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就是要对着他犯坏

图片发自简书App


by 胡喜宝


这两天刷知乎,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回答。

问题是:你见过最好的夫妻关系是怎样的?

李小喵答:

我爸我妈。

有一天晚上,我在书房看书,我爸在写毛笔字,我妈在另一个房间玩QQ斗地主。

我爸写着写着,突然停笔了。

“今天好像还没惹你妈生气。”

他咻的一声跑出去,很快就听见我妈在吼。

“别动我的牌!掉分啦!叫你别动!欠揍!”

接着是我爸的惨叫声。

然后我爸带着扯了前面女同学辫子的开心笑容回来,继续写字。

剩下我一个单身狗。冷冷品尝空气中的酸臭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他经历的,也是这个城市成千上万人的经历。

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班级里一位长得有点像潘玮柏的高个子男生,学习不好但看的书不少,用现在的话说,没事就爱装个逼。

那时我有个咖啡色小狗玩偶笔袋,很喜欢。他下课后总跑过来揪小狗的耳朵,我阻拦他,边骂边打,他也不躲,就一边笑一边揪狗耳朵,几天过去,小狗耳朵终于被他揪掉了。我气的恨不得打死他。

男生年纪小的时候搞起破坏来没数,有时候可能会悄悄伤了女孩子的心,却不自知。知道他喜欢我是真的,想打死他也是真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长大以后遇到喜欢的人开始恋爱,他是个表面严肃私下里很皮的人,会在商场里没人的地方学女模特走路,会 “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他经常在路上正常走着,突然踹我屁股,然后掉头就跑,惹得我在街上就追着他打。他跑一跑就停下来看我呼哧呼哧追不上他的样子,然后哈哈大笑,转身继续跑。

他还经常将出去玩出去吃的照片拍来馋我,还装成苦逼的工作狗。

我曾说他,每天的快乐日常就是馋我和气我。

他笑我为什么老是生气,实际上,他总能分清我什么时候是真生气,什么时候是装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爸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我们俩在一同成长。

我还小的时候,他也正处在年轻气盛的阶段,一个不小心我就挨揍了。后来我渐渐长大,他也上了年纪,心态才趋于平和。

现在他不经常在家,偶尔回来后亲近我们的方式就是各种使坏,挑拨我妈和我的关系,挑拨我弟和我的关系,打趣这个,再埋汰那个,一般我们都笑笑置之不理,可若真的翻了脸,他再屁颠屁颠地去哄,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可能是疏于交流,可能是过于含蓄,他的爱总躲在玩笑的背后,不远不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朋友的爷爷奶奶都还健在,她经常讲他们的故事。爷爷是名退休老教师,说话一股老学究的味道,做事一板一眼。奶奶年轻时是京剧演员,嫁人后便洗手做羹,生儿育女。

爷爷在沙发上喝茶看报,奶奶边拖地边告诫他地湿不要乱走。一个客厅还没拖完,爷爷就走到桌边喝口水,又走到书房拿本书,反正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奶奶责备他踩脏了地,他一皱眉一撅嘴,那还不让我喝水了?渴死我算了。

我们说,这才是撒娇的鼻祖,端端正正地就把狗粮撒了,无形胜有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带点儿调皮的基因,用来捣蛋,更用来表达爱。

这无关年龄。

任何一种形式的爱恋,都是从自己躯体走入另一个边界的躯体,抵达它所隐藏的生命里另一个边界的内里,说白了,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占有和扩张。

很多人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有意无意地隐藏这种隐秘的欲望,外在表现就是养成了一个坏习惯,越来越要求一切须与自己对应。若无对应,就回避和拒绝。这会让我们越来越不想爱,不敢爱,不会爱。

而用一种破坏和探索的方式,去感知到自己在对方心里明确的存在感,这虽然偶有挫败感,却使关系保持张力。

每段关系都有某种早已被设定的格局,每段感情中两个人都有各自独特的相处方式,别在意有没有将“我爱你”说出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要体会并享受犯坏的乐趣,定是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手,我知道你在犯坏,更看得透你在表达爱。就像我懂你的欲言又止,你听得出我的弦外之音。

好的对手,有隐蔽而敏锐的洞察力,有柔软又豁达的风情,犯起坏来速度不疾不缓,自有安排妥当的节奏,该收敛的时候绝不逞强,该出击的时候不犹豫,该保留的时候不会盲目,该竭力的时候也不气短,因此收放自如。

有时候两个人的感情,故意气一气对方,就发现其实心情一直都很晴朗。

世界空阔,你总在那儿,而我要去气一气你,这是一件郑重的事。

END

本文系胡喜宝原创,转载需注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