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放地·会面

她到伦敦是在中午十一点半,这周是她们学校的reading week,也恰好我们没课,所以她想来伦敦找我。

考虑到我们到英国已经有些时日,她来了两个半月,而我已经来了四个半月,我带她去Euson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陕西餐厅吃饭。在常识里,异国他乡的人总是怀念祖国的味道,正如我上个月来英国的大姨所想的那样,该想法让她固执地给我做了一大锅红烧肉,尽管我告诉她根本不用这么多,后来这些肉起码有三分之一因为吃不完而扔掉了。我为此这浪费不安了好久,毕竟对于一个中国留学生来说,伦敦的物价实在有点偏高。

吃饭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跟我讲:“其实我来英国到没有怎么太想念中国食物。”我知道这次我的决定实在是太主观了。

吃过饭,安顿好了住处,我们一起去大英博物馆。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我判断像她这样喜欢写诗填词的姑娘,带到大英博物馆来会比较合适,而她本人也非常温和,不论你问她什么,她总是略微不好意思似的淡淡一笑:“怎样都可以啊。”在博物馆里,她总是体贴地问我哪些展馆已经看过,哪些还没有看,而她专挑那些我没有去过的展馆,这引起了我的不安,以至于后来我即便是我已经去过多次的展馆,也对她撒谎说并未参观过。她的这种体贴让我十分不确定自己带她来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我实在看不出她的兴奋和满意,但是也没有看出任何不耐烦,她总是津津有味地在每一个柜台前面驻足,远比我看得更加认真仔细,但是其中也让你感觉到她的矜持和对你带她来这里的礼貌性回复。或许我一定要让她表现出非常满足和开心这个想法本身就有问题。

伦敦的冬天夜晚降临得很早,以至于四点多天就黑了。我们走出大英博物馆,去牛津街一家餐厅吃意大利面。路上她问我:“你是不是总喜欢去自己熟悉的餐厅吃饭?”我略为一笑:“其实也未必,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我是无所谓去哪里的,但是如果有朋友来,那一定是去自己有把握的餐厅才对。”听到这个答案的她笑了,笑得很自然。

晚上吃过饭,我们走过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路过大本钟和伦敦眼。话题不知不觉便进入我们共同记忆的部分--大学本科四年。我和她大三大四的时候是同一个导师,此外,算上另一个女生,我们三个人算是很要好的朋友,起码在大学里是的。那晚我们聊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有我们的导师,其他代课老师,同学以及来英国读研究生的系里同学。那两个小时我突然觉得,原来在这过去的四个多月里,整个伦敦,我居然找不到哪怕一个能够一起吃过晚饭在河边聊心事的朋友,一直到她来,而我在此之前居然一直都浑然不觉。

我自己是在伦敦UCL读书,所谓的英国G5高校,而她在伯明翰大学。其实命运这东西说不清楚,她大学的成绩比我要高很多,也远比我这种每天顾着自己乱看书的人认真努力,老师上课我从来不记笔记,想听就听一会儿,不听就发发呆,而她总是能够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老师讲的每一个知识点。但是现在我的学校却比她好太多。

“其实落差还是有的,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要怪也是怪自己当初没计划好,申请香港大学也一样,系里那些比我成绩低一点的同学都拿到offer了,就我没有。”

我表面笑着安慰她,但是心里却一阵酸。

在伦敦简单住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下午她回伯明翰了,我曾经留她多住一两天,但是她说有论文还没写完,必须要回去了,以后来伦敦机会还很多,不必计较这一天两天的。听她如此说,我也没有再留。

临走的时候我跟她讲:“本来打算带你去吃中国城一家蟹粉小笼包的,都是看你不怎么怀念中餐,就没有带你去。”

她听了这话,抬起头,不无遗憾地说:“其实如果是蟹粉小笼包,那就另说了。”这句话才让我想起来,她是一个广东人,而我带她去吃的肉夹馍确实我们西北人的中餐,原来同样是中餐,也是各有各的怀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太阳跳进云朵后伴着晚霞一起下沉往来的人本来就不多最后便寥寥无几 乡间的风吹来夹着水稻的气息此刻的田地像是盖上了绿色...
    妮可米唯阅读 42评论 0 1
  • 似火骄阳耀眼茫,薰陶大地似蒸房。 白云片片翻晴浪,柳线丝丝拨艳阳。 鸟困蝉嘶树荫躲,鱼跃惊得蛙跳塘。 最盼观音甘霖...
    真水无香_阅读 688评论 0 2
  • 以画学诗与节气。 宜家 参加一个新品发布会 布市淘了点布头,开始给自己制作成衣。工艺尚在摸索中前进 第一件成品衣和...
    OrioleHwang阅读 24评论 0 2
  • 从里溪镇出发,往南走500米, 那儿有一块巨大的青石,旁边是一个鱼塘, 在玩泥巴那个年纪里,这块石头承载了很多个春...
    南城笔记阅读 108评论 0 2