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公子,我喜欢你

图片来自网络

春天,咋暖还寒的时候,我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许公子。

许公子长得真好看啊,眉毛好看,眼睛也好看,鼻子好看,嘴巴也好看。一见到他,我就心跳加速,全身绯红。

西泠桥畔,有一棵千年的柳树,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老妖精。

老妖精说,她在西湖边上见过的妖精千千万,有渡劫的,也有成仙的,像我这样一经点化就春心荡漾的,她是第一次遇见。

“春心荡漾也就罢了,偏偏又肤浅愚笨,居然只会用好看形容人。”

我本来就只是一尾小鲤鱼,也不知道多偶然才会被点化成精,又没经历过经年的修炼,“能指望我有多聪明呢”我吐出两个无聊的泡泡回应它。

柳树精讪笑:“你不变得聪明点,很快就会忘记那个许公子的哦,鱼的记忆可只有七秒。”

老妖精说的没错,我的记性确实不太好,有时候,我甚至会记不起自己是尾锦鲤。可是老妖精却不知道,我每一次看到许公子,都会重新喜欢上他

这大概就是宿命吧。



“许公子今天穿的是青衫真好看~”

“许公子今天的发髻也好看~”

“许公子的手指真好看~”

“许公子笑起来最好看~”

每天卯时一过,许公子就会从西泠桥边经过,一见到他我就忍不住犯花痴。每当犯花痴的时候,我就会逼着柳树精看我鲤鱼打挺,柳树精看不下去了就会去借些东风,轻曳枝条,拂过许公子的帽冠。

真好啊,如果有一天我能真实地触摸到许公子就更好了,那个时候,他会不会对我笑呢?

就像许公子牵着他的娘子,望着她笑一样。

我知道,对于我不切实际的妄想,柳树精私底下至少嘲笑过我一百回,我不管,我就是这样的妖精,嗔痴贪恋,我都想要。



那是一个无风又无雨的卯时清晨,许公子伫立在西泠桥边,手上拎着竹编的菜篮。

练习了很久的鲤鱼打挺终于派上用场,轻轻一跃,我如愿地跳进了许公子的篮子里。

摔在竹篮里可真痛啊,可是我好像很快就忘记了,只记得许公子的双手将我抓得紧紧的。他那双满是欣喜的眼睛里,让我觉得一切的等待和渴望,都是值得的。

许公子的手,原来这么温柔。

离去时,我听到柳树精懒懒地叹息:小丫头,你连龙门都没有去过呢...

“我不想跃龙门,我只想要他。”我张开嘴,吐出一两个干燥的泡泡。



后来,许公子亲手把我杀了,刮鳞去皮,架火慢炖,一锅浓汤。许公子的妻子有喜了,特别想喝鲜鱼汤。

人生短暂,妖道漫长,如果触不到彼时彼刻的那一手温柔,余下的岁月都是无趣的。

唯一遗憾的,是许公子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很喜欢他这件事情。



还是那个无风又无雨的晚上,许公子的妻子喝完鱼汤后发魔怔现出了原型,据说是一条大白蛇,把许公子吓得住进了金山寺。

我忽然想起下锅前在厨房里遇到的光头和尚,他对许公子说,炖鱼汤啊,一定要加点黄酒,只有这样才能吃出鲜美。

那条修炼千年的白蛇,道行深不可测,雄黄也好,我这条小锦鲤也好,想必她都是知道的吧。

我们这些妖精就是这样,遇到了喜欢的人,哪怕砒霜,都要认作是蜜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