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29花束朋友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28与时间赛跑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30善意与爱

望月很惊讶的电话里面问何幸:“岳遥?岳遥自己去研究院找真海了吗?”

何幸接过了游乐园里买到的汉堡包,咬了一口然后无奈说:“是啊——岳遥一个人去了研究中心,然后被警察带走了。”

望月说:“那怎么办啊?你现在在哪里?赶快去警察局接岳遥回家来啊。”

何幸说:“我肚子饿了——我在汉堡店。”

望月:“哈?都什么时候了?肚子饿比朋友安全还重要吗?居然找你商量实在是我脑袋秀逗了——总之你还是去死吧。”

然后望月“嘟”一声切断了电话。

何幸挂上电话,揉了揉耳朵,咬了一口生菜无奈说:“不吃饭的确是会死的啊——忽然挂电话也是很不礼貌啊。希望真海能够摆平这次事情啊!”

……

真海前往医院,看到了走廊里坐着的望月,真海直接问望月:“伊堇在哪间病房?”

真海看到了病房里伊堇昏睡模样,然后接着问望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时间昏睡的?”

望月回答说:“已经持续大概一个多月了。”

真海若有所思,然后抢过了医生手中的小手电,上前直接轻轻扒拉开伊堇眼皮,开始照射基本检查,医生惊讶的问:“你在做什么啊?这是——”

真海打断了医生问话,直接干净利落说道:“请把这个女孩儿目前为止的病例情况拿给我看——CT和MRI等等。我想看看目前为止所有生理数值。还有请立即送血液样本过来。”

医生嗤笑着说:“你说什么呢?你谁啊?我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都拿给你看啊?”

这个时候一个黑西装沉稳大个子走了进来,一边在外面小声接了电话一边说了一声“是”然后讲电话递给了医生:“医生!接电话!伊董事长电话!”

伊帝在电话里面吩咐医生:“全部按照那女孩说的办吧——全部交给那孩子!”

医生着急说道:“可是!伊董事长!到目前为止都是我在负责小姐病情,现在忽然半路出来一个不明人士,我怎么放心交给——”

伊帝直接电话里打断医生说道:“别废话了——照着那女孩说的来办吧!只有女孩子才能救伊堇!”

望月在伊堇身边轻声温柔呼唤着:“伊堇?你能听得见吗?真海来了啊!真海已经来了啊!真海会救你啊!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

贺雪手中拿着改良F-Megan-β周围站立着研究员——F-Megan-β终于研制出来了。

贺雪把试剂小样放在了保温室,然后锁上了保温室门,贺雪将钥匙递给了回杉:“钥匙只有两把,由你我持有,谨慎管理。”

回杉没有接钥匙,而是递过来一张休息书:“明天开始我想请假。”

贺雪说:“也罢——你如果想要休息就休息吧。我自己也是可以。”

回杉说:“真海今天去医院看望伊堇了。”

贺雪停顿了一下:“哦——毕竟是朋友啊。”

回杉说:“真海也许会把F-Megan-β让给伊堇——我不想看到这种结果。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着。”

……

伊川很着急说:“对不起——没有把岳遥来找你这件事告诉你。但是真海你要明白——现在是分秒必争关头。你没有余力关心其他事情。每分每秒对你来说至关重要——”

真海看着手里面CT图然后打断了伊川话语,真海让伊川坐下来:“伊川——我并没有责怪你意思,时机这样不巧,所有事情碰到一起,也是没办法事情,你对岳遥和何幸说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也很痛苦。”

伊川:“是啊——”

真海忽然笑了出来。

伊川问:“这有什么好笑吗?”

真海说:“我只没想到伊川也会这样——伊川一旦爱上谁会变得盲目。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伊川:“你别那么说——现在不是说这些时候。”

真海说:“你本来是如此温柔一个人。却又因此产生了自我矛盾。”

伊川:“自我矛盾吗?”

真海:“你以前对我说过,我身上最重要的是温柔和纯真善良的心,没错吧。”

伊川点点头说:“嗯——是啊。”

真海看着窗外渐渐落下夕阳说:“但是——这次你却束缚了我——你试图锁住了对于他们这群朋友我会产生的理所当然的那份温柔。”

伊川着急说:“但是那是为了——”

真海点点头说:“没错——那是为了我。然后你也锁住了你自己那份温柔。”

伊川:“那是因为——我爱你。”

真海:“那么这份爱——实在叫人难过啊。”

伊川哽咽说:“对不起。”

……

深夜。

真海坐在研究院里等待着回杉。

回杉把保温室钥匙给了真海:“休息期间我ID和钥匙还可以用。”

真海笑着接过了钥匙:“谢谢。”

真海开着飞行器,回杉坐在后面说:“果然为了真海——解剖flower君还是有必要——”

真海看了一眼回杉手里抱着的小盒子:“那是点心盒子吧。”

回杉点点头:“是啊——花束君一直很喜欢这家点心啊!”

真海驾驶着飞行器落在了一片森林深处,回杉抱着盒子,真海选了一棵大榕树:“就把花束君埋在这里吧!”

回杉说:“这样可以吗?”

真海如释重负一般说:“嗯——就这里风景好——花束君一定喜欢啊。”

回杉开始刨坑:“这里确实很好——谁也不会来到这里呢。”

真海点头说:“而且夏天里也很凉爽啊。”

真海拿出了一袋种子一样的东西,回杉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啊?是花种吗?”

真海点点头说:“是遗传基因开发组分给我的——通过调整遗传基因,创造出了本不可能存在的花。就像我和花束君一样。把这个也一起埋下去吧。”

回杉接过了花种:“我知道了。”

回杉把花种和花束君整齐摆放好——然后听到了真海继续说着:“第一次见到花束君时候,它告诉了我自己名字,我很开心惊讶啊。”

回杉好奇说:“花束君又不会说话——怎么告诉你名字啊?”

真海:“我有字母卡片——花束君站在字母卡片上拼出了‘flower’这个单词……很聪明啊花束君……”

回杉忽然哭了:“是啊……真的很聪明啊……简直就是我朋友一样啊……”

回杉合上了木质小棺材。捧起了松土把花束君埋了起来。

真海也帮忙一起捧起松土:“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玩松土——因为我玩不了太过复杂游戏。于是每天不厌其烦堆着沙坑。就像现在这样……花束君走好……永别了……我的朋友花束君……在天堂也要好好幸福生活啊……”

真海放下了最后一捧土。

真海站在森林深处看向了这篇绿色天空,回杉问:“你不会担心成为花束君这样而感到不安吗?”

真海说:“当然会不安和恐惧了——”

回杉:“对不起——问了奇怪的话——会不安是正常啊。”

真海说:“但是——就像锋利碎片一样,这样不安和恐惧,瞬间就能被潜在能力分析,在逻辑上被粉碎——”

真海伸出双手。真海捧起了从绿色森林中央投射下来的细碎阳光。

真海张开双手深呼吸:“那些情绪只是以碎片形式闪闪发亮从天而降罢了。现在我和广袤宇宙的精力联在一起,世上没有偶然,一切都是联系着的必然。是啊——由始至终。”

真海握紧了自己拳头:”无需恐惧——我最终也会被拯救。”

真海回头看向了花束君掩埋了地方:“花束君——对等的——我的朋友。”

……

何幸懒洋洋等在警察局外面,岳遥终于迈着沉重步伐走了出来。

何幸一拳打到了岳遥肩膀上:“对方还好同意和解了——臭小子咱们回家吧。”

岳遥笑了笑抱住了何幸:“谢谢你来接我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