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佐助

字数 1200阅读 55

​​说句暴露年龄的话,我初一开始看火影忍者。我以前以为,如果它一直不完结未来我会和儿子一块看这部伟大的动漫,那这部动漫的意义,似乎又套上一种异于青春陪伴的意义,而是一种延续的成长。

不可否认,这部动漫对于我来说,是有成长的。而最大的成长,是对佐助这个角色的解读。

二柱子是个不讨好的角色,他的不讨好大多是来源于与宇智波鼬的对比,鼬男神不愿多说,一句话就可以评判——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样完美的英雄主义,整部火影只有鼬能担当,他太完美了。而与鼬相比一直在仇恨傲娇不可爱的佐助,哪怕颜值在线,都不怎么被大家喜欢,正如曾经我也如此觉得。

用一个词来形容佐助:骄傲。自身骄傲的人都有同感,世界只分为两部分,我认同的和我不认同的。对我认同的部分,我要努力成为我认同的优异的样子,比如对鼬和宇智波家族的价值的认同;对我不认同的部分,都是傻逼,比如对火影盲目却没脑的鸣人和所有没想法的其他人。而佐助的世界,却一直在对认同的部分颠覆,对不认同的部分被迫认同,他就是在这个中间不停的被背叛,不停的自我背叛,不停的颠覆三观,不停的寻找答案,固执其实也善良的二柱子。

相比于鸣人,佐助是悲情的。因为鸣人从头到尾,都是岸本笔下的幸运儿,他对于世界是最本能又最盲目的单纯认知,他对于世界包括对火影“理想化”的状态并不是真实世界的样子,然而他幸运就在于他这种本能的认知没有被世界改变,而且由于他的坚持,这种认知改变了世界,这是一种多么理想化的状态,因为现实中本能和单纯的人一般会在第二集就被人算计成了枪子死掉,正因为如此,鸣人才是岸本一直以来理想中能存在的人,才是火影这样二次元作品的精神。

而佐助是现实,他是骄傲的,优异的,所以同时,他不可能是温柔的,替他人着想的。所以,骄傲又天才的他,仇恨就成了支撑他活下去的原因,前期佐助是一个悲情的复仇者,复仇就是他的全部信仰,后来真相大白,鼬还是那个男神鼬,甚至是可以用伟大形容,他的信仰一下就颠覆了,于是下一个支撑点是灭木叶,复仇又重新支撑起了他的三观,直到鼬说出泪崩的“我会永远爱你”,佐助才从一个复仇者的角色解脱出来,没有任何信仰作为支撑的他开始用上帝视角去寻找真正的答案,所以他甚至利用秽土转身,都想从初代那里知道:何为忍者?何为村子?

鸣人永远是单纯的,这样的单纯能够延续到最后并改变世界是因为幸运做了支撑。而佐助的世界一直在颠覆,他最后放下了所有个人的情感去寻找世界的真相,并在知道了世界的肮脏真相之后选择放下骄傲去相信鸣人,去守护他并不认同的一种理念,这才是我现在理解的这个角色的伟大之处。他并非和鼬一般完美正三观,并非鸣人那般逆袭鸡汤,却是整部漫画真的让我觉得有血有肉的角色。

所以在后来我开始偏爱佐助的原因很简单,骄傲的人都讨厌妥协,骄傲的人都热衷思考,骄傲的人都喜欢看世界上各种傻逼,有时看到骄傲的人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妥协,也好像看到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