌到了她的眼角,把眼眶都染湿了。“没事儿,现在已经不怎么痛了,老毛病,胃痛,过阵子就没事儿了。”米瑾讷讷答道。

“那就好。”梁辰抬头一笑,眼眸清浅,“那……李熠对你好么?”

“他,很优秀。”米瑾想了会儿道。

“这算什么……罢了,那,你喜欢他什么?”梁辰淡淡问道,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抓住书包肩带的手已经下意识的攥紧了。

“他……很帅?恩,是很帅。”米瑾想了更长的时间,可是话一出口,连她都愣住了。因为这根本不像是个答案,也是经梁辰一问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根本回答不上这个问题。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米瑾迫切的希望时间倒退,她没有来堤坝没有遇见梁辰,因为这样两个人默然相对而立实在是太难受了。

不是令她讨厌的难受,而是她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浑身温度上升,脸颊开始一寸寸的烧红,她不受控制的不断回想起高三时的一幕幕,22点零五分他们在街道两旁的驻足、相望、离去。

米瑾觉得整个自己都要烧起来了,一股股热流往她脑子冲,此刻一定有难为情的汗珠渗出她光洁的额头。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